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8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寻仇
    玄警跑了许多,街上算起来也就百十人,扛龙村的街道不算多宽,在昏暗的夜景下。阑珊寂静,干燥的地面在血雨的泼洒下,扬起了淡淡的尘烟。

    望向前方红蒙蒙的光,我心脏陡然的急跳起来,诡异的气氛让人感到压抑无比。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即便是历经生死,也会因血云棺而感到害怕。

    “长路迢迢兮,吾魂无所依;藤萝漫卷兮,吾魂无凭;江水澹澹。荒草依依,吾魂归来兮,何为四方……”哀歌徐徐,恍若远古而来。

    抬棺的杆子在棺椁晃动时相互敲击,有节奏的响着,身边海师兄咕噜的咽了口唾沫,手脚怕都有些发抖了吧。

    不知道谁喊了声逃,一群人就冲出了房子,跑向村口的方向。

    “之前你放在里面的小阵石破了,血云棺出现扛龙村,这里是呆不下了,唉,放出血云棺,大家都好不了。”穆锋白叹气道,他刚才也反风了。情况也不太妙。

    我本能的看向了李大腿那边时,脸色有些发白,俩师徒竟如雕塑般站在了扛龙村的大道上,李牧凡手拿朱砂红剑。李破晓则跟在后面,展现的是乾坤道的一往无前。

    如此行径,我真不知道是发疯还是有毛病。血云棺一到,这两人还有命留着么?

    姜氏拉着夏瑞泽的手,匆匆的朝着村口那边走去,临走还朝着我这边瞪了一眼,似乎在抱怨我没有去填棺,如今血云棺来了,大家怕都要死在这里。

    佛门的几个大和尚都出来了,圆慈也走出来了,但好像东张西望的找什么,看到了我。似乎还想要跑过来,结果被一个身穿补丁的老和尚给扯住了,这才有些不甘愿的站在了路中间。

    片刻后,木鱼的声音,超度安魂的念经声都响起来了,和血云棺的哀歌撞在一起,宛如夜里渣渣乱叫的乌鸦。

    就这样,诡异的一幕里,乾坤道的李氏师徒,佛门的高僧,都准备拦住血云棺,至于本该也站在拦截岗位上的玄警,早在入夜的时候跑得干净了,一辆车子都没有。

    道门九大派都还在各自的住所里,似乎正犹豫要不要去拦截,毕竟之前的宝物给单龙毁了,道门不敢去截,去的怕也活不下来。

    李牧凡的长剑一抖,看他道袍一阵飘动,人就闯入了红色的迷萎中,紧接着是一波又一波的鬼啸声!

    这是打起来了,我看不起迷雾的情形,但肯定其中凶险非常,血云棺的鬼王也不全是喽啰,都是能够瞬间移动的存在。

    大批的鬼王忽然出现在了其他人的身前身后,包括九大派,都遭遇了鬼王的忽然攻击!

    正准备和穆老前辈说着去留和办法,忽然媳妇姐姐拉了我的衣角,我捏了张蓝符,立马转身朝后面贴去!

    结果穆锋白比我更快,看似手臂一挥,实则已有符纸射出,那鬼王嘭的一声就烧了起来。

    “走吧,出去再想象别的办法,现在李牧凡他们正在为其他门派争取时间,这么死命拼下去根本不是好主意,我最担心的是,血云棺现在能够得到你外婆多少的能力。”穆锋白说罢,人已经到了我身前好几米远,他的速度非常的快,不知道这是太青门的什么身法。

    我使用了飞步,极快的跟着穆锋白,海师兄落在了后面,毕竟他的飞步比我差点。

    刚用了两次闪现飞步,就到了道门的那边,庞如君老太看到我跑向她那边,皱起了眉:“夏小子,你也要逃么!”

