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6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求见
    带上了苗小狸,我开车前往了四小仙道观那边,结果李破晓还在那里,我布好借道的阵法。李破晓就到了我身后。

    “我会等你上来处理问题,全姑娘的事与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希望你能给我个答复,看情况,你在底下也待不了两天,后天我还来找你。”

    我想着李破晓为何对全姑娘这么执着,难道他的朋友对他很重要?朋友重托的妹妹,确实也该照顾下。我想了想就点头说道:“行吧,和方月婉既然都联系上了,或许真会出点什么事,我会给你留意的,我近两天就上来。”

    李破晓听我说完,继续在那等待,也不再说什么。

    我把惜君和宋婉仪、江寒、刘小喵、黑毛犼以及倒霉熊都叫了出来,让她们保护韩珊珊和苗小狸的安全,就下了阴间。

    和师父说了现在上边的情况,师父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带这我去了附近阴气最重的地方,我插上维持阵法用的阵旗。然后自己逆转了阴阳的法术。

    这法术丘存之教授过好几次,只是维持大阵的方法没有教过,这次只需要提点一会。

    不过大阵毕竟还不能持续太久,所以也没离开洞府防御的方位,以后还是需要时时重新补给的。

    事不宜迟,我再次借道上去,找好了地方借道下来了,把韩珊珊和苗小狸安置在了那里。相当于暂时先把她们关在了笼中,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而苗小狸和韩珊珊似乎并不关心这事,她们担心的是要她们露天睡在这,因此还是要弄个临时的房间的。

    韩珊珊和苗小狸修为都太低。在阴间十分危险,一旦接触阴气过重,会导致魂飞魄散的危险,因此都未曾到过阴间,眼见这洞府诡异,周边又有诸多建设颇为奥妙的景物,都十分的好奇。

    她们俩都没完全开放阴阳眼,我招来两个黛眉的亲信女将,入身后,间接让她们开眼,这两个女人才知晓了如今阴间的真实情况。

    想象力丰富的韩珊珊立即有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好比网线,好比各种各样现代化的东西,连远远的洞府里,齐夫人闺房门口的发电机,都没逃过她尖厉的双眼:“是我推荐那款吧?是吧!哈哈……你搬到这来了,太好了,我要在阴间构建网络!”休吗亚号。

    “好了,韩珊珊,你别折腾太大了,这里隐藏的恐怖东西太多,你别太折腾,要低调!低调知道么?”我吓得够呛,在阴间拉网线,这种奇葩的想法,也就她韩珊珊会一瞬间就先点出来了。

    “哦……这就是你的大根据地呀?把姐糊弄来这里,是充实你的后宫队伍吧,好多女鬼,男鬼都比较少,对了,那边那个盛唐宫装……面熟,啧啧,这是个人呀,好漂亮的少妇,还带个孩子……好呀!夏一天!你都在这生娃娃了!为什么我和茜茜不知道……呜呜……我韩珊珊不活了,我也要给你生猴子!”韩珊珊见了齐夫人拉着郑轻灵,立马不干了,凭什么呀?

    原来她韩珊珊还不是第一个到这里的人,她怎么就不行了?

    “你认清楚呀!那是齐夫人……咳咳,你去四小仙后山洞府帮她装过电视的!”我赶紧咳了几下,让她走近看看。

    “哦,好吧,姐就是逗你的,哈哈,齐夫人最近又漂亮了好多,人说女人属阴,看来在阴间呆久了,人也能漂亮呀!太高兴了,省了好多护肤品,往后茜茜见了我,要叫我姗姗妹了。”韩珊珊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好兄弟果然没亏待我的样子。

    韩珊珊爱胡说,吃饱了火锅,又恢复了精神,也不知道是强颜欢笑,还是本性如此了。

    苗小狸还是挺矜持的,给韩珊珊这么一冲,两只大眼珠子也亮了,但也不大敢直言不讳,在这看看,那里也看看,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来,就说道:“天哥……鬼蛊,是不是在阴间也多些呢?我看这里和阳间没什么区别,看,那还有只虫子,古灵精怪的。”

    “嗯,蛮多的,现在已经收集了一些数量,但还没有筛选好,如今等我们把城隍的事情弄好了,一定会有其他鬼源源不断的抓来卖给我们,毕竟开的价钱不菲,到时候你的修为进境一定会一日千里的。”我知道苗小狸想的是什么,就先放宽她的心态。

