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6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买命
    “牧南飞?你找我有事?”我冷然问道。

    中年人抱剑转身,脸色颇为不好看:“等你好久,夏一天,九剑活杀会要取你性命。不问原因,不问过程,只要头颅!”

    “哦,那你等一下,我还是下阴间吧,你慢慢在这自己意淫,这都入道后期了,这不是欺负人么?”我在远远的树下看着他步步朝我走过来,脸色冷凝下来。对付剑技非凡,专门暗杀玄门修士的九剑活杀会,确实逃跑来的划算。冬吐系号。

    “既然上来了,就别想走了。毫无疑问,一个入道初期的小小修士,居然非要用上我牧南飞,而其他的剑者,居然都纷纷放弃了,可见你也确实是很难缠的对手,配得上我的杀剑!”牧南飞步步紧逼,在我拿出拂尘转换阴阳的时候,他背后剑鞘一闪,噌的一下砸向了我!

    我紧急收手,轰的一声,身后的大树给剑鞘砸出了个窟窿!我顿时魂飞魄散!

    “两倍酬金买你九剑活杀会不杀我!”我赶忙叫起来,手中拂尘一摆。借法天火轰了出去!

    “神鸟飞天。大禹效法,九剑借法!禹步!

    快!好畅快!你的借法跟我的剑一样快!哈哈哈!好小子!”牧南飞根本没有搭理我反收买他的想法,虚步奔来!

    天火临身,牧南飞大笑一声,大手一摆,轰的一下就拍飞了天火!

    我脸色铁青。这才知道我上来是个错误的决定,九剑活杀会根本不止是有入道中期的修士,连入道后期都有,而且收买起来,非常困难:“五个亿!买这次不杀!”

    “九剑活杀会不收钱!长林青仙,云岫剑池,九剑儒法!青剑池!”牧南飞大喝一声,左手快速变招,一张红符捏在剑指上,迅速结指,做剑招准备!

    他刚才禹步的效力未消,整个人看起来跟滑翔一样飞向我,而儒法也照样施展,简直鬼魅一般!或许这实力,比紫皇门的晏紫花要厉害多了!

    “影蛊!”我伸出手,指向了牧南飞手中的红符,嗖一下就有一道红光扎向了红符,牧南飞变招奇快,想要凭借手速硬移开红符,结果那影蛊早已追踪住红符的能量,嘭的一声,就把红符烧没了!

    牧南飞没了红符,剑招当然没法施展,这让他面色瞬间凝固起来:“好小子,有些道行!这招若是时时能用,我便拿你没办法!”

    方才上来的时候,已经故意隔了几十米,这家伙居然飒然就到,追踪能力强劲无匹,我用飞步可逃,却不能逃多远。

    想起当时战荆云,那是有大狗熊在,但这次显然少了它。

    “九剑活杀会出战从不走空,不接战,便杀对手身边至亲九人,无族可灭者,但凡有朋友,也在此例,是为‘九剑活杀’,你可知道?不让你逃,是对你的尊重,也希望你能遵守我九剑活杀会的规矩!”牧南飞冷笑一声,任凭我愣在当场,又说道:“不懂?我可说细点,近的,我可杀赵家赵熙,雷家雷虎,以及你师兄海老叔,竹林地里藏着的龙十一和廖钊、廖宏,远的,我可杀李庆和、赵茜、王元一、张小飞,共杀满九人消此案,选择是真的不少的。”

    “如果我杀了你呢!”我紧咬着牙,想不到九剑活杀会竟然是这么个来头!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不接战,朋友就得死!

    “杀了我,案子也消。”牧南飞冷冷笑道,似乎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摸了摸魂瓮,将所有的家鬼全召唤了出来,惜君、宋婉仪、江寒、黑毛犼。

    “天一借法!血衣!”血衣临身,四位家鬼全都升级成了中期的鬼将,惜君刚刚稳固中期的实力,还未曾到中期的顶峰,所以血衣也不能让她达到后期实力。

    没有倒霉熊,这一战将非常的悬,能打平手都是估算高了。

    想来想去,只有手中的黑色的令牌能逆转。

    这令牌共三块,每一块用处都很大,效果也足够逆天,一块抓白均宁的时候我用掉了,一块在黛眉手中,最后一块还在我裤兜里。

    然而摸着这块令牌,我心脏不禁直跳,牧南飞剑技超凡,给他近身,我可不是李破晓,撑不住一回合,黑令牌也就起不了作用,因此只能死战,看看情况再酌情使用了。

    “以心明霞,疾降真剑,九剑儒法!破云剑!”牧南飞剑指捏着一张红符,搭在剑柄底下,长剑顿时抖得厉害,浑身灿烂如霞光,仿佛下一刻就轰天而起,最后疾落而下!削去我的头颅!

    我想都不敢想,拂尘一扫就借法起来:“天一借法!禁咒!”

