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暗雷
    “天哥!”以为我没看到她,赵茜又叫了我一声。

    我微微愣了下,赵茜不满的走过来,拉了我的手就往一边没人的地方走去。

    这一下让许多太青门的弟子石化了。一群其他道门的弟子都唏嘘了起来:这什么情况?

    真是赵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在大龙县本已楚楚动人的赵茜,到了道门,果然掀起了一番赵茜热。

    气质的蜕变,让她有了脱尘之气,那本来就娇艳的容貌,因为添了一抹异样的仙蕴而变得不一样起来。

    那年。女居士站在大青石上,面对奔腾云海,仙气昂扬,如今的那股子仙气,仿佛已由赵茜承继,仙山养人,说的或许便是这般。

    “天哥!你不认识我了!”赵茜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躲在了我身后。

    “我哪还能认识您?都快成仙女了!还以为哪儿的小仙女下界了,哈哈,入道了!你可是二连跳呢!”我禁不住为赵茜高兴,也为女居士感到安慰。

    不愧是女居士选定的弟子。那一双慧眼,到了如今还默默影响着后辈,如果她还活着,或许会很开心吧。想起哑巴女居士,我不禁心中难过。

    “天哥还是那么会逗我,入道好难呀。”赵茜苦笑道。

    “快说说怎么入道的?”连跳两级,这比吃了仙药还厉害,我得好好学习下。

    “修炼上有大师父章素离指导,还有二师父何元香的丹药资助,三师父赵柳倾还为我拼毁了两件门中传承法器,修炼速度才上来了,为了下一届四方道门大会,她们可拼命了,可大师父说欲速则不达,所以这趟二师父带我下山来采光了。”

    我听完。嘴巴都能塞进拳头了!这简直不可复制,太青门是有钱疯了,这么栽培一个弟子,我当即笑道:“咱们换吧,我去太青门好了!”

    章素离,章紫伊?有什么必然联系?我心中不禁疑惑,服食丹药这事我就干过。大力丸花了两亿四千万,这辈子我是记住了,不过拼毁法器修炼的,倒还没听过,新鲜。叉沟爪划。

    “好呀,那天哥也一起来太青门好了,我二人……”

    “别别别……你看你门中那帮人,估计半夜能把我碾成豆腐花。”我苦笑道。

    太青门男女弟子对赵茜都一副羡慕妒嫉恨的样子,而他们的男弟子对我则只有妒忌和恨了。

    其他门派倒也没多愤慨,但一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表情我就有点看不习惯了,别说我和赵茜没什么,就是有什么,那牛粪怎么了?没牛粪花能生得好么?

    “刚才那是半决赛?”我不禁问道。

    “哪可能,四分一决赛啦,刚才和云门的一位师兄对战侥幸赢了,进入了四强,现在就等着清微派和净灵道的对决,然后决算出对手了,清微派的允惊鸿师兄很厉害,这次是冠军候选,净灵道的刘太香师姐也是高手,师父让我小心谨慎。”赵茜解释起来。

    “哦,这趟来的道门倒是不少,也不知道都有哪路的神仙了。”我不禁好奇了。

    “南道门九大派这趟云集此地,太青门、清微派、净灵道是三个顶级大派,太极门、紫皇门、云门、素玄门、茅山南分院、天元派是六门次顶级大派。”赵茜如数家珍,短短时间,她接受的知识量果然无比庞大,但她冰雪聪明,这显然难不倒她。

    太青门是顶级大派我之前知道了,想不到清微派也是,李庆和的选择倒是不错的,只可惜这次他没机会来,还在山中苦修吧。

    云门是张栋梁的老祖宗吧,这家伙的云门借法在同阶里也是顶级的,云门雷法厉害,果然占了九大派其一。

    天元派是什么?听着十分的耳熟。

    “天元派和王元一的天元借法有何区别?”我问了句。

    “王家便是天元派分支,天元借法也是出自天元派。”赵茜似乎明白我的问题,也很好奇王元一为何选择太极门。

    “有意思,王元一脑袋活泛,这里面的道行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有原因而已。”我笑道,看来王元一还是很生气自己被逐出家门的事,因此一气之下就出走太极门了。

    “是呀,王哥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们还是不说了的好。”赵茜也笑了起来。

    正说着话,一位看起来彪悍的师兄就走了过来,皱着眉瞪了我一眼:“喂!你谁呀?干嘛缠住我们赵师妹?本门的衣服都不穿,在道门里乱走,算什么?”

