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戒尺
    李破晓一身道袍,头发经过几个月不修边幅,能轻松扎起,和一个道士完全没什么区别。我也从来没想过,张一蛋原本清秀而捣蛋的样子,会变成如今的凌厉和萧杀。

    张一蛋会害怕,会因为遇到大事而双腿发抖,可眼前的李破晓不会,这让我感到了一丝的不自然,好像原本的少年发小已不复存在,只有李破晓一人,深深烙印在我心中。

    找了块稍微平些的地方停了车。我和他朝着扛龙村走去。

    抬头看着几近入夜了的黄昏,我鼻子抽动了下,闻着扛龙村倾泻而出的压抑气氛,渐渐心头感到了凝重。

    小义屯和引凤镇那边的天空。乌云密布,山峦堆叠中,再远一些的景物都挡在了视线之中。

    摸出了手机,电磁仿佛干扰得厉害,手机的屏幕显示缭乱的错码和方块,如果使用罗盘的高人,或许拿出罗盘来都会转个不停吧?

    李破晓率先一步走到了扛龙村村口,七八个玄警立即从值班室里快步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破晓和正在朝着这里走的我,表情十分的严肃。

    “道门中没有你这个打扮的,请问是那个道门的?这里南方道门九大派正在合力协商解决问题,如果不属于九大道门,还请绕道。”一位看起来还算客气的中年人一手拦住了李破晓。

    “乾坤道。李破晓。”李破晓淡淡的报出了名号。

    我冷笑起来。人家都说不是九大道门不给进了,你李破晓好像也没什么出名的吧?

    几个玄警都一副凝神以待的样子,上下打量李破晓的样子。

    “乾坤道?你是乾坤道的李破晓?有凭证么?”中年人也不禁问了起来。

    李破晓拿出了一张古朴的小令牌,上面写着乾坤两字,几个玄警都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敢肯定这到底是真是假。

    “组长。我进去问下?”一个玄警小声的和中年人提议道。

    “嗯,快去快回。”那组长点点头,旋即看了我一眼,似乎见我面熟,又不敢不确定,最终看我站在一旁,也就没吱声。

    我不认识这群玄警,张栋梁的手下我却基本眼熟,他们也认识我,显然现在全换成新的了,也不知道是那一批的吧。

    心中莫名为张栋梁这老伙计默哀,这是个正直的好人,干的事情虽说有好有坏,但终归是为了达到正义的目的吧。想起王元一提起的,这老人因为血云棺而枯坐一夜,我脑海莫名涌现他咳嗽的声音。

    “他娘的,又是道门的人?真当我们世家是吃干饭的?增援!增援!以为我们世家就没人来了?儒门不是白叫的!”

    一个脸色红得跟猪肝一样,拿着一瓶清酒的中年人提了把鲁班尺就走了过来,一路指着李破晓,颇为愤慨的样子。

    我看应该是喝多了,想要闹事吧,醉酒的人身边还好几个世家的人,或是中年,或是已经四五十岁的了。

    几个中年人都是醉眼惺忪,相互都喝了不少的酒,话说酒壮催人胆,几位看李破晓年轻,还一身的道袍前来,顿时是十分的不高兴。

    玄警们都伸手想要拦,结果喝醉酒的中年人伸出戒尺,啪的一打,那玄警顿时就跪在了地上。

    玄警的组长立马紧张起来:“何方叔,稍安勿躁,小的们不知你的厉害,拦着也是怕你给摔到了不是?”

    “刘诚贵,老子教训谁用得着你来拦?我揍的就是这道门不知死活往里面送死的臭小子!”似乎看李破晓的脸色阴沉,被称为何方叔的中年人更是火冒三丈,带着戒尺威风凛凛就追上来要砸李破晓。

    李破晓眉心一凝,噌的一声杀人剑出鞘,刚靠近的戒尺就给他斩成了两节。

    这一下世家的人就炸火了,纷纷的拿出了法器、蓝符,甚至连法盐摸出一手,马上要借法轰向对手。

    李破晓长剑一抵,剑尖却到了何方的脑门上,世家的人全都怔住了,而一滴鲜血,也从剑尖冒出,殷殷滑落。

    我咽了口唾沫,同阶之下,除了我夏老魔,李破晓果然还真没其他对手了。

    所有人直接凝神不敢动弹,呼吸也重了很多,醉酒的何方手中的戒尺都丢了,别说半点异动,现在他酒都吓醒了。

    可大家不动,李破晓却动了,持剑平指的手往前一探,抬起脚,向前一步!

