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6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要挟
    农国富的信息很有用,知道那儿成了农家乐,就意味着人多眼杂,大摇大摆的进去并不合适。车子快要开到李家的时候,我把卡宴停在了平路边的树荫下,看左右没人,穿上了雨衣徒步进入农家乐。

    李家的院子改农家乐以后,招牌换成了‘绿城山庄’,大门紧闭,只有小门开着,穿着紫衣的少女把在门口和看门的小伙闲聊。我在门口站了一会,知道这少女在监视是否有古怪的人进来。

    看没有动静后。我准备走进里面,可一看地面的沙石,又只能停下来。

    紫皇门太小看我了,我窸窸窣窣的念完咒语,在夜托如微风扫过,宋婉仪却站了出来。

    紫衣的少女似乎看到了宋婉仪的身影,怔了一下。但这并不影响宋婉仪施法,前面立即狂风四起,吹得沙石翻滚,停下来时,我已经走了进去。

    那紫皇门的少女走出门口看了好一会,也没发现自己看到什么,揉了揉眼睛,最后拨打了电话。

    我没理会她,紫皇门通知到净灵道,还需要一段时间。

    刚走进里面,一群紫皇门和净灵道的都从房间里出来了,要命的是,还有一部分分不出是游客还是净灵道弟子的人混杂在了一起。

    要不然用城隍密令,将一群人全带下阴间,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一群人都很敏感,看到那紫皇门女弟子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还有场外风沙凌乱,沙石都找不到踪迹,也全慌了神。

    “情况不妙,还记得当时韩家的时候,那夏一天莫名其妙就到了地下室的事情么?就怕从阴间直接上来,要小心点。”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道长沉吟起来。

    “不至于吧,南方风大,这地理位置,就算刮台风都正常。”身边的弟子说道。

    “呵呵,小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声东击西知道不?通知大长老吧,免得事情控制不住又要怪我们。”那老道长淡淡说道。

    “是,师叔。”弟子怵然一惊,就连忙跑去通知净灵道大长老。

    我站在他们身边。气息和身影都隐藏得非常好,当年走尸匠祝玉萍能办到的事,我已经可以顺手而为。

    尾随那穿着红色t恤的弟子走入了一个较为普通的包间,我和这弟子贴得很近,在他关门的时候,我从落地窗那里走了进去。

    李家庄园来过不是一两次了,相对还是熟悉的。

    “长老,外面出了点事情,似乎情况不大妙,吹了大风沙,师叔怀疑那人借机进来了。”弟子赶忙说道。

    里面的净灵道的大长老‘嗯’的点了点头,打开了房间,一个女鬼也忽然的从床上飘了下来。

    这女鬼颇为妖艳,衣衫不整的样子,那净灵道的大长老,我之前在太极门那见过,好像是叫做白钧宁的,实力颇为强大,至于妖艳女鬼,我并不认识。休讽低亡。

    净灵道和养鬼道不同,专门净化鬼物出名,但我在远处看到那鬼王期的女鬼,心中不免起了异样心思,看起来年龄相差悬殊。

    难道净灵道的大长老好女鬼有一腿?谁让女鬼这打扮模样出来?

    似乎发现了我呼吸的存在,净灵道大长老往我这里看了眼,而女鬼也忽然的飘了过来,这越是靠近,那女鬼面目越是狰狞,似乎要把我吓出神经病似的。

    岂不知我现在都胆大包天了!

    那女鬼腥牙俐齿的瞅来瞅去,也没能发现我的存在,我躲在了白均宁看不到的地方,这反倒是躲过了入道期能使用天眼的范围。

    白均宁皱了皱眉头,说道:“玲儿,找不到人么?那就算了。”

    那弟子看到艳美女鬼,咽了口唾沫,一副吃不到葡萄却惦记着的模样,随后说道:“师父,我一直有疑问,世家和那夏一天死磕,关我们什么事,要不我们净灵道还是早点回山修炼不好么?入世之事,掌门不是交代了么,要小心应对,不能再起波澜了,净灵道才修养了生息……”

    “你懂什么,这养鬼道一天不除,一天就是祸害!趁他没有壮大自己的势力,早点除了,一能给师门报仇,也就是交代,二,也可以把血云棺弄过来,好处不说别的了,对师门上下的修炼,也是极好的!”白均宁冷冷说道,看了一眼艳丽的女鬼。

