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伤愈
    正在我站起来的时候,一男一女的黑白无常从地面钻了出来,拿着两条锁链,似乎打算锁去牧南飞的魂。

    而紧随其后的。我手底下的两黑白无常也带着两条猩红锁链上来了,大家站在那对峙起来。

    四条锁链捆着牧南飞不放。

    惜君咬着牙,盯着周璇手底下的黑白无常,差点就跑过将她们吃掉。冬吐丰划。

    看到惜君,那两位黑白无常才警觉性的看向了我这边,发现不对,当即面面相觑,把锁链松开,拉了回来。

    “这人是我杀的。魂我也会带走,在我的地头还打算抢,现在你们的主官是谁?”我冷笑说道。

    “这……周城隍已经去了临县,现在我们代理城隍是阮军师。”黑白无常有些不敢吱声。随后竟飞也似的逃了。

    我冷哼一声,挣扎站了起来,伤势也没多大的变化,血已经止住了,给媳妇姐姐护心后,剑伤有限。

    “一见……发财,哎呀,城隍受伤了。”黑无常金氏唯慌张说道。

    “轻伤,不碍事。”白无常茂青说道。

    “呵呵,都成你的手下了呀?”海师兄笑道,借法替我开道。

    “师兄不知道,周璇在这底下闹翻天了,我的藏僧地也朝不保夕。只能大家死磕了。对了师兄,还是见见师父吧,过门不入,不见一面,会不会不好?”我伏在江寒的肩膀上说道。

    “没事,我哪好意思见他。”师兄连声拒绝。然后是一步步后退,继而干脆就跑路了。

    看来海师兄应该是觉得不好和师父相处,所以才跑了,师父可能太严厉了,海师兄爱面子,怕在我面前受罚,那样就真丢人丢到家了。

    拖着牧南飞的魂,我回到了天一洞府。

    躺在血云桥上,脸上苍白的样子让黛眉她们都吓了一跳,这才上去多久,这就受伤回来了,实在让人感到震惊。

    一边让宋婉仪回答,我一边却想着四小仙道观的大阵,如果再次启动,无限借法应该也能行得通的,到时候上了道观也不会那么被动。

    师父给家鬼报信后,飞似的赶过来,赶紧给我检查伤势,查看了好一阵发现没事才一巴掌拍到我脑袋上:“让你逞强!”

    “我都那样了,你还抽我,师父,你看看海师兄都不敢下来了。”看来海师兄聪明,知道我受伤他也要倒霉,结果跑得比什么都快。

    ‘哼,他也来了,好呀,长本事了!你师兄可真够负责任的!’师父气道,对海师兄也颇为无语。

    “师父,你别怪他,他怕你揍他才不敢下来。”其实海师兄也知道我伤势没什么大碍,要不然他肯定也不会放心逃了。

    “你呀,不能这么跟你师兄学。”师父摇头叹息,随后跟着一群鬼送我进入洞府。

    我躺在了床上,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通神符,贴身藏好,我很担心媳妇的境况,她这次走得太急了。

    惜君和黑毛犼没事,宋婉仪和江寒就惨了,身体一分为二,掉级了,给师父带走了,黛眉在那担忧无比,走来走去想着办法:“不行,城隍你别再去阳间了,上面太危险了,在这里大军重重保护,才能安然无恙。”

    “好了,黛眉,我先休息一下,阳间还要去的,逃避也无法解决问题,帮我拦住他们,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我笑道,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外面韩珊珊和苗小狸,齐夫人都因为事情传开,跑过来看我情况。

    但现在我谁都不想见,我只想见见媳妇。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和她们说说你现在的情况,那这牧南飞……”黛眉有些欲言又止。

    “过孽镜台,若罪恶深重,你知道怎么办。”我说道。

    “好的,你先休息吧。”黛眉去了外面,和外面的人鬼们解释这次的事情。

    我感觉精力疲乏,就入了梦。

    走在了血雾里,我四处寻找着媳妇姐姐,这次情况果然也不大妙,媳妇坐在那看似安宁,可身边血一样的红裙却抑制不住的躁动着。

    “媳妇,你还好么。”我坐到了她身边,轻抚她的双手。

    媳妇姐姐抽离了双手,表情却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每一次出来救你,都感到精疲力尽,无论我储存多久,都不够一次的挥霍……按照你现在的进程,随后也将有越来越多厉害的对手出现,很快,我便不能紧靠提醒你而救你一命了,你能了解么?”

    我心情的沉重是难抑的,入道之后,敌人越来越重视我,来找我寻仇的人也越来越厉害,不是仅凭拉一下衣角,就能够让我躲过的。

    像是牧南飞那一战,一剑过来看似缓慢,实则瞬息而至,媳妇就算提醒得了我,我也避之不及,到了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知道了……可我没办法克制自己去做这些事,每一件事情,似乎都在因果循环里……像是这次,我真不能忍受九剑活杀会要杀死我九个朋友的事实,是不是有人在控制着事情的走向?”我知道,媳妇是在提醒我,可现在这种情况,我能坐视不理?

    “是。”媳妇姐姐这次不在回避我,直言不讳的确定了真相。

    我愕然看着她,半响没说出一句话来,媳妇姐姐站了起来,没入了血云之中。

    警觉过来的我再去寻找,就再找不到她了。

    所谓下棋,就是在界定的棋盘中活用每一颗棋子,一切的因果循环和造成的后果,都是下棋后敲定棋子而产生的结局,走不出,也逃不掉。

    醒过来后,陈善芸飘了过来,笑嘻嘻道:“主子,你可醒来了,这一觉睡得可好呀?我们轮番守了你两天两夜呢,你梦到了什么呢?”

    我怵然一惊,两天两夜了?拨开衣服,上面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疤痕,我竟然已经恢复如初了,只是伤口还没愈合。

    “怎么不叫醒我?”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善芸。

    “不敢呢,老师让我们安静的,该喂水喂水,该擦汗擦汗,不能打扰你休息,那我出去给大家报讯,免得他们担忧。”陈善芸说着,就飞出了外面。

    我浑身冷汗冒了出来,拿出手机要确认是否真如同陈善芸所言,一看时间,果然是两天两夜过去了,那上面血云棺的情况如何了?张栋梁肯定扛不住让世家的人进去了吧?

    宋婉仪率先飞了进来,几乎扑到我怀中的时候停了下来:“主人,你可好了,我是没少给教训。”

    “嘿嘿,主公,我们没事,看来你事儿才大。”江寒笑嘻嘻的进来。

    我看两家鬼都没事,暂时松了口气,血云棺的事情,我解决不了,世家一样解决不了,既然进去就进去了,我还不如好好的修炼一番,帮俩家鬼先恢复过来,再去阳间看看情况吧。

    媳妇姐姐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再这么下去,总有承受不住的时候,解决事情,是需要和事情难度相互匹配的能力的,血云棺既然不能解决,先让世家去探探路,那没什么不好,外婆是弈棋的人,不是给人当棋子下的。

    走出了洞府,我浑身舒畅了很多,一身的力气倒是没地方使一般,媳妇指不定又给我加持了什么,似乎打算让我冲击一番入道中期吧。

    不务正业不行,看到洞府旁边摆着的一个个笼子,我叫上了江寒和宋婉仪帮忙扛进洞府,准备画阵修炼,冲击入道中期。

    李破晓有师父帮忙冲击入道中期,我却有虫子在,正搬运着东西,李瑞中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