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结伴
    雷青这小子今天出殡,我站在了引魂灯旁,心情无比的复杂,送殡的都是他的小弟们。我年龄比他大些,就不送他上山了,年纪大的都留了下来。

    道上的兄弟也很给面子,上百个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郊外。

    坐在空落落的门口,想起雷青和阿标两个小兄弟,我心中不禁悲从中来。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在这凡间走动,倒让两位普通人受了难。

    林飞瑜死了,刘方远师兄也死了,后来是女居士章紫伊,张老太张玉芳,李瑞中,这些人,或许我没有出现的话,都应该能过上正常的日子。

    可我来了,给大龙县玄门世家带来了毁灭,而血云棺的余波还在继续,连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厄运,但相信外婆还未出来时,事态还将会扩大。

    南方的天气渐冷了,天空阴霾得可怕。穿着长袖都觉得冷不自禁。

    对面的篮球场也是空荡荡的,完全没有点生人的气息,或许我离开后,再过了一段日子,这里应该会更安宁吧?

    望向了路口那里,两个黑点越走越近,这两人我熟悉无比。

    身穿深蓝道袍,他衣摆处必然有乾坤八卦的图形,他是李破晓,背着杀人剑而来。

    穿黄色道袍的是孙重阳,他还是朗目如星,贵气逼人,一把拂尘在这世俗之中仙风道骨,仿佛已成仙了。

    两人果然是为我而来。

    “李破晓,你的反风已经好了么?这是为了什么来呀?雷青好像不是你推崇备至的人。不用来上香吧?”我站了起来,心中也不打突了,毕竟人家入道,我也入了道。叉华扔号。

    李破晓冷哼一声,而孙重阳淡淡一笑:“夏道友,大家都是熟人了,既然我来了,这事情就还有一些解释的机会,借一步说话如何?”

    我心中暗笑,这李破晓肯定是认为吃定了我吧?居然又不问青红皂白找上门来了,孙重阳还好些,知道大家还算是朋友。

    “也好。是为了紫皇门那些事吧?李破晓,你斩妖除魔本事是不小,但搞刑侦还是差了点。”我冷笑起着,往对面的篮球场走去。

    我穿着一身**丝之极的长袖秋装,裤子搭配了运动裤。鞋子是地摊上买的,手里掂量着烧火棍拂尘,和这两位看起来像是要做法事去的青年颇为不搭。

    在世间行走,穿成李破晓那样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我反正是不敢的,当然,孙重阳例外,人家穿啥都好看,不过我们这三个穿着迥异的青年,却无疑是如今玄门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夏一天,你既已入道,便安守本分可好?道门短短时间便改了两次通缉令,要杀你而后快,此事道门中影响颇大,我太极门身为道门的一分子,你让我孙重阳以后如何面对你?”孙重阳首先发话。

    “什么事呀?我不知道呀。”我两手一摊,来个拒不承认。

    “还要狡辩!孙道友,夏一天养鬼为祸,已然不听我俩之言,既入魔道,还与他废话作甚?”李破晓瞪了我一眼,对我的仇怨也不是这两天了,只是进来大家合作了一次,关系稍微缓和了点。

    “李破晓,屁可以乱放,话却不能乱说,我杀了什么人了?就算死了,哪个不该死?上次穆老前辈还没教训你够么?好了伤疤忘了疼,今天要不单挑?”这二愣子,逮谁咬谁呢,故意和我杠上了。

    也是,县城里闹事的,都给我吓坏了,外面来闹事的,都弄死弄疯了,现在天下太平,李破晓不找我找谁?

    “呵呵,南市唐家庄园,紫皇门死二十六人,死状恐怖,皆是神形俱灭,底下周璇给你开方便之门不来找你,我却不会,要死斗,放马过来。”李破晓冷道。

    “笑话,周璇养了小白脸,结果小白脸出去还说她坏话,这事周璇知道了恐怕也会觉得难过吧?”我看了李破晓一身的装备,对他冷嘲热讽起来。

    “无耻之尤!九龙化罡,天灵命剑,乾坤借法!晓剑!”李破晓给我激怒,话不多说一句,立即丢出了咒符,宝剑龙吟出鞘!

    “天河水开,一泻汪洋,天一借法!洪流!”符纸在手中冲天而起,换来了汪洋一样的云海,全部冲向了李破晓!

    有四小仙的拂尘,用的又是速度见长的小借法,李破晓法术没借来,就给我的洪流冲到了跟前!

