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4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点兵
    世家太过丧心病狂,我甩门而出,这开了车子,往四小仙那边回去。

    前段时间还在相亲。这下就病死了,是不是太突兀了?

    可韩成云根本不理会这个,他说病死就病死,这事情还没有回转的!真当我是三岁小孩,能骗则骗?

    韩珊珊的死,让我看到了世家的黑暗,连平凡人都能以重病死亡的理由。死得不明不白。

    一路风驰电擎,到了四小仙道观,我车子停在了大树下。摆下了法案准备借道阴阳。

    这时候,身边气息浓重了些,我皱起了眉,牙齿也咬出了响声:“周善!如果你真还有点人性,就停止你那破实验。以无数人鬼填出你们周家的道统来,不觉得太过血腥残忍了么?你可以人性泯灭,可以跟个畜生一样吞噬人的骨肉,可往后徒子徒孙呢?他们走这条路,回头时,是否会心中不安?”

    “一天。人生在世,总要坐些什么出来,消灭血云棺,也是为了天下苍生社稷。我知道,这大方向你不会关心,可从小方向着眼,我不那么做,又怎么能救出你外婆来?”周善语重心长的出现在了树底下,依然带着那副面具,依然神神叨叨鬼话连篇。

    我阴沉着脸,心中已经对他警惕达到了满分:“你们大方向、小方向什么的我不管,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无奈卷入了你们这群疯子的争端之中,天下社稷,黎民百态,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想救我外婆,救出我的朋友们!”

    “你先冷静下来,韩珊珊还没死不是么?他们只是要测试你,看看你和韩珊珊之间的关系到底达到什么程度!现在你翻脸了,大家又不是都找上我来调节了么?所以说人嘛,总会有条件可遵循的,你不想要去填棺,就有其他人补上,该去做的事情,总不能因为你不去做而停止下来吧?地球在转,不会因为你不去做,它就不转了。”周善似乎见时机成熟,就抛下了这段话来,想要影响我现在即将要做的事情。

    “周善,书我已经烧了,韩珊珊你们杀死了只会激怒我,进而让世家灭亡,来找我可以,找我身边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们全都陪葬!玄门的事玄门来办,这话既然是前人拿出来的,就有它存在的道理,拖凡人进来时,就注定你们会受到无穷无尽的报复!”我冷笑起来,准备借道下洞府。

    “唉,韩珊珊真的没死,你也不要再说这些气话了,要真死了,你认为我还会在这里等着你的怒火么?”周善摊手说道,拿下了面具,满脸都是真诚。

    我阴沉沉的笑起来:“没死?说死了,我还信她没死,说没死,岂不是真死了?秘籍我已经烧了,要么我去填棺,其余的策略都成了空白,没有书籍,我看你们制作怎么三符?”

    “真没死!我们没有古籍,怎么可能让她死呢?只是让她呆在了韩家地下室,正准备看看你的决心呢。”周善摊摊手说道。休双休号。

    “我就在这里等着,三个小时内见不到韩珊珊,我就下去点兵,到时候站在我眼前的,尽数踏平!拦着我去救人的,不管是谁,都别怪我说不认识!”我威胁道。

    周善皱了皱眉,点点头:“好,这事情我可以从中周旋,不过三个小时有些强人所难了,我只能答应你,明天早上之前将人送到这里如何?”

    听说韩珊珊真没死,我心中换了号,冷静了下来,可忽然的,我却陷入了一丝的不安,往常这种情况,总会出点事端,韩珊珊的生死存亡,实在难说得定,去问周璇?那是不可能的,周善站在这里,他要拘魂普通人太过容易了,别说鬼差了,他上万的阴兵都拿来血祭了血云棺,杀一两个鬼差算什么?

    所以我自己都不知道,韩珊珊是生是死了,可不等待也没有其他办法,难道真点兵去救人?杀光对方全家?

