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棋盘
    我没敢吱声,看着一群紫衣的青年走过眼前,面色僵硬,赶紧转身回草庐再说。

    结果这紫皇门的弟子却没放过我的打算。直接就回过头来问道:“喂,道友,这下面哪有小卖部?”

    “我不知道。”我淡淡的说道,这四个弟子,全是入道期的,我不想惹麻烦。

    “哦。认识下呗,我是段宇,道友住在隔壁,可要多照顾下呀。”那紫皇门弟子笑道。

    “呵呵。”我笑了声,直接进了草庐关门。对方看我这么没礼貌。冷哼一声,在那议论起来。

    李破晓坐在那里。跟佛像一样,理都没理我。

    我这趟不敢出门了,干脆躺在了床上,准备睡一下,昨晚睡了一小时,得补眠。

    可两张床贴得太近,这李破晓在我身边打坐,我怎么都觉得磕碜,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说李破晓。我们聊聊,交交心吧,交流下大家的学习方法怎样?”我坐了起来。

    “你修的是邪道,我修的是正道,没什么好说的。”李破晓很干脆的又拒绝了我。

    这柴米油盐都不吃,果然一代高人,我心中腹诽。

    我自己也拿出了巢祖的书籍研究了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巢祖古籍也不是没有什么近战,上册我学了不少,下册也研究了一些,倒还真给我通晓了几种巢祖的借法,都是防御类和控制类的法术。

    然后是隐蛊门的法术,隐蛊门的秘籍,莫师兄已经交到我手中了,还教我使用了隐蛊戒,这戒指他并没有收回,说是他年纪大了,既然我有缘就带着得了,我当然喜不自禁。

    听说里面藏着一只上古鬼蛊,似乎叫做控神鬼蛊,非常的厉害,按照秘籍里所说,烧咒符什么都只是小儿科,只要操作得当,能够侵入一些低智商活物的脑中,控制它们的行为。

    甚至随着修炼,还能控制更高级别的生物,当然,这么歹毒的东西十分难炼,当年祖师爷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将其封入了隐蛊戒中。

    当然,戒指也不能让李破晓知晓,要给他知道,我可就真成魔道了,非要追杀我不可。

    除了这个戒指不错,还有养替身鬼蛊的方法,十分的新鲜和有趣,只要给此鬼蛊缠上,就能衍化出对方的气息和命格,我正在想,如果用来代替自己,加上替山人,会不会产生更大的作用。

    或者复制自己的五阴命格,替换掉鬼棺里的王胭?有没有此可能把王胭分离出来?或者用来填血云棺呢?效果又如何?

    不过豢养这种鬼蛊的方式比较特殊,还得到了阴间才能弄出来。

    正研究这些法术之间的关联,草庐的门就给敲响了,是孙重阳的声音。

    我走出去开门,这小子连带七玄子都来了。

    “夏道友,现在下午的会已经结束了,师父让我请你去后山草亭喝茶。”孙重阳高兴的说道。

    七玄子里,闫世豪领头,刘聪和欧阳晗若、徐天真也都在,另外俩个姓名不详的没来。

    徐天真和欧阳晗若对我的意见比较大,这么劳师动众,也是看在夏沧岚的面子上。

    闫世豪倒是客气,这家伙比较阴险,隔夜仇什么的,他似乎也不在乎:“夏一天,我们又见面了,幸会呀。”

    “闫世豪,别来无恙。”如果不是王元一和张小飞也在太极门,我根本不和他客气。

    “事不宜迟,我们走吧。”孙重阳把我叫走,临行和木头一样的李破晓打了声招呼,李破晓对他和对我差不多,看来这家伙天生脾气就这样。

    走了一段的路,就到了后山的草亭。

    后山已经是山边,景色云蒸霞蔚,千林竞秀,大气磅礴,随傍晚余辉的落下,更是灿烂绚丽,想不到十万大山里竟也有这样的景色。

    草亭那,夏沧岚端坐在蒲团,前面一座棋盘,棋盘旁边是一壶茶,而她的对面,一个空着的蒲团,似乎正等着我驾临。

    我不但让这草亭的景色迷住,也沉醉在了夏沧岚的仙气里。

    七玄子没有走过去,就在旁边警戒起来,我独自走了过去,心中生出异样的情绪,夏沧岚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位夏沧岚居士,品格不亚于女居士章紫伊,也是让我尊敬的人,

    而且我对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四小仙那次见面开始,就觉得她好像是道门里少数能相信的人之一。

    “坐吧。”夏沧岚伸出了手,让我坐在了棋盘的对面。

    “哦。”我点点头,对下棋没什么兴趣的我,也学着她坐在了蒲团上。

    棋盘上的棋子杀得胶着,黑棋咬着白棋不放,但白棋也不甘势弱,似乎都在死磕着对方。

    看着是这形势,但实际我棋路实在不行,夏沧岚也不打算让我下,自己拿了黑白棋子在那自己和自己下了,看来不是找我下棋的,我顿时放心了许多。

    “说罢,让我也了解你一些。”夏沧岚淡淡的说道。

    面对这种神仙一样的女子,我也不打算有所隐瞒,当即从自己回小义屯奔丧起的事说起,说到了结仇王家,再和唐家结仇,又说道了紫皇门的事,这一顿恩怨说出来,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

    其中说得较细的,是紫皇门来寻仇的事,也把夏瑞泽的帮助说了出来,还有孟婆婆杀死紫皇门寻仇的人,以及晏紫花之死,都做了一些描述。

    入夜了,刘聪送来了煤油灯和檀香,点起了后,山里的蚊子全没了。

    “瑞泽哥说了,这群紫皇门的人,有一部分是邪魔外道,还有之前遇到了好几个紫皇门的人,都不按照正道的出牌,还意图强奸唐家的唐珂,是我和瑞泽哥救了她,这可人证俱在,虽说事情也因我将尸兵引到唐家那里而起……”我叹了口气,事情也回不了头了,如今和她说说,看看道门能不能把这事情销帐下,毕竟也是悬着空中的铡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砍下来。

    “我是夏瑞泽的姑姑,也是你的姑姑,这件事情我不会置之不理,今日道门的议题,是就南部道门领袖更替变动而进行讨论,明日,将会讨论近些日子以来发生个中事务,到时候我会将此事提出,所以希望你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抱着平常心态就行,还有,今日之事你还要保密,夏家的恩怨,也不是你可以参与和理解的,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其实也是你母亲想要教给你的处事办法,这更能应对夏家的动机。”夏沧岚平静之极的说出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事实来。

    “你……你是我姑姑?夏……那就是说我父亲的妹妹!那我爸爸是谁?”我急了,这事竟然直接牵扯到了夏家,那岂不是说整个大幕马上要揭开了?

    夏家的阴谋,外婆连同母亲和夏家的博弈,谁和谁在下着这盘棋子,不都要了然了么?

    夏沧岚,为何到了太极门当大长老,这其中有什么原因?我能从她口中得到什么信息?叉他围划。

    道门在这个时间开会,领袖层的变动,夏沧岚为什么要和我说起?难道她也是外婆手中的一颗棋子?

    怪不得她见到我就愿意帮助我,原来竟是有这么深层次的背景,那我该如何的面对这个事实?

    “我已经说过了,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这件事情,会在明天揭晓的。”夏沧岚淡如秋水的说道。

    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呀,我说夏女居士,夏姑姑,你倒是透露点别的什么呀!我心中着急,又不知道怎么撬开她的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