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道
    将洞府的门掩了起来,躺在了床上,贴着通神符,思考着之前的事儿。不知不觉我睡了过去。

    站了黑漆漆的地面上,血雾簇涌,层层叠叠,媳妇姐姐背对着我,似乎也不大高兴么?

    齐夫人的闺房中放爱情动作片,这事虽然不算全是我的错。但毕竟已经形成了事实,媳妇姐姐肯定也生气了。

    或许她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突然的事情,我看着她在那沉默不语,心中苦涩,说道:“媳妇儿,这事情不能全怨我,我是好心好意的去齐夫人那里安装电视的,她们孤女寡母的,怪也可怜,上阳间不受待见,阴间也不喜欢她们,我把她们安置洞府,总要找点娱乐让她们消遣。谁知会发生这事呢?”

    “招蜂引蝶,形形色色的女子可有意思?喜欢上了哪位,尽可知会我好了,我也不当这醋坛子了,你纳妾就是,入了齐夫人的闺房,做了些什么?又与我何干?”

    “我……”我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

    “我说的难道不是么?”媳妇姐姐说道。

    “你就在我身边,哪有不知道的事?何必取笑我?”我不满的说道。

    “何曾取笑,这些日子陪着你游历,总有许多的触动。如此多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子,换成了哪个男子,总也无法抵御吧?”媳妇姐姐笑道,这里边似乎还带有了一丝的无奈。

    由此看来,媳妇姐姐还是对这些事情颇为在意的,我说道:“和你们女人聊男女之间的事,总是纠缠不清,永远也别想说清楚了,可我来这里,并不是要和你说这个的。”

    媳妇姐姐缓缓转过了身,到了我的跟前,同样是坐到了地面。

    “又遇到了什么事了么?若是问我入道的事,我倒是理解了一些。”媳妇姐姐说道。

    “就是这个问题。你是知道这个问题困扰我许久了。”我正襟危坐,媳妇就是媳妇,总不会看着我迷茫的。

    “寻道是寻自己的道,入道便是寻找到了合适的道,而以此道作为延伸更进一步,便为入道。可如今你道统驳杂无比,远非其他人所能,可由此,带来的问题就随之而来了,毕竟感悟得越多。取舍就越难,齐头并进后,就更加的难以舍弃了,你回过头看看其他人,便可知自己的状况。”媳妇姐姐说道。

    回想起来,确实是这样,李破晓入道,是因乾坤道纯粹无比,一旦突破了四重,便以乾坤道入了道。

    孙重阳和海师兄,同样也是这样,他们单道统入道,似乎还真是轻而易举,只有我很困难,因为我很难将说有的道全都突破。

    “要么舍弃其他的道统,以单一道统入道……要么融会贯通,集全道统之力入道?”我只有这两个答案,也是之前就和师父,媳妇姐姐商议过的,但这两个方法都入不了道。

    “你的道统,确实是很驳杂的。”媳妇姐姐莫名其妙的说着,嘴角微微弯起了一条弧线。

    “确实驳杂……”我复念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在了血云之中。

    我走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禅悟得到到底以什么入道,或者怎么融汇贯通,成就多道统入道的不世之举。

    心中烦闷无比,却偏偏有了入道的契机。

    正想着入道的事,一阵的血海铺面而来,我本能的往后一退,这举动让身上的一阵黑云仿佛将我卷了起来似的,云层拖得很广,雷电闪个不停。

    看了眼我身上的黑云雷电铠,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我在我的梦中借法,会是什么境况?

    我迅速结印,以阴阳借法做引子,结果半点法术都没借来,我心中不禁有了一些疑惑。

    媳妇姐姐在我的身体里,却是随意的借法的,还能随便来去自如,这就是道统本身的厉害之处?叉长丽亡。

    我心中有了些明悟,却生出了更多的疑惑来,走回了媳妇姐姐的前面,我又坐到了她的跟前:“媳妇,我这身乌云雷电铠,是不是有什么来历?你看,乌云是水变的,水可生万物,不是有个说法,叫做天一生水么?我能不能把道统全拆了,法术全融合起来,成为自己的道统?我以此入道,有没有可能?”

    媳妇姐姐听完,嘴角的弧线更重,说道:“你很聪明。”

    “可问题来了,道统如何取出溶化?”我想着想着,心中也有些怵然了,这就是我的道?我的道不就在这里么?可该怎么做才能完成自己的想法?

