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栽培
    “师兄,帮帮忙吧,王哥肯定也不想去的吧?”张小飞问我。

    我看着王元一正看着张小飞,心中了然王元一定然不放心张小飞年纪小。所以跟随一起呆在了太极门吧。

    “王元一是害怕你一个人在太极门,所以不愿意去天元派,当初或许也是这个想法吧。”当初她们四个跟谁夏沧岚回山,或许王元一正是这种想法,所以才留在了太极门。

    “这……我怎么会害怕一个人在太极门?因为今天的事,现在有好多的师兄弟都认识我张小飞,今天还约我一同进餐了!”张小飞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点点头。这家伙也长大了,独自呆在太极门,或许也是一种成长。

    “王师兄,你要是想去,便去吧,免了转换道统的苦,在天元派才是你的天地,有庞婆婆的照应,你修炼速度一定会唰唰的上去的,不用为我担心,我在这里真的一切都好的。”张小飞忽然到了王元一身边说道。

    王元一一愣,本来挣扎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师父,如果王师兄要走。你就让他走吧,往后该他做的活,我张小飞一个人来做就行了,我也会连同王师兄的份一起努力的,绝对不给您丢人,在太极门我一定会出头的。”张小飞转过头来,和荀子稻保证道。

    荀子稻本来还和庞如君争夺,但听到张小飞发自肺腑的声音,顿时就噎了下来,可仍看着王元一,要等他自己发声。

    王元一的王家出自天元派,在世家里也是硬实力级别的,所以出仕方面。都是选择以玄警为目的。

    他之所以不愿意去天元派,虽然一层意思是不愿意跟着老一辈人一样走老路,但另一层意思,确实是张小飞太过孤单。

    王元一看向了我,又看着王元一,叹道:“我要走了,你晚上不哭?”

    “王师兄,你说什么呢!”张小飞心中一急,起脚作势就要踹。

    但王元一根本不躲,只是认真的看着张小飞。

    “王哥,我不会了,刚来的时候我确实因为老祖宗的事哭,但现在已经不会了,这里也一直都耽误了你的修炼,我知道的。你努力的转换道统,但一直就进境不快,你还是去天元派吧,那里才适合你。才是你腾飞的地方。”张小飞也不再开玩笑,眼眶微红,感性十足。

    “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弟子本来……您虽然严厉,但哪件事都是有根有据的,都是对我们好,可现在弟子要对不住你了……”王元一突然看向荀子稻,热泪盈眶,噗通的跪在了地上。

    荀子稻楞了一下,眼眶也禁不住落下了泪花,看向了庞老婆子,有些舍不得:“庞师姐,这好苗子,子稻也舍不得呀……您看……”

    “荀师弟,他还是你弟子,算是去我天元派进修,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我天元派弟子!哎,你说你一把年纪了,跟老婆子哭鼻子做什么?哭了老婆子就让你了?我跟你们掌门打过商量了,这娃子注定归我天元派,你跟老婆子穷紧张干啥呢?”庞如君抽了下鼻子,别过了脸,这事情她做得确实没那么痛快,但这弟子她老婆子是真心喜欢,一定要带回天元派。

    我知道这庞如君也很感动,不骂粗话已经是她最大的忍让了,看这情况,王元一肯定是要去天元派了,毕竟庞老婆子和太极门掌门打过商量的,肯定是今天在讨论会上做出了一些方便太极门的举措,或者对太极门有所恩惠的地方。

    果然没有意外,晚一些的时候,庞如君就带着王元一走了,生怕太极门变卦似的。

    我和张小飞、荀子稻把他送到了门口,心中都希望他能够在天元派得到好的栽培。

    回山后,我在草庐里修炼了起来,今天的两次使用道法对我十分的重要,细细回味,我慢慢加入自己的感悟,抛弃掉糟粕,以求往后能够更好的施展道法。

    而其他的道法,比如四小仙的我也尝试着接触了一些,在读过一遍后,深有体会,但还不至于能够立即学会。

    也不知道几点的时候,山丘的底下敲响了警钟,我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就和李破晓走出了草庐,看向了下面太极门。

    下方灯火通明,特别是住宿着大长老的那片宿舍区,更是人头颤动,紧张无比。

    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隔壁的紫皇门弟子也一样惊讶不已,我和李破晓互看了一眼,就准备下去看看情况。

    结果还没开始下去,孙重阳就跑了上来。

    “孙重阳?出什么事了?”我看他满头大汗的用神行跑到了我们跟前,心中顿时狐疑了起来。

    “茅山南分院的大长老给暗杀了,现场没遗留下任何证据。”孙重阳看着我俩的表情,似乎我和李破晓能知道似的。

    “仇杀?还是……”暗杀一个人,理由无非就那么几个,为钱、为情、为仇之类的。

    “不知道呀,这大长老今天刚接任要对付血云棺,也是这次的牵头人,大会也同意了这个方案,准备各派都派人出来共同对付已经不受控制的血云棺,谁曾想竟……”孙重阳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眼中看出点什么来。

    我哪懂这事儿,要是大长老那么好杀,我岂会跑上来要销案什么的,我站出来威风一抖,说还有谁敢来就成了。

    谁没事会为了小小唐家对付一个道门大派里的,有很多指导道长做门下,入道期弟子不知有多少的大长老?

    “我擦,李破晓,你看我干什么?我刚才不一直睡你身边么!”我瞪了李破晓一眼。

    “哼,你古里古怪,没准又让那鬼婆婆动手了!”李破晓冷哼一声。

    晏紫花这样的大长老都给孟婆婆轻轻扭麻花一样扭死了,这茅山南分院能好哪去?我想起了孟婆婆,才理解了为什么孙重阳跑这来看我表情,原来都认为我派孟婆婆杀人去了!

    “妈蛋,要命令也要有时间去命令好吧,我一直在你旁边,你看我就跟看逃犯似的,我有机会说么!”我骂了句,结果李破晓压根不鸟我,反正就一副不是你还有谁的模样。

    李破晓被我忽悠得草木皆兵了,稍有异动就以为是我。

    “现在什么情况?”我皱了皱眉问孙重阳,这小子上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刚问完,我忽然想起了林中遇到的那鬼,这家伙自称单龙,难道没事就跑来和我逗乐干什么?

    “净灵道也死了好几个入道期的高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留了顺口溜,意思很明确,善恶终有报,杀鬼者,鬼就会杀了你,就这个意思,看来应该是个鬼。”孙重阳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我。

    “能在我师父手底下杀人,至少鬼帝的程度,我师父呢?”李破晓问了一句。

    “李前辈追出去了,不过情况可能不乐观,人都能这么死了,对方也是高手吧,抓不回来也很正常的。”孙重阳看了眼李破晓,深怕他不高兴自己这么说。

    “知不知道这鬼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当然也就要问问到底是不是孟婆婆了。叉序见血。

    孙重阳摊手表示不知道。

    “男的,怎么,夏小子你知道点什么么?”

    忽然的,一个沉闷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整个人毛孔都收缩了,这李牧凡神不知鬼不觉的,这是要吓死我么?

    “哦,不认识,如果是女的还好说。”我回过头,李牧凡正从黑暗中走出来,似乎自己也没弄明白什么意思。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