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草庐
    “啊啊啊啊!”

    山涧回声大,这颜清徒掉下了悬崖,惨烈的叫声传出了老远,李破晓和孙重阳回过头。全都愕然了。

    包括汤信,以及严梅等几个入道期弟子,都愣住了,还想着要怎么救援。

    “颜师兄!哟哟!”那汤信吓得够呛,伸出手还一副要救人的样子,可惜那颜清徒滚下了悬崖。啪哒一声,跌得狗吃屎,一声不吭了。

    这头下地的,要救可不容易了,而且也一把年纪了。二三楼掉下去。摔也得摔死了,几个弟子还以为那颜清徒是脚滑给摔下去的。不免看着悬崖心惊肉跳起来。

    我再接再厉,一脚又兜到了汤信的屁股上,这家伙轻身功夫不错,在悬崖边愣是垫着脚,手舞足蹈没下去,我吓了一跳,他娘的早知道我就使点劲才是!

    “谁?谁他娘踹我?!”

    正准备多踹一脚,结果那倒霉的严梅正巧给手舞足蹈的汤信给拉住了,这一下。严梅魂飞魄散,吓得半死的她还想要逃,结果好巧不巧因为移步,踩上了一颗鹅卵石,这回两人一起失重了!

    严梅硬生生的推了一把汤信,汤信也扯住了她,双双滚落了悬崖!

    这严梅果然是倒霉透了!汤信运气也不好,扯上谁不好,就是随便哪个弟子也能救他一命,结果扯上严梅,那直接就是翻身下崖的节奏呀!

    剩下三个入道的弟子全都大叫起来,看向了前后左右,都以为三人中出了奸细,我心中冷笑,又是一脚一个,直接全踹下了悬崖。

    山涧里传来惨叫声,这几个人跌下了悬崖,颜清徒怕是死定了,汤信给严梅加了重量,到地上时,直接摔成了肉酱,那严梅也倒霉,死了就什么都了当了,可现在竟然没死,捂住了全是血的嘴,嗷嗷的乱叫,门牙可能摔没了。

    几个弟子给我踢下去,全都是断胳膊断腿的,失去了行动力,这回算是把玄空门追上来的弟子全解决了。

    李破晓和孙重阳怔怔的看着我这个位置,我当然不能暴露雨衣的存在,赶紧的到了山崖的拐角那脱下了雨衣,随后装成一副大耗法力的样子走出来。

    “都没事了吧?”我拿着拂尘,朝着李破晓和孙重阳打着招呼。

    李破晓皱了皱眉,心中没准正怀疑我呢。

    孙重阳倒是惊喜交集:“是你!哈哈!太棒了,多亏了你了,我们给这几个邪魔外道追了两天两夜!还以为今天就要完蛋了!”

    “好说,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我随口忽悠道。

    李破晓还是愁眉紧锁:“你施法打的?”

    “不然你以为她们觉得山崖底好玩,集体跳崖了?你看你这智商,我都替你担忧了!除魔卫道,人所共为!我一不让你报我救命之恩,二不叫你以身相许,你怀疑我干什么?”我扯了几句文的,夹枪带棒的数落了李破晓一顿。

    谁知道李破晓这二愣子完全不搭理我说的,道:“哦,也是,救命之恩,无以为谢,我李破晓欠你一个人情,不过,这并非代表你能以后能够逃过大义的制裁,希望你也能理解我所作所为。”

    我冷笑一声,知道这李破晓头脑僵化,暂时不予理睬。

    孙重阳看我们闹僵,就出来圆场道:“唉,咱们先别说这丧景致的话,话说夏道友最近入道后,这道术更显精妙,这凭空就能把人弄下悬崖的本事,相当值得研究。”

    “嘿嘿,孙道友,客气了。”我笑着道。

    “既然在这里碰上了,那我们就结伴而行吧,时间怕要赶不上开幕,但中间还是要参加下的吧?李道友你说是吧?”李破晓和孙重阳都自诽正义,这下给我救了一次,我也正义了一回,所以孙重阳立即就邀请了我同行。

    “嗯,随便吧,我这次去,也是要见见师父老人家。”李破晓没有意见。

    一听李破晓的师父居然还存在,我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异样,这李破晓见了自己师父,会不会又是一次大的提升?毕竟肉身是张一蛋的,这家伙灵魂强度却曾经是悟道期,没准这二愣子的师父有秘法帮他提升呢?到时候我还打得过他?

