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5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剑光
    惜君的脾气一下子就爆了,背后两只血红的小翅膀冒了出来,嘴巴都裂到了耳根,嗖一下就咬掉了铁塔大将的脑袋。拦都拦不住!

    好在我拉得够快,惜君还想要把这鬼吃掉才罢口。

    鬼将没有了脑袋,整个身体在那乱转,随后撞到了门上,又往街口那边走去,场面颇为吓人。

    鬼也没那么容易死,可咬掉脑袋还是会损失极大修为的。

    旁边另一个铁塔大将也怒了。挥着大戟朝我劈来,或许以为我只是个阴魂好欺负,也没有丝毫留力的意思。而且惜君因为吃过一串手链,修为彻底就隐藏了,如果不是表现出实力,和小孩子没多大区别。

    江寒上前一步,盾牌一拍。嘭的将这大将砸飞出去,这下子要闹出事了。

    “夏一天!你看你干的什么好事,完了完了,这回彻底完了。”我身边的南城隍黑无常吓得脸都青了。

    白无常更夸张,开始找方向夺路而逃:“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的!妈呀,这是在城中呀!早知道咱们就不该来!让二十四司那该死的何大宝来!”

    惜君却没事鬼一般,翅膀也消失了。人畜无害的样子,搂着我的脖子,看着那跌跌撞撞没了头的鬼,在那咯咯的笑。休刚杂技。

    话说那鬼将脑袋还没来得及长出来,这一路跌转,正要撞上一侠客打扮的青年身上,那青年连头也没回,噌一声拔剑,就抵在了鬼将的胸前!

    这一剑,快得跟电闪一般,比刘小喵的绝招还要霸道许多。

    然而剑却只是抵住了对方的前行,青年回身看一眼,皱了皱眉,伸出手指,一阵绿光点到了鬼将身上。

    那鬼将脑袋冒了出来。摇了摇头,看向了我这边:“兀那贼子!敢动城隍守门铁塔大将!”

    这铁塔大将已经矮了一大截,修为大降,看我就一阴魂,看惜君更是连阴魂都不算,立即还要来找我麻烦。

    结果青年将他推到了一边,眼里冒着寒光:“何处吞神野鬼,为恶阴间!”

    “这位兄弟,我们并非故意,只是我家小鬼年幼,不知收敛脾性,这铁塔大将既然损失了修为,我愿赔偿一笔冥金,算作是补偿。”我看那青年鬼修为颇为精深,就不想惹事。

    黛眉在轿子上飘了下来:“兄台,这次算是我们的错,可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们愿赔偿冥金。”

    “这些无需和我多说,和城隍说去,我是问你们,这吞神野鬼,是否你们豢养的?”青年故问道。

    一群巡逻的阴兵鬼将也给另一铁塔大将叫来了,上百号鬼,周围的鬼全避之惟恐不及,整个城隍大门的小商贩和鬼都跑得无影无踪。

    阴兵围着我们,那青年却剑指惜君,一步不退,真个是威风凛凛,似乎全然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惜君身上:“我问你们,吞神鬼是否你们豢养!平日以何种东西喂食这恶邪?!”

    “啥都吃,不挑食的,比如棒棒糖呀,可乐雪碧也吃的。”我淡淡说道,阴阳眼扫了下,这青年鬼竟有鬼王后期的修为!

    “吞神鬼为祸阴间甚烈,我若要将这吞神鬼灭杀,尔等以为如何?”青年说的是商量的话,却全无商议的意思。

    倒霉熊从轿子边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城门,眼中露出一抹不屑,拖着鬼棺来了。

    “不以为如何?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主子说话?”陈善芸有些生气,走过来就想要说点什么。

    “善芸,你先去旁边等着,让我们先沟通一下。”我看这青年鬼厉害,有意要避开这一战。

    “一群邪物,何以招摇城隍!我荆云,今日便替阴间行正义。”青年鬼轻喝,周边的鬼将阴兵全都退出了十几米外,远远的围在了我们很远的地方。

    “荆云!是荆云!”

    “我的妈呀!”

    两个铁塔大将也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原来的地方,仿佛这个名字,就代表着一场浩劫!

    “我才不怕你!”惜君鱼鳞牙都冒了出来,从我身上跳下,背后两只翅膀也冒了出来。

    “已经是吞神鬼将了!看来吞噬之鬼无可计数,如此凶神,尔等居然敢豢养身边!正该死!”荆云已经怒不可为,吞神鬼,本来就是吞吃阴间鬼而增长修为,修炼什么的几乎全无用处。

    能打到吞神鬼王,这吃的鬼恐怕不止是几百上千了,也怪不得他说为祸甚烈了。然而他哪里知道惜君吃的鬼魂,大部分都是些声名狼藉之辈,甚至很多修为还胜过她的敌人?