    李破晓骤急后退,姿势潇洒无比,法术跟着冲击而出!晓剑一出,噌的一声嗡鸣,轰然劈开了天河,要往我这劈来。

    “找死。”我冷笑一声,拂尘往前面一扫,嘴里念念有词:“屠鬼戮仙,谁复敢藏,天一借法!咒灭!”

    光剑凌厉,但天河之水已经和原来不一样,汹涌的天运凝滞住了光剑,快到我面前时,我的咒灭已经施展开来,咒灭的光环一瞬间封住了李破晓借法的通道,光剑土崩瓦解,而我的洪流依旧去势汹汹!

    “两仪交会,纵地金光,太极借法!地崩!”孙重阳大踏步往前,袖摆一挥,拂尘就到了手中,他脚踩七星,手捻符纸,往前边一送,十几块尖石如雨后春笋都冒了出来,挡住了汹涌的洪流!

    李破晓再次借法,还要和我大战一番,不过孙重阳已经站在了我俩的面前:“住手吧,这事情我们再商量下如何?一个说没杀人,我们却又同时接到了道门的消息,事有悬疑,还需要再验证一番!”

    “孙重阳,这事情说到底都行,人我没杀。”我光棍的说道。

    “你是没杀,但你的鬼却未必没杀。”李破晓有些窝火的说道。

    “我如今出门在外,可一个家鬼都没带,你大可以冤枉我,只要你心中过意的去。”打嘴仗没赢过我,现在连打都打不过我了。

    “好了,要不这样吧,夏一天,和我去一趟太极门如何?我师父为人乐善,如果不是你做的,一定会给你正名的,可你也要保证,这事真不是你干的,毕竟前面你的旧事太多了,说都说不完。”孙重阳一副热心肠的和我说。

    “不去,我现在事儿多着呢,大家都入道期,二十几个紫皇门的人里,两个入道中期的,你们两个自认能秒杀他们?这还有什么好解疑的,找我喝茶我可以免费陪聊,找我麻烦?对不起,不奉陪。”我说罢,就懒得再理会这俩‘正义之士’。

    媳妇把属于我的道给引了出来,我也趁机融合了几种道统的渠道,有了属于自己的道统雏形,修炼稳固才是当前最紧要的一关,虽说现在还是借着别家大神的道统法术,但若是悟道之后,可就不一样了,那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天一道法。

    所以现在得尽可能的远离世俗杂务,专心历练才好。

    “你!夏一天,你不解释,其他道门肯定也会找上门来,这事情恐怕真没完没了了,我和李破晓都是为了你好,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孙重阳轻皱起了眉。

    “抬举?不需要,我独来独往,哪敢让你们太极门抬举,我的两个兄弟王元一和张小飞,给你们太极门抬举了下,现在还在扫厕所呢!”我冷冷的说道,这事让我忧心忡忡,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让他们去了。

    虽说不经磨砺不见彩虹,但这磨砺太多,还不如不去学了呢。

    给我这么一说,孙重阳脸色略微尴尬,说道:“入我们门派,洒扫、洗衣、做饭,杂物是一样不能少干的,这也是磨练之一,我当年去的时候,也是这般,夏道友何必耿耿于怀此事?南方道门也即将举行一场盛事,你若是有心要翻案,是可以去那边证明的,如今大家对你都不了解,和我们去一趟十万大山,花不了多少时间。”

    我皱了皱眉,王元一和张小飞处境如何,亲眼看了也放心,既然时间耗费不多,距离不远,倒也可以去看看他们,至于解释什么的,那就算了。

    “我不愿和你们同行,画个地图,给个通行证,我会去看看我两个兄弟。”我说道。

    “这就对了嘛,李道友,夏道友也未尝不是不讲道理的。”孙重阳笑道,就拿了一枚师门的令牌给我,并且跟我交换了手机号码,回头就将地图发给我。

    李破晓最后也就没说话了,别说我真没带鬼来,就是带来了,要杀二十几个紫皇门弟子,也绝非轻而易举。

    “呵呵,果然在这里,夏一天,前晚放鬼兽来追我们,今天有本事你再放!”

    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车子开了过来,而后面还跟着一辆应该是临时租来的面包车。

    严梅和华美丽下了车,脸色都很阴霾。

    破烂的车子看起来像是给人追尾了,一路磕磕绊绊的才到了这。所以两位状态有点惨,一个瘸了脚,一个头上还包扎,倒霉熊的霉运厉害,才两天功夫就把人害成这样了。

    面包车里下来的人却没有这个情况,或许都知道两位霉运缠身,因此就只有严梅和华美丽坐了前面的小轿车。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