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4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牺牲
    靠在墙上的我神情阴郁,韩珊珊到底出了事?如今这情况很明显有些不对劲了,我打从进来起,灯光就不停的有节奏闪烁。想到了什么,起哦立即就拨通了霍大东的电话。

    “霍队,姗姗出事了,你来一下她的别墅,她的灯光好像有点问题,我怀疑是什么信号,能麻烦你查下她电话所处的位置。顺便找找她如今人在哪里么?”我一边下楼,一边绞尽脑汁的考虑起来。

    “嗯?什么时候出的事?如果是求救信号,我能读懂,这就过去。”霍大东也有些着急。大晚上他刚准备睡觉吧,听到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昨晚……”我开始描述昨晚看到的诡异境况和刚才遇到的事,说罢,脸色还有些发白,心中不禁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段时间入道后,有了长距离的飞步,又以为实力增强后,一切事情都能迎刃而解,就好像刚才遇到以前见面就想躲得远远的周善,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了。

    太过顺利。导致了我轻敌大意,昨晚我就应该警惕这种情况的。

    昨晚半睡半醒时的那个叫我名字的声音呢?

    难道……

    我赶紧的往对面的别墅跑去,在书房里,我翻找了起来,生怕错过了什么,最终,我在桌底下找到了个非常隐秘的摄像头,正对着我平时躺着的床。休刚丸亡。

    “韩珊珊的?”我一看如此细致的集成摄像头,就知道除了韩珊珊,常人很难做出来。

    我看向摄像头对准的方向,目光移到了那只摆放在床头的小黑熊,拿了起来,靠近耳朵听了下,却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可细瞧后。反而发现小黑熊的线头好像被人动过了。

    急忙的拆开,一个小型的录音机出现在了我的手中,这集成的小玩意,又是韩珊珊的手笔!

    韩珊珊,你到底在我这放了多少电子设备!

    昨晚叫我名字的声音,难道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我看着从小黑熊公仔里取出来的东西,后面拖个天线,没有按钮,不知在哪里可以控制它,等回头弄出芯片来。倒是能听听里面的内容,毕竟喇叭都在那呢。

    韩珊珊学精明了,这些小玩意都是特制的,鬼可能也发现不了。

    看向对面别墅的灯,我用摄像头照准了我,灯灭了,拿开了摄像头,灯立刻亮了起来,是集合了热感应仪?这预示着什么?是想引我去她房间?

    我离开韩珊珊房间后,房间的灯不再明灭,这使我心中好奇,看来只有在她房间里,灯才会不断的闪烁,是预防物业管理员恼了断电吧?

    韩珊珊还是相当聪明的,这是我唯一能松了口气的地方。

    而且这里应该没有鬼,毕竟稍微有点阴气,我就能察觉出不对劲来,或者是鬼王以上故意隐介藏形的鬼,才能够骗过我,所以昨晚我未曾感觉到是韩珊珊出事,因此忽略了过去。

    外面一辆警察飞速的来了,霍大东还是很照顾韩珊珊的,一听说她出事,速度快得跟风儿似的。

    我跟了过去,霍大东对我摇摇头,随后跟着我从破了的窗口进入了别墅。

    “你还有点本事,知道用透明胶带破窗。”霍大东看了眼我的‘作案手法’,不禁觉得好笑。但想到韩珊珊可能出事,他也有点呆不住,赶紧的上了二楼。

    开门进了韩珊珊闺房,灯开始骤然闪烁起来,霍大东表情有些凝重,找了只笔和纸张,开始有节奏的画着东西。

    不一会,他就写好了信号。

    “出事了,刚才我就说为什么找不到韩珊珊电话的定位,这果然是信号灯,韩珊珊说她陷入了危险,但却没说在哪里,我路上打过南市韩家那边了,管家说没见到人,说是一个人去旅行了,但躬道呢。”霍大东陷入了沉思。

    “他家里说是去旅行,这不可能的,我昨天打电话的时候,韩珊珊还和我开玩笑逗我呢,还说一定要等我回来时一起吃饭。”我不禁心惊肉跳起来,近期韩珊珊也没说要去哪。

    我拿出了电话,又拨了一遍,依然忙音。

    看着她送给我的这部三星手机,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她送我的邮箱,这层层加密的邮箱只有我和她知道。

