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5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封官
    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我摇摇头,荆云这一点就和李破晓不同,他比较能说会道。关心的也是大众的利益。

    刚才还说要在大城隍那告我一状,结果我也站在他那边说了周璇如何如何,他竟然就忘了告我状了,可见这人虽然嫉恶如仇,但大恶小恶,还是有先后之分的。

    我其实从不自诽正义,或许在李破晓眼里。在荆云眼里,我就是邪的,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做此事的决心。如果我不杀伐果断,势必身边的人和鬼会死,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死得人太多了,林飞瑜、刘方远、女居士、雷青、童三斤。或许连韩珊珊都死了……

    这些还少么?世家逼近,周璇逼近,所有人都压迫着我,唐家以后,

    大城隍的府邸,表面看一般般,和周璇大龙县府邸差不多。但一进去,那气派,还真不是一般城隍能比得上的,可见这城隍在位,捞了不少的钱。

    这鬼王带我们去了大厅,那里已经摆好了各种珍馐美食,家鬼们都非常的嘴馋,倒霉熊已经迫不及待要吃了,给宋婉仪说了几句,就不高兴了,大摇大摆的爬过来,要找我告状。

    呼哧呼哧的不知道它说些什么,我可没那么客气,拿起了那卤肘子,放到了它面前。

    倒霉熊大喜。一口就叼走了这肘子。

    黑毛犼当即也跑了过来找我要吃的,我想不能厚此薄彼,看自家前面的肘子没了,就顺手拿了身边台上那块给黑毛犼。

    结果回过头,江寒已经泪流满面:“主公,我最爱吃这个了……你怎么给老黑了,它刚才都偷偷吃了一块了。”

    “你怎么说哭就哭呢!得了,我一会就赔你。”江寒爱哭我知道,但一个肘子,不至于吧,我打算招来厨工问问能不能再来俩肘子,要不能只能去要大城隍桌位上那个了。其实家里倒也不缺吃的,不过做得肯定没这个色香味俱全,这怪不得鬼将们食指大动了。

    正打算叫厨工,大城隍却换了一身衣服从内室里出来了,看我和鬼将打得火热,不禁哈哈大笑。

    黛眉是我这边的主持人,刚才也和我商量过了,当即就先带着我们行礼,然后等大城隍发话。

    “那上访户荆云,太不识大体了,天天来城隍府捣乱,也不知道这小子哪来这么多事,唉,倒是连累了你们,所以我这也就准备了些小差,当私下里招呼下远客,算作是道歉了,要是刚才在朝会上我易洋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你们可要见谅些呀。”大城隍呵呵的笑道,一副和蔼老者的模样。

    黛眉对付这种场面极为熟练,微微笑道:“岂敢,城隍大人宽厚仁德,远近闻名,对待部属更是宅心仁厚,我家主人也是不想看到好人被欺负,才出这头的,却没想到和荆云的案子撞了一起了,倒还要城隍大人多多见谅才是。”

    我对黛眉暗暗点头,这小妞一下就把整个事情撇到荆云身上去了,不愧是厚黑,当官的材料。

    “周璇闹出的矛盾由来已久,你们不说,我也是了然的,可这周璇和你们想的不一样,她上面有人,连我要掣肘她,阻力也比较大,况且她三番五次来我这里,也没忘了给市里做些好人好事,所以偶尔一些小差错,还是以提醒为主,你们看呢?”易洋平静的问道。

    我一听,你这狡猾的老城隍,什么叫好人好事,那叫贿赂!

    黛眉也是狡猾,也明白了周璇给了不少钱这易洋,所以对方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际有没有上头还真不好说呢。

    “原来城隍大人早有所虑,也为此忧心忡忡,黛眉这里正好有一个方案,能解决城隍大人的后顾之忧,城隍大人先品鉴下如何?”黛眉笑着说道。

    “哦?也好呀,且说来听听?”易洋对我这洞主是以招呼吃饭为主,对黛眉却是等待她开价,这老滑头,也是很贪婪的。

    黛眉深知生意上的事,当即把一层层的细节说了出来,包括用生意上的事情来制衡周璇的扩张也说了一下,随后又谈了下天一洞府目前的规模和兵力等,以及摆明以后到市里时,也会是不是做点‘好人好事’之类的。

