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4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闪灭
    来去自如还在那抬着棺椁跑前面,我赶紧的念了巢祖的咒语回收了来去自如,而那截棺的人已经站在了我面前笑起来。

    “大肉和尚!你笑什么!为何踢翻我的棺材盖子!”我脸都阴沉了下来,看向了周遭。是通往大龙县的一条公路的田边。

    我所处的地方刚收了甘蔗,地面给火烧过,还没长出苗。

    “大……大肉和尚?你敢骂我!你这人好奇怪,我好心好意救你,你不但骂了我,还责怪起我来了?”那胖和尚气哼哼的骂道。

    我扫了一眼他的实力,入道的中期。怪不得直接能踹翻我的来去自如了,他居然还说是为了救我才如此,那倒是有些奇怪了了。

    “什么意思?城隍的来去自如专门拿来拘活人的。也算是行的端坐的正,没事也不会拿来拘人下去,你一个出家人,在这荒郊野林,阴气沉重之地,还断城隍爷的抬棺之路,别告诉我你正义感太强。专门救那些坏人。”我有理有据的拿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我当然是为了救人,但所救着并非全是坏人,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可以告诉你,上次我就是救了个道士,虽然大家阵营不同,信仰不同,但也算是救了道友,是做了好事的。你现在这么质问我,我又可以告诉你,这叫来去自如的东西是给城隍运东西的,我不知道呀!我就知道这大半夜的。一群的女鬼扛着这邪门的东西,肯定是有所企图,我圆慈当然要踹翻了再说的!”圆慈和尚也有些着急了,要论起事情因果,佛门可不会输给别人。

    “好,不知者不怪,这次就这么算了,我也不会揪着你不放!”

    圆慈穿着很落魄,却背着个披布的东西,那东西漏出了一角,竟是金色的,看形状像是金身佛,佛像?

    看了眼这素衣胖和尚,我就疑惑重生,大龙县境内,我就知道姚龙,什么时候有其他和尚来的?

    忽然我心底一跳,这家伙不会是盗宝的吧,这可并不关我的事,还是大家早点散了的好,大晚上的,遇到道士和尚都是不详的,大部分都在做着常人都不知道的事。

    倒是圆慈居然能追上我的来去自如,还把棺材盖踢翻,本事不小,说起了上次救过个道士,看来李破晓都半死了还能逃出来,恩人就是他圆慈和尚吧!

    “慢着!”圆慈张开双手,示意我别走。

    “怎么?要抢劫还是杀人?就知道你这居心不良的和尚没那么容易让我走。”我冷笑起来,入道中期虽然厉害,但我有飞步,他未必能够拦住我。

    “我救了你,现在想化点缘,我和师父都没钱吃饭了。”圆慈苦哈哈的说道。

    入道中期还有师父,那师父岂不是高人?我左右一看,却未曾见到什么师父,就说道:“换个方法化缘我兴许就给你了,毕竟出家人出门在外也不容易,呵呵,但你搬出师父来……是想要威胁我?还是要骗我多给点钱?”

    “我骗你钱?呵呵,我师父就在我背后,难道还能有假?”圆慈有些不高兴了,当即把背在后面的那金身佛捧到了跟前,那沉重的金佛落地,他将包着的布拿走,立即就现出了佛像的真容!

    我脸色一变,这尊佛像外表似乎是黄铜做的,阴阳眼里,隐隐有一股气息从里面串出来,我顿时有些明白了,这佛像只是外壳,里面藏着一具肉身吧?

    “肉身佛!?”

    高僧圆寂进行坐缸防腐处理后,如肉身不腐,就会铸上金身,成为肉身佛,也就是一具干尸。

    这圆慈果然有点妖异,居然背着自己师父的肉身佛在夜晚里出现,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

    肉身佛不是应该摆放在寺庙里供着么,怎么给他背出来了,大半夜的怪也吓人。

    “圆慈和尚,化缘就化缘吧,我给你钱,要多少你说罢。”我拿出了钱包,见了肉身佛,不给点钱也说不过。

    钱包里还有几百块钱,拿出来后揉了一团丢到了他面前。

    “不够,几百块钱不够的。”圆慈摇头笑道。

    我兀然想起了李破晓当时落魄的模样,难道给救了的同时,还给这圆慈和尚打劫了个遍?

    “圆慈和尚,别太过分,我钱包里就那么多钱,你没看到?”我抖了抖钱包,连零散的钱都丢到了他那边。

    “不够的,师父说,你身上还有不少钱呢,你若不给,是不能走的。”圆慈手扶着那具肉身佛,细细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的单肩包。

    我皱了皱眉,正想破口大骂,可忽然想起了之前去苗小狸那边的小镇时,曾经在取款机那取了几万块,准备给苗寨小学送去购置设备的,结果一时还真把这事忘了!可怎么这和尚竟然能知道我有几万块现金?

