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杀意
    开车到了雷青的院子,院子里冷冷清清,亲戚朋友都走干净了,如今只有龙十一在这里。雷青家里人因为不是大龙县的人,所以也不打算在这里居住。

    而苗小狸不但是雷青的表妹,更是我继雷青后在大龙县生意上的发言人,所以这房子往后将是苗小狸居住的地方。

    院子外,今天打斗的痕迹依稀可见,墙角也撞塌了一角。我走进去时,苗小狸刚好从房间里出来。

    “那么快?”苗小狸看我到了,有些讶然。

    “嗯,还好你电话打得快。不然我早就出城了。”我上下扫了眼苗小狸,这小妮子一身的打扮已经不同往昔,以前初见。还是浑身苗寨银装,就算换了衣服,也跟刚出校门一样的小姑娘一样打扮,可现在已然不同了,看起来较为成熟。

    “小虎和小豹呢?”我左右看去,却没有发现苗小虎和苗小豹,说好是一起送她们去苗寨子的,结果居然不见人了。

    “对了,我忘了说了,她们两人害怕和你同行。就叫了手底下的霖东送走了,刚刚出去不久,天哥你没遇上?”苗小狸故作奇怪。

    狐狸尾巴一卷。我就知道这苗小狸又要出什么鬼了,淡淡一笑:“哦,那辆白色的本田小轿车?刚才是看到,但不知是她们。”叉台找巴。

    苗小狸当即点头,笑道:“是呀,她们要先走一步呢,那我们现在就走?”

    “好呀,走吧。”我也不说破,反正这小姑娘也古灵精怪,有什么问题你问了更多谎话出来,倒不如看看她想要做什么。

    苗小虎和苗小豹估计早就回苗寨了,就不知道苗小狸要请假去哪。

    我帮着苗小狸搬箱子,放进了车子的后箱,关上了车门,可刚想要打着车子,电话就来了。

    “夏一天!我在大龙县,你在哪呢?”

    电话那头,张栋梁的口气不善,我心中苦笑,看来是今天在这里打架的事情给老张逮着了。

    “我在雷青的院子里,老张,为了今天的事情吧?难为你了,还跑大龙县来了,其实你想要知道我在哪还不容易么?卫星定位呀。”以前这家伙追得我满世界乱跑,现在却直接问我在哪了。

    “哼,你也知道呀,我现在就过去,你别走开。”张栋梁说完,就有油门加速的声音。

    不一会,张栋梁就过来了,拧着个袋子。

    “哼,这是穆老前辈给你的,说是你需要的。”张栋梁一来就把袋子给了我。

    我瞅了一眼,心中顿时大喜,里面竟是穆锋白给修复好的隐身雨衣,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到了道门,这将是我逃命的一个手段。

    里面还有张纸条,我拿了出来,大致上是说让我勤奋修炼,不用挂心那边的意思。

    “张老,是不是你把我的行踪告诉了穆老前辈?”我心中不免感谢起来。

    “不错,这事也不小了,你要去道门,下午就有人爆出来给我了,别以为我们官方没手段。”张栋梁说道。

    “也是,这事情必须要通过消息传递嘛,多谢了张老特意跑腿过来,下次请你吃饭,我这就出门了,别送了。”我嘿嘿一笑,就把雨衣叠起来,放进了背包里。

    “咳咳咳……慢着,今天的事,你不打算解释下?”张栋梁看我没半点将今天事情放心中的打算,赶紧拉住了我。

    “解释什么?都是紫皇门晏紫花弄死的,空玄门你也见识过了,都是邪恶凶徒,至于晏紫花嘛,可能招了天谴,自爆而亡了,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打得过晏紫花这入道后期的高人?张老呀,麻烦正视下事实,有些东西,真不能赖我。”我嬉皮笑脸的说道,我犯事太多了,张栋梁总会把第一嫌疑人的名头给我,我也不能不吐槽下。

    “咳咳……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你怎么那么能惹事?你怎么就不能反思下?遇到他们,你难道没想过别的办法逃走?把事情闹大前,别纠缠呀,血云棺这么大的事情等着你去做,你总不能撂担子跑道门去吧?世家对这事已经很不满了!包括上头,也说你不务正业!”张栋梁皱起了眉。

    “让我填棺的事吧?你去告诉你的上头,填棺也行,但我要去道门准备材料自救,让他们最好眼睛放亮点,别没事搀和进来,准备好了,我自然会去引凤镇,中间要是有什么不愉快,也别怪我破罐破摔!”我冷冷的回答,张栋梁这老头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有时候也会做点出格的事。