    又是一个李破晓!这世间,还真的不乏正义之士。

    说罢,这荆云嗖一下就飞了过来,一剑劈向了惜君!

    惜君浑身烈火熊熊,伸出手,一阵橙黄的金光跟大炮一样轰向了对方!那荆云根本无所畏惧,剑光扫过,宛如一阵星光,把那金光当场就扫没了!

    江寒瞬间出现在惜君身边,盾牌冲锋,撞向了对方!

    荆云持剑横扫,哐当的巨响,在青金盾上留下一道剑痕,但很快他不进反退,眼光冒着一丝凶焰,瞪着宋婉仪。

    因为前方,已经砸下了一大堆的阴锥,宋婉仪在那阴恻恻的笑着。

    倒霉熊虽然也不大喜欢惜君,但看我就在战场这,马上就不高兴了,连吼了好几下表示愤怒后,玄铁棺就砸了过来!

    荆云连斩三剑,但只是三声闷响,剑就给弹了出去,根本对玄铁棺不起作用!

    刘小喵从轿子里跃然下来,长剑带着暗雷之光劈向了荆云,然而荆云看都没看,往后扫了一剑,刘小喵的剑顿时脱手飞出,扎在了墙壁上抖动不已。

    我没有任何犹豫,对方速度太快,修为也高得离谱,当即一张蓝符丢出,借了血衣。

    惜君她们全部沐浴在我入道期的血衣之下,这一下,整个战场都沸腾了起来,惜君跟磕了药似的,头发都炸了起来,双目红得跟是电光似的,浑身的红袍也漂了起来,两只翅膀明显的增大了许多,可见惜君的小翅膀如今代表着她实力的强弱。

    宋婉仪和江寒全都升级到了中期,唯有黑毛犼消失不见了,但我知道在适当的时机,它一定会给对方致命一击!

    “天一借法!血衣!”我单独给倒霉熊加了个血衣,倒霉熊伸出两只爪子看了好一下,才明白了过来,顿然跟打了鸡血似的挥舞起了玄铁棺!

    轰隆!轰隆!

    玄铁棺砸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窟窿,可巧之又巧的,把城隍的大门给砸破了,这回,连倒霉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看它吁了口气,把棺椁拉回来的样子,我无奈叹了口气。

    宋婉仪和江寒,黑毛犼都因为血衣进阶中期后,攻势变得猛烈起来,防守上也增强了不少。

    惜君虽然没有突破到后期,但也比之前提升大了不少,小手掌伸出,立马就是一阵的橙黄金光,谁给炸中怕都不好受。

    倒霉熊以前倒霉多了,皮肉够厚,根本不惧任何攻击,又是远程,又是近战,逼得荆云也有些不自在了,剑光施展不开。

    以一敌众,显然是不明智的,即便个人修为再高,也无济于事。

    “阴阳锁仙,疾驰无停!天一道法!追仙锁!”看这荆云给逼得够呛,我也没闲着,道法是入道中期才能流畅施展的法术,但对我这修了巢祖道统,而且是之前吃了三符之一的人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巢祖四重,所蕴含的法力何等的庞大,入道期存储量如果用碗来计算,我这个可以用盆来形容了!

    双手一合,追仙锁就轰然飞出,冲向了荆云!

    “道法?你是人类!”荆云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长剑一截,哐就斩飞了追仙锁,然而这追仙锁仍死死朝着他扎去!

    惜君她们看我发动了攻击,也一刻不停的猛攻起来。

    即便是鬼王后期,但面对五个鬼王中期的存在,也不能力敌,加上还有我的道法配合,很快荆云抵挡不住,给我的追仙锁捆住了!

    “呵,以为区区入道期的道法就能困住我?透天剑!”荆云大喝一声,浑身全是剑光,一瞬间,追仙锁就不知怎么的四散给劈开!

    他的身体剑光环绕,准备朝我走来,我紧皱眉头,这家伙简直是疯子,是想要不死不休么?刚才都败了,还要玩?

    轰!

    就在这时,大门轰然打开了,里面黑气纵横,阴风刮得跟冬夜里的海风似的,冷得彻骨!

    大门内,一群的鬼幽幽的看向了我这边,而荆云却冷冷的站在了门口,盯着里面的城隍,不知又要出点什么问题了。

    烟云翻滚,气浪跟电视的天庭一般无二,喷到了脚边,非常的冷。

    那城隍远远的坐在办公台上,他不但浓眉大眼,身材高大,修为还毫无疑问的已有了鬼王后期,瞪着我和我身边的黑白无常,表情流露出了上位者该有的深沉。

    看我时是威武不凡,但看向了荆云时,他竟有了一丝的不耐,我似乎从他双眼中,发现了一丝躲藏的苗头来。

    荆云却像是没见到一般,疾走几步就越过了我这里,似乎是朝着城隍而去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