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比赛
    “姑姑。”我腻腻的叫了一声。

    本以为夏沧岚会有点反映,但结果直接忽略了我,拿起了一杯茶,似乎没听到一样喝了一口。棋子也照样的下。

    “有时候不说,是为了保护我,但说了,其实让我早有防备呢?姑姑,你深明大义,总不会让我就这么空手而来,空手而去吧?怎么都要透露点事情给我吧?你知道。我十分能惹事,这事情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肯定会翻天吧?”我笑道,这夹枪带棒的,我看她怎么处理。

    “修道既是修心,你这么说,我该告诉你的还会告诉你,不该说的。我也不会急于求成而将话说出来,错的,对的,都已随着时间流逝而过,我不恨夏家人,毕竟我非嫡系,只是夏家旁支表亲,仅次不想他们伤害你而已。”夏沧岚看着我,云淡风轻也不足以形容。

    夏沧岚的超凡脱俗已经到了一个境界,我要跟她说道,肯定说不通,她该说的会说,不该说的。恐怕我逼她,她也不会说。

    这不,连旁支表亲这种辈分都拿出来了,大家族里,非父亲那里直传下来的,皆是旁支,怪不得夏沧岚能够来太极门修道了,要是嫡系,恐怕是不能够的吧。

    只是她既然决定要保护我,却又不说出夏家的事情,难道她们认为籍此就能保护我了?

    夏沧岚懂得的事情不少,血云棺的事,恐怕真的和夏家有极大的关联。

    “姑姑,你就行行好吧,至少把我父亲那辈说一说。名字,身份,干什么,能说的都说上一说如何?”我建议道。

    “这件事,以你如今的能力根本是死结,况且你的性格,泼天大祸都惹得出来,遑论其他?知道夏家秘密的人,只有你母亲任敏还活着,既然你未曾从你母亲那知晓,又怎能指望我说起?她不告诉你,自有道理,绕过去,做一些更要紧的事不好吗?”夏沧岚有些反问我的表情。

    确实母亲不说,我去问其他人是对她们的不尊重,夏沧岚是修道的女居士。不是多嘴多舌的长舌妇,看来这个线索就要断到这里了,她能够帮我尽量调节道门和我的争端,我还要求她太多,殊为鲁莽。

    而且这次我也不是没得到有用的信息,夏家的秘密会死人,而没死的只有母亲一个,这说明了母亲的背后力量大到夏家也不容小觑。

    “好吧,姑姑,那我的两个兄弟现在好像还在打扫厕所吧,如果不让他们修炼……”我有些担忧的问起来,既然其他不说,这个总要给我解释下吧。

    “太极门弟子,参与门派事务责无旁贷,修结草庐,洒扫卫生理所应当,这里并非是养尊处优之地,至于不让他们修炼,从何说起?”夏沧岚蹙眉问道,看向了在那边的七玄子,以为是这七个弟子胡说八道。

    “哦,是小侄信息来源有误,既然这样,我就不多问了吧。”我赶紧的住了嘴,一会和七玄子闹了矛盾,这太极门一天都不用待了。

    “嗯。”夏沧岚微微的点头,拿起了棋子,又放下,有些举棋不定了。

    我看她陷入沉思,不打算打扰她,就准备回去休息。

    “小天,先前你对棋盘目不斜视,你说,姑姑这一步,下在哪儿好些?”夏沧岚摸着棋子,有些考量的问我。

    “嘿嘿,如果我下,我会把棋盘翻了。”我恬不知耻的笑着,洒然离去。

    夏沧岚若有所思的站起来,背对着众人望向林海。

    七玄子不知道我和夏沧岚说些什么,全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又看向了我。

    “夏一天,你和师父说了什么?”刘聪很好奇的问我。

    她是二师姐,最得夏沧岚喜欢,也不能不回答她:“我说那边风景独好。”

    “讨厌,不说就不说,故弄玄虚。”欧阳晗若气道。

    闫世豪微笑摇头,而徐天真也有些不高兴,看向了欧阳晗若,帮腔道:“这人没个正行,欧阳师妹,你还是离着他远些好,免得给传染上了骗人病。”

    对一步神行徐天真,我还是相当的讨厌的,这人比孙重阳还呆。

    “对了徐天真,听说你的一步神行很厉害嘛,我跑跑门正好缺个跑腿的小弟,你要不要加入进来?”我看着这憨子,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就你还收我当小弟?”徐天真一愣,立即跟蚱蜢一样差点气得跳起来。

    “也不算小弟,就是比赛下谁能用最短时间到达目的地吧,我要是比你快,你以后要恭恭敬敬叫我大哥,反之亦然,你看怎样?”我冷笑道。

    “和我一步神行比?我看你刚入道,入了疯道吧!”徐天真气坏了,差点没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这小子之前在四小仙道观见面,就跟饿虎扑羊似的来杀我,我对他很不感冒。

    “师弟!稍安勿躁!他是客人!”闫世豪斥责道,徐天真顿时安静了下来。

    “闫师兄,只是比赛而已,对吧徐师弟,咱们和他比一比,何必怕他呢。”欧阳晗若笑嘻嘻的道。

    听欧阳晗若这么一说,徐天真立即又恢复了神采,看来对欧阳晗若真的十分的喜欢。

    孙重阳是见识过我的厉害,当即出手阻拦:“欧阳师姐,徐师兄!你千万别和他比,人家背后都叫他夏跑跑,跑得可快了!”

