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歹毒
    清微派根本不惧单打独斗,更别说场上的是掌门的次子了,允惊鸿手里的是派中的传承法器清微道剑,锋利无比。在入道初期的范围里要斗起来,没一人能打得过他。

    “不敢打了?陈豪远,你个老东西,臭不要脸的,敢上都也不敢打,是狗熊王八蛋么?!”庞如君又骂街起来,这情形我也是醉了。还是首次见一个修为这么高,脾气还这么爆的高人,还是个婆婆。

    正心中腹诽,结果庞如君就逮住了我:“小子!你给老婆子争口气!不然下来老婆子就打死你!”

    “庞前辈,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我赶紧的回答,这老婆子脾气够大的。

    回头时,王元一笑得正欢,一副看到了吧,你也要倒霉了吧的神情,丝毫不理会我正受到威胁。

    结果看他笑得猥琐,庞老太婆就不高兴了,两大巴掌赏在他脑壳上,王元一顿时是苦笑都难。

    “夏一天?听说你能灭了唐家满门。唐家的唐珂,此时还在台下吧?吶,是不是她呀?紫皇门的。”允惊鸿指了指站在第二排一个角落里的唐珂。

    唐珂穿着紫皇门的紫色道袍,早已经注意到了我和赵茜,只是想要看看事态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当她听到了允惊鸿点名时,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抬起螓首望向我的时候,那双仇恨的眼睛,依然寒霜摄人。

    我沿着允惊鸿的指向看去。唐珂但眉宇间闪出的寒芒和我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让我有种芒刺在背之感。

    唐家灭亡让所有道门知晓,大家未曾动手,或许是利益之间的关系没有谈拢,一旦出炉了对策,将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当然,如果我今天能销案成功,这场追杀将会戛然而止,这也是我上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唐珂或许猜到了我会这么做,为了不让我达到这目的,她也毅然的来了,似乎还联系上了好些重要的帮手。

    或许允惊鸿就是其中之一。这一切显然有阴谋潜藏在里面,并非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清微派,紫皇门,还有各种各样的门派,她们都有自己的阵营和目的,也有各自商量后的抉择,造成如今局势,虽说复杂,却也不难理解。

    而我在里面却什么都不是,联合谁抵制谁,没有章法可言。

    “你废话这么多,能让我赢么?还是要干干净净的打一局看看输赢?”我冷冷的看着允惊鸿,这道门二世祖,其实不缺乏智商。

    “呵呵。好,痛快呀,本来还想要多激你几下的,但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夏一天,今天若不小心把你斩杀在这里,刀剑无眼,可不要责怪我太多。”允惊鸿压低声音的告诉我,手里还摸着那把绿汪汪的宝剑,似乎真以为吃定我了。

    我拿出了破扫帚拂尘,耷拉在了手中,这模样立马让底下一群弟子哄笑起来,毕竟这拂尘太差劲了。

    太极门的弟子也觉得老没面子,好几个已经站到前面来要借我拂尘,不过我却伸手制止了,可见正义的一方,还是占了点便宜的。叉讽岁巴。

    七玄子在底下,凝神静待,徐天真摇着脑袋,怕还想着昨晚赛跑的事情。

    “烁烁飞星,扬风而行,清微道法!天!星!坠!”允惊鸿刚才对阵赵茜,已经暗藏招数,这次用了同一招,施法速度变得迅猛之极!

    他三步后退,脚尖一点就跳上了高空,身子摆出了拉弦的姿势,手中的清微道剑凝聚神力,便成了那把箭,猛然就将其掷向了我!

    天星坠,这天星就是那把道剑!

    “阴阳锁仙,疾驰无停!天一道法!追仙锁!”我手中拿出了一张昨晚研究道法时,提前用鲜血写好红字的蓝符,往手中心一拍,啪一声脆响,顿时,我的手一边发白,一边变得漆黑起来!

    左手阳,右手阴,阴阳共振,在强行合击后轰声炸开!霎时间,我的法力疯狂的给红符抽走,那追仙锁就从两手中冲出,螺旋一样搅向了那把清微道剑!

    噌噌噌!

    锁链的声音如同剐在了钢铁玻璃上,发出了刺耳的咆哮声,前面那箭头,甚至比宝剑还要锋利!

    蛊神的道统还未融合,但其他四种道统可不是开玩笑的,加上拂尘的加持,我施法速度也比天星坠还要快许多!

    轰!

    一声巨响,追仙锁直接缠上了天星坠!把天星坠直接打掉,冲击向了允惊鸿!

    允惊鸿大吃一惊,面色青白,没想到天星坠竟然直接给我的追仙锁打飞,自然是吓得不轻!