    我顿时明白了这白均宁是用阴阳调和的办法修炼的,这女鬼和他的关系匪浅,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师父,我们净灵道专司灭鬼,如果这么双修,似乎有违道主之训呀……当然,弟子肯定不是怀疑师父,您也知道,之前弟子也是咨询过师父的。”那弟子看着妖艳女鬼靠在床沿坐着,口水都快漏出来了。

    “笨蛋,阴阳平衡,方才能快速突破,才是王道,无数修炼之士徘徊入道后期,你可知道何故?有些道法,太过偏执,只顾着突破一面,却不知道哪种修炼方法不是注重阴阳协调的,好了,先出去吧,为师修炼了一半,正忙着呢。”白均宁冷道。

    “那师父答应我的……要帮我寻一双修女鬼,什么时候……”这弟子还有些不甘之意,在外面问了起来。

    “知道了,既然是为师亲传弟子,平日又如此勤力,为师绝不会亏待你的。”白均宁关起了门,看向那妖艳女鬼时,脸上多了一丝的贪婪。

    我听罢,忽然觉得非常有意思,女鬼和人类双修,竟然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协调,这净灵道难道开创了什么厉害的法门么?

    摸着手里的黑色令牌,心想要不就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

    这白均宁看弟子出去,忽然摇头就笑了起来,伸出了手,那妖艳女鬼就扑了上来,将他衣服除去,轻吻他的双肩,脖子,紧接着越来越过分,都到肚脐眼下面去了。

    白均宁也很是无耻,主动的去逗弄那女鬼。

    两人赤膊相向,我看不下去了,拿了韩珊珊改造过的三星手机,从外面跳了出来,对着**的一人一鬼,一阵的乱拍,完了还开了录像功能!

    白均宁怔了一会才反映过来,一摸身边的蓝符,就想要借法轰我,那女鬼呲牙咧嘴,变得极为难看。

    我二话不说,捏碎了黑色令牌,这种令牌可不多,大城隍之前我走马上任才给了三块,用完还得去大城隍那领,是专门让我往阳间临时调兵的。

    白均宁一慌,整个人和女鬼都掉下了阴间!

    两位吓得脸都绿了,看旁边是草地,周围荒无人烟,一时半刻还想不到是何处。

    “夏一天!你!”那白均宁剥成了光猪,衣服没能带下来,女鬼还好些,一下就穿起了衣服,还带有羞涩的表情。

    我冷笑一声:“白均宁,想不到吧,给你拍了活春宫,现在这里是阴间了,不知道你上不上得去,反正录像我往道门那一递,你知道什么情况,正派长老,也玩儿这邪门双修,太风流了点。”

    “夏一天!你简直卑鄙无耻!”身无一物,连蓝符什么都在阳间的白均宁脸色发白,想要和我死磕,现在也没法磕起了。

    “本夫人杀了你!”女鬼叫嚷着,要过来杀我。

    “黑毛犼!江寒!”我不敢把惜君和宋婉仪叫出来,那太污染她们的思想了。

    江寒和黑毛犼装备精良,对付这穿着薄纱的女鬼,打起来完全没半点压力,加上我的血衣,不出一会就压着女鬼打了,白均宁没蓝符,只能借一些普通法术帮忙,还没两个回合,

    女鬼都快被打得魂都没了。

    “慢着!你到底想要怎样!你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讲条件!”白均宁当然知道我想要什么。

    “没错,你给韩珊珊怎么下咒的,就给我怎么解回来,要不然除了身败名裂,你在阴间,恐怕异于常人,也待不了几个月的吧?”我寒声说道。

    白均宁紧咬牙关,想了好一会:“我们道门就知道这事情难不倒你,我也想过如果真落到你手中,也必须有应对之法,解咒可以,把手机的录像和照片给我,如何?要不然我出去了,天天受你要挟,这怎么可能?”

    “手机不能给你,但答应不发邮箱,你解咒后给你秒删,如何?”我收起了手机。

    白均宁也不是什么科技精英,当即沉重的点头,义正言辞道:“一言为定!我给你们解咒!”

    殊不知这老匹夫一副正义,却一丝不挂,实在是太过讽刺了,单肩背包不大,为了节省空间,我一件衣服都没带,没法子,只能看着他赤条条的走了十多里路,老胳膊老腿的,很让后面的我磕碜,他自己也觉得脸都丢尽了。

    一路上许多小鬼围观,指指点点,颇为壮观。

    老头不懂鬼话连篇,但也知道羞耻,一路血压上升,差点没昏过去。到了一片阔叶林地,这老头找到了一堆树叶,慌忙的围起了身子。

    我适才敢召唤出陈善芸,上了血云轿,白均宁和妖艳女鬼则跟在后面,一起到了天一洞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