    徐天真一听就不乐意了,瞪了小师弟孙重阳一眼就斥道:“师弟,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知道不?你可曾记得,当年你师兄我跟你入世把大华门那偷内裤的恶贼追哭了?你可记得,当年救你时,那突然站在你面前的师兄身影?”

    “记是记得,可他是夏跑跑!”孙重阳急了,忙拉着徐天真。

    “夏跑跑算什么!要相信你徐师兄!”孙重阳这一拉,反而激得徐天真大袖子一甩,直接把孙重阳甩开了。

    “唉,徐天真,不能比咱就不比了,你这一步神行就藏着掖着好了,不拿出来的绝招总是天下第一,拿出来一曝光,那就不好了,俗话是怎么说来着?对,见光死,你那个不能见光。”我笑嘻嘻的说道。

    这顿时把徐天真气得够呛,忙说道:“不行,比!说罢,什么规则?”

    “哦,规则简单了,咱们定个五六十米的距离,谁先到谁就算赢,你看怎样?”我指了前面大约五六十米左右的大树,示意就从这跑那了,谁先到谁赢。

    徐天真一看,直接乐呵了:“哈哈,夏一天,我说你能有多大的智商来算计我一步神行徐天真了,原来是纯粹的赛跑呀,这就想要赢了?”

    “不自量力,徐师弟那是天赋异能,入道的弟子,何曾有比他跑得快的?”欧阳晗若瞪了我一眼,一副颇为看不起我的样子。

    “嘿嘿,欧阳晗若,你在世家大会散修选拔上输了不少吧,这次赌点钱么?”我看了眼欧阳晗若,这小姑娘也是个小赌鬼,输得还不够多吧。叉围圣扛。

    “赌就赌,我押注徐师弟三万吧。”欧阳晗若气哼哼的说道。

    “行,我输了就赔你三万。”我环视了一圈周围,看谁还下注。

    结果闫世豪叹了口气,说道:“门派中比赛可以,赌钱不行。”

    欧阳晗若瘪着嘴,但也只能这样了。

    比赛规矩也不需要,谁先到对面那棵树就算赢了,因此双方立马准备好了。

    徐天真拿出了拂尘,之前那把给刘小喵劈坏了,如今的拂尘非常新,似乎还更高级,可见是下了血本了,威力不俗。

    倒看我拿出一把扫帚一样的家什,这几位瞅了好一会才认出是拂尘来,可这拂尘秃成这样也算是奇葩了,怎么跟狗咬了似的?

    七玄子里,除了孙重阳一人面露凝重,其他的顿时笑岔气了。

    几位要去后山修炼的弟子都看热闹围了过来,问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顿时兴趣浓重,呼朋唤友的,事情也就赖不了了。

    “脚踏五行,千军横扫,太极借法!神行!”徐天真大喝一声,震得我耳朵都要炸毛了,不过气势确实很生猛。

    “天一借法,飞步!”我比他晚念咒,但借法速度却快他一倍不止,瞬间,空间一阵的扭曲,我整个人就到了三十米开外!

    飞步是缩地术,阴阳家的绝妙法门,根本不需要跑,随着修为的增加,缩地距离也将会越来越远,由之前的十多米到如今入道,我已经能够进行三十米左右的缩地,速度可不是一般跑步能比的,加上四小仙拂尘,这徐天真就吃亏了。

    “天一借法,飞步!”咒语再起,又是一个飞步,我已经到了终点,拍了拍草皮上的灰尘,我悠然的坐在了上面。

    回过头,这徐天真浑身金光大放,气势骇人,他一边大叫,一边还在那闭着眼没命的跑着,老命都要拼没了,还不忘回下头看是不是把我甩在了后面。

    结果,看我两个闪现就到了终点,七玄子和一群低阶弟子全都目瞪口呆,面有菜色!

    不过还别说,一步神行也不是说笑的,我刚坐下来,屁股都还没着地,这小子也快到面前了。

    “哎呀!你!”徐天真看到我竟悠哉悠哉的坐在了树下,这脸一瞬间就跟泼了红墨水似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