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净灵
    “不带这么吓人的,青天白日的,能不这样么?”我全身都跟掉进了冰窖里似的。

    “哦,我倒是忘了我鬼气太强。你入道期扛不住。”对方收回了手,坐到了我面前。

    “单龙前辈,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要是没什么事,您忙您的去吧。”我无奈的笑道,刚找到空档休息,他这就跑来吓人了,闹得阴魂不散似的。

    “没事呀。我真不忙的。”单龙一副愕然的样子,表示自己不忙,随时能找我。

    你要天天来找我,我岂不是要给你吓死!

    心中腹诽,但又不能直说,忽然想起了茅山南分院的大长老好像死在男鬼手里,我立即旁敲侧击起来:“对了,单龙前辈,昨晚太极门那位是不是您?”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你也看到我了?”单龙目光游移,一副很惊讶的样子看着我。

    “可不,所以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杀了茅山南分院的大长老,还有几个净灵道的弟子……”我瞅了他一眼,脸上写着你的事我可全知道了。

    单龙顿时嘴巴张大,吃惊的看着我:“怪不得孟婶都说你精明得不得了了!连我真身没显你都能认出来!啊!不对!你小子忽悠我!我既然都隐了真身!你怎么认出来我的?”

    我擦,这太好忽悠了。这鬼怎么长那么大的,不,应该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而他话里的孟婶,难道就是孟婆婆?

    那就很有可能了,我忽然想起了外婆的鬼将来,加上穆锋白和母亲说的,外婆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这事情就联系在了一起了!

    既然是下棋,那棋子肯定有吧?穆锋白是,母亲也是。包括我也是,而隐藏起来的棋子呢?孟婆婆,单龙,他们两位都是吧?

    “没忽悠你呀,之前不看到过你没显真身的样子了么。”我表情诚挚,一副咱们是一伙的,怎会忽悠你的样子。

    单龙看了我一眼,当即点头:“也是,你是主人的王牌,也没必要忽悠我。”

    我两眼瞪大,这单龙太老实了!但很快就心中感到一阵的愧疚。我忽悠这老实鬼。也太不厚道了点。

    “对了,单龙前辈,你为何把茅山南分院的大长老杀了?”我赶紧的收集有用的信息。

    “哦,之前我跟了他好久了,一直就在南分院那边呆着,觉得他要对主人不利,就回去报了孟婶,孟婶说这人要杀,我就追来这里了,这不,一路上还见到你的朋友落难了不是。”单龙老实说道。

    看来单龙是外婆手底下负责满世界乱跑,收集有用信息的鬼,而且之前看他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身边,还能变成黑影隐去自己样貌,这也就能弄明白这单龙的手段了。

    单龙,果然是单枪匹马的龙。休找以扛。

    “怎么对外婆不利?难道她们封印的不单单是血云棺,而主要是要对付外婆的?”看来这事情恐怕不是第一遭了,外婆被封印到了血云棺里,满世界不知道多少人打着坏主意,为了维持棋盘的稳定,势必是要除去一些思想恶毒的人。

    单龙恐怕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外婆几个魂瓮的碎裂,难道是她自己弄碎的,还把所有的家鬼都放了出来?也不对,既然是棋子,以外婆的聪明,那应该早就布好了,看来当时带去的家鬼,应该全战死了。

    最惨烈一战的对手,很可能那时候祝玉萍在孽镜台前面遇到的白发老人。

    “嗯,他们的办法粗暴至极,若真让他们这么做,主人肯定会给血云棺炼化了,也会破坏了计划的一环。”单龙捏着下巴看向了天空,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单龙前辈,这计划是什么计划?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对外婆的棋盘很好奇,如果外婆能赢也就罢了,要是不能赢,我立马就想办法把棋盘翻了。

    “也不久,从你出生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接了任务,到处探查有用情报,至于其他的,主人不会让我们知道的,我们每一位都掌握着自己的那条线,互相也不会干涉到彼此,我和孟婶比较特殊,主人让我做事前问一下她。”单龙说得很笼统,我无从得知外婆真实的意图。

    单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好忽悠,所以外婆让他办事前,先联系聪明而果决的孟婆婆。

    “你们有多少位?”我问道,除了孟婆婆和单龙,居然还有其他的家鬼,而计划是母亲来小义屯的时候就布好的,也就是把棋盘摆好的时间。

    但棋子都有谁?

