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启程
    赵昱见我走近,箫声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那木牌碑文上写着童三斤,我叹了口气,取来香烛点燃插上。

    童三斤死去。对赵昱和廖氏兄弟的打击颇大,短短时间,他们构筑起了人和尸类之间独特的情感,我没有经历过,但却知道其友谊的纯真。

    可惜鬼婆婆亦正亦邪,应该是只保护我一个人。否则当时如果能够率先出手。或许童三斤也不用死。

    “老童曾经说,这千年来。是他过得最爽快的时日了,有朋友兄弟,怀中也有女人,晚上还能唱歌喝酒,然后我就说,以后都按照这个方式去过。”赵昱坐到了地上。本来没心没肺的脸上,此时多了一丝惆怅。叉坑边才。

    “他说好,他要安心过日子,挣钱养老婆,我当时笑坏了,这小子是尸王,居然想要学现代人生活……”赵昱笑道。

    “可不是,那家伙就是闷声色狼。平时不爱说话,关键时候净动手了,哈哈。”廖宏听罢,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但看着坟丘,却感到这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玩电脑,开豪车,飞机原理都学全了,可惜呀,三斤嘴巴是刻薄了点,但性格还不赖。”廖钊给了个总结。

    “钊爷,之前你说的那个蚩尤炼尸,往我赵昱身上招呼吧,成不成我都不怨你,魂我已经交给吾皇了,我这回要认真了,嘿嘿。”赵昱嬉皮笑脸的说道。

    墨镜下,我不知道赵昱此时的心情,但想来已经下定了决心。

    “十成不足一,赵昱,我当时就是气不过你,竟说我们这传承蚩尤道统的没用,才乱扯出来的,祖师爷记载的蚩尤炼尸,也未必是真的。”廖钊惊道,似乎有些不同意这做法。

    “钊爷,给点面子呗,我南越王什么时候求过你了?老童都能魂飞魄散挡在我面前,我又何惧?况且你那里危险,吾皇肯定会保住我的魂”赵昱混社会时间长了,言辞已经半古不白了。

    “是呀,夏一天养鬼厉害,这次你跟了他,就指定不会出事,可惜了三斤哥,魂都没了,要不然就是砍成杂碎,夏一天也指定能把魂招来。”廖宏没头没脑的说道。

    “白痴别闹,正事。”赵昱一巴掌抽到廖宏后脑勺上,等着我和廖钊的答复。

    “我带上你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将你交给我师父,他自己就是鬼帝级别的修为,要指导你这鬼将巅峰的小鬼,当然没什么问题。”我说道,赵昱有点特殊,当初从这竹林底下放他出来的时候,他还是鬼将巅峰,而他的尸身却是尸王级别的了,经过了合体,才成了完整的赵昱。

    如今再次分离重整,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我有点不放心赵昱,还是要把他交给师父管教才行。

    “多谢吾皇引荐!”赵昱高兴坏了,当即就半跪在地行礼。

    我扶起赵昱后对廖钊说道:“尸身的事,也决定下来吧,弄坏了也没事,至少还剩下魂。”

    “行吧,蚩尤炼尸,说实在的,其实我也早就想干了……一旦炼成了,传说非常的厉害呀,毕竟蚩尤祖师爷,那可是战神,炼出来的尸,也不会差了。”廖钊说道。

    “嘿嘿,靠谱,你终于有用一回了。”赵昱猛地拍了拍廖钊的肩膀。

    事不宜迟,我立刻拿出了玉玺,将赵昱的魂收了下来,而廖钊则拿出了魂铃,操纵赵昱的精魄,赶入了阴森之地。

    紧接下来两兄弟要干些什么,我也不好去过问了,交代了两人一些事情,我就出了竹林,开车前往四小仙道观,准备将玉玺交托给师父。

    下了阴间,我找到了师父,将玉玺和赵昱交托给他,就去了齐夫人那里,童三斤的死去,还是要和齐夫人说一声的。

    敲了门,好一会齐夫人才开了门,睡眼惺忪的,怕是刚才睡着了,现在穿着的唐装也是七扭八歪的。

    我将童三斤的事情说了下,齐夫人倒是有些意外,但伤心之情也并未表现出多少,毕竟对她而言,童三斤算是叛将,虽说叛逃的对象是我,但可逃不过叛逃这个事实。

    说完一切,惜君又来纠结让我带她上去,童三斤的事情已经给我敲响了警钟,我现在刚刚入道,能力并未稳固,只能安慰几句,自己就借道上去了。

    有了信号后,我拨通了师兄的电话,很快师兄就接了过来:“师兄,我这有个封魔的盒子,应该能够比你的驱魔法要靠谱些,你在哪呢?我送去给你!”

    “我在八十米大道呢,刚回来,正打算和你研究林正义的事情,这小子直接销声匿迹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只能先让几个老伙计帮忙查查消息,你要过来?”

    “对,过去一趟,把盒子和咒语交给你。”我说罢,就启动车子开往八十米大道。

    到了那边,见过了海师兄,将东西交给他后,我说起了雷青和童三斤的事情,还有紫皇门、空玄门的事,还问他帮我算算,我丫的是不是扫把星投胎的。

    海师兄静静听完,淡淡说道:“这事怎么能怨你?林飞瑜那是仇家报复,刘方远是卫道而死,女居士更不能怨你了,上一辈的恩怨,终有要报要还的时候,你不要把事情全都揽在自己身上!”

    看来海师兄还是明白人,不过有些事确实是因我而起,就算不是,我也成了导火索,我和他说起了孙重阳相约的事情,并说要去道门太极门一趟,还说起了女居士夏沧岚。

    海师兄拍拍我的肩膀,笑道:“道门是我们玄门散修往前跨一步的踏板,你能够认识这样的高人,那是你的福气,应该拜访一下,而且如果想要进一步,确实还是要去道门的,不过十万大山凶险无比,交通工具也到不了这种原始森林,一切还是要小心谨慎。”

    “是,多谢师兄提点。”我当即点头,看来海师兄也建议我去,我这次就探探道门深浅,看看对紫皇门实施报复的成功率有多高。

    而且我的鬼将也还在修炼,日子也没过去多久,收效甚微。

    随后海师兄留我吃了饭,我们师兄弟以入道的心得互相的交流了起来,海师兄本来还想装学究,但我取消了白日匿迹后,他表情顿时精彩无比。

    师兄弟互相竞争也实属正常,能督促彼此修为增长,况且如今他和我同是入道,这话题就多了起来,直到聊至深夜他还想让我留宿,觉得时间差不多,我就告别离去。

    海师兄送我出了门,我看着星空漫天,启动车子开往城外。

    可还没到城外,苗小狸的电话就来了,我狐疑雷青那边难道又出事了?就赶紧接了电话。

    “天哥,我姐姐准备回苗寨了,我也想请假几天,生意的事情暂时交给赵叔打理,我送姐姐回一趟家里,家里有点急事,我爸妈找我。”苗小狸有些着急的说道。

    “请假?你家里是十万大山那边的吧?家里出了什么事?”我不禁有些意外,苗小狸家里的事情我从雷青那边听说了些,她们苗寨子都世代有蛊师,不过把她召回去干什么?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没……没什么事,就是回去一趟,想要去看看爸妈。”苗小狸说道。

    “行,我回去接你吧,我也去一趟十万大山的太极门,坐我的车去吧,方便。”我说着,就开车回了雷青那边的院子。

    “啊?这……好吧,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苗小狸有些惊慌,但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