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5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擒王
    “贼子!何等嚣张!我陶南山这便将你拿下,我看你能耐我何!”留着白胡子的稍瘦老头脾气倒是火爆,一巴掌就拍得桌子都震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发疯把人质弄死?老家伙,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最好先把自己屁股洗干净,你看看你帮的都什么人?为了血云棺,连自己女儿都准备拿来填棺了,呵呵,你也别说小子我嚣张,我还有好多种办法,也能让你们乖乖坐下来谈判!”我阴冷着脸说道。

    “夏一天。我是南儒学会的邹中,久闻你的大名,韩世兄的事情我已然听说了。世侄女韩珊珊病逝,我也很难过,韩世兄也说了,今天到了中午,她遗体就会运回这里了。我知道身为她的好友,你也很悲恸,既然如此,那大家何不节哀顺变?本来可以融洽相谈,也不必把事情闹得这么僵吧?”另一个和韩成云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大打温情牌,开始劝慰起了我。

    南儒学会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看他修为倒是蛮厉害的,竟有入道中期的修为,想来在南边儒门里也有一定名气。

    “韩彬彬,刚才你不是说你妹妹还活着么?怎么又死了?生生死死的。你们韩家玩我么?”我看了眼韩彬彬,又看了眼宋婉仪。

    宋婉仪就是我的蛔虫,立即明白我是要给对方点苦头吃,所以手指一动,韩彬彬就觉得腰部剧痛,顿时脸都白了,赶紧说道:“活的!我妹妹韩珊珊还活着呀!”

    韩成云脸色铁青,但双手仍和那晚上一样,放在了鼻子和嘴唇之间,冷冷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游少臣毕竟是生意人,赶紧的补了一句:“夏少,这事情何必撕破脸呢,可能是国外的那些庸医误断呢?也可能是底下人乱说呢?风言疯传,这事我们好好商量嘛,对不对?”

    “爸!咱们把姗姗还给他吧!我痛得要死了,哎哟……咕咕……”韩彬彬痛得呲牙咧嘴,嘴角唾液都冒了出来。

    “住口!”韩成云低声对儿子说了一句,然后阴沉的瞪着我:“夏一天,老实这么和你说罢,血云棺是做什么的你知道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消灭它?为了天下苍生,我选择牺牲女儿也是迫于无奈,更何况姗姗正义感如此强烈,一听说此事,便下定了决心,况且,没有特殊的体质,想要填棺也不过是化作血云棺一层血雾而已,若非这样,我韩成云去填了又如何?只有你一直畏惧,犹豫怕死,结果害死了多少无辜之人?我们世家本以为你能去填棺,给你的便利又何其之多,你未曾悔悟,反而不断惹出滔天大祸,这段日子,多少人在世家玄修名册上消失?或是直接给你杀死,或是意外消失,但冒头无不对准了你,我们世家处处隐忍,终归是为了太平世界,而你为何不想想,若没有人填棺,短期之内,血云棺便会脱离引凤镇,到时候,整个南部,恐怕都会陷入恐慌之中。”

    “道门把血云棺摆在那,现在好了,血云棺要出来了,天下苍生就关我的事了?有本事当初就别拘了我外婆呀!现在大气凛然的跟我说填棺既是正义,不觉得很可笑?当时封印我外婆,丢进死镇里时的那种大义凛然呢?去哪了?你们就不会想想,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到那里,有多少人会去图谋?净灵道,你们不都对鬼有克制,挺厉害的么?我就带着几个家鬼,这引凤镇的血云棺带着上百个鬼王呢,去灭吧!别说我会阻拦,我还给你净灵道提供帮助呢!要十亿!还是二十亿?全买符纸法器给你们,你们觉得怎样?我这算是资助正义了吧!”面对这群前后自相矛盾,还要欲盖拟彰的家伙,我也火了。

    净灵道的长老张口结舌,几次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陷入了沉思中。

    “吼吼。”倒霉熊从地下室里挤了出来,看了几个入道中期的人,颇有些不屑,到了我身边示意,它把尸体堆入阴间了。

    听宋婉仪解说完,我对着几位正盯着这巨熊的上位者,说道:“血云棺不是谁想要玩就能玩得起的,我不管你们上面有什么人,我也不跟你们玩这些虚的,要扯皮,谁不会?我阴间大军对鲜血也饥渴难耐了,死女儿换回全家灭亡,还是大家都活着,希望你也好好考虑清楚,就少陪了!我今日下午六点会在在四小仙道观等着,若是再见不着韩珊珊,就什么都别谈了。”

    今天得罪了儒门和道门,或许以后会寸步难行,但没有足够的威慑,我会给世家和道门压制得死死的,身边的人也会因此而相聚死去,就如之前死去的老伙伴们。

    因为有人质在,又有倒霉熊殿后,我毫不犹豫的当场转换了阴阳,我借道回到阴间,施法的速度让他们都震惊不已,也给这次的谈判增加点筹码。

    回到了阴间,叫出了陈善芸,将我带回了十里亭。

    还未到那边,战鼓就响了起来,我心中一紧,飞快的到了那边,看过去时,尸兵已经给一群大军围着,数量也有上万左右,这些阴兵服饰又是不同,旗帜上面写着大大的‘陈’字。

    南市城隍那边的大军?

