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对质
    轰隆!

    崩天一样的雷霆之声震响,允惊鸿啪一下跪倒在地,一口血喷得满地都是!随后白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清微门的长老陈豪远站在了场边。苍老的脸上不禁红了一圈,他手中捏着的一张红色残符,已经揭露了刚才他救场的举动,若非如此,允惊鸿刚才那一下就要给压成肉酱。

    四倍别人道统的法力融汇成的一盆水,一瞬间也给抽到了见底的程度,我喘着粗气。感觉眼皮都有点睁不开了。

    庞君如黑着脸站在了我后面,死死的盯着陈豪远:“陈老贼,你下面该不会还想要报复这赢了的娃子吧?”

    陈豪远没有回答,径自的走向了允惊鸿,伸出了两指探了下对方的鼻息,松了口气,不过等他捏向了允惊鸿的膝盖时,殷殷的血迹从裤脚里溢出来,他怵然一惊,检查过后,很快苍劲的脸上多了一丝杀机:“好厉害的道法,折了惊鸿的腿骨,经络都断了,真以为我们清微门好相与的么?”

    “呵呵。打瘸一条腿,算这小子命数好!技不如人还死磕,没他娘弄死,算好的了!”庞君如这老太插着腰,但这时也不大敢爆粗口了,如今清微门已经是暴怒当头,敢站出来的都不容易。

    几个弟子都跑上了台,查看允惊鸿的伤势,双目看向我时。都带着杀机,而闻讯赶来的几个清微门长老和指导道长都脸色着急,看来这允惊鸿十分不简单,牵扯整个清微门的未来。

    这是人家当成清微门掌门培养的人才呀!

    我心里也有些打鼓,但这事也做得不少了,灭人满门玄修都做过,只不过这次换成了顶级的道门而已。

    赵茜也上了擂台,跑过来扶着我:“天哥,你没事吧?”

    这一举动,让底下的一群道门修士全都骚动了,纷纷的都有种女神糟践了自己的感觉。

    我苦笑摇摇头,就准备走下台回去休息。

    结果一声‘站住’。震得我耳膜都跳了一下。

    “把人都打残了,还想这么一走了之?道门大会精神忘了么?点到为止!知道什么是点到为止么?如此歹毒狠辣,不应该给个说法?”身穿紫色道袍的长老往地上一点,整个人就跃上了台面,同情的看了一眼允惊鸿,最后把责怪的目光投向了我。

    我冷笑一声:“什么大会精神?还有这个呀?我都忘记了,可能允兄也忘了,所以没提醒我,大家一时忘情也就拼了命。”

    “呵呵,大会精神都不知道就上了擂台,夏一天,你太狂傲了!”一群紫袍的弟子也很快就上了擂台,立刻给允惊鸿那边增加了不少声势。

    “你若忘了,或者不记得。我净灵道可以帮你记起来!”净灵道的长老白钧宁和弟子很快也上了台,那一边的弟子已经有三十几个了,加上长老,很快就闹腾了起来,颇有指责我们的意思。

    “哟,打群架呢?草你姥姥的!还想要欺负老太婆不成!”庞君如大怒,跺了跺脚,很快,所有天元派的弟子都上来了,各个都同仇敌忾。

    太极门那边,孙重阳也翻身上台,看来我上次救了他,这次他是打算站在我这边了。

    七玄子里的徐天真,似乎也纠结起来,不过最后想到了什么也爬了上来,七玄子都是共同进退,太极门的人也陆续的上台了。

    太青门的弟子们本来因为赵茜和我一起的关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赵茜的三师父赵柳倾上台后,也都闷闷不乐的上去了。

    这么一来,双方竟势均力敌,成水火之势。

    “怎么了?”

    正当一群长老们对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忽然从台上传来,我定睛一看,李牧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中间!

    本来深色道衣容易沾尘,可这李牧凡浑身上下一尘不染,那骨子仙气,更不是谁人都能有的,淡淡的一句话,让一群长老全都凝神对待,生怕自己做法有什么不妥。

    “李前辈,小辈之间的争斗而已。”陈豪远拱手说道。

    李大腿这速度,快得跟我的飞步差不多了,我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这里,真如同鬼魅一般!

