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2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骂街
    “天一借法!五鬼!”我拂尘一指,我所站的地表立刻黑乎乎的一片,五个凶猛狰狞的鬼从地底冒了出来!

    入道后,五鬼的男鬼、女鬼、小鬼形象更是栩栩如生。加上四倍的道统合力,那五鬼的气息庞然,宛如地狱凶神!

    那五鬼青面獠牙,有高有底,不说威力,单仅论形象已十足凶恶,连好几个道门里本来坐看此次冲突的长老。也有些坐不住了!

    五鬼扑向沈玉轩,沈玉轩也骇然的退了一步,立马借法回击:“北山移谷,东海扬尘,云门借法!泼天!”

    轰隆!

    沈玉轩的借法直接给领头大鬼一棒槌给轰散,剩下四鬼争先恐后的追了上去!

    “天一借法!飞步!”我脚步一跨,空气转眼扭曲,瞬间到了沈玉轩的跟前!

    这家伙正在借法自救,看我竟到了面前,吓得面色苍白!我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就一拳把他打翻在地!

    其他道门中人目光还在五鬼身上。关系不错的还借法拦住了五鬼。

    这时,我却已经阴沉的看着倒地的沈玉轩,甩了甩手,起脚踢向了他脑袋:“打我兄弟。找死!”

    沈玉轩好在还捂着脑袋,不然这次要给爆头了,可这一脚也痛得他惨嚎当场!

    听到沈玉轩的哀号,众人才反映了过来,全都面露惊容。

    “住手!哪来的狠辣小子,不按牌理出牌?”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老道已经站在了我后面,脸色有些不快。

    竟是入道后期的?

    我目光移向了老道暗红的裙摆下的‘净灵’二字,心中一跳,说道:“原来是净灵道的老前辈,这家伙暗算了我的兄弟,我报仇也应该吧?”

    “鬼是你招来的?”净灵道的长老答非所问。似乎动了杀念。

    其他弟子全都退了开去,刚才剑拔弩张的气势,也因为净灵道长老的到来而消失,都看着我怎么扛下净灵道的怒火。叉肠广技。

    “前辈,我是阴阳家丘存之门下弟子,这是阴阳家的道法,有什么不对的么?”我知道那老头生出了杀念。现在这情况要是一个闹不好,就是死磕的结果。

    “不修鬼道,以你的道行,五鬼岂有这种威力?你就是夏一天吧!早闻你名字!本来还没觉得你一个入道的小子,能有什么危害,现在看来,若不早早除之,恐遗祸人间!”净灵道长掷地有声的说道。

    把我的名字说出,全场顿时哗然,一群弟子怔怔看着我,似乎有不少都知道了唐家灭门这件事,也有听长辈说起,还有消息灵通从同道里听来的,可都抱以讥讽的态度。

    如今给一个长老摆到台面来,他们才知道此事竟是真的。

    “呵呵……白钧宁,你老糊涂了吧?不论人品,而以道法来定对错,是你们净灵道的作风?你他娘没见这姓沈的小兔崽子打了我天元派的弟子?啊?这个死那个活的,生杀大权给你净灵道掌握得了!大家都不用商量,动手就好了!还开什么道门大会!”一个看起来面相凶恶的老太婆从人群里走出来,针锋相对的盯着净灵道的老头。

    看着老对头发难,白钧宁紧皱起了眉,说道:“庞道友,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一把年纪了,粗口话就少点吧!”

    “你敢做!老婆子还不敢爆粗口?草你老爷的白钧宁,你再多管闲事,老婆子现在就让你下不来台面!”姓庞的老太婆凶神恶煞,那身板也是相当的魁梧,这一泼妇骂街的,当即把净灵道的白钧宁骂下阵来。

    “哼,男不和女斗,我不与你这泼妇一般见识!”白钧宁气呼呼的甩了袖子,瞪了我一眼,好几个净灵道的弟子就跟着走了。

    我整个人石化当场,本以为难以收拾的场面,直接给姓庞的老太婆给平了,这也太厉害了点,看了眼这老婆子,也就入道后期,并没有比白钧宁厉害多少呀!

    一群的弟子都冷了下来,云门的弟子和长老看了我一眼,似乎记下了这梁子,随后也都走了,好像惹不起这庞老太婆的样子。

    庞老婆子也不理会我,转身去看昏过去王元一。

    到了那边,她也不嫌王元一身上脏兮兮的,随手就摇了摇,看没醒,登时两巴掌就甩了过去,完了温柔的道:“小朋友,快醒醒。”

    “婆婆……你怎么打我呀?”王元一给打醒了,看着凶手老太婆正温柔的看着他,也不敢发作,又看了一眼旁边好几个天元派的,直接就懵了。

    “日娘咧,不打你你会醒?”庞老婆子笑道,摸了王元一已经变得很瘦的脸庞,苦道:“唉,多好的苗子,咋给太极门逼去扫厕所叻?”

