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5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九剑
    夕阳残景下,几近废弃的公路边,李破晓一步步走过,手中的杀人剑挥动。血珠子泼了得满地都是,连擦拭剑刃都省了。

    几个人直挺挺倒在地上,或挣扎,或直接死去,这些人是空玄门的,似乎其他门派的也有。

    还剑入鞘,李破晓缓步从公路上回到四小仙道观,见我恍如不见。冷得难以接近。

    韩珊珊没来,我心中却不禁失望,世家似乎爽约了,这意味着她或许死了,也或许世家想要将我逼至无法承受的境地。

    颓然坐在了大树底下,看着李破晓步步走近,我招呼也懒得去打了。

    “情况如何?”李破晓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如何,说好了傍晚送人来,到了现在,看你连杀四人,我就知道事情可能谈崩了。”我淡淡的笑道,韩彬彬和游江飞的咒难道给高人解了?世家如此作为,很显然有所依仗。

    南方入夜缓。但现在也七点多了,韩珊珊却还未来,这还不代表出了问题么?

    “我杀的人,该杀。”李破晓皱了皱眉,以为我是说他滥杀,就从道袍的怀中摸出了一张纸条,丢到了我面前。休吗页弟。

    我拿出了纸条,看了一眼。上面写道:初七晚上,大龙县城外古道观,瘸脚槐树下,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

    “武侠片看多了吧?”我哑然失笑,这约架还真是奇葩,说罢,纸条随手丢到了一边。

    李破晓瞪了我一眼,回去捡了起来,揣入怀中,一副认真的表情,看得我很是无语。

    快要入夜,一个腰间揣着剑的独眼男子从大路上疾步而来。

    这男子三十多岁,带着眼罩,腰上横背一把剑。手搭在了剑上,一路疾行,速度迅猛:“何人是李破晓?可洗净了脖子?”

    我嘴巴都合不拢了,真来?

    “我便是,全姑娘失踪,是否因你之故?”李破晓冷然问道,手抹在了长剑的底下,这是我第一次见李破晓战斗前的背影。

    “九剑活杀会,顾念侨,今日取你性命。”独眼的中年男子搭在剑上的手改成握剑,浑身站得笔直。

    噌,叫顾念侨的男子直接出剑,迅猛朝李破晓扎来!

    李破晓不慌不忙,手掌一拍剑鞘底,杀人剑就出鞘了,剑从空中转下来的时候,一张纸符已在剑刃上抹开:“急文真咒,草剑归宗,乾坤借法!剑破!”

    “一步穿云,一步天纲,九剑借法!一杀!”顾念侨的剑长而尖细,好李破晓的古剑有些不同,剑出鞘一刻,就杀气尽显,锐不可当!

    噌的一声,云气弥漫,顾念侨一步踏出,如天罡神变,已经到了李破晓跟前!

    李破晓剑破乾坤,走剑而出,每一步周围草木随动,御草如剑气,与顾念侨的剑对轰一起,最后各退一步。

    剑声停下时,顾念侨的手臂处,不知何时中了李破晓一剑,竟溅射出鲜血来。

    两人的一剑,似乎都神妙至极!而李破晓似乎更占上风!

    儒门剑道对上道门的剑道!我心中骤然一惊,这九剑活杀会真和乾坤道有什么瓜葛呀?

    不过你们要打要杀,也不能把决斗地点选这吧?

    我心中腹诽,自从四小仙道观废弃后,年久失修的公路也没什么人来了,倒是这些家伙竟把这荒地当成决斗场来斗法了。

    “呵呵……有意思,我找了你大半年,终于找到了大龙县,还真谢谢你借尸还了魂,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雪恨,所以杀我师兄之仇,今天是报的时候了吧?”顾念侨冷笑起来,抬起了手臂,轻轻添了下,露出残酷的笑意。

    李破晓根本不为所动,缓缓的摆开了剑式,准备再来,接着第二招。

    顾念侨持剑退了几步,一张红符取出,咬破了舌尖,血液喷到了拽有法盐的掌心,随后在红符上写了几个字,紧接着握拳念咒,踏罡步而来:“踏罡斗步,存思九天,九剑儒法!九步……杀!!”

    厉喝之声震得我耳膜刺痛,阴阳眼中,顾念侨身上杀气腾腾,每踏一步,气息都狂涌而来!

    那一边的李破晓,把剑持平,不知什么时候,一张红符就夹在了剑指上,这红符如硬纸板一般虚空悬浮,李破晓剑指迅速抽离,划过了红符,一抹鲜血如花洒落,急快画符时,红符却还飘在空中,咋看过去,如悬空剑气。

    “朔朔之风,御剑天行,乾坤道法!踏!剑!归!”李破晓急念咒语,踏步而出,整个人的动作行云流水,带着一连串的残影,恍如持剑疾飞!

