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架空
    “不要乱!这鬼能活!”我身后,师兄看我乱了方寸,立刻大声提醒我。

    我谨守心神,追仙锁冲向了牧南飞的真身。瞬间捆向了他,而惜君的凤翼天翔也施展开来,大翅横扫,空气都要烧灼起来!

    牧南飞的身体本尊面色骤变,他本来想要凭借强大的道法,一举将我斩杀,至于我的鬼将,只要我死了,血衣的支持也会消散。要不就是失去主人而四散逃离,所以才孤注一掷。

    然而眼下,因为给江寒挡住了一会,他的计划也就变得有了错漏。杀不死我,其他家鬼的攻击也来了。

    牧南飞咬咬牙,大声咆哮起来,满面通红的用两指控制虚影持剑杀向我,他就算拼着重伤,也要让我头颅落地!

    宋婉仪丝毫犹豫仿佛都没有,瞬间就拦在了我眼前,双手平伸,打出了一阵的阴锥!企图挡在我面前!

    如果有倒霉熊!或者多一个刘小喵也好呀!只要拖住多一秒!我双目充血,狂吼了起来:“婉仪让开!快!”

    “我不!”宋婉仪袖摆狂舞,冰凌从袖里扎向了虚影,说罢,虚影就到了面前。长剑挥出。我想要扯一把宋婉仪,结果宋婉仪也给劈成了两半,几乎到了魂飞魄灭的程度!

    “主人,逃……”

    我看到宋婉仪给劈飞的那一刻,满足的笑颜,心中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断开了,双目顿时也变得赤红起来!

    可惜的是,入道后期那一剑何等的犀利,不管我如何挣扎,那一剑,仍霸道无比的刺入我的心脏的部位!

    这个时候,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下来,一场本来看似不经意而来的决战,却演变成了双双玉碎的下场!

    牧南飞给两道追仙锁缠住,黑毛犼打飞了他的头颅,惜君将他的魂捏在手中,可我,却给虚影一剑扎入了心脏!

    “太过自信,总有苦头要吃,别人要杀你,何须派一群人?站在自己血泊之中,你悟出了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我身体中传来,那白玉凝霜般的手,拿捏着我心脏的剑尖,直接站在了原地,而我,因为惯性,撞到了身后的树上,一口鲜血,毫无障碍的喷了出来。

    我感觉心脏似乎都凉了,眼看着一身嫁衣的媳妇姐姐,双眼顿然迷离了起来,剑气透胸,好比真剑扎过,疼痛感上,没有多大的区别。

    抬起了我手中握着的黑色令牌,看了一眼后无力的垂下,刚才关键时刻,时间竟也不够了捏碎这令牌,确实是媳妇姐姐救了我。

    前面的虚影,根本连反抗都没有,随着牧南飞的死亡,消失不见。

    我苦笑起来:“快救江寒和婉仪。”

    媳妇姐姐回过头:“鬼道,血衣。”

    一阵光华闪过,江寒和宋婉仪都从濒临溃散的魂体重新凝形,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然而现在魂体淡泊的状态,让我十分的揪心,掉出鬼王期了。

    惜君趴在了地上,黑毛犼遮着双眼,不敢动弹,牧南飞的魂摆动起来,似乎本能的惧怕着,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媳妇姐姐的真身还是降临了,真真实实的救了我一命。

    “有人正义,有人邪恶,有人可以为了你死,有人也可以为了杀你而亡,若如此,你还觉得轻松么?越过高山可以,跨过大河也行,可你能一飞冲天否?”媳妇姐姐站在了我面前,伸出了手抚摸我的脸庞。

    “师弟!”

    海师兄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媳妇姐姐后,直接站住了身形不敢过来。

    我觉得又困又累,只想就此睡过去,但看着媳妇姐姐,一股倔强仍支撑我不倒下,说道:“能不能飞,不试试怎么知道……”

    “没有深厚沉淀,并无捷径可行,或是你觉得,大家都贪生怕死的么?”媳妇姐姐叹息道。

    我笑了笑,朦胧间,媳妇姐姐进入了我的身体,最后消失不见。

    忽然感觉身体回暖起来,原本丢失的温度也渐渐的回来了,扯开衣服,伤口位置一道血痕出现在那里。

    “师弟!”海师兄急忙的过来,检查我的伤势,看到眼前的一幕,脸上全是惊讶。

    我居然没有死?

    “魔怎样了师兄。”我坐了起来,浑身的剑气伤已经给媳妇散去了,皮外伤只是剧痛难当。

    “唉,抓不住,又跑了一次,怪不得师父抓了大半辈子了,我还比魔高一大级呢,死磕都抓不住他,他秘术很多,你试试就知道了……”海师兄叹了口气。

    “师兄,和我去一趟阴间么?师父也在四小仙道观下面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但我怕我像今天一样忽然死了,你就不知道这件事了。”我有些难堪的说道。

    海师兄怔了一下,笑道:“师弟,你也不用太担忧,我哪敢去见师父呀,我就算知道他在下面也不敢老是去刺激他老人家呀,还是等他来找我吧,这次我也是算出你有一劫,所以才要来帮你的,你既然破了这一劫,那我可就走了。”

    “那我的媳妇姐姐……你却没有算出?”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其实我已经想问好几次了,但这次是最明显的。

    “她是例外,不在卦中,算不出的。”海师兄说着,摇摇头,似乎欲言又止。

    看来,媳妇姐姐真是算无可算,不知何时出现。

    “快下去休息吧,你的伤看似挺严重,但并不需要去医院。”海师兄叹息道。

    “嗯,那我就下去了。”我点点头,江寒把我背在了背上,他已经在血衣下恢复了过来,但修为肯定要掉的了。

    宋婉仪也是如此,不过鬼掉级实属平常,只要再休息一段时间,也会恢复过来。

    海师兄给准备做法开阴阳道,正完成法术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张栋梁的。

    “张老?怎么了?”我忍着胸口的剧痛问道。

    “咳咳……你受伤了?也没什么,世家要硬闯扛龙村,我没准备让他们进来,是不是你和他们之间的沟通没谈好?”张栋梁有些疑惑的问我。

    “你不知道?说好是三天,这才过一天……张老,你情况好像也不大妙呀。”张栋梁一直咳嗽,这情况比上次还要严重。冬吐妖才。

    “嗯,还好,已经让上面送药来了,世家说等不了三天了,先下去探情况,我不拦住他们的话,怕他们打阵石主意,领头的是韩成云,我现在把电话给他,你和他说吧。”张栋梁说罢,电话那头从安静转为吵杂,随后听到要把电话给韩成云的声音。

    “夏一天?呵呵,想不到你本事不小,一个入道后期的长老都能暗算,我们低估了你的实力,这么办吧,我们这次没其他的想法,先进去探探路,和官方商量好了的,甚至还带了通行证来,老张非要拦着,实在太不识趣,你开导开导他,我们先进去了。”韩成云说罢,径自挂断了电话,意思就是知会了我一声就够了,不需要和我打商量。

    我皱了皱眉,官方这次也支持韩成云进去?那意思是张栋梁已经给架空了!这算怎么回事!

    很快,张栋梁的电话又拨了过来。

    “张老,你先让他们进扛龙村,地方那么大,尽量拖着他们,他们知道血云棺厉害也就不会死命要进去,拖不住就算了,给他们进去吧,会有人阻止他们。”我和张栋梁说道,想着穆锋白老前辈还在底下,心中淡定了一些。

    一对上血云棺的事情,连官方都疯狂了,我现在总算知道张栋梁是站在哪一边了,一个老人,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只不过我并不明白他想的是什么罢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