    她的话听起来全是对对方有利的,实际我们这一方拿到的利益着实更大。

    “呵呵……好呀,你们有这样的心,我易洋代表我们南市城隍感激你们呀,将心比心,你们天一洞府,需要我们市城隍怎么去支持呢?这里都是信得过的,尽可大胆的说。”易洋同样是老狐狸,深悉官场的做派,听罢,哪还不理解?就问了我们又什么需要他帮忙的。

    除了刚才带我们进来的鬼王,易洋那边没其他鬼,黛眉想了想,就把我路上和她商量好的事情说了起来:“希望市城隍那边能够给我们个名头,还有一些地盘方便扩大经营,有了资本,我们才能有所作为,若非如此,周璇天天都闹着要大军攻打我们天一洞府,这可如何是好呀?”

    “这么说也是,可大龙县已经有一个县级城隍了,你们洞府鬼的数量不多,周璇那边又岂会拱手相让?”易洋犹豫了下,有些疑惑的看着黛眉。

    “聚少则成多,既然已有这么多鬼不满周璇的军政,那些鬼总不能老在外面漂泊吧,城隍大人何不给我家洞主一个城隍身份,就算是小县镇也好,地盘我们自己开拓,赋税也会按照市城隍的规章制度缴纳,大人以为如何?”黛眉说道。休刚丽圾。

    “要城隍的名头?你们真有这个能力?这可是要在市里做很多好人好事的呀!”易洋考虑起来,意思相当**明确了,钱不够,那是不能开的。

    黛眉看易洋已经开始考虑,知道事情差不多完结了,就说:“城隍,周璇若不是因为有我们洞主的钱,如今早就因为扩张而入不敷出了,城隍不会不相信我们的实力吧?”

    “也好,大龙县有个叫水镇的地方,就从那开始划分,由你们自己带着诏书去接管文官武将,又从那里经营如何?不过我们市里最近那十亿的缺口,不知道方不方便……”易洋咬咬牙,似乎这决定相当艰难。

    水镇有条阴河,上次我用阴阳令时,就掉那河里过,最后是陈善芸把我拉了上来,这距离大龙县也不算太近,但和洞府却在差不多位置上,所以不算是分割大龙县。

    毕竟易洋的手段也不差,不会随便让我乱来,一个小镇城隍卖个十亿,他还赚了。

    明摆着要钱,我自己也是走后门买官,大家各取所需。我立即点头拍板同意,黛眉代为说道:“此事理所应当。”

    事情圆满结束后,吃过饭,看时间居然都三点多了,生怕误了和世家的约定,我和黛眉准备告别。

    易洋的心腹在席间早就离开了,去定制了授印和文书给我,到我们出门前,东西就送来了。

    一块城隍授印,一张城隍文书,还有几块黑色的牌子,还有一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物件,上面还有一本相当于怎么当好城隍的指南书。

    我在一式两份的文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又画了押,给易洋那备案后,大家就道别离开,当然,这钱肯定要给的,直接在天地银行那边暂时划了十亿的冥金给了易洋。

    “又是十亿,好几箱宝石还抵押在银行呢,今天又欠上了,夏城隍大人,利息重,咱们免息期要还完呀。”黛眉抽着我苦道。

    “别叫我城隍了,这城隍不好当,先看看情况再说吧,一切还是你来打理,黑锅我来背。”我也苦笑了,回去该怎么和齐夫人开口呢?这钱又不是白来的,欠了这么多,实在不好交代呀。

    出了门外,我带上鬼将们,也让陈善芸加速赶路,结果门口的荆云见了,死赶慢赶也追了上来,似乎要找我问到底在易洋那说了些什么。

    这家伙实在阴魂不散,不过我还是耐心的停了下来,拿了一堆城隍文书出来,并且开始跟他说起了如何制衡周璇之事,这家伙当即有些高兴,对我另眼相看起来,准备要加入我这正义的一方。

    我看这家伙实力太过厉害,有点不放心,也不知道师父能不能对他洗洗脑,让他别那么执拗?

    考虑了下,决定让他先跟着去水镇,到时候在洞府详细谈谈再说,不合适打发点盘缠就算了。

    而且时间毕竟不早了,需要赶路回去。

    路过南市城隍的时候,两个黑白无常也不敢再说什么,毕竟南城隍也放了,我也有官职在身,所以畅行无阻。

    到四小仙道观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这时候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照着地上红得跟血似的。

    细细一看,却真有几滩血,泼在了四小仙的地面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