    也不知道单龙能不能告诉我,但好像母亲、孟婆婆都不愿意多说,难道她们也是甘愿成了外婆的棋子?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其他的连线一概不管?那单龙就很可能对其他的事一无所知了!

    被称为王牌的我四处撞墙,却没人告诉我,我该走哪一步,没有人操纵的棋子,难道就是外婆的杀手锏?

    就不怕我乱走,把棋盘的棋子全害死了?我三次去看外婆,外婆也对计划之事只字未提,是让我自己玩自己的,不和棋盘的棋子互动?

    忽然的,我灵光一闪,结合外婆对我的了解,总算是明白了她的计划,摆在我眼前信息已经很明确:外婆有她的计划,而我同样也有我的计划,她是要自己下棋,如果下赢了那没得说,但如果下不好要输了,那我就是替她翻盘的王牌!

    周璇是外婆的棋子,所以她的计划当然不会告诉我。

    而外婆不让我知道棋局的布控,除了防止其他棋子之间互相影响,也同样是防止把我的思路引向其他地方,毕竟我若是参与进其中一颗棋子的事情里,就没法按自己思路走了。

    这么一想,我仿佛拨开了层层迷雾,将一切都拼接了起来。

    “多少位?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计划里有无限可能,数不过来。”单龙笑道。

    外婆这盘棋下了二十多年,还在博弈之中,和外婆下棋的难道是夏家人?赢了棋能得到什么?

    “单龙前辈,这次您完成了任务,又准备去哪呢?”单龙是大粗腿,他如果不忙,我肯定要紧紧抱好了。

    “这次还去监视茅山南分院呀,还未查出他们和其他分院的联系呢!”单龙说着就站了起来,似乎想起自己任务在身。

    “哦……行吧,那单龙前辈就多加小心点。”看来大腿是没法子抱了,我总不能去茅山那学道吧?

    “嗯,都跟了这么多年了,不会出问题,倒是你要小心了,那群清微派,还有净灵道、紫皇门的人正计划对你动手,事情恐怕会出乎你的意料,谨慎些好,我可要走了,往后你要好好的了,也不要叫前辈了,叫我单龙吧。”单龙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着我。

    “单龙。”我笑道,外婆的家鬼和我的家鬼脾气很相似,都很善良。

    单龙就相当于江寒,但江寒是武将,单龙是专业打听消息的,性格也不相同。

    正因为打听消息的,才知道这么多的内幕,我当即问起来道门的阵营划分,还有净灵道搀和进来的原因,紫皇门有唐珂在那搅浑水,下辖唐家灭门,要杀我情有可原,而清微派掌门的儿子允惊鸿给我打断了腿,找我麻烦也是情喇中,可净灵道我就闹不明白了。

    “嗯,好,那我再跟你说说净灵道吧。”单龙就净灵道的开端讲了起来。

    原来,净灵道起源于南宋的净灵道创道祖师,那创道祖师因拜了盛唐时期的钟馗为道统祖师爷,又专门杀鬼出名,并以此入道,所以名盛一时,后创立了净灵道。

    净灵道经过多年的发展,历数次变迁,终于在南方道门扎稳脚跟,有了许多的弟子传人,加上名声颇显,因此就跻身于顶级道门。

    既然是杀鬼的,和养鬼道自然是有渊源的,鬼道南迁,净灵道就曾经和周家起过不愉快的经历,苦于有外婆这等神人坐镇,净灵道就没讨到好处,直到后来外婆进入了小义屯,周家没落后,净灵道才算消停安稳的发展。

    外婆养鬼在道门也是人尽皆知,净灵道的高人曾经数次找过麻烦,单龙作为外婆的家鬼,难免也出战不少回,因此就和净灵道不对付,结怨在所难免,这次去杀茅山南分院大长老的时候,他顺带还捎上了几个净灵道的弟子。

    警醒了我后,单龙就离开了,我沿着之前放车子的小城徒步离开,走了一天多时间,方才在夜里出了森林。

    因为太过偏僻,我沿着荒废的小道又走了许久,才回到了当初停车的地方,取了车子时,电话开机后终于来了信号。

    一连串的信息涌了过来,其中有苗小狸的,还有韩珊珊、夏瑞泽、张栋梁的,就连农国富这货的都有。还有几个刚打过来的陌生来电,以及威胁的短信在里面。

    短信大致意思无非是要我怎么怎么死之类的,应该是净灵道或者清微派弟子不知怎么查到了我的号码,盛怒之下发过来的。

    我没理会,打算先处理几条比较重要的来电。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