    不止是我,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正常点的人,都不会这么干吧?吃痛的何方泪水都冒了出来,几乎跟着剑退了一步。

    就在大家都担心这一剑要贯通脑门的时候,噌,长剑归鞘了,李破晓凝眉一语不发,仿佛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般。冬私扑号。

    众人全哑了火,几个世家入道期的中年男女都大气不敢喘。

    “方哥,你没事吧?”

    “走吧,算是给狗……人咬了,咱不能反咬吧?”

    “对,对,走吧,这事肯定有上头介入的,何方哥,你家老祖今天也要来吧,到时候再找回场子!”

    几个人簇拥何方走了。

    李破晓理都不理我,直接就迈步进入了小义屯,似乎他就是一个人来的,也或许他不担心我进不去。

    见我不像是和李破晓一伙的,本来就有点火气的刘诚贵灰着脸拿了根黑色铁管过来:“请问下你来扛龙村有事么?底下是剧组的,严格保密剧情,不能进去!有什么问题,还是等电视上播了再看吧,别凑热闹了!”

    “城隍办案的。”我冷冷的学着李破晓的样子说道,但又觉得自己穿得太惨了点,拿什么都不合适,就果断拿出了我夏城隍的令牌,递给了对方。

    “城隍办案?”刘诚贵接过了黑色的令牌,看了一眼摇头冷笑,把令牌抛回来给我:“逗逼呢?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这个就是呀。”我咬咬牙,感觉太丢人了,城隍令都没见过,这人怎么当的玄警组长。

    “忽悠我?人还能当城隍?”那刘诚贵给逗得没气撒了,声音陡然就升了几度。

    一群人围观起来,李破晓的事情刚才闹得狠,现在又多了我这看起来跟精神病院跑出来似的疯子,谁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了。

    我只能摸出了钱包,掏出了身份证给了刘诚贵。

    “早拿出来不就好了,自找不自在,夏一……一天?”刘诚贵脸都变色了,忽然想到什么,退了一步。

    几个玄警脸上带着疑问的同时,似乎都想起了什么来。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我冷下了脸,伸出手就夺回了我的身份证。

    “夏老魔!夏老魔也来了!”

    “这么年轻,真的假的?夏老魔这么年轻?你确定?”

    “夏一天……不是他还有谁,单肩包,装逼的**丝打扮,我刚才就他娘怀疑了,果然就是他呀,杀了上千人都能横着走,九剑活杀会的燕飞天牧南飞约战他,最后命都没了,也是他杀的!”

    刘诚贵算是认出我来了,似乎觉得刚才自己就觉得眼熟,竟没看出我来。

    我环视了一眼,面带不快之色,想不到我自己名头已经众人皆知了。

    “师弟!好玩多了,我算准你会来!”熟悉的公鸭嗓不客气的从人群里挤出来,一群人纷纷的让开。

    “海师兄!”我看居然是师兄,心情好了很多,过去就打着招呼。

    海师兄拉着我,往里面走,我回头看了一眼,一群人正窸窸窣窣的议论我,玄警刘诚贵也跟着离开了一群人,似乎要亲自报告上级我来了的事情。

    我没时间理会这群好事的人,跟着师兄走在了扛龙村的街头,看着陌生的玄警出出入入,以及周围压抑的气氛,心情难免有些低落了下来。

    “师兄,张栋梁张老死了是么?这里的玄警我似乎一个都不认识。”我沉重的问道。

    “唉……别提了,我下来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了,就是怕你逞能,想拦住你的。张栋梁死了,他的人没几个活着的,黄道三背着老张的尸体出来,已经进城火化了,欧阳贺压根就没能出来,世家的人呀……”海师兄重重叹了口气。

    看来我缅怀的机会也没了,不但老张死了,欧阳贺是他兄弟,居然也死了,三位老伙计,仅黄道三一人独活,让人唏嘘。

    “世家要控制血云棺,道门要封血云棺,佛门也搀和进来了,冲突太厉害,这浑水谁沾上谁就倒霉,官方只能在其中玩泥巴,如果没有把握开棺,这事情咱们先别玩了,跟师兄先去历练抓魔去吧,你白日匿迹手段又厉害了很多,我都看不出你修为了,唉,别隐藏了,现在入道初期在这里太平常了,不隐反而起不了注意。”海师兄拍拍我的肩膀,跟我勾肩搭背起来。

    “师兄,我入道中期了。”我认真的看着海师兄。

    “中……中期?中期那也是菜鸟!”海师兄一副你以为你中期就牛逼了的样子。

    和师兄正在走去小卖部的路上,几个人匆匆的从占地较大的卫生院里出来,见了我后,脸上都带着异样的冷笑,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韩成云。

    “老东西,唧唧歪歪这好久了!要不是等你师弟来,早弄死你了!还是你真想学张栋梁……”韩成云身边一个汉子喝道。

    “住口!”韩成云面色一变,制止了汉子继续说下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