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大能
    “呵呵,原来道门的净灵道平时除了抓鬼,居然也有这么多不可告人之事,我朱林轩今天也算图了个新鲜。也不知道道门除了这事,还有什么事是我们儒门所不知道的呀?”儒门的中年人竟也有入道后期,冷笑着看向了白均宁。

    结果庞君如一瞪朱林轩,便破口大骂起来:“臭不要脸的,我们屁股擦不干净,你们儒门难道要跑过来舔么?丢不丢人呀!朱林轩,你也不看看你什么东西,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娶了个十八岁的女娃。还是自己的弟子,也不怕同道们戳脊梁骨!”

    道门和儒门纷纷自曝其短,互相挖苦起来,我的存在在两巨无霸的冲击下。瞬间渺小了,现在只有佛门和玄警正盯着我不放。

    正吵得不可开交,一个满头是汗的人从人群里跑了出来,他看了我一眼点点头,随后说道:“诸位,我是黄道三,张哥的死确实是人为的,正是这韩成云指使,卢汉东亲手与另外俩帮手下了绊子,才让张哥俩师兄弟牺牲在了小义屯!我这次办完了张哥的葬礼,及时赶了过来,好几个兄弟还在医院里,这事不会有假。大家都能做证人!”

    我松了口气。看来好人终究不会被冤枉,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黄道三的出现,让全场都哗然起来,佛门几个高僧本来还想来点度人普世的禅理,可现在生生闷在了嘴中,钱国洪面色沉了下来。看着黄道三,说道:“黄道三,不是让你在外面办其他任务么?怎么又返回了小义屯来。”

    “钱国洪,我黄道三已经豁出去了,辞职不干了,你们爱咋咋地,我也不伺候你们,这次回北方道门前,我已经给上级递交书面报告,你怠慢了这么多的事,间接害死了张哥,等着接受公正的审判吧!”黄道三本来就是个道士,受官方邀请才做了玄警,见识了太多的黑暗面,似乎再也忍受不住了。

    我不禁心中一苦,张栋梁死得太冤了,一个为正义而奔走的玄警,竟给钱国洪压制得死死的,最后牺牲在了小义屯,让人感到遗憾,官方有好有坏,血云棺之事的怠慢,钱国洪无法避开,只是黄道三的书面报告能不能到上级那里,能不能把这头老虎除掉,还真不是我能够猜测得出的。

    “黄道三是吧?你冤枉人的时候,至少要看好对象吧?我韩成云只是和卢汉东说了几句话,怎么我就成主谋了?血云棺是要解决的,大家一起下去解决,结果张栋梁张老牺牲了,怎么能怪上小弟我呢?如今大家都有难处,合作才能走向和谐发展的道路,互相攻讦,又有什么意义?”韩成云城府深,看情况对他不利,立马转了话题。

    “呵呵,好笑,韩成云,当时张哥不让你下去,结果你非要说拿了钱国洪的通行证冲卡,各种纠缠,张哥耐不住只能和你下去,结果你嫌我们碍手脚,挡着你们了,就设了陷阱害我们,这就是你要解决血云棺的态度?你们世家死的人不少了,该收手就收了吧,血云棺岂是你们能摆弄的!”黄道三继续说着之前下去的各种事情,这让钱国洪的脸越来越难看。

    我对韩成云的恨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世家的领头人,儒门的传音筒,竟然如此的不堪。

    儒门没吭声,显然不但让韩成云成传声筒,还要他自己来背这个黑锅,这一下,韩成云自己也怒了,冷然道:“我们儒门!是想要为了全南部百姓,甚至全国百姓着想,如果血云棺逃了出去,怎么办?那是死伤无数的下场呀!为什么大家不好好想想,一起合作?难道为了一个卢汉东就分道扬镳么?这怎么能呢?既然卢汉东的事情已经揭晓,我们就应该往大义方面走!”

