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7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相煎
    不止李牧凡惊讶,道门的人都吓了一跳,曹庆直接就跺脚了:“哎哟!不好!我的封谏盒!”

    道门的人全跑向了李牧凡消失后出现的方向,儒门和佛门。以及官方都一副讶异的样子,不过却没有追上去。

    那是道门之前选择的安僧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看曹庆的样子,封谏盒应该是茅山厉害的宝物,不然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

    我想起了茅山抬棺封印了外婆,那说明这封谏盒很可能是茅山宗总部下放南部的盒子,这么一来,道门要封外婆的想法,其实就来源于有这东西。要不然道门不可能各个都和李破晓那么疯狂,用肉身来封住血云棺。

    道门遭殃,佛门却淡定得很,只是摇头对道门的情况表示同情,而隐隐的,佛门的阵营隐隐把圆慈和尚包围住了,我觉得肉身佛才是佛门的杀手锏吧,这神僧厉害,能预测过去未来。

    李破晓也跟着过去看情况了,我因为和儒门的人不对付,就准备和师兄、穆老前辈离开这里。探讨下关于后面血云棺的应对。

    “穆老前辈,我们还是走吧,儒门想要我去填棺,你说我填棺会坏事,那该怎么办?”我问道。

    “填棺是下策。儒门想要你填棺,必然有控制你的法门,血脉相连,夏家可阴毒得很呀,怪不得是弃子填棺了。”穆锋白说着,看了一眼姜婆婆。

    姜婆婆一脸厉色,瞪着穆锋白,笑道:“穆锋白,你要是不想陨落在扛龙村,就少说点废话,对我夏家而言。你连个跳梁小丑都算不上!”

    “哈哈哈。和夏家斗,我穆锋白肯定算不上什么,陨落再此什么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大家伤了和气,又不能真成现实,会闪了舌头的。”穆锋白摆手笑道。

    老头子现在就喜欢斗嘴,当时和李破晓、我,三人就在那斗嘴老半天。

    “呵呵,穆锋白,你影响那鬼孩子的想法,有什么意义么?该填棺还是要填棺,本来就已经是死了的孩子,可怜他有何意义?”姜婆婆厌恶的再次看了我一眼。

    我冷笑一声,对这老太婆真是讨厌之极。

    “你们夏家人不喜欢,不能影响别人喜欢呀,都说儒门施行王道,你却反其道而行,啧啧,厉害呀。”穆锋白当即冷嘲热讽起来。

    “你是说老婆子霸道?这鬼孩子就算是填棺用的,那也是我夏家的东西,不是你这老货能够霸占的,你说老婆子霸道,为何不先自省,罢了,你想要夺,那只能陨落在这里了!”姜婆婆一言不合,瞬间就绕过了夏瑞泽,出现在了穆锋白前方!

    穆锋白虽然不意外,但也摇了摇头,说道:“姜氏,好暴的脾气!”

    “啸风击林,天鸟群鸣,九鼎儒法!神鸟行!”姜氏大喝一声,浑身都囊着气浪,冲向了穆锋白,踏出的步法神妙之极,真如飞鸟凌空,翱翔九天!

    “天符探路,通行九天!太青道法!借天符!”穆锋白摸出了红符,咬破手指连写几道急咒,往前面一丢,嗖的一声,道符前行,越来越大,打向了姜氏!

    姜氏好像不惧怕这道法攻击,伸出了手,往前面一指,神鸟立即脱体而出,周围烟雾晃动,形成灰色大鸟,扑向了穆锋白的道符!

    两者相撞,震得周围都晃动了起来,我站在穆锋白旁边,只觉得能量的热风传到我身上,吹得我东摇西晃!

    “阿泽!还不快去拿下那鬼孩子!愣在这干什么?”姜氏大声提醒起来。

    夏瑞泽给这么一说,看向了姜氏,可根本没移动半步,姜氏大怒,还待再说,夏瑞泽就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不会去抓我弟弟,奶奶也别这样了,我很难办。”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了?刚才还好好的!”姜氏急了,一副溺爱的样子。

    夏瑞泽叹了口气,说道:“奶奶,你也不要再斗了。”

    “不斗不行!这是属于你的东西!奶奶一定为你争来!”姜氏听罢就着急了,可看得出她对夏瑞泽很好,和我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姜施主前辈,还是不要斗了,这有什么好斗的,夏一天哪有那么容易给抓住的?不如静观其变好吧?”圆慈背着肉身佛过来,双手合十的说道。

    姜氏看了圆慈一眼,还想要说点什么,但见肉身佛,立即冷哼一声:“晦气,小和尚莫要靠近老婆子!要不然别怪老婆子不近人情!”

