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蛊战
    那人忽然用普通话说骂道,我听完愣了一下,很快就看向了苗小狸。

    苗小狸摊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听着怎么像是苗小狸特意约了这群人来似的。那这群人不是苗小狸的亲朋好友?这事怎么闹得?

    “先弄死这娃子!”

    “对!先弄死了丢天湖里再说!”男子又叫嚣了起来,纷纷朝着这跑了过来。

    苗寨村口,居然给三辆面包车堵了路,这苗小狸惹的祸看来不小呀,还敢约架对方,并且打算是一个人来解决的。

    给这小姑娘坑了。

    “天哥!小心!她们都是敌人!”看对方真要打人。苗小狸着急的看了我一眼,她是害怕我没弄明白对方就是敌人。

    “都住手!你们这愣头青,约战斗蛊就是斗蛊,你们这么干能行么?”那夫人立刻拦住了几个男子下一步的举动。这让几个人都立即不解的看着妇人。

    那妇人看了一眼苗小狸,然后说道:“苗小狸吧,约战的事情还算不算了?你和花蛊门的事。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我就是他们请来的师叔,这次是单对单的对决,总不能你找来个入道期的玄门修士,就要还个人和我打吧?如果这样,我可以把我师父也找来了。”

    苗小狸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说道:“那倒不用,说是单打独斗就单打独斗,生死无怨!”

    “好!这就好。这一场斗蛊,打完了,无论谁输谁赢。这事就圆了,咱们谁都不能再起争端,你杀人逃出县里的事,也不追究了。”那妇人和苗小狸说完,笑得春花灿烂。

    目光很快也就扫向了我,面带冷笑:“这位道友姓夏对吧?我是崇市的熊艳,也是入道期的。”

    “哦,幸会。”我说了一句,连手也懒得再伸出去了,刚才居然误会是苗小狸的母亲,这熊艳真以为入道期了我就真忌惮了她。

    “那这就走吧,约好了地点,总不能在这里干吧?杀了我们老大,还是要付出代价的!”六个男子黑沉着脸,还要去拉苗小狸上车。

    苗小狸也不是善茬,冷冷一笑就躲开了,紧接着男子惨叫一声,就滚在了地上!

    “哼,不自量力。”苗小狸瞪了那地上男子一眼。

    “小姑娘,你用蛊手段不低嘛,呵呵,但有时候不要太冲动,否则怎么撞到铁板了都不知道!”熊艳皱起了眉,手指往那男子身上一弹,一道诡异的青光就飞入了对方身上。

    这应该是解苗小狸蛊虫的另一种蛊虫,两种蛊虫互相撕咬,那男子剧痛之后,直接昏了过去。

    但一会这熊艳又弹出了一只红色蛊虫,男子这才幽幽转醒。

    “带他进车里先休息。”熊艳摆摆手,因为弹指间解了苗小狸的蛊虫,立即一副很潇洒的样子。

    苗小狸轻哼一声,但也没有表示多大的愤怒,毕竟死一些蛊虫,对她还没多大的损失,她手里还有一箱子的蛊虫呢。

    把人丢面包车里后,我们沿着村口的另一条小道步行,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一处稍大的草坪,左右看去,原来附近还连接着刚才的大湖,倒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湖水蓝汪汪的,目测深不见底,我靠近了细里一看,这湖底阴气沸腾,底下不知道还藏着什么鬼东西,我丝毫不怀疑站在这里久了,会有什么鬼东西扑上来找我。

    看来这群人是打算把苗小狸杀死在这里,然后好毁尸灭迹呀,只要尸身丢下这湖底,真的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熊艳把手提箱背带挂到了背上,然后打开了箱子的盖子,这里面足有十几个罐子,入道期的蛊师,果然不同寻常。