    “婆婆,她们没逼我,我自愿的呀。”王元一怕出什么误会,赶紧的解释起来。

    庞老婆子火了,一巴掌就拍到了王元一脑门上:“娃子,莫怕,老婆子既然在这里,谁他娘的逼你这么说的,老婆子干不死他!”

    王元一给打怕了,缩了缩脑袋,左右的看,左右的找人来救自己,一瞬就瞅中了我,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我顿时觉得一阵要命,我哪打得过这老太婆?好吧,赶紧找李牧凡李大腿去!

    “婆婆,他们真没逼我!”王元一吓坏了,这老太婆似乎有点难对付。

    庞老太婆却气得够呛的,站起来就风风火火的拖着王元一,往太极门最显眼的大房子告状去了。

    王元一浑身剧痛,走路都不稳,这回给老太婆拽着,就跟风筝一样的差点没飘起来。

    几个天元派的弟子都赶紧过来扶王元一,这事顿时是闹大了。

    叫冯易的大师兄看我一副惊愕的样子,就说:“兄弟,别太担心,我们师伯就这性格,你千万别见怪,她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

    “我草你奶奶的太极门!什么娘的破门派!让一个会天元派道法的弟子扫厕所?啊!屁股腚都长天元派脸上了吧……”

    很快,这大房子里就传来了庞老太婆的骂街声,我看向了一群的长老,全都是摇头晃脑,表示有辱斯文。

    我心中觉得这老婆子倒是挺性情的,就是为人冲动了点,做事也只看着自己看到的,连我这正主都给她直接忘在这里了。

    “天哥,那老婆婆好有意思!”赵茜咯咯的笑起来,肚子都笑痛了。

    “是呀,性情中人,就是脾气爆了点。”我笑罢,也不管王元一了,毕竟他现在十分安全,太极门高层应该也知道庞老婆子的脾气,不会和她一般见识。

    有了这段小插曲,场内的比赛还在继续,而刚才云门的沈玉轩给我揍了一顿后,一般弟子不敢再找我麻烦,至于其他长老,就算有心找我晦气,也拉不下颜面。

    微妙的平衡让我暂时能和赵茜独处。

    太青门的弟子都不断有人瞄向了这里,赵茜有些尴尬,之前王元一说过我和她同居,这不免让她难堪,不过同时免去了一些弟子也因此对她再产生别的浮想。

    “那边那个就是我的三师父,叫赵柳倾,她对我可好了。”赵茜介绍起来,排解无言产生的尴尬。

    “哦,挺好的。”我看向了那位三师父,那三师父赵柳倾正看向了我,我倒也没怎么紧张,就是那师父看到我后,微笑朝我点点头,不知几个意思。

    随后我说起了赵茜父亲和赵家的近况,赵茜就来了兴趣,问了很多自己父亲的事,以及大龙县如今的情况。

    我一一告知,还把赵合如今跟了丹神连庚的事说了,赵茜惊奇的同时,有了隐忧,这丹神乱用药出了名的,真怕自己哥哥给药出什么毛病来了。

    这事情聊了许久,直到长老把她的名字挂上擂台。

    “天哥,我要上去比赛了,你自己在这要小心点。”赵茜说完,就朝着台上走去。

    “嗯,你注意安全,打不过就别强迫自己。”我也有些想见识下赵茜如今入道的实力。

    赵茜的对手也是个女居士,这女居士长相也颇为清秀,看了下牌子,是素玄门的女修。

    素玄门全是白衣女修士,我看到后,想起了当时左臣说封印血云棺事,有一群白衣女道是去过引凤镇的,现在想想,或就是这群素玄门的女修吧。

    女修士对决都很客气,从见面礼上就能看出来,加上两人修为又一般无二,更能体会出招数的境界,因此一招一式的观赏性都非常高。

    但就容姿而言,赵茜却更胜一筹,甚至可以说在这里几乎找不到比她还漂亮的女修士了,所以场内暴起了一阵的掌声,大部分都冲着赵茜去的。

    比赛开始后,双方都以借法来测试互相的实力,相对太青门的强力符法攻击,素玄门更注重防御,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颇为精彩。

    不过赵茜毕竟是现任三位师父,三对一教出来的弟子,技术上非常的有名家风范,又有哑巴女居士曾经的借法指导,斗法自信上远胜如今这位素玄门女居士,因此不出五六回合,就将对方防御轻松破掉。

    素玄门弟子也不纠结,爽快的认了输,赵茜没有争议的进入了决赛,对战清微派。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