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鬼谋
    因为是鬼体,李瑞中已经没有老人该有的虚弱,扛了两三箱子的鬼虫,帮我搬进了洞府中。

    好一会。二三重的鬼虫都给搬了进去。

    “李老,您有什么话想要对晚辈说么?”我客气的问道,李瑞中以前是相当讨厌我的,归咎原因,无非就是我不按常理来玩牌,他们世家不喜欢我也算正常。

    “呵呵,也没什么,和你师父丘老闲谈了两天,有所悟。看到你醒来就搬这个,就想搭把手。”李瑞中似乎没那么阴暗晦气了,一副已经得道高人的模样。

    看来咱师父又洗脑成功了,成功让李瑞中彻底进入了我天一洞府的阵营里。

    “哦。恭喜李老,竟然禅悟了,有时间可要指点下晚辈才好,我正好也有些正统道法上不懂的地方请教呢。”其实师父就挺厉害,我这么说,也算是客气。

    “好呀,这有何难!”结果李瑞中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拉着我这后生开始学习了起来。

    我连忙开始绞尽脑汁找问题,李瑞中也一丝不苟的讲解起来,这么一折腾,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

    不过我还是有所得到的,毕竟也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了,有些见解也和师父不一样。也更循规蹈矩一些。

    当然。重要的是他对我的态度,也转变了更多,他说,以前和我不对付,那缘于外婆那一战的事情,一群的家鬼和招来的鬼太过厉害。杀人如麻都不足以形容。

    当时海老叔没参与那一战,不懂这事情的经过,一群鬼,根本没法去控制仇恨了,还说起了孟婆婆,那真是捏一个死一个,当者立毙,太惨烈,太残酷了。

    我其实也对孟婆婆的手段感到震惊,当时首遇,还真觉得她十分恐怖,毕竟能这么做的,称之为魔鬼都足够了。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老婆婆,竟是接生我的鬼,这让我颇感到情之微妙。

    想着她突然的出现在我后面,还骗我自己是孟婆,又点了一首诗歌来忽悠我,这老婆婆,确实又想顽童一般了,不过对敌人的极度残忍,却使人胆战心惊,不敢把两种形象联系起来。

    “当时考虑过想让庆和回来前,让他知悉我是给周峰杀死的事,这孩子是倔驴,表面满不在乎,实际上在乎得很,很多事放不开,如果知道了是周峰杀死我,一个年纪比他还小的人杀死了我,他一定会暴怒的,因此而刻苦修炼,可惜,我把这想法给丘老一说,他将我狠狠训斥了一顿,又说了很多我未曾悟出的东西,现在我开始觉得,这事又变得无从重要了,周峰是厉害,但我的孩子,也不可能止步在这个程度,他会更强,而周峰,仅仅是他的踏脚板而已……我当时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和庆和的关系好,一旦帮我报了仇,让这孩子失去了主心骨。”李瑞中摇头笑道,似乎已经是在说一段事不关己的事情了。

    我想了想,李瑞中那时候的修为还没入道,而周峰已然是入道期了,要拘魂李瑞中,确实不费吹灰之力,然而有一点,我却一直想不通,就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想不到周峰一出道,竟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了,可当时他怎么进入你的李家庄园,又怎么离开的,而警察调查时,却也未曾能够寻找到蛛丝马迹?”

    “呵呵,我那时候正在书房写字,结果就有人敲门求见,问过竟是周善的小辈,连忙就去开了门,一看他修为已经入道,况且对方还彬彬有礼,我便不疑有诈,与他在书房里攀谈了起来,可到了后面,他居然问起了我古籍之事,唉……我当时还想着要怎么圆这事情,可周峰早有准备,暴起发难,将我拘了魂,然后用秘术问出了我藏古籍的地方,还拿走了我毕生的积蓄,最后将我拘入了命牌之中,好在我清醒之后,凭借以前对道法理解和危机的意识,在他第二次放出我问话时,我脱离了虎爪,要不然,你可就见不着我了。”李瑞中解疑道,心中可见之前是如何耿耿于怀给一个小辈拘了魂之事。

    我恍悟过来,联系了之前的事情,又问道:“对了,牧王的事,李老可知?”