    禁咒是施法破坏,咒灭是破坏法术,一阵阴阳螺旋嗖的出现在了牧南飞头上,迅速遮住了对方借法的渠道,这牧南飞似乎也感觉到了本来源源不断的降下的能量,忽然因此断了联系,皱了皱眉:“有趣,两次了。”

    “吼!”黑毛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大爪子用尽全力的一拍,哐的一声,和牧南飞长剑撞在了一起!

    但紧接着接触点的位置爆炸了起来,牧南飞一步未退,而黑毛犼给炸飞了出去,滚地上好几圈才站了起来!

    黑毛犼大怒,狂暴之下,浑身毛发炸了起来,跟头黑色的雄狮一般。

    宋婉仪的冰晶雨也砸落下来,然而牧南飞似乎小法术施展十分快,禹步一踏,不但躲过了冰晶雨,连惜君刚喷出去的能量球也避开了!

    江寒站在我身前,嘴里也念着我听不清的咒语,不知道要施展什么法术。

    黑毛犼的强攻偷袭、惜君能量球配合宋婉仪的冰晶雨,本来是十分高明的搭配,结果对方轻松快速的两次借法躲过,这让大家伙都战意涌了上来。

    宋婉仪再次念咒,准备再来一次攻击,而惜君也进入了狂暴的状态,背后的翅膀也震了出来,黑毛犼再次朝着牧南飞扑了过去!

    我同样发现了牧南飞借法的快速,现在只能在旁边封住对方的道法,借法太快,根本禁制不住,就算抵消,对方仍然能凭借高超剑术来抵挡。

    这绝对是我遇过的最难缠的对手,已经达到荆云那个等级了。

    牧南飞也好受不到哪里去,眉头紧锁,打得憋屈,好几次施展道法都给制止了,一副浑身是劲没处可使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你小子很厉害,换个入道中期的过来,怕都撑不住一个回合就给你的家鬼杀了,但今天你可能没那么幸运了!”牧南飞大喝一声,浑身立马跟杀神似的,拿起剑甩了下,飞沙走石,惜君和黑毛犼顿时给逼退了好几步!

    飞沙消散时,一群的黑色人影已经持剑站立,数量足有十几二十个,也不知道牧南飞刚才用了什么招数!

    惜君和黑毛犼扑了,黑色人影却厉害之极,竟能能挡住黑毛犼恐怖的大爪子拍击,撞到了地上,竟没有消失,站起又冲了上来!

    “天一借法,咒灭!”我吓了一跳,这是攻防兼备的分神法术,赶紧借法打出了吸收掉咒法的阴阳借法,圈向十几个黑色的人影!

    人影遇到了阴阳圈,瞬间给吸收了进去!

    可牧南飞已借机把道法念完了:“呵呵,小子,去死吧,虚步无形,游空落剑,九剑儒法!飞游剑!”

    我暗道糟糕,这一下要倒霉了,但看向了眼前的江寒,江寒却露出一抹微笑:“主公!快用道法,这一招由我江寒来挡!”

    事不宜迟,我瞬间结印,快速拿出了一张红符,我脚都抖了,一个中期的鬼王要抗住一个入到后期的道法,这逗我么?一个不小心,怕给轰得渣都不剩!

    “阴阳锁仙,疾驰无停!天一道法!追仙锁!”我抱着信任江寒的想法,还是决心施展道法!

    “阴阳锁仙,疾驰无停!天一道法!追仙锁!”我施法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也冲了出来,一听声音,我顿时兴奋起来,是海师兄的,他似乎早前就白日匿迹起来了。

    嗤啦!我双手合十,阴阳相击后炸出了一道锁链,我速度比海师兄还要快,但牧南飞的道法也施展出来了!

    轰!江寒在我前面忽然全身绿光大放,那面青金盾豁然放大,一瞬间竟达到了两三人的高度,而他则斜插大盾,朝着牧南飞冲刺了过去!

    轰隆隆隆!地面的泥土彷如给推土机推过,翻出了两道泥来,而牧南飞冷笑一声,后跳起步,身影却带着剑飞出了身体,以我为目标,冲向了我!

    我的锁链也紧跟着缠绕了出去,在空中连续转折几次,绕过了江寒,直冲牧南飞本尊!

    海师兄的锁链也在这时候,忽然从之前那间唯一没损毁的房间里冲了出来,两条锁链仿佛都拥有生命,如螺旋一般追踪着敌人。

    惜君和宋婉仪,包括黑毛犼也没有停下攻击,这场一多打一的决战,竟如此的难打。

    牧南飞的虚影手持宝剑,冲刺时爆发出猛烈的贯通力量,空气也变得凝滞了起来,在他身边,剑气纵横,一剑之威,光寒方圆十几米内外!

    轰!江寒的青金盾发出了猛烈的破金声,一连串剑劈声震人身心,好一会,竟直接给劈成无数瓣,牧南飞的虚影仍持宝剑冲向了我!

    我睁大双眼,脸色骤变。

    这个时候,江寒也觉得自己有些低估了对方这可怕的一剑,大吼一声,伸出双手要抱向虚影!

    噌!身体直接一分为二,牧南飞的虚影竟势不可挡把江寒腰斩,随后急冲向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