    拉上了儒门,儒门的三个代表人都额上冒出了青筋,但偏偏韩成云都暴怒之中了,还咬着大义不放,这让他们都不敢反驳,生怕偏离了大义,得不到大家的支持。

    “呵呵,小韩说的不错呀,我们应该好好合作,把血云棺给解决了,对了,之前是茅山总院办的事情吧?这太远了,要找去到那边再来,有点强人所难,不知什么时候血云棺就出来了,好在现在既然茅山南分院的曹长老就在这里,那我们不如请曹长老说说,如何解决这问题好不好?”朱林轩身边一个更老的儒门代表笑呵呵的说道。

    茅山南分院的服饰是黄黑色相间的,那曹长老脸色青白,有些不好看,上次给单龙杀了个大长老,现在都还没恢复元气,他曹长老似乎还是新上任的,看到一群人都给引向了这边,就皱眉道:“总院的事,我们也想要解决,但我们南分院实力奈何在南部九大道门里,都是抄底了,除了有点狐假虎威,真算不得什么,要不你们说我南分院该怎么办好了,我曹庆虽然新晋大长老之位,可豁出去好了,最多小命交代这得了。”

    一群人都鄙视的看了一眼南分院的曹庆,他曹庆倒无所谓,反正老子新上任的,本来就是新人,难道你还让我死了?因此一副慷慨模样,别无所求。冬广木技。

    “都嚷嚷什么,大的不能办,总是扯皮,小的还有一腔热血能为老夫我干点活,你们四下里收集恶心的事情来拦着他们,有点能耐就去封棺,要不就滚,没一刻安宁好玩么?”

    扯皮本来还要继续,结果李大腿李牧凡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了,带着李破晓,昂扬着头,睥睨的看了一眼周围的所有道门、儒门、佛门中人。

    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了,李大腿的威压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那种气概和豪情,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李破晓背着杀人剑,跟在了自己师父的身后,气势卓然,我暗道有个大腿抱就是爽。什么时候咱师父丘存之也带着我装逼一下就好了,那才叫真的大牛。

    李牧凡代表了道门那边的高级战力,儒门和佛门都有些吃了暗亏,那李大腿可是悟道的超级大牛,比一方掌门都厉害,杀人都不需要眨眼的。

    正这个时候,远处一个身穿黄色粗布麻衣的胖和尚来了,一路走来,脸上全是迷茫和认真,他背着一具枯瘦的肉身佛,双手合十,脚步轻盈间,却踩得地面凹陷了下去,似重如千斤的大佛,气势可谓震慑人心。

    佛门众人见大肉和尚背着肉身佛而来,全都合十双手,脸带诚挚,嘴里念叨着一些什么佛家真言,我也就不知道了。

    我两眼大睁,没想到这大肉和尚竟有这么大的关注度,显然之前给他几万块钱都是小看他了,这货绝对的厉害呀。

    不过看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背后的肉身佛上,包括李牧凡,都眼露尊敬之色。

    我神情不禁跟着尊崇了起来,毕竟之前是晚上,看起来就是很恐怖,可现在到了白天,这圆慈背着肉身佛出来,又是另一种形象了。

    而看诸多佛门众人的表现,显而易见,那尊肉身佛应该是是位了不起的高僧,毕竟死了还能得到这么高的尊重,之前绝对是神僧一个级别的,或许还远比李大腿要厉害,况且还能预知过去未来,邪乎得很!

    “大家好,我是圆慈,师父要我来的,所以我圆慈不能不来,各位如果有意见,我可以不听师父的,立马走人,哈哈,毕竟我也就那点修为,不好和大家斗吧?”圆慈笑呵呵的说道,主要还是看了佛门这边,还有李牧凡那边,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一副高兴的样子,说道:“身在局中人未醒,一朝棋散祸可杀,夏一天!咱们可又见面了!你简直就是煞星,去哪师父都让我跟到哪!”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么重要的场合,逼格全给他破坏了。

    “不敢、不敢,师侄多虑,我等并无半点异议。”几个佛门高人全都合十做礼,似乎对这大肉和尚也很恭敬。

    正说着,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我身后,来去随意,如云中仙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