    赵茜这才看清我一身运动服,还因为爬山变得乌七八糟的,顿时有些心疼的看着我,不过她心里肯定不在意我穿什么,因为早就习惯了我的打扮。

    她扭过了头,站在了我面前:“韩师兄,这位是我的好友,他并非道门的人,他也没缠着我。”

    “哦,那更不能在我道门乱晃了,谁带他上来的?”叫韩师兄的太青门弟子一听不是道门的,头登时抬得只看到下颚了。

    “不是道门的还敢跑这里来?哪家的野货?跑这来了!”另一个身穿绿道袍的弟子脸色不大好看,也帮腔的站了过来。

    我看了眼他裙摆那位置,写着‘清微’二字,便知道这人是清微派的弟子。

    赵茜现在是热门人物,之前在世家大会里掀起波澜,如今这不是波澜,成海浪了!有人带了头,其他派就跟着过来了好几人,面露不善的看着我。

    这里本来还有不少派中长辈监督,但眼看是一个非道门的弟子给围挤,就抱着暂时观望的态度。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长辈门也就抱着看热闹的想法。

    “天哥,他是韩波,他们在门里也跟世家一样开了个什么会,天天追着我不放。”赵茜小声说道。

    我知道不能硬着来,对以后赵茜在门里走动不好,正想说点什么软话,附近扫厕所刚出来的王元一一看这情况,当场脾气就爆了,拿着还沾了些屎尿的扫帚跑了过来:“什么意思呀?几个意思呢?他在我太极门里,肯定是我太极门邀请来的朋友,别以为清微派和太青门就了不得了,人家在县城里就是男女朋友,都同居的,现在见面怎么了?吃醋呀?”

    我一看王元一臭气熏天的,挽着袖子的黄色道袍上还粘着一些黄色的不明物体,心中不禁感到一丝凄凉,这几天道门来客多,厕所拥堵,他这样没入道的弟子,果断是很忙的。

    “我擦!低阶的弟子也敢来教训我们?滚去扫厕所去吧!刚才还在扫我的屎吧?!”不知那个门派的弟子忽然就跑了出来,一脚就兜在了王元一屁股上。

    王元一嚎了一声就抱着扫把滚倒在地,起来脸上全是泥巴。

    “狗日的!找死!”王元一瞅准了踢他的人,立马就借法打过去:“地狱门破,凌空道开,天元借法,道破!”

    一声闷响,一阵波浪一样的圆圈从王元一手中震出,轰向了那踢他的人。

    “打的就是你,还敢还手?”那人穿着白色的道袍,看王元一借法轰他,立刻冷笑起来,一张蓝符捏出,丢向了王元一:“天雷无妄,地雷无形,云门借法!明雷!”

    蓝符噌的一闪,一个雷亟就飞向了王元一!

    入道期的雷法不是一般人能支撑,我拂尘挥动,马上要借法要轰死这云门的人。

    岂料那雷亟刚出来,立马爆炸了,借法的云门弟子直接给雷电撞飞出去,后面好几个云门弟子就遭了殃,给雷打到的弟子是带电的!

    我一看不对呀,雷明明是轰向了王元一的,怎么就炸了,一看赵茜,赵茜已经去扶王元一了。

    “妈蛋的!哪来的狗东西!打我们云门的人!”几个云门弟子立马跑出来借法,这么多入道期弟子,我们这趟肯定是要遭殃的。

    “云门什么玩意!打我们天元派的人?”

    刚才那一脚蕴含劲道挺重,王元一屁股怕是要开花了。

    几个身穿浅黄道袍的人也从人群里跑了出来,天元派大师兄模样的人,还把王元一扶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奇怪:这太极门弟子,怎么用的是自家天元派的法术?

    “哎哟,兄弟!你怎么跑太极门里扫厕所去了?”

    “是呀,干啥啥不好?”天元派的弟子都心生好奇,纷纷去问王元一这什么情况。

    “这……我……”王元一吱吱唔唔的答不出,就想说点什么掩饰过去,结果还没说完半句话,轰一下就倒飞出去!

    我们一群人全愣住了,而那大师兄怒吼一声,盯着那云门方向忽然走出来的年轻人:“云门暗雷!我草你娘的沈玉轩!你敢玩偷袭!”

    年轻人也不准备扶自家那几个倒地的云门师兄弟,只是扫了眼前方,一脸的戾气,冷道:“冯易,你还知道我沈玉轩?刚才你们天元派哪个打我几个师弟的,站出来!”

    “大师兄!揍他们丫的!”那个给自己雷炸中的弟子没什么问题,当即站起来叫嚣。

    王元一直接给云门暗雷轰飞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我气坏了,这他娘还能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