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竹篓
    我怔怔的看着湖底下那条巨大的扁头黑鱼沉入水中,面有菜色,这可比十方大海里的鲨鱼要大许多。

    刚才那几具尸体下了水,没准全给它吃掉了。仿佛还不够似的,这水底下到底还有些什么?

    周围依山傍水,竟没有动物鸟虫靠近,更别说小孩子在这里游泳了,那鱼是一口一个的节奏,绝对的凶险之地。

    “天哥。我忘了跟你说,苗寨子里都传说这底下有很恐怖的东西,没人敢下水的,靠近都危险。”苗小狸笑着,帮我拍去身体的灰尘。

    我回过神。才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来。就说道:“你这孩子,太不诚实了。自己约好了她们斗蛊,却想着把我拉下水?”

    “哪有呀……”苗小狸轱辘的转着大眼珠子。

    我看着小姑娘还要狡辩,就说道:“还没有,小虎和小豹两个压根没回来吧?要不要我打打电话问问?一路上装睡诓我来这,是怕我不给你保驾护航?唉,有事就直截了当说,你表哥把你托付给我,如今他人没了,你就是我妹妹。我怎会不管你?”

    “哦,这我……是你妹妹……”苗小狸一下就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看了我一眼,有些娇羞。

    “咳,好了就走吧,我送你去寨子吧。”我说着就往走回走,这速度也快了很多,因为想起了面包车里还有一个人,这人要是回去了,事情就大发了。

    借道阴阳也好,怎么也罢,至少要将此人弄不见了再说。

    苗小狸似乎也想了起来,打开了一个罐子,说了几句咒语,就让虫子追人去了,毕竟刚才是她下的蛊,寻觅见对方的气息倒也不奇怪。

    但过了好几分钟后,还没到寨子口,苗小狸就摇摇头拉了我一下:“天哥,那人好像跑了,虫子找不到他了。”

    “可惜。”我脸色变得不好看,这意味着苗寨子或许还要再来一次劫数。

    苗小狸看我面色阴沉,就拉了我的袖子,示意我听她说话。

    “这些花蛊门的人,以前我念书的时候,他们就无恶不作了,经常骗我们学校的一些女同学到外面去,或者直接就威胁她们,然后她们去了以后,还给下了淫蛊,这些坏蛋就坏了她们的……身子,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被强迫去了,后来那朋友把我也骗去了,我一时气不过,就把他们老大也杀了,这事好多人都知道,可却没证据。”苗小狸说着,眼中带着一丝愤恨。

    “你做得好,这群畜生,就该杀了。”苗小狸第一次对我敞开了心扉,心里也有些佩服这小女孩的果决。

    苗小狸很高兴,这件事,她憋了好久也没敢在我面前说出来,想不到得到我的认同,看着我时,表情也有些改善了,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

    寨子口,其中一辆面包车已经不见了,剩下的面包车有一两辆应该是村子里的,还有一辆苗小狸不认识,我本来想要把这辆车开进阴间,但想想还是算了,看车子崭新,没准谁家新买的。

    “天哥快进来,这就是我家。”回到了苗寨,苗小狸带着我进了屋子。

    家里有几件颇为崭新的家具,看样子应该是苗小狸有了钱后嘱托家里购置的,不过虽然崭新,但却是老款,应该是镇上买的。

    房子有些昏暗,颇为古旧,保持了六七十年代的风格,上面还贴着国家主席的画像。

    “妈!爸!”苗小狸叫了两声。

    看着她两个姐姐果然没回家,我不禁摇摇头,正想说不用叫了,我喝杯水就走,房间里的一个朴实中年人就走了出来:“小狸?回来了?”

    “爸!回来了,妈呢?”苗小狸问道。

    小狸爸爸就说了妈妈去了后山了,这会应该要回来了,只是还没见人,不过重点还是问苗小狸怎么就回来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什么的。

    苗小狸想了想,就说了外面花蛊门带了外援来斗蛊的事情,小狸爸爸很是担心,随后看到我就直点头。

    当然,这都是苗寨的方言说的,我是后面才听到了小狸的翻译。

    中间苗小狸给我泡了茶水,我也就不着急着马上离开,毕竟小狸说她妈妈就要回来了,那见一面也是应该的。

    况且雷青捐钱给苗寨子修了路,我多少也要捐点,就算是为了这个妹妹做点好事也好。

    正说着话,苗寨子的村长都给叫来了,随后是亲戚朋友,说的都是一些方言,我听不懂,见了人也就握握手赔笑罢了。

    原来这苗小狸把我说成是大老板哥哥了,来这里济世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我顿时无语得很。

    不过苗寨子里的人太过热情,我一时已经有些盛情难却了。

    等到苗小狸母亲带着两个老人家回来,已是下午三点左右。

    见到苗小狸母亲的那一刻,我算是看出来了道道,苗小虎和苗小豹长得像是爸爸,而苗小狸长得却像是妈妈,都很漂亮。

    可苗妈妈带着的两位老人家,一瞬间却让我产生了错觉,在哪里见过!