    对方领头的指挥塔在山丘上,正看着底下上万阴兵围着尸兵,我见情况不妙,就让陈善芸把血云轿抬到那边的指挥塔去。

    “大龙县天一洞府的洞主夏一天,求见前方将领!”江寒在轿子上大声吼道。

    那边指挥塔看我坐在血云轿上而来,就引了一支精兵前去接引我,我扫了一眼来的鬼,竟是两位黑白无常带头。

    “呵呵,在上面杀了人,阻止我们鬼差拿魂,现在又跑下来要见我们南城隍,胆子不小!”黑无常指着我说道。

    “在大龙县擅自开启洞府的,兵力就如此的精锐?

    太好玩了点吧。”白无常上下打量了我,就负责带头不再吱声了。

    南市分了东南西北四区,各有领兵驻守,而中央的大城隍就统制四方城隍。

    我到了指挥塔那边,八鬼抬轿的城隍爷姓陈,满脸是络腮胡须,看起来威武不凡,而身边竟还站着我的熟鬼,阮秋水。休每向扛。

    一看是这反骨小妞,我气不打一处来,就想着要数落几句,结果阮秋水只是微笑的看着我,似乎一副吃定我的模样。

    “贼子夏一天!你逆天改命,诸般逆阴司规矩行事,大龙县拿不下你,本已经在市里记录在案,如今不但逍遥法外,还带着阳身在阴间擅开洞府,拥兵自重,这次是打算带尸兵对抗我南城隍陈大德么?给我拿下了!”南城隍大喝一声,命令左右牛头马面持武器朝我围过来!

    “南城隍!一切因果皆非不得已,我请求和你单独聊聊!”刚趁机说道。

    阮秋水一听,不禁脸色不好看起来:“南城隍大人,此子诡计多端,手段狠辣,必然有些由头说法来准备忽悠你,万不可给他先说话!”

    “呵呵,为何不直接把我舌头割了?你既然这么害怕我说,肯定是和南城隍商量的话里面,有些什么关键的地方没有告诉南城隍大人吧?阮秋水,你身为周璇的幕僚军师,却跑来这当说客,驱虎吞狼,不就等着两败俱伤么?其中的密事需要我一一明说么?南城隍大人,我请求与你单独对话!”我再问一次,这回南城隍表情有些变了,看向了阮秋水。

    “城隍大人,这人出名的是骗子,到处兜转骗人,如果你相信他的话,难免……”

    “我小小的一个洞府主人,至多也就只有两千兵力,如今还被城隍大人围在其中,只是谈谈话罢了!难免如何?”我坦然说道,真挚的看向了南城隍。

    “阮秋水,就是犯死罪,尚且有一句话留下,你莫要再影响我的决定!”陈大德大喝一声,就打算带着牛头马面一起上前和我对话。

    阮秋水气得一跺脚,立马说道:“南城隍且听我一言,难道你忘了,大城隍许给我大龙县城隍的诺言么?”

    “这……”陈大德快要到我面前,但阮秋水这句话,让他当场就犹豫了。

    我冷冷的看了眼阮秋水和陈大德,看向了惜君和倒霉熊:“拿下了!”

    惜君嗖一下就飞向了陈大德,浑身烈焰熊熊,背后的小翅膀似乎让她整个轻盈的身体飞了起来,速度快得离谱,眨眼就到了陈大德的轿子上!

    轰!

    惜君一掌,就放出了一阵恍如火炮的恐怖火焰,陈大德莫名其妙,就给我派鬼攻击了,防御的招式都没弄出来,就因惜君的掌炮滚倒在地!

    所有的侍卫都是大惊失色,迅速飞来救援!

    倒霉熊咆哮着,拿着玄铁棺砸向了一群鬼将,一阵阵黑气宣泄而出,染得附近的鬼身上都黑了。

    惜君晋级后,速度和实力都远超同级,一击打破了陈大德的防御后,整个身影就到了陈大德前面,小小的手按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只要她发力,恐怕谁都能想到,接下去陈大德的脑袋就会消失在惜君的新绝招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