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隐秘
    “徐天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以后你就是我的跑腿小弟了。见面了可要叫大哥呀!”我笑着看了面红耳赤的徐天真一眼。

    “你……你……”徐天真这回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但要他认我当大哥,好像有点难为情似的。

    “怎么?不愿意?难道在你这么多师兄弟的面前,你打算耍赖了?”我讥笑道,这徐天真自尊心还挺强。

    “大……大哥!”徐天真受不得激,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如今不单单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输了。还得管人家做大哥,让他颇为难过,这眼圈都红了。

    “嗯,大哥不大哥,叫不叫也无所谓,只要以后别太嘴贫了,真以为同阶之下无敌手什么的。”我摆摆手站起来,随后朝着闫世豪她们走过去。

    几个人都有些泄气。徐天真是够快了,比她们都快,但偏偏给我玩儿似的赢了,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毕竟赢就是赢了,还是在太极门的地盘上赢的,我也没打算得瑟,就说了声再见就回草庐睡觉去,现在大概晚上八点多了。

    底下的太极门还有不少别派的弟子聊天,我也不打算参与,毕竟紫皇门弟子来了不少,下面有十来个穿着紫衣的,我还是不凑这热闹了。

    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草庐,看到李破晓居然还在打坐。他发觉我进来,也收了功,毕竟现在不是他一个人住一个房间。

    “李破晓,你师父没来看过你?”我有些意外,出门的时候还留意了下他的位置,结果回来还是一副模样。

    “未曾见到。”李破晓直言。

    “哦,要不要去找找?恩师到来,不去见一面怎么行?对了,能否说下你恩师名讳?到时候见了,也不好失礼。”我不曾慕名,但也知道这是该结交的大人物。

    “李牧凡。”李破晓没有隐瞒,但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什么打算。

    “平凡而深远的名字。”我笑了笑,我就躺在了床上,和李破晓住在同一间房子里。还靠得这么近,实在有些微妙,不过我不可能出外面过夜,刚才太极门派了不少守山弟子上山,周围还有弟子队伍巡逻,以我现在这程度的实力,还是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才好。

    相信李破晓同样是抱着这个想法。

    太极门底下是十方大海,这毫无疑问,所以我在这里需得谨言慎行,麻烦事一件都别沾上,不然是上天不能,下地也没路了。

    和李破晓没什么话说,我又拿出了书籍来钻研,这次我专门研究了几个道统的道法,毕竟经过了几个道统的融合,我法力的存储量也大增。巢祖道统也扩张了我体内法力的存储量。

    加上道统融合的巩固,也逐步让我迫切想要掌控道法。

    天一道法,如今还不是实至名归,毕竟还是其他道统的道法,以天一道法作为载体融合转化而来,但现在这情况,我也无法悟出自己的法术,毕竟入道期,要到那程度,还得融会贯通才行,甚至要到了悟道期,才能有所作为。

    其实阴阳道统并不缺乏道法,之前师兄就用过追仙锁,这法术非常厉害,无论敌人逃到哪里,一条线索就能将其拿下!上次那林正义,要不是够狠自己切腹,这一招下来,他就要完蛋了。

    而还有一种叫做‘飞仙步’的飞步进化型法术,这种法术是逃命法术里相当霸道的一招,一用飞仙,对我极为有用,是需要认真记录的道法之一。

    光是这两章的法术,就让我死记硬背了好几个小时,差不多到了十一点左右,我望向了窗外,这看到太极门外面黑灯瞎火的,几乎都睡着了,我也不再纠结,准备到明天再去看张小飞他们。

    正要关起窗户睡觉,忽然外面就伸出个人头进来,我吓得差点借法把对方给打飞出去!不过仍是一拳就捣了过去。

    咚,来人跌倒在地,捂着鼻梁看清是我,顿时哭丧着脸:“师兄!是我!我是你师弟张小飞呀!呜呜……”

    “哎呀,张师弟!”我连忙跑出去,又是兴奋,又是感到不好意思的把他扶了起来。

    王元一在不远处,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

    “妈的,一来就先把张小飞揍了,还不如不来呢!带烟了吗!老子快憋疯了!”王元一走过来笑骂道。

    “能不带么!吶,一条玉溪,省着点,这趟兄弟来,还不知道啥时候再回来!”我看着这胖子整个人都瘦了,不禁有些心酸,这太极门不省心呀。

    王元一顿时泪流满面:“嗯,好,省着点的,也不敢公然抽呀。我草!是李破晓!”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李破晓,这家伙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原来送烟都不行。