    “好,我在这等到天亮,人如果不来,我就带兵先踏平韩家!韩成云厉害,连女儿都杀,我看他能拿我怎样!”我说着,就席地而坐,等待周善答复。

    周家人善谋,周善、周璇、外婆都不是善茬。

    看来我还是不知不觉进了套子,又回到我填棺的原计划里了,不算者对上算计者,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周善的棋局里面了,这是世家的阴谋,同样也是周善未知阴谋里的一部分。

    如今想要回到自己希望走的轨道上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踌躇间,周善脸上挂着笑容:“你若是填棺,大舅公还是能够想办法救出你来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世家上面是着急了点,想要看到事情的结果,结果逼得大家都无路可走了,才会回到以前设定好的路线,那小女娃,是三阴之体,怎么可能比得上你五阴之体,虽然有隐体质,可填补血云棺,但也差了一些,会留下很大的副作用,如果是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天生就和血云棺契合的体质,所以你想想,世家怎么可能会退而求其次?不过我跟你说罢,就算是你能看见韩珊珊活着,可世家也不能让你带走她不是?直到你填棺为止,她也不会得到真正的自由,毕竟你和她只是朋友关系,她父母可比你亲多了吧?”

    “就是说,你还是打算让她做人质,直到你们如愿以偿为止是吧?”我对周善的不信任,对世家的仇视,也没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恐惧,或说还是那样有持无恐。

    正在我和周善攀谈扯皮的时候,一个背剑的男子忽然从四小仙道观门口朝着我们走来,这距离才发现他,我怵然有些心惊。

    也不知道是如何到了这里的,仿佛嗖一下就来了。

    “李破晓!”我皱了皱眉,这家伙没事跑来这干什么?他现在入道中期,实力强大得离谱,对上入道初期的招鬼道周善,我根本不惧怕,但对上入道中期的他,简直跟碰上晏紫花那么麻烦!

    “夏一天。”李破晓淡淡的看着席地而坐的我,随后也没理会,走到了一边的大树底下,靠在了树身上,只是盯着我不放。

    我莫名其妙,而周善表情却有些难堪起来:“你请的帮手?”

    “呵呵,帮手又如何?难道你们不打算履行承诺?”我见李破晓就站那不动,想来李大腿让他盯着我,他果然就过来盯着我了。

    上次大路上分道扬镳,他也完全没有要追我的打算,因为这家伙鼻子和狗一样灵,想要找我根本不怕我逃。

    用阴魂不散形容李破晓,恐怕都不过分。

    “必然不会有假,大舅公我这就去联系,将人调解好就给你带过来,早上之前,肯定会到的。”周善多看了李破晓一眼,似乎也有些拿不住这疯子的想法。

    “嗯,你就调解去吧。”我点点头,发现李破晓完全就是围观的,也懒得理会他,借了法术,准备下阴间去。

    “慢着,夏一天,我有点事想要问你。”李破晓朝着我走过来。

    我停下了法术,表情变得有些不好看,往常这家伙都是这个时候动刀子,今天难道也来这招:“怎么?李破晓,你难道还想要打一架么?我现在可是受害者。”

    “并非这事,只是想问你,全画师的去向,你可知道?”李破晓说道。

    “不知道,好久没见过了。”我想了想,全画师应该是中华城上面画神像的小姑娘,怎么和李破晓联系上了?

    不过我哪管得着她去了哪里,姗姗也失踪了!我正急得热锅上的蚂蚁呢!

    李破晓皱了皱眉,随后返回了树下,继续沉默。

    我给他这一打断,就有些分心了,说道:“全画师怎么了?你没事找她,不如帮我找找韩珊珊!”

    李破晓看着我,好半响才慢悠悠说道:“嗯,我就在这等着韩珊珊来,你下阴间吧。”

    我听着这话很怪,什么叫我下阴间,不过现在也不宜多分神,我借道下了阴间,去找师父商量事情。

    周善不是傻子,我也一样不是,他要拖延时间,我不能如他所愿,对上世家只能用拳头说话!

    到了洞府底下,周围却跟兵临城下一样气氛萧杀,好些尸王都提着兵器站在了外面巡逻,似乎在防备什么。

    看来是牧王吧?牧王当年凶残成性,带着一大堆的将领尸兵陪葬,练成尸类,齐夫人反了他,女儿也不亲他,现在这架势也算正常。

    匆匆到了教室那边,正恰逢下课,惜君看到我,跟小猴子一样抱了上来,兜着我的脖子不放,最后绕到了我的后背。

    我心情忧郁,没去理她,由着她挂在脖子上,到了师父面前:“师父,我朋友给世家的人抓走了,他们要将她填棺,我要把兵马全带到阳间,把朋友要回来再说。”

    “又开杀戒?”丘存之皱眉,伸出了手指,快速的盘算起来。

    我心中如悬起了大石,师父的表情是不愿意给我提兵上去吧?那该怎么办?

    “唉,去吧,不过速去速回。”师父算完,摇头叹了口气,竟直接同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