    不过这并不是允惊鸿所有的实力,三张蓝符直接丢出,轰的一下炸开了冲向他的追仙锁,但这蓝符还不足以抵抗我的攻击。

    追仙锁虽然偏颇了,但仍然极其有灵性的调整好位置,骤然追向了他!

    允惊鸿这次是惊得冷汗直冒,拿出了一面阴阳八卦小镜子,闭着眼睛念叨了几句什么,暮然间,一阵光就从镜子里照了出来,而追仙锁顿时洞穿了那面镜子!

    我暗叫完蛋了,这下要把允惊鸿弄死了,那还不得赔人家清微派一条小命?李庆和还在清微派呢!

    然而我来不及控制的情况下,那追仙锁居然没捅死这允惊鸿,而是没入了阴阳八卦镜面里!

    我愕然已经,而允惊鸿也是冷汗淋漓,刚才要不是突然拿出宝物,这一下他就要挂掉了!

    不知道那是什么宝物,但能和我的追仙锁同归于尽,那就相当于禁符一类的招数了,阴阳家里也有类似的抵消攻击法门。

    “夏一天!你好歹毒!居然施展如此威力的道法杀我!”刚才那一下差点把允惊鸿吓尿了,一时语无伦次起来,看来他只记得我用追仙锁打他,却忘了自己的歹毒不亚于我。

    “允惊鸿!半斤说八两,你觉得合适么?”

    “什么玩意!打不过就说别人歹毒!你刚才一招差点打死人家小姑娘,又打算怎么说?”

    底下道派的弟子听罢,全是嘘声,连唐珂也皱起了眉头,似乎对允惊鸿没那么信任了。

    我的巢祖道统已经三重,加上其他驳杂道统存在,经过融合入道,体内法力庞大,但这次也轻喘着气,终于明白李破晓为何一招道法就歇菜了,这允惊鸿也好不到哪里去,汗水冒得浑身都是,道袍全湿了。

    允惊鸿左右一看众人对他全都嘘声四起,倒也没什么惊讶的,反而激发了他的凶性,胜者为王败者寇,只有胜利者才能得到最后的尊敬,看我已经喘息连连,情况不比他好多少,当即似乎没听到嘘声似的笑起来:“呵呵,不行了吧?知道累了吧?今天就让你跪在这里!我清微派有的是制你的办法!于今,就让你尝尝我清微道法的厉害!”

    众人都大吃一惊,入道初期,能够施展一次道法,已经是极限了,而且大部分还未必能施展出完整的道法来,现在这允惊鸿竟然要施展二次道法?这简直匪夷所思!如果真的是第二次道法,那身为对手的我,肯定是无法抵挡了,道法一出,那将是一面倒的结果!

    难道他磕了药还是怎么的?

    我这次也是怔了一下,允惊鸿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果然,这允惊鸿还真的嗑药了,只见他拿出了一瓶药液来,咕噜噜的灌进了嘴里,然后大吼一声,手掌捂着肚子消化药效,脚步也不停的跑过去捡起了宝剑,念起了咒语:“雷火进掣,霹雳随身,清微道法!奔!雷!行!”

    我喘息的时间里,同样内视了全身境况,诡异的没有反风的迹象,而身体里涌现的力量正因为我好战因子激发,而变得狂躁起来!

    “找死!阴阳道旨,天惊地昏,天一道法!天神压!”我伸出手,一张红符拿捏在手里,半跪在地,咬破了手指,不顾疼痛的画上了一个小阵,随后红符如盖印一样按压在了上面!

    允惊鸿此时此刻也浑身雷霆加身,整个人蓝的跟蓝精灵似的,但这股猛烈的力量我不敢小看,一旦给碰上,怕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仗着拂尘施法速度快,我比他更快的借来了法术!

    允惊鸿借法借了大半,忽见我的破拂尘借法比他的清微道剑借法还快,心中骤然一惊,同时也明白了为何比我差半筹的原因,当即觉得这次似乎再慢一些,恐怕又给我占尽了先机了,所以这次他没有丝毫犹豫,在施法大半的时候,他改冲为借力,横剑扫向了我!

    这一剑蓄势后,迅猛如奔雷!仿佛凝聚了清微派的所有雷霆之力!

    剑气同雷光闪击,疯狂至极!

    看着允惊鸿催逼道法变得面目狰狞,狂吐一口鲜血后仍死命踏前一步,我不甘示弱的大喝一声,将所有法力尽数赌在这天神压上,豁然施展!

    所有门派弟子目瞪口呆,连长老们都有些面露惊容,这是死斗的形势,一个闹不好,恐怕在场的长老都要担当责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