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章:钓鱼
    小狸那边应该是最为紧要的,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几次忙音后终于拨通了,应该还在村里。信号不好。

    “小狸?还在苗寨?你那边情况好么?花蛊门有没有找麻烦?莫师兄和莫师姐还在村里?”我心中也牵挂苗寨,正好在镇上,准备拨几万块钱给村里小学添点基础设施。

    “天哥?他们来了两拨人,都给莫师兄收拾了,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这几天都在寨子里,还跟莫师姐进了山一趟。补充蛊虫呢。大龙县那边的蛊虫都没这的厉害。”苗小狸解释起来。

    “嗯,好,我这就顺路去接你们回去?”我想要去苗寨的天湖一趟,那条鱼倒是挺有意思的。

    “天哥你还回苗寨?那太好了!我和莫师叔这就收拾东西!”苗小狸又和我说了几句话,方才高兴的挂了电话。

    打完了苗小狸的电话。张栋梁那边也十分重要,毕竟事关血云棺。

    “咳咳咳……道门一行如何?”张栋梁先问起了我。

    我松了口气,看来大碍肯定没有了:“不怎样,我的案子挂起来了。九个道门。三三对立,剩下的把持观望态度,你们云门那边对我似乎也有意见,张老,你那边情况呢?”

    “别说了,大家每天都很疲惫,世家又踊跃了起来,好几个世家要你去填棺材,这几个家主,都说不填棺就只能报唐家的仇了,好了伤疤忘了疼呀,别说我们官方不办事,要办事估计你那边要先彻查了,事情都压着,扯皮,各种各样的扯平。”张栋梁苦笑起来。

    我听出张栋梁的困难,他也就一入道中期掉下来的玄警,上边不要了派下来送死的。

    “我知道了,世家那头我想想办法,把叫得欢畅的几个家族名单发给我下,我亲自去拜访。”我皱了皱没,心底下起了狠意。

    “别了,你就饶了我吧,我半只脚都快进棺材了,你还想给我弄出多大的事情来?”张栋梁果断的拒绝了我,这事情他能说,但可不能由着我乱来。

    张栋梁就算乱来,但底线原则还是维护得很好,直接挂了我电话,撇开了这事情。

    “农国富,你又什么情况?”拨通这奸商的电话,我自己都莫名来气。

    “嘿嘿,你总算从道门回来了,我跟你说,这次我可不是找你救命的,我是告诉你,现在空玄门已经闹开了,这次你们闹得可真是大呀,汤信死了,颜清徒也摔成了半身不遂,去了这么多空玄门的弟子长老,居然只活着回来三个,啧啧啧,空玄门指名要你和李破晓,孙重阳三个人回空玄门血祭呢,当然,首祸还是你,因为你诡计最多。”农国富乐呵呵的跟我说道。

    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他恶趣味,就冷冷说道:“还有什么别的消息没,如果就这样,我就挂电话了!”

    “别呀,还有事!大事!我要给空玄门回个消息了,就问问你,这次南方道门大会,这玄丹门有没有去呀?看没看到方月婉?这是急事呀!”农国富负责探听消息,既然投了桃,当然指望我报之以李。

    “没看见,玄丹门又不属于南方道门,跑那边去干什么。”我冷哼道。

    “不会吧?啧,你已经出来了?”农国富似乎想到了什么,在那边有些不高兴。

    “提前出来了,难道还有什么说头么?”我皱起了眉,道门的事我真不清楚。

    “笨蛋,你出来这么早干什么!我还想告诉你多留两天呢!道门大会后面还有好多事,你怎么就出来了!我以为你只是在太极门信息部那边连线呢!玄丹门虽然不是南方道门,但也会去凑热闹的,连庚那老头坐不住。”农国富气呼呼的说道。

    原来道门还有这个说头,不过事不关己,我当然不会久留,只是可惜了没等到赵合。

    但如果是这一天连庚上山,那赵合和赵茜两兄妹肯定能见面了。

    没换到有用的信息,农国富很生气的挂了电话,我也不理他,拨通了韩珊珊的电话。

    韩珊珊还是一副恹恹的语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觉得路过南市的时候去找她吃顿饭,她这才高兴了起来,

    “夏一天,我听说了你的事了,世家已经不高兴你现在蹦跶得欢了,他们会有大动作的,你可要小心点才行。”韩珊珊最后说道。

    “我从别处听说了,多谢你的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在家吃得胖一些,别见到了你,瘦得不成人样了,不高兴也要吃点,撑到我回去请你吃火锅!”我担忧她的饮食。