    “你跟踪我?”我心中生出了退意。

    “师父说的,你包里还有钱,不全给我就不能走。”圆慈笑道。

    “呵呵,嗅到钱味了吧?装神弄鬼的,也不怕给玄警找来,钱倒是没什么,你师父还知道点什么?说对了,我就给你。”这圆慈有点诡异,但似乎真有点本事,那肉身佛总有说不透的神秘,我不敢怠慢,钱能消灾最好,一旦真打起来,蓝符消耗就不是几万块钱的事情了。

    “师父说……师父说了,他有一句话赠给你,不过你先把钱给我。”圆慈高兴的说道。

    我二话不说,拿出了三万块钱,直接丢到了金身佛的前面。

    圆慈两眼发光,赶紧的把钱收了起来,然后拿着钱,双手合十拜了下肉身佛,随后背到了背后,起身就走。休助共亡。

    我皱了皱眉,这家伙果然是抱着打劫的目的装神弄鬼,然而三万块打发一个入道中期的佛门修士,跟常人给乞丐一两块没什么区别,闹不好死磕,几十万都未必跑得掉。

    “生来清奇鬼事多,三世桃花一把抓,身在局中人未醒,一朝棋散祸可杀。”圆慈喃喃唱道,飘然上山。

    黑漆漆的夜里,我神情不由一凝,咀嚼这顺口溜的个中真味,心情复杂起来,这圆慈和尚什么目的?

    这肉身佛真能预测过去未来?生来遇鬼多,这说的是不错,而三世桃花一把抓又是什么意思?说我几世为人都是光棍,反倒这辈子桃花运太好了?又说我局中人没醒,还说一招棋下不好,杀身的祸事就要临门,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摇了摇头,算命这类的事情,怎么理解都行,这和尚就是打秋风的,根本信不得他。

    暂时先会大龙县,等苗小狸和雷虎把我的车子开回来后,我再去南市见韩珊珊吧。

    想到这我回到了大马路上,看看有没有顺风车能够回来,但大半夜的肯定没人愿意载我。

    于是想打电话给苗小狸,她却先打了过来,说刚已经回到大龙县了。

    我很高兴,让他叫雷虎再辛苦些开车回来接我。

    在路边等到了雷虎,发现苗小狸这丫头也跟来了,问起了莫师姐有没有安排好,听说已经睡下了,我也放心了不少,生怕怠慢了老人,

    回到了大龙县之前的雷青宅子,和苗小狸、雷虎一起给雷青上了香,我就道别她们,开车准备离开。

    看时间是半夜三点钟,考虑了下,我决定回龙渊小区的书房睡一晚。

    到了龙渊小区别墅,刚把车子放到车库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韩珊珊的别墅房间那边开着灯。

    我心中奇怪,韩珊珊不是还在南市里么?难道知道我来了,逃跑回大龙县了?

    拿出了电话,准备打给她问问情况,毕竟这房间里不还开着灯么?

    结果电话没打通,一直是忙音,我觉得应该是她又熬夜搞什么科技研发了,因此就打算先洗澡睡一觉。

    之前受伤的位置现在还没结疤,尚有血水冒出来,这水鬼够厉害的,如果不是我喝了符水,现在肯定是冒脓水,然后破伤风而死。

    给伤口做了防水处理,我洗完澡出来,开了书房的窗,躺在了床上。

    看向了韩珊珊的房间那边,灯闪了一下,就灭了。

    韩珊珊应该是知道我回来了,所以放心的关掉了灯睡觉去,这倒也好,明天醒来可以跟她打声招呼,一起去吃早餐。

    就这么的,我躺在了床上睡着后,半睡半醒的时候,忽然好像在梦中有人‘夏一天、夏一天’的叫我,我不禁心惊醒来,冷汗直冒,看向了窗外,周围静悄悄的,一阵阴风吹来,让我浑身鸡皮疹子都出来了。

    别墅周边还埋着当时张玉芳张老太的驱鬼阵,竹节还在书房里,我叹了口气,或许是最近精神过于紧张了。

    加上有女居士帮忙点化,专门种上的百年桃花树在,怎么可能闹鬼?

    抬头望向了韩珊珊二楼的房间,灯却又打开了,我苦笑摇头,韩珊珊这姑娘又睡不着了,难道是想我了?

    见我打开了灯,韩珊珊那边灯果断又灭了,脑洞大开的姑娘,老喜欢玩一些虚的,或知道我醒来,所以放心的睡了吧。

    我看时间已是凌晨五点,再睡不着的我拿出了书籍研究起来,准备天亮后去看看韩珊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