    两人剑艺高超,刚才那借法就看得我眼花缭乱,但这一剑,简单粗暴,只见烟雾飞起,又骤然消失,似李破晓已经冲出了几十步的距离,又仿似一步未动,剑光闪过后,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顾念侨的剑快,九步一杀!但李破晓的剑更快,飞仙过后,已踏剑归来,而对方,早已人头落地!

    噗通,顾念侨倒地,李破晓长剑一甩,还剑归鞘!

    我愕然看着这一战,心情此起彼伏,好霸道的二愣子,我手心不禁溢满了汗水,经过李大腿的点化,这二愣子又前进了一大步,上次和我进小义屯,用一次疾仙步都要死要活,这一次施展了踏剑归,却跟没事人一般,剑起剑落,一个入道中期的顾念侨就干脆利落的死了!

    “李破晓!你们不过是约架而已,用得着杀人么?你看你自己,平时都如此的残忍,之前还好意思说我?”虽然害怕,但不代表不能说,这家伙也不过滥杀无辜而已,虽说九剑活杀会名字听起来有点邪恶,但有可能是好人呢?

    “九剑活杀会该死。”李破晓冷冷说道,走到了那瘸脚的树下,抱手靠在树底,闭目养神。

    这句话出来,我顿时就无语了,这二愣子根本不和你多说半句话,一副你有本事就拿剑来砍我,没本事我也不跟你解释,太他娘拽了。

    好吧,显然他是入道中期,我只是初期而已,打肯定打不过他了,只能默默看着他在那蹲守,不知他想要干什么。

    “李破晓,你不走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这四小仙道观是我的地方,难道还要我请你走么?”我看着他十分来气,给道观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我还得收集起来运阴间去丢了。

    也不知道李破晓平时杀了人都怎么处理?

    “你真不知道全姑娘去哪了?”李破晓忽然的问我。

    “你问我我问谁?我就上次李庆和介绍我去找她画神像见过一次!”我皱起了眉,这全姑娘不会是你女朋友吧?还真当给我拐走了?

    “全姑娘认识你,这段时间,常说起你。”李破晓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次是跟看嫌疑人一样看我了。

    “我怎么知道,就见过一次!”我努力回想,这全姑娘现在样貌我都记不大全了,倒是李二愣子的意思是他还经常见全姑娘?可经常说起我又是什么意思?我又没见和她说过几句话,她说我干什么?难道看上我了?还是我在大龙县太有名了?

    “方月婉你该认识了吧?”李破晓总算说出了我认识的了,也让我瞬间联系了全姑娘和方月婉的之间的关系,或许这两位相熟吧。

    “认识,难道全姑娘和方月婉是好朋友?挺有意思,然后你经常去全姑娘那玩儿吧?”我旁敲侧击起来,这李破晓有天天追着自己不放的‘红颜知己’周璇还不够,现在又去兜搭全姑娘和方月婉了,啧啧啧,铁树开花,有意思,你李破晓也要开后宫了?

    “胡扯什么,全姑娘是我好友的妹妹,我与她仅有数次面缘,非你所想这般龌龊,只是全姑娘最后见了一次方姑娘,便失踪不见,我这好友不方便外出,便让我代为寻找。”李破晓有些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原来是这样,这李破晓还有急公好义的一面,倒是我想法有点偏了,不过正常人,谁会这么热切?还因此来我四小仙道观杀了这么多人。

    为了防止外边尸体给人见了,我准备召唤家鬼帮忙收拾,结果李破晓自己就去动手了,走去了公路,将一堆尸体收集了起来,随后他拿了装着一堆法盐类似东西的瓶子倒在了尸体上,一张蓝符丢了上去,几句咒语后就烧了起来,这焰火如同坟地的鬼火,中途连臭味都没有,只是半刻钟后就烧干净了,成了黑灰一样的东西。

    我再次目瞪口呆,原来行侠仗义,竟也干着这恐怖的事,怪不得地上好几拨血,却没看到尸体了。

    快入夜了,李破晓再次回到树底下,似乎正考虑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也在另一颗树底下,不断看着手机的时间,在耐心快要消磨光的时候,一辆保时捷卡宴从公路上开来。

    熟悉的车子让我想到的是韩珊珊,因为这就是她的车子,而卡宴的后面,还跟了一辆布加迪跑车,那是游江飞的。

    一身便装的韩珊珊快速的开了卡宴车的车门,伸出手挡在前额上,朝着四小仙道观看了眼,见到我果然在,就惊喜的叫了起来:“夏一天!我韩珊珊在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