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约束
    我不敢多睡,生怕错过了点什么,穿上了衣服,看向了窗外。外边的弟子都出来晨练了,倒是出乎意料。

    原来学道还是要做早课的,觉得新鲜的我出了门,看他们做早课。

    李破晓在门口那直接开练了,一把杀人剑,舞得却很慢,似乎在感受其中的意境。我站在门外,靠在了门沿旁,细细看他舞剑,心中不禁入神。

    怪不得这家伙实力超群了,估计小时候就已经开始训练了,不过也不止是他,太极门也有不少的弟子在山丘下的太极门中修炼,拿着拂尘。随着自己的指导师父做早课。

    我这散修无所事事,倒也乐得轻松。

    正想要做点什么事,结果几个紫皇门的弟子似乎发现了我,立马走了过来:“哟,这不是昨天那位不理我的兄弟么?还记得我么?”

    “不认识,不好意思,你挡着我的视线了,有事没事,没事请让让吧。”我看这人十分的不礼貌,居然直接就站在了我面前。

    紫皇门的人颇为霸道。

    “呵呵,别装了,夏一天,如果不是昨天你转身就走。我也不会查你的名字了,你住在这里也好呀,我们就在隔壁,没事可以多交流下嘛,恰巧的是,南宫冶的弟弟南宫平就在那里,你要不要也见见面呢?给你引荐下如何?”段宇冷笑起来。

    “行呀?引荐是吧?”我阴沉着脸,倒是想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那段宇一怔,没想到我答应这么快,但随即看向了三位正饶有兴致的师兄弟,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是呀,来,跟兄弟来,这就给你引荐,嘿嘿。”段宇说着。就要带我去草庐后面那,这边山丘下的视野到不来,出点什么问题,打了就打了。叉围系圾。

    “多谢你对我哥哥的照顾,今天,你有可能不小心摔一跤,把脖子摔断了,千万别奇怪。”南宫平也是个青年人,和他哥哥南宫冶长得并不像,他更加高大些。

    “好,咱们去聊聊,能出什么问题?”我笑了笑,就跟着段宇走了。

    李破晓皱了皱眉,停下了炼剑,把长剑搭在了后面,淡定的说道:“劝你们别和夏一天走。这人缺心眼,去了未必能回来。”

    “我草!你才缺心眼,走吧,几位兄弟,咱们别理这破落货。”我也跟着皱眉,这李破晓没事乱喊什么。

    那段宇和南宫平都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眼李破晓,他们打听了我住在这,当然也知道李破晓的英雄事迹,所以才忽然的发了怔。

    “哼!今天先这样,我们也有早课要做!就不和你聊了!”段宇也是直接,似乎看我不好对付,又有些下不来台面,就用早课来当了挡箭牌。

    其实我倒是想把几个人带到后面树林里,再想办法弄进阴间去玩的,结果给李破晓叫破了,确实有点扫兴。

    四个紫皇门的弟子一边走,一边低声的商量着什么,我看不用多久,又会来找我麻烦了。

    李破晓做完早课,已经是七点多了,早上的时段,应该是开会时间,而道门弟子的比斗也将要开始了。

    比赛是前天开始了,今天听说是最后一天四强争霸赛,奖品没听说,但应该会是一些法器之类的东西。

    我虽然有兴趣,但紫皇门来的男女弟子应该有十来个,我不想在底下触了霉头,如今我只想等着夏姑姑帮我销案,顺便看看李破晓的师父。

    就是不知道赵茜有没有来,不过太青门未必会带她来吧?毕竟正在冲击入道期的阶段,这里能来的都是入道期的弟子了。

    刚准备进入草庐继续睡大觉等待传唤,一声‘李破晓’,将我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我转过了头,一位满头白发的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不远处。

    这中年人方脸,剑眉,一身的正气,道袍和李破晓一般无二,裙摆上绣着乾坤八卦。

    “师父!”