    “是呀,贵派山门路远,这次我们太极门想去请,都未曾得见呀,还好他老人家担忧李道友,来了次道门问询,要不还真请不到他。”孙重阳羡慕的看了眼李破晓,这李破晓师父,看来真是厉害得不得了的角色。

    这李破晓是二愣子,这师父估计更愣吧,我得小心躲着,要不然一言不合就提剑杀来,我真挡不住半下的。

    李破晓都悟道了,他师父得什么程度?比外婆如何?外婆已经是无敌了,一个人就能对抗一个道门,两人肯定不会差多少。

    孙重阳带路,我和李破晓在后面跟着,转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就转回了小路,至于山崖底下空玄门的人会怎样,我们也管不了了,那山涧要出来肯定不容易,就没必要落井下石。叉他状巴。

    奔波一路,道上再没有其他道门的人,毕竟我们三人算是迟到了,别人早在太极门那玩儿了。

    畅通无阻的到了太极门的山门,竟已是在森山老林之中。

    一眼望去,写着太极门,并镶着太极八卦图形的大石就坐落门口,后面是数十间古朴的房子,房子有点像草庐,坐向就跟小村落似的,可我这样的门外汉都知道蕴含了太极之道。

    当时李庆和给我调查过,这草庐的说法也应验了,毕竟看向了周围几座小山丘,确实也结了草庐,太极门也在扩张呀。

    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水,一条小溪就在附近穿流,这环境果然是带有些仙气的,是世外高人住的地方。

    周围还有菜地,应该是自给自足的。

    “孙重阳,太极门厉害,还是太青门厉害?”太极门的位置和太青门那高山流水还是不能比的,看得出太青门应该是道门的佼佼者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上一问,免得之后闹出笑话。

    “太青门?那是符箓大派,我们肯定比不上了,他们是顶级的大派,至于我们太极门,只能算是一流的大派了。”孙重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流的大派,已经很可以了!”我羡慕起来,数十间房子,太极门怕是有百来人左右吧。

    刚进入里面,山门弟子就过来问询,不过看到我们是孙重阳带来,就轻易放了行。

    “李道友,夏道友,道门大会,我们房子紧张,不得已山上又临时结了许多的草庐,先去那暂住如何?”孙重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问题,一人一间么?”我不禁看了李破晓一眼,不会跟这丫的睡吧?

    “咳咳,是两人一间,孙某是要去和师兄们住一起的,也是草庐,你和李道友虽说都是客人,但如今房间紧张,只能……”孙重阳的意思很明确了,我是要和李破晓住一起了。

    我不禁鄙视的看了李破晓一眼,这家伙我真不想和他住,但现在这情况好像没得选,也只能将就了,希望半夜里这小子别发狂杀我就好。

    “我没意见,睡哪都行。”李破晓也光棍,直接答应了。

    我没法子,无奈耸耸肩,大人物肯定住原来建起来的房子,我们这些小兵小卒当然住草庐。

    “那就好,夏道友,我先引你们两人去草庐,一会我禀报了师父,再去找你。”孙重阳很高兴,就带着我们去了草庐。

    草庐也不是随便结的,虽然简陋,但可见为了迎客,太极门还是费了大功夫的,倒也不能说他们怠慢了客人。

    “对了,麻烦下孙道友,帮忙跟我两个兄弟说下我在这里,就是张小飞和王元一。”来了太极门,当然要见见自己兄弟。

    “这没问题。”孙重阳说完就走了。

    留下我和李破晓在那大眼瞪小眼,一句话都不多说。

    我深觉这家伙无趣,就走出了外面来,太极门的弟子稀稀落落的,其他草庐都是一些穿着各异的其他道门的人,我想去看看太青门那边什么情况,毕竟多少有点想赵茜了。

    不过似乎山丘底下的太极门领导和其他道门大派的领导正在开会,我不好参与进去,闹了大麻烦不好。紫皇门肯定来了,但不知道住在对面的草庐那边还是哪儿,总之形势看起来很复杂,我不能真个乱跑了。

    “李破晓,一起去溜达下?”我回了草庐,打算把李破晓叫上,这家伙师父是超级大腿,带上他可说是横行无忌,螃蟹再横都走不过他。

    “不去,我还要练功。”李破晓直接拒绝了我。

    “别呀,你不去看看你恩师?”我怂恿道。

    “不去,我还要练功。”李破晓再次无情的拒绝了我。

    我很无奈,又不想和这死板的家伙继续在这练功,就走向了其他草庐,先看看情况再说。

    这才刚走了几步,一群身穿紫衣的人就从隔壁较大的草庐走出来,结伴向山丘下面的太极门走去,我一看吓得脸都白了,全是紫皇门的!就住在隔壁!

    孙重阳这呆子,怎么安排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