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下山
    “哦?女的你就认识?”李牧凡十分好奇的问道。

    “也不算认识,那是接生我的鬼婆婆,鬼帝级别的,这段时间为了保护我。杀死了紫皇门的大长老晏紫花。”我没有丝毫的隐瞒,反正李破晓或者孙重阳也将事情说出去了。

    “嗯,这事情破晓确实和我说过了,看来也不像是认识你的人,死者是茅山南分院的一位大长老,事情很蹊跷,好像和血云棺有关。算了,到了这个等级,你知道了对你反而没什么好处,那男鬼倒也有点本事,竟能逃出我的虚空剑气。”李牧凡皱了皱眉,随后走向了下方的事发地,似乎还有些收尾工作。

    在太极门中杀人,那好比千军万马里取上将首级,我忽然想起了小侄子,这小家伙去哪了?

    事不关己就不能多管闲事,我坐在了床上继续修炼,李破晓直接睡了过去,孙重阳回宿舍去了。

    就这样修炼到了早上,我就准备去见一见夏姑姑。问问情况后准备下山了,事情还是有许多的,那两本古籍还要找回来。

    我起来的时候,李破晓也跟着起来了,我这次没理会他,径自去了后山独院的草庐。

    那是夏沧岚的小草庐,她并没有和其他大长老那样居住在山门里,她有自己的小院子,不知道她在太极门的地位,但我怀疑应该比较超然。

    难道是联系夏家的纽带?不会吧,她好像不怎么喜欢夏家的本家。

    咚咚咚。

    “姑姑!是我!”我在门口叫道。

    好一会功夫,房门终于打开了,夏沧岚套着一层的厚实道袍走出来:“何事寻我?”

    她似乎睡得不大够。按说这修道之人,应该是睡很少才对,毕竟修为也这么高了,不过这不该是我好奇的地方:“姑姑,我这趟来是临行道别的,我得下山去了。”

    “哦,也好,姑姑也没什么东西要送给你的,先进来坐吧,喝杯茶?”夏沧岚淡淡的说道。

    “这……不需要的,小侄在山下什么都不缺。”我顿了下,但还是进去坐了。

    坐在小桌子前面,夏沧岚就不管我进了卧房,我坐在那里等着茶水,结果好半天夏沧岚才穿好了道袍去烧开水。

    似乎她对生活上的统筹并不在意。随性妄意,洒脱无比。

    烧了开水,她就过来坐在了我面前,看了我一眼。问我:“下棋么?”

    “不了,我一会就下山去了。”

    “哦,也好,山上清冷,并不适合你的。”夏沧岚幽幽的说道。

    这姑姑没睡醒吧,我深吸一口气,就问道:“姑姑,昨天的讨论会……”

    “暂时将你的案子挂起来了,不过你需得小心点,紫皇门和清微门的阻力很大,就算道门通缉令压下了,但他们背地里找你麻烦,肯定会有的,要不暂居姑姑这里罢,紫皇门和清微派他们还不敢来太极门闹事的。”夏沧岚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才睡下的样子。

    “不用了,我在山下的事情还有很多,还得去处理下,紫皇门什么的来,我也顾不上了,对了,姑姑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一夜未睡?倒是我唐突了。”我看她颇为可怜,有些觉得自己残忍了。

    “无事,不唐突,你来我很高兴,但你下山后,切忌万事小心。”夏沧岚走去提了壶开水来泡茶,结果因为没睡醒,差点烫到自己。

    我赶紧跑过去帮她提了壶,她扶了我一把才站稳了。

    把水壶放在旁边,把她扶到了作为上,我叹了口气,才过去拿茶壶洗干净,用热水泡了茶,端到了她跟前。

    夏沧岚脸色有点发白,看来在山上的日子里,她一个孤单的女子也诸多的不方便,我总以为她是仙人,实际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个修道的平凡女子而已。

    喝了一盏茶,我不忍再打扰她,就回到了住宿的草庐,看李破晓正在打包行囊,我立马就等在了旁边。

    “干什么?”李破晓有些不悦。

    “跟你下山呀。”我一副愕然的样子,你这家伙,平时不让你跟着,没事就冒出来,现在好容易想要和你走了,却一副还不乐意的模样?

    “哼,我又不拦你。”李破晓冷哼,自顾自的收拾。

    这家伙动作不慢,弄好行礼就背在后面,把剑用粗布包了起来背上,就潇洒的往山门那边走。

    我跟了上去,很快就到了山门口,远远的,身穿青衣道袍的漂亮赵茜就在山门那站着了,她四处的张望下山的人,直到看到我的到来,才喜笑颜开。

    “天哥!我在这!看到我了么?”赵茜挥着手,就跟我家小媳妇似的。

    “早呢。”我打了声招呼。

    “是呢,天哥,我们太青门还要明天才走呢,我知道你今天要走,所以送送你!”赵茜说道。

    我看了下周遭,山上的雾霜很大,白茫茫的一片,山里的微风冷得刺骨,现在也快到冬天了,一个女子大清早就等我,倒是有些折煞我。

    “多谢你来送我,不亏我平时那么疼你,哈哈。”我笑着说道。

    “怎么是多谢,我本来就该来送你,这次下山,天哥可要小心点,我听师父说,除了紫皇门,清微派和净灵道都打算找你麻烦你。”赵茜脸红红的,但说到后面时,也不禁露出担忧之色来。

    “净灵道什么鬼东西?对了,你也别老想着帮我,要真想,好好在门里修炼吧,你承继着大家的希望,都向你看齐呢。”我一边说着,一边想这净灵道没事瞎掺和进来干什么。

    “净灵道是专门对付鬼的道门,你说呢?”赵茜嗔怪我不知道门的底细。

    “原来这样,那我要小心点了,好了,我可走了,李跑跑都跑那么远了,还有,夏沧岚夏姑姑那你没事去陪她下,她身体好像不大舒服。”我想起刚才夏沧岚身体好像不大方便,我一大男人,也不能乱问,就嘱托了赵茜去看看。

    赵茜果断的答应了下来,道别后就离开了。

    张小飞和孙重阳应该门中事物繁重都没来送行,我颇为失望,可下山时一次回头,却看到张小飞傻兮兮的拿着扫帚看我,我不禁热泪要淌了下来。

    这师弟,还真是没得说了。叉序丰巴。

    我一语不发,就跟着李破晓下山了,一路上,果然有净灵道的人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紫皇门也不落半点,咬得很死,果然够猖狂的,要不是还有其他门派在,怕立马要打过来了。

    李破晓已经是入道中期了,这两队人应该是从大队里分出来的,只有入道初期,没有大长老帮出头,也不敢真打我的主意。

    走了一段路,净灵道先放弃了追踪,随后是紫皇门也不跟了,我乐得轻松,在之前救李破晓的那地方,我不再借李破晓的威风,自己转入了树林里。

    李破晓虽说有李牧凡的命令监督我,但也不能什么事都跟着,看我钻进树林,还以为我小便去了,也就没跟着。

    我进了树林,立即白日匿迹,丢了一些纸人后就绕了进去。

    看着指南针,我一路往西北方向走,这原始森林黑漆漆的,光线十分的暗淡,花了好几个小时绕了几个圈,确定没人跟上了以后,我坐在了树底下休息。

    闭上了眼睛,回忆道门里的见闻,我不禁恍如隔世,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去这样的仙人之地?还有没有机会见温柔智慧的夏姑姑?

    正想着,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冷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