    那边的李破晓低声的回答,让我首次见到这师徒俩的相遇。

    中年人的修为看不出来,悟道肯定是有了,但却和其他凡人修为无二,让人觉得神秘无比。

    这和外婆当年与我一起时一样,我也看不出她的不凡。

    “孩子,你……受苦了!”中年人应该就是李破晓说的师父李牧凡了。

    “幸不辱命,弟子一路下山,除魔卫道而已,即便粉身碎骨,也未曾忘记初衷。”李破晓淡淡的说道。

    李牧凡点点头,觉得自己的弟子做得不错:“我送你离开,便算出你有生死劫数,但不送你走,呆在乾坤道,又有何作为?好在你历劫重生,唉,你且把前因后果说说,为师看看有何处不妥的。”

    “也没什么不妥,请问是李破晓的恩师李前辈吧?在下夏一天,您的弟子借尸还魂,不,按照道门说法,那叫夺舍了,他夺了我死去兄弟张元义的尸体,虽说我那兄弟张元义父母皆随后死于意外,但还有我这个发小兄弟在,不知道前辈打算给个什么说法好点?”我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有些事情,该要找说法的,还是要找的,张元义的身体始终是我心中难以逾越的关卡,不解决这事情,他们也没资格说什么除魔卫道。

    “夏一天?哦,夏一天就是你,原来如此,确实是英雄少年,破晓夺舍张元义,此事我已然从旁人口中听说,确实做不了假,然而降魔卫道不可拘泥形式,既然张元义已去世在先,迟早便归于尘土,而若我弟子破晓不夺舍于他,那也会化作黄土罢了,而世间,可就要少一位降魔卫道之人,我们修道之人,何必和俗人一般的见识呢?为了世间太平,少些为恶不仁,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而不是拘泥于章法?”李牧凡笑了笑,一副看待孩子一样的看我。

    我哑然失笑:“好吧,李前辈,既然不拘泥章法,那我除魔卫道,杀人满门玄修算是错是对?”

    “那是魔!”李牧凡须发全都震了出来,圆滚滚的眼睛瞬间就瞪着我。

    那股猛烈的气势,如同猛虎啸山,我整个人不禁退了一步,靠在了墙边。

    “是魔么?可未必吧,一切皆有因果循环,好像前辈的弟子李破晓,夺舍张元义,张元义愿意了么?这不,小辈我不就跳出来了?而人家杀我大龙县亲朋好友,也没问我愿不愿意呀,我也跳出来了,同样的事情,你弟子不是魔,反而鉴定我是魔?是不是太荒谬了?”就算面对李牧凡这样的大能力者,我身体可以害怕,但心中却倔强得不退半步。

    “呵呵呵……和夏小妞说的一样,是个好小子呀,居然敢和我李牧凡这么说话。我既然知道你是夏一天而不杀你,便是知晓唐家的事情,我也能理解你当时的处境,一个寻道期的小子,如何能和整个唐门世家对抗?唯有借力,借力非己之力,如臂使之更不可能,况且事发突然没时间从容应对,也算情有可原吧,可若是你一人杀唐家满门,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李牧凡笑了起来,眼眸中如带星芒。

    我松了口气,看来李牧凡不会和李破晓那样不问青红皂白,还是人情世故多一些的。

    李破晓看了我一眼,似乎释然了这个结果。

    “望你以后谨记,约束自己的力量,莫要因愤恨而堕入了魔道,力量越大的人,越发需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你说对么,夏小子?”李牧凡认真的看着我,面色古井不波。

    他平静说完,我心中惊涛骇浪,回答错了,陷入万劫不复也是有可能的,我默默点了点头:“多谢前辈教诲。”

    李牧凡没有再说话,而是带李破晓去了后山。

    这旁敲侧击我哪还不明白,李牧凡何等的高人,但未曾亲眼所见也无法断定我的罪责,他现在也不肯落下随意折杀我的名声,是以卖了夏姑姑的面子,姑且放我一码,不过警告也留下来了,防止我再闹事。

    下边的决赛也开始了,有李牧凡在,紫皇门也不敢找我麻烦,我当即放心的下了山丘,到了太极门的擂台那里。

    可刚到了下面,决赛就结束了,竟然是秒杀的解决!远远看,只知道是两位女子争夺的胜负。

    “师兄,能问下谁赢了么?”我看不见胜利者,就拉了一位师兄问了起来。

    “那小女居士太厉害了,是太青门的!”那师兄和我说道,随后挣脱了我,涌向了人群。

    我不知道是不是决赛,但听说是太青门的,还是位女居士,顿时兴奋了起来,难道是赵茜?

    正想着怎么去看看是太青门哪个女居士获胜了,一声天哥就震得我回过了头。

    一抹倩影落在我眼前,她一身青衣居士服,云淡风轻,见我时,表情里说不尽的喜悦,这不是赵茜是谁,可惜她身边,还站着好几个太青门的弟子,此时正用不善的目光看着我。

    我心中一跳,这相认不会也要认出仇怨来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