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8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逞能
    李破晓踏剑而回,那边的魔门大长老冷笑一声。

    他手中的一把黑色古剑抬着,似乎刚才李破晓过来时,他只是一抬手。就挡住了李破晓那一剑。

    “小子,你要杀我,还嫩了点。”魔门大长老低声说道。

    全婵妤却皱了皱眉,随后闪到了一旁,轻声说道:“抬下去吧。”

    话音刚落,他身后那位入道中期的伙伴,果断头颅落地了!

    血液瞬间涌了出来,李破晓这一剑,无比犀利的割去了一位入道中期魔门修士的脑袋。

    “好小子!”大长老冷喝一声。长剑拔出,准备迎战李破晓!

    全婵妤的变化,让李破晓也有些莫名奇妙,说道:“全姑娘,这是何故?你为何跟天尊道的人在一起?此为魔道。”

    “李兄,我本来就是天尊道的人,我未曾告诉你,是因你未曾问我,现在你知道我是天尊道的弟子,也要将我杀了是么?”全婵妤一副好笑的看着李破晓。

    李破晓皱了皱眉,说道:“天尊道行径。数十年如一日,天尊道之人,也只顾眼前利益,行事之狠辣,非常人所能理解。全姑娘,你即有所隐瞒于我,势必怀有叵测之心,今日便划清路线罢,你若是天尊道,我便只能行惩恶扬善之举。”冬估休弟。

    我一听乐了,只要知道对方是天尊道的就要杀,李破晓实在也过于纯粹了,就算曾经聊过好几次天的人,也未能逃过这一劫。

    “全泰生,你也准备要杀我么?”全婵妤冷冷的问道。原本娇美的脸上如抹上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大肉和尚怔怔的看着自己妹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边几个大能都打起来了,已经不知道打到何处去了,李大腿也还在追踪着什么人。

    而现在这边也热闹无比,好些人都围观了过来,全婵妤这次也是生气,说道:“你从小就是灵佛转世,而我呢,自小就给父母抛弃了,在这个世间辗转流浪,数次几乎夭折,天尊道虽然不是名头多好的门派,但也救过我数次,从小师父和师门也对我着重栽培,所以我从小就认为自己就是天尊道之人,天尊道怎么了?你们道门也好不到那里去吧?动肆杀灭我们,我们天尊道还手,又把我们定为魔门,百余年的争斗下来,落败者,就真成魔门了么?”

    “道门有道门形式规矩,你们魔门却没有,行走在边界线上,所杀之人已不止道门之人,凡人也杀得不少了,妹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圆慈叹了口气,苦劝自己的妹妹,而一干佛门的长老们本来还想说话,但一听是圆慈妹妹,也都愣了神。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未拿起屠刀,何以放下?若定义我为魔,便举屠刀杀来!”全婵妤两眼有些微红,也有些倔强。

    我和她相见一面,从未觉得全婵妤是固执己见的人,第一次见面时,她性格只是偏冷,有些淡而已。

    海师兄看僵持不下,又拉着我的手带我离开,我心中却对全婵妤生出了共鸣来,屠刀未拿,何以放下?

    “师兄,这姑娘我见过,挺好一人。”我说道。

    “哎哟,到现在你还想着花花姑娘呀,都快要殃及池鱼了!好玩多了!”海师兄跺了跺脚。

    也不怪海师兄这么说,如果一大群自诽正道的人围攻天尊道的全婵妤,天尊道跟风雨飘摇没什么区别,我连带师兄加进去,那也是加菜去的。

    虽说我也有想到天尊道来这里的目的,但全婵妤不也是拿了方月婉给的宝物么?如果和血云棺有关,至少问个情况吧?反正我和道门、佛门都不对付,吵过架了,跟官方的钱国洪如今是闹掰了的状况,一身虱子不怕痒,又能怎么我了?