    “怎能不知?那便是从我嘴里问了去的!”李瑞中说道,回忆了下,又说道:“他还有件厉害的雨衣,穿着之后,无人能识别,来的时候穿着这东西来,走的时候,也是穿着它走的,神出鬼没,是个厉害的小辈呀。”

    听罢,我震惊之极,这么说来,周峰和杨锁月关系十分的密切,而且雨衣还不是杨锁月一人用的,而是两个人公用的!那周峰当时受伤,杨锁月捅了周峰一刀,那就是苦肉计了!是为了洗白周峰的罪行,而杨锁月自己扛下了所有的罪责,最后给小侄子拖进了阴间吃掉了!

    这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杨锁月给小侄子拖进阴间吃掉,这又有谁看见了?只是见到地上一滩血而已。

    如果是周峰救走的呢?

    如果杨锁月没有死呢?

    会场透露着莫大的玄机,玄警吴金川,莫名其妙的晚上给一群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杀了,结果世家封了会场了事,那里连鬼差都不来拘魂了,为什么?是因为这片十万大山底下的海域已不能呆了!

    鬼差过去都要给吃掉,毕竟会场医院里的女伥鬼也凶恶无比,她们手底可有不少鬼差的冤魂吧,这同样是我消灭她们的主要原因。

    周善和周峰这两位一明一暗,做着异乎寻常的事情,四下里算计着一些不可告人的计谋,这让我陷入沉思。

    杨锁月到底死了没死?没死的话,她在干什么?

    “小狸,去请吴金川吴哥来一下,有重要的事情相商。”我赶忙的说道。

    当时杨锁月是寻道巅峰,已经快要冲击入道了吧,如果她死了,那或许是鬼王了。

    救出吴金川时,还说过有个鬼王在,结果直到我离开,都没见过那什么鬼王,按照道理这不应该呀,难道是杨锁月?因为和周峰在会所那边有什么图谋,因此见到我却不敢见我?

    很有可能,如果是他们,那时候我入道,有拂尘,还有天一道统,实力也算非比寻常,他们怕我,宁愿让我带走吴金川而不出来,也实属正常。

    李瑞中知道我肯定是回想起了什么事情,也不着急的静静等吴金川飘进来。

    吴金川一身的阴间大鬼差的服装,来了以后,对我笑了笑就跟我一样坐在了地上:“夏城隍终于醒来了,哈哈,我们这两天可忙坏了,人招了不少,上千了,不,不是人,是鬼。”

    看来吴金川进入了角色,似乎真成了阴间的大鬼差了。

    “吴哥,当警察还是你厉害,有你在,我们的秩序就能维持住。”我客气了两句,随后就开始问道:“对了,吴哥,之前我和你出了世家会场之时,你说过有个管理你们和一群女伥鬼的鬼王,不知道这鬼王是男是女,有什么外貌特征,知不知道叫什么?”

    吴金川顿时冥神想了想,最后说道:“那鬼王呀?很厉害,长得高瘦,男的,声音有点老,名字不知道……”

    “男的?不是杨锁月?”我松了口气,以为只是自己精神紧张,有些敏感了。

    “杨锁月,那女的不是给拖阴间里了么?”吴金川疑惑的说道,随后紧接着前面的话:“名字是不知道,但他带着一块诡异的面具,自称宣王……”

    “什么!宣王!”这一下,我直接站了起来,周善!竟然是周善!把世家会场全都一锅端杀了的人,竟然是周善!

    关键他还在那时候管理了一大群的鬼,这又是有什么企图,阴间底下的海鬼,将吴金川他们杀死的鬼怪,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说周善在的地方没有大阴谋,我自己都不信!冬长找亡。

    周善是什么人?诡计多端,上万鬼拿去填血云棺,回来还能笑呵呵跟我谈条件的巨奸!

    “宣王……有什么来头么?”吴金川不知宣王很正常,李瑞中也不晓得他知不知,毕竟周善连理事会秘书的头衔给去掉的事都很隐秘,知道引凤镇具体事情的也就更少得可怜了。

    去摆弄过血云棺,又给阴司通缉,这些事消息灵通的世家人士可能知道,但宣王的名头,好像只有我亲历事件的人知晓吧?

    “宣王就是周善!”我说完,吴金川他们愕然当场。

    谁都不知道周善到底盘算什么,是一场浩劫的前奏?或者是和血云棺有什么联系么?

    我本能觉得肯定会有关联,周善自从血云棺出现后,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会没事跑那边去玩的。

    而且杨锁月之死,很有放烟雾的嫌疑,周峰不可能让她轻易就死了,所以拖下阴间的事有待验证真假,生死更无从得知了,没准是当时没有不在场证据的周善秘密把她救了呢?

    至于周家和杨家的联系,很可能潜藏着未知的秘密,这层秘密,难道和外婆有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