    就跟穆锋白似的,忽然出现忽然消失,简直非人一般。

    “老李!你给评评理吧!这陈豪远的小辈在台上叫嚣,引起了公愤,还糊弄这娃子上来和他对打,结果这娃子给逼急了也就上去了,胖揍了这小辈一顿,好哩,陈豪礼这老货不服,揪了一帮子人上来找公道!公道个屁!挑衅给打了活该!”庞君如打嘴炮是第一,出口成章。叉岁池技。

    “你放屁!这夏一天面善心毒,动辄道法,歹毒将我清微掌门之子打成重伤!腿上经脉都断了,就算治好了,怕也要瘸了!此人不顾大会点到为止的规矩,如此行径,必然要遭受公义之审判!否则道门如何服众!如何让悠悠众口止言!”陈豪远这次也气急了,回去恐怕免不了承受清微掌门的怒火,恐怕丢了大长老的位置还是轻的。

    “庞师妹,陈师弟,此事你双方各具一词,听听夏小子怎么说可好?”李牧凡没有理会其他站边的人,仅仅去问询当事人。

    他自己也走向了允惊鸿,开始摸起了对方的脉象和经络,见他手指不停连点,又到处乱摸,我皱了皱眉,不清楚这李牧凡要干什么。

    “说罢,不要愣着。”李牧凡见我没吱声,回头让我说话。

    我当即就朗声把过程说了出来,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我当然不能忽悠,就算是面对面李牧凡,恐怕也摄于他的气势无法说假话。

    中途所言句句属实,对面那方的弟子虽说偶有些顶嘴和反咬一口,但我身后的一群子弟也适当回击了起来。

    站在了正义的一方时,我即便名声不好,但背后也会有许多支持我的人,说明道门也并非是如紫皇门那般腐朽不堪。

    “嗯,既然是这样,那斗法的理由和结果都没有了异议,那就不要再争了,允惊鸿这孩子是个修玄的好材料,我已经给他经脉再续,修炼上是无碍的,再补以灵药,虽说免不了留下遗憾,但不至于走不了路,下次不止是修炼上要刻苦,在做人方面,也需得加强,此事便作此处理,大家可有意见?”李牧凡独断专行的说道。

    总有一人来处理此事,李牧凡便是这合适的人选,毕竟在这里,连清微派的大长老都要叫声前辈,而太极门的掌门干脆就没来。

    大家都默不吭声,算是认下了这事情,但紫皇门那边却有人站了出来。

    我看向了紫皇门,长老刘若曦也来了,带着唐珂,还站在了人前。

    “夏一天,即便这样,灭我唐家满门一事,何不顺便一起说出来?我唐珂,也想要听听你对此事到底抱了何种的态度,为何无论男女老少,只要是修玄的人,不问对错,都悉数……杀……杀光了?我不为了大义,不为了公道,只问你人性何在!”唐珂从对面人群里站了出来,说道了后面已然哽咽,眼泪嗖嗖的往下掉,梨花带雨,场内所有的道门众人尽皆把目光望向了我。

    我浑身一震,没想到唐珂会忽然借这个机会发难,看来这一切,早已经算计好了,几个道门联合一起,要将这事开诚布公,要把这事推到台面上来,当着长老们的面,当着众多弟子的面,要来审判我。

    如果是在太极门的大长老级别会议上,恐怕他们的优势并不大,夏沧岚一力主张销案,李牧凡今早上的见面,也有了撤案的意思,所以我很可能今天就此销案走人,但如今这拉上了两三百精英弟子后,情势又有了大的不确定性!

    只要是现在的辩论会赢了,长老们今天开会撤案的方案,恐怕也会注重弟子们的抉择!而且唐珂把大义和公义藏在了人性的后面,这一刀,捅得够深!

    “是呀……夏一天,想不到你如此歹毒,我刚才与你斗法,已然留了余力,仅用小半的力量……可你……呵呵,想不到呀,要不是陈长老在,我方才已经给你杀死在擂台上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可你却歹毒如斯,我这首次见面的人,尚且都要下此死手,更遑论唐家人了!难道你人性已经残缺至此?”在李牧凡走到场中央后,允惊鸿醒了过来,颓然坐在地上,说出了这段诛心的话来。

    “你若留力,干脆认输就好,一招失败,却恼羞成怒吃药反扑,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若你抱着点到为止之心,我何须借道法来与你对轰?以至于自己自取其辱?”对于允惊鸿,我根本懒得多说半句。

    “呵呵,事已至此,你说什么都是了!我允惊鸿技不如人而已,若是输的是你,恐怕你也如此不依不饶吧?是,我的事是小事,可以随你胡扯,但唐家之事,你何不当着众人的面解释解释,灭门之仇,三百多条人命,恐怕你无论如何说,都说不通吧!”允惊鸿做完了铺垫,又将事情引到了唐珂的身上,看来和唐珂的线已经兜搭在一起了。

    李牧凡没有去阻止允惊鸿和唐珂的质问,或许这件事,他其实也想要听听当事人的说法,若是我做错了,别说是销案,当场一剑了账我都有可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