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5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转移
    两天的时间,过得漫长至极,但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我看她安然无恙。松了口气,心中也百感交集。

    她好像没受什么苦,这就足够了,好几次帮了大忙,甚至间接救过我性命,这样的好朋友足够让人真心对待,甚至为其以命相搏。

    我朝着韩珊珊走了过去,她微笑着。故作矜持一般,在等我过来。

    我忽然想起了电影里一些片段,坏人们通常都会让男主角和女主角在这时候相遇,然后车子里的炸弹早就安装好了,等男主角一过去,炸弹就会引爆……

    “你干什么呢!姐是韩珊珊!快过来呀,饿得脚都软了呢!”韩珊珊气哼哼的说道,走了一步,有些乏力的样子。

    我赶忙的走过去,是呀,这是韩珊珊,如果有炸弹,她早就发现了。

    况且媳妇姐姐也没有预警。这代表应该不会有事,疾步走过去,韩珊珊走了几步就蹲了下来,饿得走不动了。

    看她稍瘦了许多,我将她扶了起来,可却给她一把抱住了,随后是一阵抽噎的声音。

    “我不要死……我好害怕,你是不是见到我的求救信号了……是不是很舍不得我死?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韩珊珊哭了起来。我叹了口气,想要把她推离怀抱,可却不小心触及了她敏感的部位,这顿时让我尴尬起来。

    “夏一天!你干什么呢……他们还在呢……”韩珊珊嗔道。我差点头昏目眩的栽倒了,我那是不小心碰到的,谁让它占那么大的地方!

    “好了,我知道你的惨了,后面车里还有事情,我先处理一下吧。”我叹了口气,一会媳妇姐姐又要闹了。

    韩珊珊说好,就抹着眼泪靠在了车上等我。

    走向那辆跑车,韩彬彬和游江飞已经走出来了,正看着周围有什么变化没有,怕之前已经拍了谁过来了。

    难道是顾念侨?这家伙是韩家派来的杀手?

    韩彬彬走过来后。看了眼韩珊珊,苦笑道:“你看,我们确实没有打算拿姗姗如何,这不,好端端的给你带回来了,唉,我们韩家哪知道你这么在乎姗姗,闹这样,也是一些人以讹传讹,韩珊珊就是饿不住,昏过去了。”

    我瞪了他一眼,懒得回答,看向了游江飞。

    “呵呵,夏少,这事情和我们游家没什么关系,只是一些利益关系的问题,不得不合作而已,大家都有大家的难出,您说呢?”游江飞俊逸的脸上也是一脸的委屈。

    “按照约定的,我会给你们解咒,哼,算你们命好,这次来得晚一些,我就启动你们身上的阴锥咒语了!”我冷哼说道,摸了摸宋婉仪的魂瓮,将她叫出来解咒。

    两人都是唯唯诺诺,表示理解这次事情,倒是只字不提前面大家的误会了。

    “婉仪,可以给他们解咒了。”我说道。

    宋婉仪也不多说什么,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随后似乎拔出了什么东西,这两人都瘫软了下来,看来咒语也解了。

    这两人就算浑身瘫软,但听说解咒了,仿佛神仙御身似的,连滚带爬的上了车,然后一溜烟的跑了,连道别的不记得了。

    我皱了皱眉,心中狐疑起来,看韩珊珊有些虚弱,我拿了点干粮给她吃,她摇头笑道:“我要吃火锅,你说过带我去吃的。”

    “好,还是那家,还是那两个位置。”我肚子其实也饿了,虽然底下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但有黛眉在,她会进行统筹安排。

    打电话预约了位置,我带着韩珊珊就准备开车前往县城,回头想起李破晓还在树底下,我就约他要不要一起来。

    这家伙想了想,摇摇头,不知几个意思,他在四小仙道观里等什么?

    反正四小仙烧得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理会他,先带韩珊珊去填饱肚子再说。

    到了原来的九哥饭店,韩珊珊笑了起来,看着包厢旁边的位置,就坐了上去。

    旁边的大包厢也定下来了,我一群家鬼嘴也馋,养得久,就杂食了,人间的东西都不会放过,服务员上过东西,我将它们全放了出来,让他们自个大吃大喝去了,当然,狗熊太大块,根本不敢放出来。

    韩珊珊坐在我面前,衣服还有些脏,也瘦了许多,看来这段时间确实没有吃什么东西,还萎靡不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你受苦了,他们到底把你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去找都找不到你。”我说道。

    “韩家物业多,你又不是警察局的,哪能找到姐呢,你两天就能把姐逼出来,也算很厉害了!”韩珊珊开始吃起了东西,和我也闲聊了起来。

    说了一些准备要去填棺的事情,韩珊珊也有些不明就里,就知道是一件为了人类好的大事,至于里面的关系,她倒不大清楚。

    韩家是世家这次事情的带头人,韩成云不告诉自己女儿发生什么事,或许是带着仅剩的一丝亲情在里面吧,我心中深深叹息,虎毒不食子,或许韩家当时也抱着无奈呢?