    “大肉和尚,快拿刀杀你妹妹呀!不是魔道么!还有李破晓,刚才那狠劲哪去了,剑就在手里,上去再来一次踏剑归吧!这事情就完了呀!一个弑妹,一个杀友,正义呀!”我冷笑的怂恿道,也不管师兄扯我,就站在那等着李破晓和圆慈动手。

    弑妹杀友,这两位疯子,要真做出这种事情来,也足够丧心病狂了。

    周围的道门和佛门中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纷纷指责我的言行,我无动于衷,看圆慈喃喃自语,不禁说道:“问问神僧师父也好,如果神僧说把天天画神像的弱女子杀了,那就杀了罢。”

    “魔是魔,佛是佛,放下屠刀,并非是屠杀的刀,而是屠杀之心,妹妹,劝你回头是岸,也与杀人不杀人无关。”圆慈说道。

    “师弟,别管闲事了,这事情我们管不来。”海师兄低声和我说道,我看既然圆慈无意弑妹,李破晓也暂时冷静下来,只能跟着师兄往一边走去。

    “呵呵,杀了普通人就是越界了,这回该承认了吧,今年的三月份,四具尸体出现在小漓江里,身上不少是你们独有的剑伤吧,又怎么说?做了坏事,以为随口说说就能撇开了?现在还准备下小义屯,要捣什么乱子?兄弟们,先把天尊道的拿下了!”钱国洪伸出手,摆向了天尊道的众人。

    “你怎么不说说死了那几个人是什么人?所犯什么事?你要抓人,千八百个理由掐指就能出来,钱国洪,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三月份的事情拿到现在才来说,既然都有证据了,之前干脆带玄警打到天尊道去呀!现在拿出来,目的性会不会太强了点?”我嗤声笑起来。

    “拿下!夏小子,我劝你别作死,我们玄警办越界的案子,还不需要你来过问!”钱国洪皱眉反击,叫了几个厉害点的玄警朝着我过来,不知道是要拿下我还是只想拦着我。

    我摸出了拂尘,准备借法还击。

    然而正在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忽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等形状凝固后,我脸上都冒出了冷汗来了。

    孟婆婆身穿黑衣壮族服饰,站在了我跟前,她皮肤泛着绿幽幽的光,在即将到来的夜色下显得异常的恐怖:“天黑了……扛龙村要不安全了。”

    众人都给这景象吓了一跳,钱国洪一怔,孟婆婆已经到了他身前:“你该死了。”

    咔嚓,钱国洪的头给扭到了后面,死了,然而这还不是结束,嘭的一声,不知怎么的,钱国洪脑袋就炸了,孟婆婆微微张开满口不平的黄牙,嘎嘎的笑了起来,回过头时,一群玄警尽数面无人色。

    “我听说姜兰来了,怎么看不见人呢?小天呀,姜兰在哪呀……带婆婆去看看她好不好?”孟婆婆忽然消失在我前面,再一次出来时,两手搭在了我肩膀上,脑袋几乎贴近了我。

    我寒毛都竖了起来,要不是知道是接生自己的孟婆婆,我怕能给吓昏过去。

    这下子,正道人的没人敢吭声了,玄警也没一个敢说不,这就是实力,达到所有人都不敢说一个‘不’字的实力!

    李破晓皱着眉,紧咬牙关,手中的剑微微的颤抖,即便生气,也没有任何办法。

    大肉和尚也有些犯怵,这一捏死一个的他还没见过,光看这架势就不是他能对付的,赶紧退了两步,躲到了佛门高僧的中间。

    魔门的全婵妤也有些花容失色,这突兀的事件,让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两个大长老都站在了她身前。

    “呵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孟莘娥呀,老婆子解决穆锋白花了点时间,现在倒是有点来晚了!”姜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附近,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孟婆婆。

    “姜氏,牛皮别吹破了,我穆锋白要真这么容易给解决,也就不是穆锋白了!”穆老前辈喘着粗气,似乎刚才吃了点小亏,没能拦住姜兰。

    “穆锋白,你一边去,我今天要扭断姜兰的脑袋……嘎嘎……”孟婆婆嗖的飞了过去,伸出枯瘦的手臂,准备拿捏姜氏的脑袋!

    “住手!清虚云篆,浩然玉歌,九鼎借法,真章!”夏瑞泽轻喝一声,一张纸符指向孟婆婆,借法阻拦起来。

    “呵呵,有种,我把这个废了,看看夏家有什么说道。”孟婆婆嗖一下就到了夏瑞泽身前,吓得夏瑞泽面色惨白,正准备再借法防御,孟婆婆伸出了尖锐的五指,扎向夏瑞泽!

    “不要!”我赶紧喊住手,孟婆婆却不理,伸手就扎向夏瑞泽!

    “孟莘娥!你找死!”姜氏大喝,浑身竟炸出了无数黄光,飞扑了过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