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气势
    净灵道的王牌对战清微派,但可惜没能杀入半决赛。

    “清微派的师兄颇为厉害,我肯定是打不过了。”赵茜担忧的说道,看来她也把自己当作了太青门的一员。

    她成了太青门一员。往后也会为道门着想,我却仍是散修,这或许将成为一道鸿沟,毕竟我和道门之间,往后或多或少要起些波澜。

    决赛吸引力很强,好些大长老都出来看了,这少不了天元派的庞老婆子。

    老婆子拉着王元一。骂骂咧咧的出来,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王元一哭丧着脸,身上的伤似乎好了,可邋邋遢遢的,还是刚才那样子。

    好些弟子都看了过来,王元一有意躲避,但老婆子好像骂了一句‘站直了’什么的,王元一就跟警察一样站了军姿。

    对这样的老婆婆,我可不敢多看半眼,穿鞋子的怕光脚的。给老婆子盯上,那就是完蛋的下场呀!

    决赛开始,赵茜对上了清微门的允惊鸿,打听了下。这允惊鸿是清微派掌门的二儿子,年纪轻轻就已经入道了,是这次夺冠的大热门。

    赵茜借法无疑是厉害的,但允惊鸿却更加的强大,装备上更是没得说,一个掌门的儿子,甚至拿来了清微道剑,无论是借法速度威力都远比赵茜的厉害。

    赵茜借法打不过,只能是步步后退,她这次为了历练,什么装备法器都没带,仅仅凭借几个师父教授的法术一板一眼的回击。叉肠坑才。

    那允惊鸿却也不着急打赢。就跟老鹰捉小鸡一样的逗弄赵茜,这引来了围观者的不满,赵茜不想认输,看向了我,我实际也无能为力。

    看允惊鸿轻松的状况,或许还有杀手锏未出,赵茜却连‘百符’这样的高级借法都用出来了。底线崩盘,再打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

    还是说,赵茜已经掌握了太青道法的某一招式,或许还能有胜利的契机。

    可现在的比赛不是死磕拼命,胜负并非很重要,并且赵茜能打到这次的决赛,实属意料之外了,原本夺冠的人选应该是她的一个师兄和师姐才对,所以赵茜进入半决赛四强,才会引来这么多的关注和欢呼声。

    清微门的允惊鸿一路过关斩将,打赢了太青门的冠军种子,还有净灵道的王牌,怎可能会输给一个小丫头。

    所以难免是带着戏谑在里面,赵茜咬咬牙,她并不想输,因此有了使用太青道法的态势。

    我看到三师父赵柳倾有些皱眉了,所以知道赵茜有要勉强的想法在里面,不禁忧心忡忡,趁着赵茜退后的功夫,我在台下说道:“赵茜,别打了,你打不过他。”

    台上的允惊鸿似乎听到了我的话,嘴角现出一抹嘲讽:“呵呵,赶紧认输吧,也就是一破烂货,用得着装清高么?”

    允惊鸿在台上说出的话,立即让所有人都震惊起来。

    几位长老离得很远,似乎也没听到这话,但站在场边的我和赵茜,全都清楚的听到了,围在最里面的弟子也全都义愤填膺,但比赛中,也不能将这允惊鸿如何。

    “你无耻!”赵茜咬咬牙,本来想要认输的她,这次有些不顾一切了。

    “无耻?那是你才对,情夫都在下面喊了,果然野外来的都没几个干净的,早点放马过来,我已经饥渴难耐了,嘿嘿!”允惊鸿不断刺激赵茜。

    事关自己名声,赵茜已然十分的生气,当即摆下了符阵,要施展道法决一胜负。

    允惊鸿知道赵茜要施展太青道法,冷笑一声,也摸出了一张红符来,入道初期要玩道法,那是不死不休才玩得起,大家都酣战了两场,又要借道法,就算不死,难免也是反风的下场。

    “赵茜!住手!不可用这招!”赵柳倾当即冷喝一声,让正在施法的赵茜浑身一震,停下了手中的施法。

    然而允惊鸿的却冷笑一声,他似乎和其他的弟子不一样,已经有了要毁掉赵茜的想法,道法照样用,若是不反抗,比赛中的生死似乎也就不关他的事了。

    我皱了下眉,这三师父太过正道了,真以为大家都是道门,说一下大家都能住手?一个这么好资质的弟子,哪个道门不想除之后快?既然知道赵茜是外来者,又怎不知道短短时间赵茜就连跳两级,还站在了决赛场上?若不废了赵茜,那就真是蠢材了。

    清微派能站在这么高的位置,好人是有,但做坏人的也不会少了,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太青门还有樊虚问、祝玉萍这样的人,遑论清微派?

    “天一借法!飞步!”我借法速度比她们施展道法快了不知多少,一个闪现就到了赵茜的面前,将她搂住,再次借法飞步,来到了三十米开外的空地上!

    场内外顿时乱成一套,我回过头,大家似乎都不满意这个结果,这打到了一半,正精彩的时候,谁会愿意就这样停下。

    放下了赵茜,赵茜已经委屈得想要哭了,但似乎有什么在支撑着她,强忍着竟没有掉下一颗眼泪来。

    哑巴女居士的影响对赵茜而言太大了,她的誓言,已成了一辈子的坚持。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去纠结胜负,有时候胜利了又能怎样?你的胜利,注定是踏着所有人的失败得来的,证明自己的办法有很多,不需要这样,女居士也不会想要看到这样的你。”我安慰起赵茜。

    “嗯,天哥,你说的我都知道,可……”赵茜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对这件事感到有些无奈。

    “哈哈!这就逃了?至少认输吧?不认输就走,是不是太不礼貌了?还是着急赶着去约会呀?后山树林可不少好地方,不过这时间是不是挑得有点早了?怕不怕人看见呀?要不我允惊鸿便宜你们,给你们站岗?”允惊鸿阴阳怪气的大声说道。

    然而虽然他气势如虹,可底下的弟子们顿生了不爽的心情,长老们也听着不对劲,特别是庞老太婆,一巴掌拍到了旁边的木台,直接把台角拍没了:“你个瓜娃子!你爹是掌门就能这样了?老太婆今天代替你爹教教你咋个做人!”

    “别呀!庞大长老,小侄只是约战这妹子的情郎!没打算如何!”允惊鸿也不是笨蛋,要不然这挑衅的话就不止是这样了,或许还要说得恶毒十倍。

    庞老婆子刚刚上台就听到允惊鸿这么说,也不能直接的上去就揍人,况且清微门的大长老很快就嗖一下也上来了,侧着身子,一副高人的样子看向了天空,意思很明确:你要对付我清微门掌门的次子,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庞老婆子气炸了:“我日你姥姥的!清微门的陈豪远是吧!来来来,小的和小的打,老的和老的干!老婆子庞如君,今天就会会你!”

    那上场的清微门大长老完全不搭理庞如君,只是背着手,悠闲的看着天空。

    我叹了口气,施法飞步到了擂台上!

    “庞婆婆,我也不怯战,如果婆婆要斗这位清微门长老,我愿意和这允惊鸿斗,来回应您的声援。”我和庞如君说道。

    庞老婆子看了我一眼,顿时哈哈大笑:“好!你小子有点儿意思!替老婆子揍死这刑子!”

    “呵呵,庞如君,既然小家伙们要闹一闹,我们老的何不让一下路,让两人斗上一斗?一把老骨头了,就不要打了,我陈豪远可以认输不是?”那边悠哉的陈豪远根本不愿意和庞如君打,直接就弃战了,留下我和允惊鸿两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