    我看着,挺像是以前和画虫门的睡醒虫夫妇斗法的。

    苗小狸的可爱小提箱也拿了出来,依样画瓢的挂在了身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罐头。

    “苗小狸,那现在可以开始了没?”熊艳大门大派宗师的模样,伸出了手,有种前辈让晚辈的意思。

    苗小狸这段时间勤学苦练,也没什么大的突破,就前段时间突破到了寻道中期,这就让她高兴坏了。

    不过苗家蛊术,可不是修炼能够定义衡量的,就跟养鬼道一样,就跟以前的我一样,只是普通的修士,就带着鬼将到处乱跑,打得一些高阶的修士满地乱跑,这就是差距。

    “嗯,可以了!”苗小狸面对入道期的蛊师,似乎也有点胆怯,有些难为情的看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可这一点头,那熊艳就不乐意了:“怎么?还打起了眼色了?要不大家一拥而上算了,看看谁那边的厉害呀!”

    “可不是,真他娘难伺候,约架还带了个靠山来,难道当我们吃屎的?”

    “你妹的,苗小狸!真要玩群殴,信不信哥几个碾压你!”

    “‘捻压’?这词不错,你小子说的有意思。”另一个男子接过了话,五指张开又握紧,贼眉鼠眼的看着苗小狸的胸部。

    几个男子都言外有意的调侃,或许是见不得苗小狸长得青春靓丽。

    这花蛊门不像是什么好门派,苗小狸平时是惹祸,但本质是不错的,而且包括我,谁又没点性格缺憾,要真十全十美,也就玛丽苏之流的小说里才有。

    “都住嘴,真要群殴就过来,我保管一个都活不了。”我阴森的看着几人,背着的手已经捏出了一张蓝符,只要有必要,我会将她们全送下天湖。

    “哼,夏道友,不需要吓唬他们,我熊艳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来了,也不至于怕了谁!”熊艳回瞪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可见对我有些不屑。

    这也不怪此人嚣张,养鬼的厉害,养虫子的也不差了,有豢属,必然以多敌少,同样的等级和实力,一个人当然打不过一群,这就是事实。

    我没有吱声,因为战斗已经开始了,苗小狸头脑机敏,率先发难。

    很快,在罐子打开后,一群密密麻麻的虫子都飞了出来,这些虫子细小无比,出来的时候数量众多还能看见,分开后就跟变成空气似的,找都找不到了。

    而熊艳也打开了另一个罐子,十几只颇大的蛾虫就飞了出来,在她头上飞来飞去,似乎是保护类的蛊虫,随后她又再开了一罐,又有一群和苗小狸差不多细小的虫子飞出,往苗小狸那飞进。

    苗小狸不敢怠慢,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第二个罐子也启开了,看来控制虫子,还是需要一定的法力的。

    外行只是看热闹,苗小狸的修为低,无论是虫子的大小,还是数量,在接触的一瞬间就立见分晓了。

    几拨虫子互相飞向对方的主人,各自以不同方式攻击,我看不出情况,只能在旁边耐心等待。

    我开了阴阳眼,虫子互相撕咬,蕴含的能量多的那一方,看来都来至熊艳,步步紧逼,把苗小狸那方的虫子不断的蚕食起来。

    苗小狸不敢退步,脸色渐白,控制的虫群也从攻击变成防御,随后又开了三罐和第四罐的虫子,欲要给防御的虫群交接防御。

    顷刻间,虫子漫天飞舞,我一看就想起了以前和她斗法的时候,她的绝招就是这样。

    “总算有点意思了。”熊艳冷笑着,也开启了自己的几个罐子,将虫海放了出来。

    苗小狸眼看刚刚占点便宜又吐了出来,就拼命的把其他罐子里的蛊虫放了出来,一时间,地上天上全是蛊虫。

    如果是凡人,不开阴阳眼,肯定也看不到这如同牛毛一样细小的蛊物。

    可对方不是善茬,有备而来当然不仅仅如此,立刻拿出了一只颇大的罐子,那罐子雕琢着花纹,有别其他,上面还封了一层写满字的油纸,这东西拿出来后,熊艳的面上表露狰狞,这东西看起来真不是普通货色。叉台肝技。

    “蛊王?!”苗小狸低声嘀咕了下,脸色变得很难看。

    而相对的,熊艳已经冷笑出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