    “嘿嘿,吃胖胖的,胸胸才大是么?你好坏,姐不理你了!”韩珊珊挑逗我一下,就挂了电话。

    我脸红的看着给挂掉的电话,心想这韩珊珊脑门的洞开太大,这都能联系到那里。

    看着便宜亲大哥的未接电话,我犹豫了会决定打过去,其实这大哥没什么不好,但我就是不想牵扯上他,怕他和我走得太近,夏家人会因此不高兴。

    夏瑞泽已经深入我的心中,帮了我这么多,我不是白眼狼,也知道他的好。

    “小天!”电话是秒接的,看得出他很重视我。

    “瑞泽哥,我是一天。”我重重的吸了口气。

    “呵呵,你终于从道门回来了,担心死我了,差点和你夏叔叔杀上道门去了。”夏瑞泽逗趣道。

    我不知道这夏叔叔是谁,应该是夏家里和夏瑞泽较好的亲戚吧,感动的同时,我说道:“我没事,道门也不是糊涂蛋,还是有不少明理的人,就算是紫皇门,也未必全是坏人吧。”

    想起了刘若曦那无奈的回头,我就知道凡事皆有好坏的一面,总不能一棒子打死,或许不是这位大长老不调解,而是调解不了吧。

    所以夏家也是,有不好的人,但同样也有夏瑞泽和夏叔叔这样为我考虑的亲戚。

    “世家摄于我夏家的力量不敢直接动手,不过最近老头子举动有些微妙,有意让世家的火苗烧起来,虽然没有直说,但不让我插手了,小天,你要小心。”夏瑞泽警告我。

    我的入道,让世家情绪迫切起来,嚷嚷着要我去填棺了,世家不知道从哪来的信心,居然认为我填棺他们就能控制住血云棺,而道门却主张以直接封印外婆和血云棺为主,这或许和实力有关联。

    但世家的背后有了夏家,这事情就起了巨大的变化,看来填棺的事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世家举动了。

    挂了电话,我开车前往苗寨。

    我电话问了苗小狸,能不能打天湖底下水怪的主意,小狸说不知道,我打算有借有还,如果能抓到那就抓,抓不了就算了,咱再想别的办法。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就到了镇上,买了百来斤的猪肉,就开车去了苗寨。

    寨子里,苗小狸已经在村口等我了,她没穿苗寨的衣服,现在她小姑娘觉得穿简单的才好看。

    衬衫,牛仔裤,不仅轻松写意,还十分的容易接近。

    身边还有两个二十多的年轻人,身强力壮,应该是苗寨子里的亲戚。

    有一个比较结实的,虎虎生风,见到我,就过来跟我握手:“天哥,表姐说要带我去大龙县,我以后跟您混了,我是雷虎,我会开车,那辆面包车是我的。”

    我一看,这小子比雷青还扎实稳重,看了一眼苗小狸,她很期待的样子,应该是定下来了,我就拍拍雷虎的肩膀:“嗯,你以后就听你表姐的吧,工作要小心些。”

    夜总会也需要狠人去镇场子,且看这雷虎能不能干吧,他的另一个兄弟看起来也挺靠谱,是个干事情的人。

    苗小狸有亲戚帮忙,在大龙县也能稳当些,之前雷青还有几个亲信,现在也在苗小狸手底下,应该能撑住大龙县的场子。

    两个年轻人搬了猪肉,健步如飞,很快就到了天湖之前斗蛊的地方。

    我开了阴阳眼,感受湖底下的情况,发现一如既往的阴森恐怖,我拜了坛,点上了香烛,要求雷虎他们把猪肉用绳子绑着,丢进了湖里。

    随后念动了招鬼术,想要把那扁头鬼鱼召唤上来。休页岁亡。

    但闹了半天,把绳子拉上来时,猪肉也没给咬掉半口,我心中不禁好奇,难道还知道我要钓鱼不成?

    “天哥,我家有好几头羊,要不逮来一头看看?”雷虎正瞅着没表现机会,他似乎也了解这底下的东西。

    “嗯,可以试试。”我点点头,让他去准备。

    雷虎很高兴,就带了自己的兄弟去把活羊带来。

    “天哥,这是准备带去市场宰的,大羊了。”不一会,两人真的一人抱了一头羊过来,并且毫不犹豫将羊丢入了湖中。

    羊入了水,立马挣扎起来。

    哗啦!

    这才冒了几个水泡,一阵水浪翻滚声就响起了,一只巨大的扁头黑鱼就从湖底游了上来,一口将羊吞入了腹中!

    我伸出了手,快速念动了莫师兄交给我的咒语,放出了隐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