    “怎样?没受苦吧?快进里面来说。”我拉着张小飞的手进来,毕竟这俩跑跑都是左右观望有没有师兄弟在旁边巡逻,说话还压低了声音,刚才我这一拳下来,张小飞愣是没敢叫疼。

    我不禁眼眶都有点红了,这两个兄弟是偷偷摸摸跑来见我的呀,没准还工作在身,熬到了现在才有空。

    “别说了,这道门太苦逼了,我们天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妈蛋的,真不是人呆的!”王元一看到李破晓在那打坐,也就放心的大倒苦水。

    “你这世家公子,活该你天天干活!张师弟,你来说!”我推了一把王元一,这家伙嘿嘿笑着,哆哆嗦嗦的拆了玉溪烟的盒子,跟宝贝一样拿出了一根烟,点着,然后猛的抽了一口,陶醉的表情跟吸毒似的。

    张小飞虽然也调皮,但对我还不敢说假话,就说道:“也没那么惨,就是我们上来那会,不是恰逢要开南方道门大会么,所以就加班加点的建草庐,我们这些新来的弟子算是好了,现在全太极门的弟子,最轻松的工作就是巡山了,都到那程度了,也怪不了上头。”

    “那修炼的事,会不会耽误呀?”我想想也是,南方道门虽说是北方、西方、东方里势力最弱的一支,不过人数也不少,准备功夫要做足的话,估计领导也要忙得不可开交。

    “不会,指导的道长也要看夏居士的面子,毕竟夏居士也是大长老那级别的了,她介绍来的,也不至于打秋风。”张小飞苦笑道。

    我阴阳眼扫了两人的修为,不禁叹了口气,实力增长有限,力气倒是涨了,就说道:“要不和夏居士说一声吧,让你们再选一个门派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不用了,就这里吧,去哪不是干活才能学习,你也别这么看了,我们也不是笨蛋,道统之间的转换要时间的,一时半会儿没提升多少也正常。”王元一也老谋深算了,之前当警察,社会经验丰富。

    张小飞也是这个想法。

    之前我和夏沧岚说的那些,她肯定也会留意俩跑跑的,我也不担心以后他们的成长。

    张小飞拉了我到一边,悄声说道:“四小仙的道统很适合我,我选作了主修,师兄,偷偷告诉你,我发现了四小仙祖师的一个秘密,有一本书的一个隐藏的页面你可能也没看过,但我看了,以后或许我会因此变得很厉害。”

    “你自己研究就好,谁也不要说,那是你自己的缘分,也不用和我说了。”我使了下眼色,示意他噤声,自己却沉吟了起来,想起了四小仙的拂尘,确实很神秘的道统。

    我知道张小飞肯定是想要把这隐秘交给我,可我并不贪图这东西,毕竟我并非四小仙最好的传人,贪多嚼不烂,还是给张小飞去研究吧。叉围有血。

    又说了一些在门派里的见闻,还说了太极门里的门花,以及各种趣事,我十分的羡慕,看来这两货在这生活虽然苦,但也是相当好玩的。

    问王元一有没有想着韩珊珊,王元一笑了笑,把韩珊珊推给了我,说是已经不再去考虑她了,给逐出王家家门,对王元一打击还是很大的,没有了家族的支持,门不当户不对了。

    张小飞倒是喜欢上了门中一位小师妹,正若有若无的小心接触,毕竟门里也不会禁止恋爱,只要年龄够了,也就结为伴侣了。

    问了两人,有没有看见李庆和来,结果两人都是感慨的摇头,看来南方道门大会,并非所有道门的人都能来的,我只能将李瑞中的鬼魂来找过我的事说了,让他们有机会见李庆和的话就转告一声。

    两人欣然应允。

    全程李破晓就一边听着没说话,但可以看出来他是认真的听了,或许也深有感悟不是。

    一师一个徒弟,一人一个道门,乾坤道就他一个弟子,没有经历过兄弟离别,还有师兄弟,兄弟之间的情谊,见到我和王元一、张小飞那样,他同样会羡慕吧。

    送走了张小飞和王元一,我躺在床上,李破晓也修炼结束,睡在了我旁边。

    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就听到了李破晓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