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血案
    “阴阳道旨,天惊地昏!天一道法!天神压!”我夹出一张红符,脸上全是杀气。

    韩成云愣了一下,立马急退回了卫生所。眼里全是惊讶之色。

    几个跟着韩成云的,也大致这样的表情,那大汉和两位同年的,愕然之后,纷纷掏出了符纸,准备借法反击。

    我冷笑一声,拂尘中仿佛源源不断的力量冲了出来,周围的路人看了我的架势,都回避唯恐不及。

    “不好!快跑!入道中期!”那两位本来还准备跟大汉硬扛的中年人赶紧后退。

    “草你娘!入道中期又如……”而汉子愣了一下。也收了法术转身逃离,结果话没骂完。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仿佛给压塌了一般,冒出了一阵的粉尘。就仿佛炸弹丢到了水里似的。

    骂人的汉子和两个企图抵抗,却没跑出范围的汉子顿时给压趴在地,整个地面都凹陷了下去,天空云彩似凝聚不散,翻腾如盘龙云海!

    “噗!”两位边缘的大汉鲜血顿时狂喷而出,中间的汉子连反映都没反映了,两眼翻着白,舌头都伸了出来,直接把他压在了地上,嘴里吐出的全是血泡,眼看是不活了。

    扛龙村水泥路粉尘扬了起来,仿佛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围观者全都变色了。两个重伤挣扎了下。没能站起来。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卫生所本就年久失修的围墙似给重压震了一下,哗啦的全砸了下来,将那大汉直接砸死了。

    韩成云走出来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几个看来是其他世家的人,都面如死灰,但不敢上前半步。

    “夏一天,你既然来到了扛龙村,却不去为了大义而去小义屯选择牺牲自己,控制住即将爆发的血云棺,却跑来这里一言不合的杀人,未免太过歹毒了吧?”韩成云因为我一招毙敌而感到惊愕的同时,也不忘作为世家话筒,发出了质问。

    “师弟!这里是扛龙村呀!”师兄脸上也有些微变,如今情况变得不好收拾,如果世家的人死死揪着不放,势必无法解释这其中的对错。

    “一招压死了卢汉东,就是去了哪儿,都说不过这坎吧?”旁边的老者也神情凝重的盯着我不放。

    “夏老魔!一来就杀人!果真的厉害呀!有本事杀光我们世家的人!别犹豫,来呀!”

    一招压死入道的卢汉东,我自己也给自己下了一跳,法术的威力变得太大了,五倍别人的道统宽度,这股强横的力量有些难以驾驭。

    韩成云他们说完,卢汉东的魂就从废墟里钻了出来,恍恍惚惚的看着左右,又看向了自己那刚死去的肉身。

    正在这时,两条锁链就缠住了卢汉东,生生的扯入了阴间,也不知道是谁家城隍的手底下拘人了。

    城隍拿人,韩成云他们也没有去阻拦,留着魂根本没什么用,难道还能养成鬼不成?

    几个玄警在旁边看得清晰,很快就到了现场,一副想要拘留我却不大敢的样子。

    “去叫几位前辈过来吧,这事请他们来处理好点,顺便通知下其他世家的家主,说卫生所这里出了大事。”韩成云对身边的人说道。

    “嗯,这是必须的。”两人匆匆分头去找人了。

    玄警们留下了几个人,剩下的也去通知了上级,扛龙村因为这件事,立马乱成了一锅粥。

    一群玄警很快就拿着黑色的铁棍围在了周边,数量颇多,修为这次没有掺水,全是寻道巅峰,而组长一级别的,全是入道期的。

    几个儒袍,上了年纪的老者跟着韩成云之前派去的人,从拐角那边过来,都看向了这个方向。

    实际上刚才的惊天巨响影响足够让所有人警觉了,扛龙村原本住着许多居民,现在废弃的房子里,却大部分都已经是玄修,还没有一个是弱了的。

    除了儒门和官方,道门九大派也来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见到我都甚为惊讶,有净灵道的白均宁,天元派的庞君如,清微派的陈豪远等,我本来以为弟子也会来,但道门九派的服饰显示了他们的身份,都全是大长老那一级别的。

