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悬崖
    太极门还是要走一趟的,两个兄弟在那边,也需要看一眼,如果觉得这门派不好。赶紧带回来,省得出点什么问题。

    给韩珊珊电话那会,看到孙重阳两天前的短信催促了,道门大会再不去,恐怕要迟到。

    有意思的是,这小子第二条短信说他和李破晓处境不妙。问我情况怎样,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不过恐怕空玄门在找他们俩的麻烦。

    我单枪匹马,这次去了苗寨又转出来,竟没有遭遇到敌人。连紫皇门都潜伏了起来。着实让我意外,难道是孟婆婆的事。已经通达了道门的上风?抑或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叉他坑血。

    唐珂要报仇,钱都丢给紫皇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几十亿,不过整个唐家肯定不少于这个数,光物业卖下来都足够了。

    这女子背负太多东西,却抱着紫皇门这粗腿,也不知道紫皇门打的什么主意,让整个道门对通缉令完全不在意,难道那因为这笔钱扯犊子?

    世家杀不了我。唐珂也不笨,现在对我而言,最强大的就是道门,但她只认识紫皇门呀,钱不给他们,怎么联络上其他的道门追杀我?虽然是昏招,实则也是无奈之举,道门不是随便就入世的,钱要到了能经营的了的人手上,它才是活的。

    毕竟就算是世外高人,也要吃饭吧,门派房子也要重新修缮,你不给钱,谁跟你卖命干活?给个三五百万,也就能请到一些低等级的炮灰下来而已,连蓝符法盐都消耗不起。

    如今派下来最厉害的就是晏紫花,还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自己两个弟子给孟婆婆杀了而来。

    不知道紫皇门给她的弟子,许诺了多少钱来杀我?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紫皇门好像有留手的迹象,这高调追杀,低调做事,难道存在这什么猫腻不成?只是为了忽悠住唐珂?

    南方道门大会是盛会,紫皇门势必带唐珂参加,毕竟为了证明唐家灭门惨案,还是要有她这证人在才行,不知道这次见她,会有什么境况发生?

    夏沧岚邀约我,能不能在龙盘虎踞之下保住我?如果真出了事,我是否要下十方大海游泳去?

    车子寄存的小镇里,我找摩的带进了羊肠小道,在尽头的一片树林,看地图已经不能再下去了,得跋山涉水。

    其实还应该有一条路直通太极门,可我不能走,走了就会出事,李破晓和孙重阳不也遭到了堵截?我现在选择了横穿大山森林,在接近太极门的时候,汇入山门的小路。太极门其实隐藏太深了,论公里数,距离大龙县也不太远,但需要步行几十里山路,就有点折腾人。

    干粮准备了几天的量,正好的来回的份,指南针也带了,反正横穿数十里山路,对我而言也就是苦一些。

    在入夜的时候,我就走了约摸十几公里,速度还算是很快的,毕竟一身道法在身,遇到实在过不去的地方,飞步就过去了,十分方便。

    不过毕竟原始森林,危险也颇多,偶尔遇到野猪什么的,都是媳妇姐姐提醒,才躲了过去,所以这境况,也得走两天时间,到了很晚的时候,我便在林中燃了火。

    火焰旺盛,我在树林里布了避鬼阵,准备闭目养神,让身体稍微恢复点活力,毕竟吃过大力丸,我睡眠的时间不需要太多,一天一两小时也够了。

    半梦半醒的时候睁开眼扫视了下周围,忽见一白衣白眼的女鬼就徘徊在了避鬼阵外。

    那女鬼眼珠子都是白的,半低着头,直勾勾的盯着我,应该是在森林里给人杀死后,因怨气而阴魂不散。

    我不禁生出一丝的惧意,不过阴阳眼扫过,她的修为却不高,仅仅是厉鬼级别的,别说这个级别的,现在连鬼将都难进我的阵中来。

    我不为所动,继续睡了过去。

    再过了个把小时,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女鬼已经不见了,我准备起身走夜路。

    睡眼朦胧的站起来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然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吓得嘭的一下,就紧贴住了大树,那黑影凝形,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脸色不禁有些苍白。

    这家伙什么时候到我面前的?

    “何方来鬼,报上名来?咱们近日无怨,往日无仇,跟着我做什么?”我冷喝道,反正充大头谁不会,这鬼要害我,刚才就能入身了,我没有家鬼防身,确实走山路也是有些危险的。

    不过道门重地,居然有这种看不清修为的猛鬼,实在匪夷所思。

    那鬼怔了下,就笑了起来,看着我颇有打量的意思:“呵呵,胆子可不小呀,我叫单龙,夏一天,你叫什么?”

