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秋雨
    “呵呵,好人么?”我冷笑一声,一个飞步就回到了师兄身边。

    海师兄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摇摇头。笑道:“你倒是豁然了,你看看你孟婆婆,人家也是要两相夹击的,这姜兰又蹦跶起来了。”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就是一个血衣,孟婆婆又再次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李牧凡和姜氏都是双目欲裂,我的血衣实在是太过逆天了!

    血衣是养鬼道永远的主题,这一招的出现。让鬼在同阶之中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牧凡和姜兰再次如临大敌起来,孟婆婆嘎嘎的招牌笑声再起:“好!好呀,二打一欺负老婆字了,单龙,你也别看了,咱们的小主人都站出来了,还不将他们都杀了!李牧凡不过是个剑客,这姜兰,嘿嘿,扭断了脖子,什么鸟都不是!渣渣罢了!”

    孟婆婆很高兴,突然出现在了我身前,摸着我的脑袋:“这就是我们鬼门的接班人!即将也是天下的共首!谁敢欺负他,便是欺负老婆子我!”

    我笑了笑。孟婆婆有此心思也实属正常,毕竟隐世不出也有她的顾虑,外婆也给关在血云棺中,只有我才是真正的鬼道传人,周璇不是,周璇是鬼,根本不能用鬼道法术。

    李牧凡的后面,忽然一个黑影出现,这黑影一把黑漆漆的长枪,一枪就扎向了李牧凡的后心!

    我本能的想要提醒李牧凡,但看清来鬼是单龙后,硬生生的住了嘴!

    噌!李牧凡那把涂满红色朱砂的长剑隔着那把黑枪,爆发了无数的火星!

    单龙一击不成,远遁千里,忽然就到了我这边,展现了原来的样貌。看起来和江寒差不多的武将装备,却和江寒完全不同,他不带盾,只是一把黑枪,而正是这形象和实力,连李牧凡都不能轻易拿下他。

    “婆婆,我们住手吧,大家都别打了,胜负已分,何须再多此一举?我们为了救外婆,他们为了封印血云棺,其实都是同一个阵线,现在血云棺还没出现,已经能够让我们拼死一搏。之后遇上了又会发生什么?魔门天尊道都来了,其他魔门还会隐世不出么?还是大局为重吧。”我不知道外婆的想法,但我不想她在血云棺里受苦受难,我要翻开这棋盘,看看底下有什么,就算是受苦。也让我去受好了。

    “小天……这,可能你外婆……”孟婆婆有些犹豫未决,欲言又止的模样,随后瞪了一眼单龙。

    单龙一副恍然,点点头后慌张道:“一天,这情况很复杂呀,我们得抹掉这群打血云棺主意的坏蛋才行,要不然血云棺的事情不能解决呀!好不好,我们全杀了,只要你给我们加血衣,这群人哪是对手?”

    我不知道孟婆婆打算,单龙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但我确实有些矛盾,看了一眼姜氏,姜氏依然一副我是鬼孩子的表情,而李牧凡,这时已经止了伤,如今储蓄实力,准备打反击。

    穆锋白走了过来,说道:“该停就停,有大肚量,这便是正道,大家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架的,魔门已经进入了小义屯,我们几个老人的气量,难道连个孩子都不如?无论要封,要破,还是要控,无非都要削弱血云棺的力量,那我们不应该暂停休整一下么?”