    还有几个看起来像佛门高僧的和尚也来了,有的身上有补丁,有的衣着却光鲜,不一而同。

    周围聚集了一两百号人,数量相当的可观!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韩成云今天就把事情说开了吧,我和这位夏一天,因为小女的缘故有些过节,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知道的人,而与死者卢汉东,也算是世交好友,刚才出门办事,不巧两相撞上,卢汉东因我和对方矛盾,言语不合的指责起来,也是情喇中,可对方竟直接出手打死了我的好友,实在是太过离谱了些,我回去以后,如何与他的家人交代?”韩成云淡淡的说道,言辞中不卑不亢,十分高明。

    另外两位一副目击者的样子,开始数落起了我的不是。

    几个本来就看着事情发生的玄警立即过去,和一位看起来修为有入道后期的玄警交头接耳起来,那入道后期玄警看了眼我,又瞅向了给围墙砸死的卢汉东。

    “夏一天,你出手杀人,按照现世的规矩,该拿你法办,按照玄门的规矩,你也走不出这个道理来,本来我钱国洪还想要找你说说话,但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不必了,不过既然这么多同道都在这里,我们玄警要拿你,也会给你自辩的机会,你看这事你怎么说?”钱国洪一身玄警的衣服,看起来很普通,但臂章上已经有别其他的玄警,可见身份地位的超然。

    “钱老,你们玄警的张栋梁张老我认识,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好像他和你们也不是一伙的吧?要不然他给世家的人害死了,我看你们好像也没什么反映呀?”我打量着这位玄警头子,饶有兴致为何他们能窝里斗到这个程度。

    钱国洪脸色阴沉了下来:“张栋梁确实隶属我南部自治区的玄警部门,他的牺牲,我们深表痛惜,然而事情也还在调查之中,并非如同你想象的那样,夏一天,你劣迹斑斑,罄竹难书,现在作为犯罪嫌疑人,还打算要狡辩下去么?”

    “辩,怎么不辨?既然玄门的事情,玄门的办法,我们玄门能够解决,玄警还搀和什么?他们杀了张栋梁,一群人横刀立马的还逍遥法外,我不杀他们,难道指望你们玄警来?好呀,现在你们是来了,可不还在给他们舔臭脚么?法办了没?没有?我这散修看不下去了给好朋友报仇了,你们看我修为低就扒拉的跑来抓我了,好呀,黑锅找到了,得修为低的背!真有意思!对付一方势力扯皮为主,对付我这样的散修,伸手就拿,没本事就让让道,别以为我夏一天真怕了你们官方!”我脸色很难看。

    “杀人就是杀人,罗里吧嗦什么?钱国洪,你不敢动他,我们道门可就不会那么客气,夏一天,你杀了人,既然玄警都拿不下你了,惩恶扬善终归我们道门会做。”清微派的陈豪远因为掌门二儿子允惊鸿给我打瘸了,正愁没地方找茬,这次撸了袖子就上来了。

    “不错!惩恶扬善也是我们道门该行之道,不正此身,焉能正道!”净灵道的白均宁顿时跳了出来,指着我骂了起来,口水一路的喷。

    “不正此身,焉能正道,道门谁都能说这话,就你白均宁不行,别忘了,删除的照片和视频在手机里是能恢复的,我就知道你这老家伙口口声声仁义道德,背后只想着怎么捅我刀子,如果不想把自己干的那勾当让世人皆知,就趁早闭嘴!”我冷然的说道,手机现在辐射干扰,也不好发信息,但唬一唬他还是能做得到的。

    “你!你胡扯什么!”白均宁左右看了一眼朝他扫来的目光,赶紧否认起来。冬广岛血。

    “我师弟怎么可能胡扯,刚才我都看了好几遍了,啧啧,好玩多了!”海师兄反正不知是什么,但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准没错。

    “你……”白均宁哑了声,道门的几个老伙计似乎都知道怎么回事,苦无证据而已,所以纷纷摇头起来。

    “白均宁呀白均宁,肯定是和女鬼上床的破事给爆出来了吧?还给拍照录像了吧,狗日的你一点正事都不办,整天就跟条老狗配种似的双修,不嫌丢我们道门的人!”庞君如顿时跳了出来,指着身边的白均宁大骂起来,这泼妇骂街的,倒是她的风格。

    我顿时脸色一阵惨白,白均宁,这可怨不得我呀,我什么都没说,你自己行为不端在道门里好像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