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萧索
    原来开飞机是为了去上海大世界夜总会,怪不得赵昱和童三斤那么执着,甚至连飞机坠毁了,也念念不忘这事。

    赵昱没有哭。獠牙还是冒着,或许他恨自己不能保护童三斤,这一段时间的醉生梦死,终于也该画上了句号。

    有灵魂者,终有想成长的时候,赵昱也是一样。叉坑叼才。

    尘土飞扬。童三斤的身体最后只剩下半幅护身小甲。还有一身被撕裂的西装。

    廖钊也算是尽职,拿了一个小瓶子。将童三斤遗留下的粉尘收集了起来,装到了里面,再把衣服收拾了下,好好的叠了,到了我跟前:“一天,你看这……”

    “葬了吧。终归是兄弟,葬入竹林里,日里看竹,夜里听风,是好地方。”我想起了张家老太以前的那片竹林,以前那里是埋葬赵昱的地方,现在让他埋在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嗯。就葬那吧,山清水秀的,有时间可以偶尔去祭拜下的,一天,这次的事情过后,我们还是躲进那去吧,大龙县如今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廖钊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廖宏,心中颇为难受。

    “也好,到时候我会拨一部分款项给你们,我自己也会暂时离开大龙县一段时间,这个时间段里,你们好好的修炼吧。”我叹了口气,回过头看着发呆的赵昱,说道:“赵昱,你有何打算?”

    “吾皇,老童不能白死,我要将这紫皇门灭门了!可这能力不行呀,吾皇是炼鬼的高手,求吾皇将我魂体分开,带我入道,而廖宏和廖钊都是炼尸的高手,虽然实力弱了点,但精魄和尸身可交给他们,两边修炼,我定能很快就厉害起来!”赵昱说着,有些哀求起了我。

    “行吧,我处理下这里的事情,一会我们竹林见面吧。”我点点头,知道赵昱已经不想去开飞机了,好容易成了懂飞机的教授,如今为了复仇,竟愿意舍弃这爱好。

    欧阳贺看我暂时处理完了事情,就走了过来,他是张栋梁的师弟,入道期的老人了:“夏一天,这事算什么?这里就算是郊区,可也不能这么干吧?张师兄那边现在还事务缠身,朝不保夕的,这里又闹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妥呀,我们扛不住呀。”

    “空玄门是道门邪派,来找我麻烦反而给紫皇门的晏紫花杀了,晏紫花还杀了我家的尸王,我是受害者,你找我干什么?去找李破晓,孙重阳去,老张那边既然朝不保夕,这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大不了你就照相备案,有事情再传唤呀,难道你还能把我拉回去审讯个三天三夜?”我不高兴的说道。

    “呵呵,现在谁不知道你最能闹事,不找你找谁?得,我就是个跑腿的,这事备案,等传唤吧。”看我不高兴,欧阳贺只能打着哈哈,随后有跑去找看起来最正人君子的孙重阳问询事情经过。

    李破晓看来我好久,见我终于忙完了尸王的事情,就走了过来:“夏一天,那便是将唐家庄园里二十几个紫皇门弟子和指导道长尽数杀死的鬼帝吧?多的我也不说了,还是那句话,你养鬼为祸,别再执迷不悟了,悬崖勒马吧,看看你的尸王,你的朋友,甚至你的几位忘年之交,都间接因你而死,经历了这么多,你还看不明白么?”

    “李破晓,我敬你除魔卫道,你刚才助拳也让我心存感谢,但,你却别拿你那一套来衡量我的对错,人生大道,总有选择,总有对错,或有无奈,也有决然,如果你觉得我是魔,尽可放马过来!我还是老一句话,人我没杀,再敢聒噪,也别怪我翻脸!”我面色阴沉了下来,他说的我岂会不知道,但选择了就会为后果去承担。

    “别给仇恨蒙蔽了双眼,太极门见。”李破晓也不再说什么,飒然离去,他想要走,也没谁能拦住他。

    乾坤道,是为了惩恶扬善的,可用到了我身上,我无时无刻都觉得扎眼。

    “夏道友,我这边事情也问完了,我回太极门了,这事我也瞒不住,会如实禀告师父的,但这鬼帝和你应该是先前不认识,问题应该不大的,还是期待你到太极门一行,听听师父的见解,对你总会有好处。”孙重阳对我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我回答,这孙重阳终归比李破晓好说话些,至少能看懂别人此刻的心情。

    官方玄门处理这些事情相当的快速,快速的取证后,就将一堆尸体和痕迹全都收拾妥帖了,也不再敢触我霉头,开了车子离去。

    送葬的队伍也很快回来,见墙壁都塌了一角,更有许多地方有血迹,都不禁有些愕然,我没时间理会这些,进院子找了龙十一。

    龙十一问起了事情的经过,我倒也没什么隐瞒,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他摆弄的血云棺盒子的雏形也弄出来了,可惜看这样子,并没有原本的盒子精致。

    “盒子实在做得不好,功能也没复制全,我怀疑只有收魂的功能,那原材料根本是只贴边,却并非真材实料呀。”龙十一说道。

    “材料是临时在新县城隍那取来的,做不好也正常,不过有收魂的功能就足够了,回头弄到好的材料,希望龙老能再制作一个,钱我会打到你的帐号的。”我说道。

    “对了,虽说功能少了点,但你之前给我的材料却很多,我就多做出了一个来,希望对你有用。”龙十一似乎觉得没仿制成功,又收了钱,有些过意不去,就多拿了一个盒子给我。

    我不禁有些惊喜:“龙老,多谢你了,正好我就缺两个,我还以为只能做出一个来,哦,是了,如今大龙县已经不安全了,为了以后的生计着想,我们打算把四小仙的基地换到城郊的竹林里,我会找张家把那块地盘下来,到时候建起来后,就集中在那边吧。”

    “哦,那个村子呀?是好地方,定居那里,人也会轻松的,对了,你好久才来一次,我和你说一下最近鬼器的进展吧,其实大部分制作都要完成了,销售方面,你的管家黛眉也都做得不错,经常还上来问我货源,另外,老头子现在忙坏了,准备请多两个徒弟,你觉得怎样?”龙十一问道。

    “可以的,龙老你把握下吧,不需要总是请示我,生意的事和黛眉商量就好。”自从和周璇有生意上的协议,公事上也开了小灶,黛眉有了阴阳令,偶尔会上阳间来取货。

    带上了两个盒子,我开了车子转道郊区,进了竹林里边,看到了廖氏兄弟新买的皮卡车停在了路边,我也将车子停好,改步行进去。

    山路陡峭,随着行进离得小屋子越近,周围的空气也阴森了起来。

    正走着,兀然一阵箫声从远处飘来,声音萧索,催人落泪。其实我不明白古代人之间的情感,但看电视里,故人缅怀,上坟之时总不忘歌上一曲,聊表哀思,就觉得只是卖弄,但如今真的经历了,便觉其中蕴含的凄凉。

    到了竹林,见赵昱果然迎风而立,站在小丘山上,吹着玉箫,为童三斤的离去而悲哀。

    竹林里万籁俱寂,连虫叫鸟啼也蓦然消失,微微飘动着竹笋气息的空气间,断断续续的箫声在低回盘旋,仿佛流逝的时光。

    赵昱的指间起落,箫声悲凉转带萧索,随后渐行渐远,最后竟渐有金铁之声,到我走进时,箫声中的杀伐已然明显。

    想想当时初遇赵昱的时候,也正是在这里,他如今,是想让我带他去报仇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