    我一愣,瞬间差点笑得背过气去,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那您这还问我干什么!

    “咳咳……对了,你想要走的那方向不对,往那里走,要走快点,你的朋友要撑不住了,我这还要赶路呢,你自己好自为之。”单龙咳了下掩饰尴尬,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朋友?叫什么?”

    我顿生狐疑,不过这单龙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到底什么鬼,居然跑来提醒我,还知道我的名字,该不会是和孟婆婆有关联吧?

    就是这家伙有点乌龙,知道我叫夏一天,结果还装样子不认识我,这酸爽,我也是醉了。

    我的朋友有危险,难道说的是孙重阳和李破晓?这两个前两天不是就有麻烦了么?居然还没脱困,不大像他们呀,我手机和孙重阳的都没有信号,显然大家都在山里了,要不然可以好好的问问。

    既然有朋友有难,我肯定要去驰援,这一路,就走了好几个小时,天蒙蒙亮的时候,却还没发现有山龙说的朋友。

    直到我又走了一段路,终于听到了一阵山石滚落悬崖的声音,朝着那边看去,果然几个灰衣人正追着两个穿着道袍的青年,跑过山道。

    李破晓和孙重阳居然逃进了山林中?情况似乎还不大妙。

    我赶紧跑向了山崖那边,但前面山道非常的陡峭,我废了很大的劲才上了山崖,跟着那几个灰袍人的屁股后面追了过去。

    追着的人里有颜清徒,严梅,还有四个不认识的人,但四个人里,其中一个竟是入道中期的。

    怪不得李破晓和孙重阳逃不掉了,这样的阵容,空玄门也下了本钱的。

    我琢磨怎么办才好,最后想到了刚刚拿到手的雨衣,当即穿了起来,念了咒语就追了过去。

    李破晓和孙重阳也聪明,打打逃逃,每次战斗情况持续时间应该并不长,要不然现在早就给耗死了。

    穿了雨衣后,我浑身气息全没了,当然,如果借法,还是要给发现的,因为是山崖,偷偷摸摸的过去,也颇为谨慎,稍微踩空,怕都要掉下去。

    虽然山崖也不高,但七八米还是有的,两三层楼左右,但下去就是腿断脚断的了。

    “投降吧!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子,这笔帐该还了!我颜清徒也不会要你们立刻死,顶多是先带回去而已!别抵抗了,真死在这里,也不值得!”颜清徒大义凛然的说道。

    另一个和颜清徒一样入道中期的中年人也冷喝一声:“李破晓!孙重阳!如果不给我们空玄门一个说法,在道门里你们也没立足之地!”

    “汤信!老匹夫!你是邪教中的败类,凭什么这么说我,要杀要剐,尽管放马过来!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孙重阳气得骂了起来。

    颜清徒和汤信呀,我偷偷摸摸的走到了她们五人后面,却不小心提到了块石头,这石头咕噜噜的滚落了悬崖。

    我吓得顿时不敢动弹,颜清徒和汤信都没注意,但严梅却转过了头,看了我所处位置一眼,有些皱了皱眉。

    “你们已经到尽头了,再上去也不过是绝壁,给摔死别怪我们!投降还有一线生路!”颜清徒明显就是领头的。

    好一会,我看严梅不再看我,我又悄然上去了几步,结果严梅又扭过了头,脸上一阵的狐疑和恐惧:“师叔,这……好像我们后面情况不大对呀!”

    颜清徒和汤信全扭过了头,看向了我这边。

    因为靠得已经很近了,我寒毛因此都竖了起来,以为自己给发现了,就屏住了呼吸,站着一动不动。

    颜清徒和汤信看了好一会,终究没发现我的存在。

    汤信已经有了一丝的不满:“严师侄,要不是你说熟门熟路,按理说我们就不该带你来的,你看看你,带的什么路,我们几个师叔跟着你都倒霉了,要不是现在换成我带路,现在都撵不上这两个小贼,所以以后听我和你严师叔的吧,别没事找事!”

    “我……”严梅顿时委屈得不敢说话了。

    她这几天应该倒霉透了,听汤信所言,估计大家觉得她说什么都是错了,毕竟给同门带来了危机,又是带错路,又倒霉遇事,现在不受待见,也实属平常。

    几个人复转过了身,要把李破晓和孙重阳逼到悬崖尽头。

    抓住这个机会,我往前踏出两步,一刹那,把靠在悬崖最边的颜清徒一脚踹下了悬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