    “太好了,天哥对我真好,不愧是我的好师兄。”苗小狸高兴的看着我,脸上红红的。

    我叹了口气,没事叫我天哥,有了好事又叫师兄,如果论修为,我明明是你师叔!你这颠三倒四,太不厚道了,不过为了她们能够在这里和谐的相处,这些小事也就先忽略了吧。

    师父在旁边看着,乐呵呵的,他好久没见过阳间的人了,颇觉有趣。

    也就是师父这样的高人能够没有门户之见了,无论是尸王、鬼王,还是人类,对他而言,只有性格和行为作为分辨,族类根本没有任何的隔阂。

    “韩珊珊给她父亲请净灵道的大长老下了咒,还电话威胁弟子三天后就要去小义屯填棺,否则韩珊珊就会死于非命,师父求救韩珊珊一命,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看她枉死。”我和师父说道。

    丘存之听罢,连说‘造孽’,然后就去检查韩珊珊的情况,韩珊珊听我叫丘存之师父,也收了性子,乖乖的伸出手给检查。

    好一会功夫过去,丘存之冥神思考,最后说道:“净灵道有点本事,这应该是较为特殊的咒印,为师也没有多大把握,只是以一记分神去瞅了一眼,发现这咒印环环相扣,动了那一环都要出问题,我虽然能解,但却无完全把握,你可先去尝试下别的解法,若是未曾找到,为师便替你解去如何?毕竟研究需些时日,需得去后院查阅书籍。”

    “好,多谢师父,我就先想下办法,不行的话,还请师父相救。”我很高兴,但如今情况再怎样都不会乐观。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为师既不是天地,也非圣人,免不得俗世困扰,你是我的弟子,这女子亦是可怜之人,我既然不能视而不见,又有什么道理不帮她呢?”师父摇摇头,摸了摸我的脑袋,慈爱的说道。

    我感动莫名,这话我听过,师父不是圣人,做法对我而言却比圣人还要圣人!

    “师父,明知道我我这次出去,势必满手血腥而回,杀了这么多想要杀死我的人,你却为何不责罚我?”我想起了当时在韩家地下室,我因为对方埋了无数的炸尸雷,又做好了等我来后一拥而上的雷云社,心中颇为郁结。

    “唉,带兵打仗,哪有不死人,秦以刑罚为巢,故有覆巢卵破之患,自古历史便是这样,因此每逢战事,皆重师出有名,师出无名,为师岂会让你走出洞府半步?可此番一去,你却再无法逃出宿命了,因果循环,何时报应来得爽快过了?”丘存之道出了之前他叹息,却又不得不让我去的道理。

    我听罢,心情复杂。

    黛眉看到我带了韩珊珊和苗小狸来,就差遣了几个鬼将去办帐篷的事情,然后准备在这一片区域建立个房间,让两位居住。

    龙十一还在廖氏兄弟的竹林那边,他其实在这里更加合适,如果阵法稳定下来,还是让他也居住在阴间好了,毕竟都是赚阴间的钱。

    商议着这些事情,荆云似乎从刘小喵那里听说我来了,跟着刘小喵来找我,急匆匆,不知道什么事情。

    “荆云兄?这么紧迫,到底何事?”我问起了荆云,看他有些隐忧,自己反倒担心了。

    师父好像已经见过他了,但师父好像不爱搭理他,看来这家伙脾气还真不是一般。

    “夏一天,夏城隍,周璇的事情我想再听听你的见解,还有惜君的情况,我也需要你给我解释一下的,对了,洞府有好些地方都有点超乎我的想象,而且你看看,尸王……这么多尸类,这违禁了吧?”荆云一下子就给我提了一大堆的问题,我不禁抓了抓头发,这荆云应该做纪律纠察科的,让人头疼!

    我看旁边围观者真不少,看来荆云这刺头还不够圆滑,怕是哪个职位都给他说了一遭吧?要不然怎么这么多鬼看着?就等我怎么收拾他?

    其实我根本没什么把握,荆云虽然不乱来,但很麻烦,就说道:“周璇兵力庞大,我们先拨乱反正,再摆弄自己家的小乱象,现在我们镇城隍虽然看起来乱象丛生,但一直都很齐心,这你不可否认吧?不管尸类,人类,鬼类,只要是对咱们城池一心一意,咱们都要照顾到吧?惜君虽然是吞神鬼,但你有问过我们镇城隍的鬼类,它有随便吞了身边的朋友么?”

    荆云哑口无言,好一会说道:“可是攘外必先安内,内乱不止,外忧何解?”

    “报!大龙县城隍的黑白无常求见,希望夏城隍能够见上一见……”一位鬼将从外面跑来报讯,我远远看见两个黑白鬼将在外面徘徊,有些着急,有些丧气。

    我一听,火一下就窜上来了:“不见!让他们早点滚!敲诈上瘾了?又来?”

    “夏一天!不能不见呀!我是一见发财……我们给炒鱿鱼了!”黑无常耳朵灵,听完就在那鬼哭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