    “哼,说得好听呀,穆锋白,刚才是你往死里整的吧?”姜氏冷然说道。

    “什么时候?若不是你先出手,我怎么会动手呢?”穆锋白笑道。

    李牧凡也打得很累,他能和孟婆婆打成平手也不容易,关键我身边是三个悟道和鬼帝级别的厉害人物,真斗起来一点便宜都不占。

    “也好吧,这小娃子还是很厉害的,我弟子居然不是对手,嘿嘿,看来是我的手段不够吧。”李牧凡冷笑的看了我一眼,刚才一道凌霄剑气就是他放出来的,要不然仅凭圆慈,肯定要看着李破晓死在当场了。

    李破晓扶在圆慈的肩膀上,脸撇过了一边,显然是觉得太过丢人了,刚才一下都没碰到我,自己反而给打成这德行,全身是伤,还差点就死了。

    我回头看了眼李破晓,竟发现他眉宇中还带了一丝的不服气,看来还真没把他打服了,也不知道乾坤道哪来的底力。

    “嘿嘿,一天,你还别太小看乾坤道了,同阶之内无敌,还真不是说笑的,李破晓我见过,如果真让他肉身达到同步,真不好说你和他孰胜孰负。”穆锋白拍拍我的肩膀。

    我知道李破晓厉害,但今天虐待他一遍,至少能让他身体和灵魂同步之前记住这教训,别动不动就喊着主持正义。

    我也不是什么善茬,能弄到五道统同时进阶,同时融合在一起,同样能六种,七种,虽然速度会相对慢一些。

    夏瑞泽站在姜氏旁边,看到暂时休战,看了孟婆婆一眼,给孟婆婆瞪了后,他还是咬牙大胆走了过去,姜氏叫了他两声都没叫回来。冬讨宏扛。

    “有意思,这娃娃我要杀早就杀了,任敏的孩子,都不是孬种,看你姜兰胆子都吓破成什么样了,别做人了,丢人,嘎嘎。”孟婆婆嗤笑起来。

    夏瑞泽苦笑,到了我跟前说道:“一天,我想借你一步说话。”

    “嗯,瑞泽哥你太客气了。”我说着就跟着夏瑞泽往无人的废弃竹林走去。

    “一天,你哥哥我真心没什么用,如果奶奶赢了,你就会出事,我想要帮你,可奶奶那脾气,就算是我也拦不住她……可你赢了,奶奶也难逃厄运,相信你也明白,你能成长至此,有这么多的同门支持,我很羡慕,也亏你能够在这种时候放过了我们,要不然奶奶难保陨落这里。”夏瑞泽叹了口气。

    “瑞泽哥,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不还在很远的地方么?怎么跑来这里了?”我疑惑的问了起来。

    “开直升飞机来的,唉,我本来不想来的,后面没法子,老头子发话了。”夏瑞泽顿然也解释了起来。

    听到直升飞机就想起了赵昱,这南越王还在竹林里给廖氏兄弟炼尸,魂已经闭关冲击入道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

    现在这情况不停战也不可能,道门的人损失巨大,给单龙破坏了道具,现在李牧凡还受了伤,难免都垂头丧气。

    儒门也不好过,姜氏作为儒门的扛旗大佬,赢了穆锋白,却败给了孟婆婆,现在和道门联手,竟也是输了一招,也暂时只能偃旗息鼓。

    官方的钱国洪给孟婆婆捏死了,但面对强大的对手,只能是撤退的下场,十几辆的警车和装甲车一字排开的离开了扛龙村。

    佛门的圆慈还不知道有什么打算,带了一群的和尚,往扛龙村小学那边落脚了。

    现在夜已经黑透了,晚上风很凉,大家决定先稍事休息。

    孟婆婆和单龙都忽然消失在夜色中,我作为鬼门的代表,和海师兄一起,先准备去扛龙村的小旅馆那休息,世家的韩成云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竟直接消失不见了,简直奇妙。

    到了小旅馆,下起了秋雨,雨点在秋风中斜斜的,冷得有些诡异,我和穆锋白、海师兄在门口的沙发上商量血云棺的应对办法时,一个道门的长老来通知我们一会去开会,看看血云棺的事情怎么解决。

    我点头答应,就准备和穆老前辈前往一趟。

    但刚走出门口,小义屯那边就乱套了,微妙的雨点从透明变成了血雨,稀稀拉拉的落下来,看向了天空,黑沉沉的。

    一阵阵的悲歌袭来,震慑心灵,扛龙村的阵,破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