    那两个老人家看到我的第一眼,却没什么动静,只有面对生人时候的正常反映。

    苗小狸的母亲只是寻道巅峰的实力,但这两个老人家却不一样,双双都有着入道中期的强大实力。

    老婆婆看起来很精神,见到我就过来瞅着我:“入道期,你家的小妞儿带回来的女婿好呀。”

    “婆婆见笑了,我只是苗小狸表哥的一位好友,如今和小狸妹妹只有兄妹之情的。”我赶紧解释起来,生怕一会真闹出什么笑话。

    “哼,才不是我的男人呢,天哥家里头还有好几个漂亮的女人,有赵茜姐姐,有韩珊珊姐姐。”苗小狸撅着嘴添油加醋起来。

    “哦,呵呵,这我们苗寨子可不喜欢,小伙子,要从一而终呀。”老婆婆笑嘻嘻的拍拍我胳膊,她长得不高,只到了我胸前。

    那高瘦点的老公公却半睡半醒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要睡着了,和老婆婆打满补丁的背包不一样,他背着一个竹篓,竹篓里不知道有什么。

    怎么那么熟悉?我捏了捏眉心,猛然想起了当时去给林飞瑜报仇时,那睡醒虫夫妇!这一回想起来,我冷汗都冒了出来,这两位不是虫师么!怎么和苗小狸那边联系在了一起?!

    正准备想着怎么把这事情忽悠过去,看向了老公公的时候,对方已经给老婆婆拉醒了,并且指向了我刚才捏眉心时露出的那枚红宝石戒指!

    这戒指充能很慢,老半天还没冲好一次,但往往能克敌制胜,搭配上我的拂尘,往往能带来绝杀的机会。

    那老公公猛然的睁大了双眼,也盯着我的红宝石戒指,我顿时是吓得魂飞魄散。

    “你为何有我隐蛊门的隐蛊戒?难道你还能使用?”老婆婆警惕的问起了我。

    “这……”

    “说实话!”看我神色有些欲言又止,那老公公立即打断了我即将要说出口的话,似乎知道我要编了。

    苗小狸的妈妈本来还想和我打招呼,可这一下,整个人都愣住了,看我解释不通,当即她就介绍起来:“莫怕,两位都是我的师叔,有什么可以和她们直言不讳。”

    我皱了皱眉,这情况确实是有点微妙,如果乱扯,肯定会动起手来,到时候想走也没那么容易了,我没带家鬼,蛊虫可不好对付,刚才我和熊艳的蛊虫对打的时候就有了深刻的认识,要不是苗小狸指导,还真杀之不绝。

    “不知道两位前辈和睡醒虫夫妇有什么关系么?这东西是我从她们手中夺来的,这两人作恶多端,助纣为虐,已经给我拘了魂。”我干脆的说道,手中已经借法飞步,只要有什么不对,立马飞逃。叉斤圣划。

    “你把他们拘魂了?那你会用这东西?要不然带着它做什么?”老婆婆问我。

    “会用一些。”我回答道,有了偏类法器使用指南,这东西难不倒我。

    “好!缘分呀!”老头两眼射出一抹异样的眼光,随后伸出手,忽然就嗡嗡的传来了一阵阵的声音。

    我阴阳眼一看,全是鬼虫,这次再也不敢停留,嗖一下,整个人就在二三十米开外了。

    回过头,那公婆似乎商量了什么,结果放出了许多的虫子来追我!苗小狸赶紧的和自己妈妈解释,苗妈妈也帮着说些什么话

    我这次有些脸色都铁青了,想不到一个戒指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一群的虫子飞得相当快,这速度快赶上飞机了!

    我再次飞步,结果鬼虫和蛊虫的速度也很快,数量更是难以计数,看来不硬拼,想要逃走都难。

    “戴天履地,戴方履圆,天一借法!天圆!”为了防止蛊虫不知从哪里来,我就借了四小仙的防御法术,再施展天火,准备将前方一大片的蛊虫烧死!

    “天一借法!天火!”天之下,前方很大一片全给烧成了灰烬!

    两个老者都很惊讶,但根本没有露出丝毫可惜的表情,又驱使了蛊虫攻击我。

    天火之下,还是有一部分蛊虫没有给烧灭,这些蛊虫个头不大,但犀利无比,一下子就钉到了我的天圆防御罩上,啪啪的几声,直接咬破了!

    我吓得够呛,赶紧又是一个飞步,在两个老者的目瞪口呆下,又跑出去了二三十米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