    “这有何难?道统既是自己,自己便是道统,你走的道,本就与人不同,自己便是道,道便是你自己。”媳妇姐姐说罢,伸出了细嫩的手,点到了我的额头上。

    瞬间,一道道的气就从我背后涌出,围绕在我的身边不停的旋转,太一,巢祖,四小仙,鬼道的道统以不同的颜色徘徊在我身畔,这景象,跟萤火虫似的。

    我觉得好看,伸出了手挑拨这几种道统。

    “媳妇,我若是把这些道统都熔了,出去会不会让神仙们用雷劈了?”我不免打趣起来。

    媳妇姐姐有些忍俊不禁,说道:“这些道统对他们并未有丝毫的影响,只是渠道罢了,你借了他们的渠道,行自己的道,又未曾断了他们的道,这有何问题?”

    听罢,我立刻放心了,带着几种道统在那摆弄,甚至引这乌云雷电铠去拨动和追逐它们。

    乌云中除了不断带有雷电,氤氲中更有星光隐藏,在我无意撩拨之时,竟引出来的一道闪光来。

    这闪光速度飞快,竟暗含吞噬之力,遇到了几种道统,忽然开始追逐不放。

    道统之力不停的挣扎和逃离,那闪光似乎力量并非很强,我看着惊讶,却不知道它代表的是什么,眼见媳妇姐姐没有表示,我也就放任不理了。

    闪光虽弱,却聪明伶俐,避重就轻的竟先追逐起了新晋三重的巢祖道统。

    被追得久了,巢祖的道统之力率先有些疲乏,给追上后,双方缠斗起来,不过因个体的弱势,很快就给吞噬掉了。

    紧接着是四小仙的,它同样略显弱势,并未逃过追逐和蚕食,再来阴阳道统,也悉数成了这闪光的营养。

    那闪光逐渐的壮大后,约摸已有了小指的粗细,周边还都卷着雷光,其势惊人,而呈现黑色的鬼道道统周围黑气萦绕,却是几种道统中最为强势的,毕竟主导了我修炼的功法,也是威风凛凛。

    可吞噬了三个道统的闪光,此时也比鬼道道统粗壮了许多,双方你追我逐,最后缠斗在了一起,但毕竟闪光已非原先可比,融合了三个道统后,已凌驾鬼道,于是到了最后,鬼道道统竟给闪光吞噬干净。

    看着那缕黑色的闪光,我哑然不语,这就是我的道?可道统都没了,以后我该如何的借法?

    我不禁有些疑惑,就开口问了起来:“媳妇,如今我把渠道都吞噬成了自己的道,我是不是就是自己道统本身了?”

    媳妇姐姐点头。

    “可我成了道统,又如何借法?”把别人的道统都吃了,这些好玩了。

    “既然是借法,为何还来问我?你跟谁借不是借呢?”媳妇姐姐笑道。

    说的也是,跟谁借不是借?反正道统也有它们的,也不能不给我借吧?

    我不禁给自己蠢哭了,媳妇不愧是大家,说得太有道理了。

    “天一生水,水生万物,我决定了,以后就叫天一道法!”站了起来,我心中顿觉舒畅。

    那闪电跃然在我眼前,最后在我愕然之时,嘭一下,钻入了我额头里!

    我忽觉脑海一痛,全身就跟着能量沸腾,难受至极,最后竟仰天栽倒。

    正要求媳妇姐姐救命,她却缓缓站起,宛然一笑后翩然离去。

    我强烈抑制这股暴躁的力量,但因为无法控制,导致浑身都由着它乱窜起来,最后剧痛之下,我直接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洞府的地面了,看来刚才确实不好受,竟让我滚下了床。剧痛也让我想起了那闪电的力量,我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充沛到了极致,忍不住拿出了一张蓝符,借了阴阳道法。

    “阴阳消长,五行转移,天一借法!五仙!”我念罢咒语,刚想要摸出法盐,一股雷霆似的白光从我手中钻出,强大的力量顷刻缠上了蓝符,瞬间,身前彩云滚滚,浓烈得几乎让我看不清前方。

    随后,五仙降临!

    五仙中的男女老幼,衣着光鲜,飘逸无比。细看之下,连老神仙的胡子都栩栩如生,我不免震惊,这可比师兄入道后招来的五仙强大太多了!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师兄是单道统入道,我是融合了几种道统入道,渠道大了,借来的威力自然就大了很多,只是算不出这威力到底是别人的几倍?

    轰隆!

    正想着这事,五仙齐齐施法,轰开了对面的墙壁!墙体倒塌后,原来才刚刚成了房子的洞府,又成了露天的洞窟了,这下要给黛眉骂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