    圆慈笑了笑,看向了我:“夏一天,大仙打架,我们这些小家伙还是远远看着算了,我算到你一会有难,很有可能事出突然,被殃及无辜。”

    我心中暗吸冷气,这圆慈说的,难道还是真的?

    “一天,你先到一边去吧,我先会会姜氏!既然是福真神僧预言,那便很有可能是真的。”穆锋白当即也说道。

    神神叨叨的,我也吓了一跳,就赶忙的拉着师兄跑到了一边。

    海师兄听罢,手指捏了两下,差点把同命龟拿出来卦算了,愣是摇摇头:“师弟,走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听海师兄的,立马准备离开,现在道门那边也打起来了,还不知道对手是谁,反正好几下烟云炸起,又有什么东西飞出来的声音,怪是吓人。

    现在不是小孩子闹着玩,对战的都是悟道期的,官方的钱国洪哪敢动阻拦,他一个入道后期的,上去怕就给秒杀了。

    可刚走两步,师兄就愣住了,一把拉住了我,凝神开始盘算什么,最后冷冷道:“林正义!是林正义来了!”冬估反技。

    我一惊一乍,林正义你都能算出来?海师兄,你太厉害了点吧!

    海师兄左右看去,最后拖着我往刚才外面的路口跑去,我跟着一路小跑,最后停了下来,因为我愣住了!

    “全……全姑娘!”我看着一群人簇拥个少女下来,脸色也为之一变!

    “是你?夏一天?”全婵妤也有些意外我会在这里,并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

    “魔门的!”海师兄看了一眼旁边身穿黑色道袍的人,竟说出了三个让我为之震惊的字眼。

    “全姑娘,你别害怕,我这就救你出来。”我看了一眼周围四个男子,其中两个竟然有入道后期,这让我十分的惊讶。

    “救我?为什么这么说?”全婵妤一脸莫名其妙,缓缓的回头看了己方四个人,叹了口气,好像明白我看她的处境了:“你看出来了?”

    我还以为全婵妤给绑架了,可看她着实淡定得很,当即看了海师兄一眼,海师兄表情很不好看,他刚才肯定是感受到了魔气,要不然不会以为林正义来了,恐怕还真是魔门的。

    “不错,看出来了,不知道全姑娘怎么会……”我和她就见过一面,但全婵妤好像和我也没那么生疏的样子,所以也是我问出这话的动力所在。

    “我确实是魔门的,从小就是。”全婵妤淡淡一笑,旋即目光望向了正赶过来的圆慈,以及一帮的大和尚。

    我知道这下是摊上大事了,哥哥是佛门大和尚,妹妹恐怕在魔门身份不低,两个入道后期大长老护着呢!她还说从小就是魔门的,这可就了不得了。

    可我没看到她有什么修为?难道是魔门的工具?

    “怎么?我确实就是魔门大魔头,你难道也和他们一样要杀我后快么?”全婵妤笑了笑,大大的眼睛瞅着我,希望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那倒不用,我和你无冤无仇,况且上次还给我画了神像,我就是好奇,你是魔,你哥哥却是佛门的高人,确实是有点让人意外。”

    我刚说完,海师兄拉了我的衣服,说道:“走吧,这事情不关我们的事,佛门、魔门,他们自己解决,我们不能掺进来。”

    点点头,我绕道准备先躲过这一战再说,而圆慈已背着肉身佛到了全婵妤的眼前。

    “妹妹!你还好么?我听说你给空玄门追杀!唉,都怪我不能入世,不然我也想亲自去救你的。”圆慈重重叹了口气,却有些不敢去看妹妹的眼睛。

    全婵妤的目光却没有丝毫躲避,说道:“你不用刻意这样,既然已经进了佛门,还用得着管我么?三皈五戒,你还是遵守点好,我不是你妹妹,我是魔门之人,你则是佛家弟子,转世的灵佛。”

    水很深,大肉和尚是转世灵佛,全婵妤是魔门的代言人?亦或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身份肯定不低。兄妹俩的身份都出乎意料之外,如果要我来选择,同样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妹妹是魔,难道还能杀了妹妹不成?

    大肉和尚纠结了,在那喃喃自语,心乱如麻的样子。

    到了远处时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李破晓也来了,他毫不犹豫利剑出鞘,一张蓝符就贴着剑尖飞出!

    “朔朔之风,御剑天行,乾坤道法!踏剑归!”清哮声震动着周遭的空气,残影一闪,李破晓又回到了原地!

    也不知道下一刻,谁的头颅将要落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