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蜂拥
    九剑活杀会厉害的人不少,牧南飞也并非是最强的,而紫皇门雇佣他来杀我,无疑是唐珂那里也觉得交代不过去。毕竟给了门派这么大笔的钱。

    “惜君一直就跟在牧南飞后面,没经过同意就吞掉了他的魂。”黛眉有些苦笑的说道。

    “算了,吞就吞了,反正也是祸害,这一笔笔的血债,总归不能放过了他。”我说着,把报告文件递回去给了黛眉。

    “惜君这次倒是没多大提升,不过吃完,好像表情有点古怪。翅膀颜色也深了很多,不知道原因,老师他那时候也来了,只是看了眼就走了。”黛眉回馈了我信息。

    我点点头。交代了下黛眉后面水镇城隍发展的方向,就准备去见一次师父,看看有什么交代。

    师父在上课,交给李瑞中后就出来和我说话,听说我有可能会去小义屯,便不让我带鬼将出去了,我早就想到会是这结果,其实经过了之前一战,我也有所觉悟了,除非弄出小血云棺来,不然带鬼将出去,实在也是当炮灰的下场,而且现在天一洞府正是缺鬼缺将的时候。有几个鬼将助阵。会比跟我上去帮助大很多,我也比较放心。

    把魂瓮放回了洞府,将宋婉仪和江寒、黑毛犼都放了出来,说了一番离别的话,大家就分开了。

    惜君和王胭都没下课,道别的话也不需要多说。齐暖暖那边也只是让黛眉带了话,我就去了自己洞府后面的还阳道。

    还阳道在哪个城隍都是冷门的地方,要还阳的,一年都不会有几个,走在空牢牢的道上,周边已经有鬼将在建设房子,那是给韩珊珊她们居住的,到时候也就不用再布阴阳转换大阵了。

    上了阳间后,已经是正午的时间,日子大战后的第四天了,世家、扛龙村的情况,我都是一抹黑,解除了手机的飞行模式,我等待信息的到来,再决定行程。

    还阳道出来的地方,是四小仙道观后面的田地,走一段路才能到四小仙道观,我想起了卡宴车还在李家庄园的一条小径那停着,就发短信叫雷虎开拖车运回雷家小院,自己开奥迪的越野车准备去县城看看。

    快要走到四小仙道观的时候,我看到那边一个人影站在道观那边,心中不禁一跳,看来不用电话到,已经有人找来了。

    快步去看来人是谁,一大堆的信息蜂拥就来了,我一边走,一边去查看信息,短信十几条,电话直接是打爆了,看来有很多要紧的事要我去处理。

    信息有韩成云的,也有夏瑞泽的,张栋梁的也都有,还有几个陌生的电话,逐一翻看,夏瑞泽的并不重要,给我忽略掉了。

    韩成云的一条短信很简单,说:小义屯出事,速来,否会悔之不及。

    而看到了后面的短信,中间那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让我沉默了很久,停下了脚步,鼻子一酸,差点没掉下泪来。

    前天的短信上说:张栋梁牺牲在了小义屯。

    想起那整天追着我不放的张老头居然死了,我心中复杂无比,给官方放弃了的老人,没想到真的死在了小义屯里了。

    而他的离世,也将把很多隐秘的事情埋入尘埃中。

    想起了老头,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咳嗽声,没想到上次电话里的一阵咳嗽,竟真的成了永别。

    看到剩下的那一堆未接来电,我已不愿意一一打过去,于情于理,我还是打算去一趟扛龙村的,即便是缅怀一下老人也好吧?

    小义屯出事,穆老前辈如何了?会不会没能阻止住世家的强势介入?周璇有没有其他的动静?周善呢?这都让我很担忧,这几天养伤和修炼,让我对这些事情都想要迫切去弄清。

    到了四小仙的道观,人影也清晰了起来,竟是李破晓这阴魂不散的家伙。

    上次离开时,李破晓说会在前天来找我,那时候我还躺在床上,爽约了,这次没准是兴师问罪的。

    “你没遵守约定。”李破晓皱了皱眉说道。

    “受伤了,胸口给插了一剑,养伤呢,九剑活杀会的牧南飞。”我解释起来,李破晓是疯子,别因为这事和他闹别扭,虽说现在打起来吃亏的是他。

    “你又晋级了。”李破晓打量了我一眼,随后又道:“全姑娘从方姑娘那接了一件宝物,现在正在给空玄门追杀,行踪不明,昨天,小义屯也出事了,我打算等你一起去小义屯,回来再寻找全姑娘,你如何打算?”

    “小义屯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就去小义屯。”我说着,走出了四小仙的公路,往一个幽径走去,那里藏着我的奥迪越野车。

    开了车子过来,李破晓已经等在公路上了,上了副驾驶位,他抱着那把宝剑,目视前方,一语不发。

    不一会电话就响了,夏瑞泽的。

    “一天,总算找到你了,现在小义屯乱成一团了,你每这时不都在下面么?官方派了几波人进去了,世家也在源源不断的添人,我还在禁足期,不能出门,你可要小心点。”夏瑞泽在电话里说道。

    “谢了,瑞泽哥,我会小心点的。”夏瑞泽的提醒也是情喇中,可见他还是很关心我的,即便是禁足了。

    因为我成为了城隍,阴间逗留的时间也日益长了,黛眉每次都准备了许多食物,因此出门时包裹也满了,就不需要拐进县城,直接开进了扛龙村。

    一路上,李破晓还是沉默寡言,我也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就问了他的好友孙重阳的境况,结果这厮一句不知道就打发了我。

    又问起了全画师的身份来,这次李破晓沉默了下,就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全画师本名全婵妤,而嘱托李破晓的那个朋友却是个和尚,这让我头脑顿时一阵的模糊,不过想想,好像这种事情并不奇怪,许多大学生毕业了找工作,跑去当和尚的着实不少,和尚工资高呀,全画师有个和尚哥哥也并无不妥。

    “原来是这样,全画师叫全婵妤,那和尚叫什么?有没有法号?”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和尚我认识不多,只有妖僧姚龙姚大叔,他现在也不知道去佛门那边情况怎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回来,倒要好好叙叙旧才行。

    好像还有个和尚叫圆慈?这怪胎和尚神神叨叨,背着一具肉身佛,敲诈了我几万块过路费。

    “本名全泰生,法号圆慈。”李破晓淡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我脸色一变,当时我是联系起了李破晓,可没想到还真是这么巧,而且这大肉和尚居然有个清秀的妹妹全婵妤!

    我深吸一口气,方月婉拿到了引凤镇的宝物,却拿去给了全婵妤,然后自己去找丹神连庚了,而全婵妤给空玄门追杀,下落不明,那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和血云棺有关?看来这事情透着玄机,帮李破晓找找也是应该。

    当即我将我知道的事情细细和李破晓说了一遍,李破晓认真听完,似乎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我一个人做不了这么多事,还不如全权交给李破晓,而且宝物是烫手山芋,谁拿了都要给空玄门追杀不停,如果闹大了,其他想要得到宝物的门派也知道了,这更是一场血光之灾,还是给李破晓去处理得了。

    交代完了全婵妤的事情,也快到扛龙村了,村口停满了四轮的警用装甲车,而前面的越野车和其他类型的车子更是多不胜数,村子里恐怕全是玄警了,恐怕世家的人也不会少。冬私岛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