    “你!臭小子,你就打算这么和上面说话?咳咳……”张栋梁气得咳嗽了起来,指着我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我冷冷一笑,说道:“我也不想白白送死,家有老母亲有老婆的,谁爱去填棺?老张呀,理解下呀,今天的事可不全是我,你自己也调查过了,我这次真要去一段时间,也别太想我了,你咳嗽越来越厉害,记得吃药,嘿嘿。”

    “行,我会转告你的话,至于上面怎么打算,我也不清楚了,你自己小心点吧。”张栋梁叹了口气,摇摇头,自己就回了警用装甲车,叫驾驶员开车。

    苗小狸坐在车子里,看着我和张栋梁说话,小脸上洋溢着好奇:“天哥,你好厉害,居然说得玄警都不敢拿你怎样。”

    “呵呵,别打哈哈,你两个姐姐电话我也没有,要不然真该问问她们去哪了。”我笑了笑看着她。

    苗小狸没吱声,笑道:“出发!”

    我无奈,只能开车离开院子,上了高速路。

    一路上苗小狸似乎疲惫,最后上高速的时候睡着了,雷青的死,她也是要守夜的,这几天估计也没休息好。

    不过我很好奇,是什么促使她要回苗寨的?

    到了南市,我用导航定位了苗小狸之前说的那个小镇,我们就开车往目的地前进。

    苗小狸睡得香,我不忍叫醒她,打算直接送她去苗寨,所以到了早上的时候,就把车子开到了苗小狸的故乡雷镇,镇子里购置了一些干粮,回到车上时,苗小狸已经醒来了,将早点吃过后,她负责指路,我则开车进了山区。

    “天哥,你对我真好!”苗小狸看我又买了早餐,又送她到雷镇,高兴坏了。

    可我怎么总觉得她是故意引我来的样子?

    山区里的路没那么好走了,过来两个村子,更是步步为营,生怕一个不小心翻到悬崖底下。

    当时买越野车是对的,要是轿车进来,那就得抛锚了。

    不过再走了两个小时的上路,这路段又突然的好了,竟然是一条不错的水泥路。

    “前面几个村子路不行,这条路倒是不错的,总算是苦尽甘来。”我笑道说完,苗小狸却没回话。

    我转过头看她,却发现她眼泪已经珠子一样滑落下来。

    “怎么了?想家了吧?马上到了,你别哭呀。”我慌了神,苗小狸还是个小姑娘,思家心切也应该。

    “天哥,这条路是大表哥给寨子钱修起来的……呜呜,我想大表哥了。”苗小狸哭道。

    我听罢心情郁结,雷青确实混社会,但底子里反而是个好人,

    “不是说好人有好报么……大表哥是好人,可怎么就这么死了……”苗小狸停不住哭了起来。

    因为穷乡僻远,这里冷冷清清的,虽然修了路,但未必有车走过,所以我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让她哭一会,调整下心情。

    这小姑娘,守灵的时候一声都不坑,到了这里,反而哭得跟泪人似的。

    看向了周围的悬崖,我心情一瞬间飘向了远方,底下就是一座很大的湖,方圆不知道多少亩,看起来很宽广,周围也却全是山,没有了住民在附近,所以鱼应该是不少的,要是杀了人丢湖里,怕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就给大鱼吃掉了。

    杀伐之心一起,我不禁怵然,入道前因为有媳妇在,心魔没有机会发作,可入道后呢?

    入道是心魔高发期,难道我心中的魔越来越强了?

    既然都送到了这里,再去苗寨子,也不过是多走一程,开车进了里面,远远的就看到了绿绿葱葱的树林里,一座小寨子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看了眼寨子门口还停了几辆面包车,有些疑惑:“是这里么?”

    “天哥,就是这了。”苗小狸淡淡说道,自己下了车,就朝着村子里走去。

    苗寨路不宽,进去就塞路了,车子开进去也不方便,我看旁边地方挺宽,就把车子又兜转到了那边,放好后锁了车。

    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见苗小狸和和一个穿着苗族衣服的妇人聊上了,这妇人后面还有好几个苗族衣服的男子。

    苗小狸和妇人用寨子的方言说话,我也听不懂,不过想来也知道肯定是苗小狸母亲了。

    “这位就是伯母吧?都太客气了!伯母,我是夏一天。”我走过去就要和几位苗小狸的亲戚握手。

    “苗小狸!草你娘的,说好一个人来,原来你在城里还带了帮手来呀,我这就先弄死他。”其中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一见我,立即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