    我打开一看,昨天一封韩珊珊发过来的未读邮件赫然就显示在那,这让我差点想把自己打一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点开了视频邮件,韩珊珊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衫,靠在了床上:“我知道我要死了,或许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因为你似乎不那么喜欢我,所以不会记起这个邮箱的吧?算了,我不逗你了,其实就算是普通朋友,我死了你一定会很不开心的吧,毕竟我难过的时候,你总会不厌其烦的安慰我,还说要请我吃饭……好可惜,饭没有吃成……你爽约了,可我还是很开心的,这让我想起了当时吃火锅时的你,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留下这个视频,让你想起我的时候,能够看看我。”

    “铛铛铛!你看到了么?哈哈,我最难忘的就是这套衣服了,想起来了么?”韩珊珊站了起来,在笔记本电脑摄像头前转了个圈,那修身的粉色小衬衫,配了条裤子,身段非常的好,这是当时她和我吃火锅时穿的装饰,可她现在比之前,明显瘦了好多。

    看着视频中脑袋开洞的她依旧蹦蹦跳跳,我眼泪差点忍不住掉了下来,韩珊珊,你真的死了?

    “还有,上次你来我家,拉着我私奔的时候,那时候我整个人都窒息了,虽然知道你只是为了救我出来,但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对了,还有那时候王元一尿裤子那个,太好玩了,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为了让我高兴,把王元一弄成这样,不过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你可不能再欺负他了……还有,苗小狸那小丫头敢下蛊害我,当时你都发火了……这些小事每次想起来,我其实好感动,可惜,我都已经死了,对了,你记得么……我和你说过……我死了变成了鬼,你能不能把我放入魂瓮中?就算不拿出来战斗,偶尔放我出来晒晒太阳也好呀,哎呀,不对,鬼是不能晒太阳的……”韩珊珊没完没了的发动着她异想天开的脑袋,把一次次本来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的动机都圆的好好的。

    或许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在彼此的眼中,都是无限美好好吧。

    她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其实心思却很细腻,只是做起事来,喜欢虎头虎脑而已。

    “韩珊珊是个好同志呀。”霍大东看着我的手机,难过的摇了摇头,毕竟也是共事好久的同事,彼此之间也有过生死相救的时刻。

    韩珊珊如数家珍的说了一大堆我和她在一起的事,要不是有无线网络支持,怕流量早就没有了。

    说了好一会,终于她沉默,最后把事情引向了她的死因。

    “说来可笑,其实你救了我,却是害了你自己,我们相遇,仿佛就是命中注定……”韩珊珊忽然的说了一句我难以理解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从那天以后,他们的目的就换成了你,我反而安全了……你还记得那天晚上,鬼是怎么跨过了桃树,进了我的卧房杀我的么?天线能引鬼,却过不了大阵,它是让人故意放进来的。”

    我听罢,脑海瞬间回忆起救她前的心里活动,我当时是认为那厉鬼破了桃花阵,随后进入了她的卧房,可现在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回忆起此事,已然站不住脚了。

    桃花阵是女居士摆下的,普通厉鬼怎么可能攻破这防御,鬼将级别也要有江寒这破阵大将的实力才能生效呀!

    如果当时进来的是能破坏大阵的鬼将,那身为小厉鬼的惜君,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

    想到这,我浑身颤栗了下,一切早就有人布好了局,并非是单纯冲着韩珊珊来的,要是正常人都能随便碰到鬼,那就太奇怪了。

    “从那以后,本来体质特殊的我,彻底就换成了你,他们觉得,你更合适……能免去使用我所产生的各种各样副作用,因此,就开始以你做为目标,给你创造了许多的便利条件,不断让你成长,可惜呀,我喜欢的你太厉害了,所以现在,他们已经控制不住你了,从你一夜之间消灭了唐家开始……他们感到了恐惧……”

    韩珊珊在我的书房里装了摄像头,所以她比想象的还要了解我,也正因为注目的太多,才渐渐沉迷而不能自拔吧。

    回忆那段时期,到了火锅店的时候她还是快乐的韩珊珊,可从韩家把她带出来后,那无脑快乐的她就不见了,正是那个时候,她知道了事情的一部分真相吧?

    “这就是我从窃听到的信息里,集合到的资料……可现在不行了,他们和我摊了牌,让我必须做出牺牲,毕竟这事情还是有人要去做的,不是么?可如果要你死,我才不愿意,我宁愿自己死了算了……只要我死了,这件事就结束了,毕竟我那么没用,连修炼都不能修炼,我哥哥也说了,我活脱脱就一个废人……”

    听完这段,我不顾一切的跑下了楼,我还来的急救你么?韩珊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