    我可以因这件事杀光他们,但人性总也有可取的地方,他们也无奈,也抉择难断,只是目的不一样罢了。

    想着这些事情,一个陌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本来不想去接,但响了一次又继续打了过来。

    不敢让韩珊珊离开我的视线,就走到了包厢的门口接听电话。

    “夏一天,珊珊给我们下了咒,给你三天时间,我们在小义屯等你,如果不来,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对了,我和你说一声,千万不要乱给我女儿解咒,那是净灵道的大长老下的咒,稍微不对,咒语一样会反噬,我一样不想看到我女儿出事。”韩成云冷冷着说道。

    “韩成云,你个老畜生。”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心中如同给扎了一刀,我有时候,真想给自己几个耳光,我有时候,还是太过顾虑了,太妇人之仁了!这些人,应该全杀个精光!

    “呵呵……姗姗知道这事,但彬彬却是无辜,所以她才选择了回你那边,希望你能珍惜这段情感吧。”韩成云冷笑着,挂了电话。

    “姐不吃了!饱了。”韩珊珊看我打电话这么久不理她,一副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乖呀,吃点羊肉,这不是好久没吃肉了么?都瘦成这样了。”我笑道,实际心中无比难受起来,想不到这韩成云居然如此狼心狗肺,已经彻底将韩珊珊作为一个交换的筹码推到了我面前,也怪不得韩彬彬和游江飞给解了咒,没命的就逃走了。

    这些老畜生小混蛋,精打细算,已经把整件事情都算进去了,我不是棋差一招,而是没想到这群人这么没有人性!

    “夏一天……你对茜茜好可以,可别对我这么好行么……我……”韩珊珊眼泪跟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你不过是个将死之人,不需要我这么照顾你,是么?其实我不止是喜欢赵茜,我也喜欢你呀,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无论如何,我也不想抛下你们,更呈论生死。”我拿了一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韩珊珊叹了口气,表情一阵的失望:“你知道了?那电话果然……好吧,姐失望了,原来只是喜欢呀,不是爱么……”

    经过生离死别,人性脆弱难以避免,我没有直接回答她,因为前方还有无尽的火海。

    “大龙县不安全了,我打算让你和小狸先去阴间住一段时间。”我不常在阳间,阴间可以先开启阴阳转换,开辟一块地方让她们暂住。

    “啊?你要把姐和苗小狸杀了!?”韩珊珊大叫起来,一副我没死在填棺上,反而让你给杀了。

    周围服务员全看了过来,一副看白痴的样子,我轻咳一声:“能小声点么?我也是大龙县城隍了,在底下弄一块好点的,阳气充裕些的地方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把你们安置在下面,没那么多事情出来,阳间不安全。”休吗共扛。

    “就是金屋藏娇嘛,那茜茜也要来,姐要和她结成统一战线!”韩珊珊脑洞大开的鄙视起我来。

    我觉得跟这小姑娘没法说,就随意哄了几句,就准备先把韩珊珊和苗小狸带到四小仙道观,让家鬼帮护着,到时候大阵弄好了,再借道带他们下去。

    借道阴阳的道具最近用得飞快,我的行囊却每时每刻都在全满的状态,怪不得之前海师兄背了个登山包了,原来法器和东西太多,包裹不大总有不方便的。

    想起了师兄,他肯定还在新县四处搜索林正义这魔头,我也不敢打电话给他,生怕他此刻正在忙着。

    吃完了饭,我开着卡宴去了苗小狸那边,苗小狸还在和莫师姐研究蛊术。

    我说了这两天事情的起因经过,还说了世家如今筹备的事情,苗小狸和莫师姐都表示了理解,韩珊珊也说了家里的情况,苗小狸因为之前的关系,为了防止报复,还是要跟我下去的,莫师姐决定借此休整,下南越一趟,毕竟那边的原始森林里可以找到许多蛊虫原材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