    我苦着脸,遇到庞如君,我哪敢说要逃,就道:“到上面观察下情况,穆老前辈说那边看清楚点。”

    庞如君听罢,就拉了两个好友,连忙跟着我那边跑,后面连白均宁也跟了过来,白均宁很是恨我,但现在的情况不容多虑。

    远离血云棺时,我们还是遭到了几个红衣女鬼的截击,但一群人最低都是入道中期,根本无惧这些鬼物,很快消灭掉了。

    到了上坡的路段,忽然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从天空传来,我们一群人全看向了天空,漆黑的天上,一辆闪着灯的直升机徐徐落下,应该是玄警来了。

    直升机在我们后面较大的一片空地降落,从上面下来了两个人,一看之下,竟有入道后期巅峰的修为,而另一个我看不出什么修为,这很可能已经有悟道期了。

    男女的年纪都是五十岁左右,手中拿着银色的手提箱,下了飞机,看了我们一眼,就朝着血云棺来的方向缓步走去。

    直升机根本没理会我们,发动后返回了县城的方向,中途竟然没出问题,我还以为会在空中爆炸,然后坠机呢,毕竟有过一次血云棺遭遇,深刻明白这鬼东西能破坏电子设备。

    正打算跟着穆锋白离开,前方往县城的路鼓声动天,旌旗飘动,无数队列整齐的士兵忽然出现在了那边,紧接着在我们没来得及反映之时,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飞来了如同蝗虫一样的箭矢!

    箭矢未到,一声怒吼,身穿汉服的中年男子持古剑飞向我们这边!

    “快退!退回扛龙村!”我一看这飞来的中年男鬼竟有鬼帝修为,又不曾见过,天空还有无数的蝗箭,吓得退后起来,不知道这军队隶属哪位城隍麾下!

    箭矢落下,我们一边逃,一边用符纸借法破掉箭矢,然而箭矢却仍无穷无尽的射来!

    穆锋白在箭雨中和男鬼撞上了,一把纸符抛洒在身畔,竟不断绕身攀飞,应是悟道期的百符,有了这招数,箭矢没碰上就给轰飞了,但那男鬼剑技也十分高超,绝不亚于荆云!修为则更甚于他。

    这次的箭矢没有带杀鬼的咒文,竟是阴木制作的箭矢,九大道门的一位长老因躲避不急给射中一下,浑身立马动弹不得,伤口位置蓦然紫黑,肿如茄瓜。

    那长老还想拿符纸救急,结果嘭一声,伤口就炸了,一堆诡异的蠕虫从里面跑出来,恍若是当时我遭遇的那次海鬼攻击一样!

    本以为是周璇趁火打劫的我吓了一跳,看这情况,难道这十方大海的军队?

    “我是十方大海的海王,哪来的悟道期,报上名来!”旌旗挥动的地方,轿子上的男子大喝一声,震得我们鼓膜都有些刺痛。

    我脸色骤然一变,难道轿子上的也是鬼帝!?

    我看到穆老前辈的脸色都白了,这间接证实了我的想法,自称海王的正是鬼帝,也正是十方大海下面隐藏的恐怖鬼物!

    “穆老前辈!快走!”我赶忙的喊了起来,我深刻明白这海王大军的厉害,当时给两个鬼东西差点抓住,那两个鬼物可能还只是探路的巡逻队,而这个可是正主!

    “哼!夏一天是吧!冤家路窄,去哪儿都能看到你呀!也好,今天顺便连你也一起杀了,以报夺妻之恨!”

    远处,一个沉闷的声音忽然传来,我扭头看向另一边,一个看起来熟悉的大将由远到近,细细辨认头盔以下的脸,顿时让我脸色难看起来:牧王!

    似乎知道我们这方的都是高手,箭矢根本不能奏效,所以箭雨停了下来,但兵马仍然推动,很快我们就看到了黑暗中的鬼群!

    “哈哈哈!郑爱卿,到了阳间来,居然还有你认识的人类!既是夺妻之恨,那此人便交给你自行处理罢!”海王大笑起来,随后从轿子上飞下,拿了一把长剑,飞向了穆锋白,开始加入了战斗!

    “嘿嘿,郑翰,生死大仇,无非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如此不共戴天,还不杀了夏一天,更待如何?”其中一个女大将怂恿起来,我看过去,她也笑吟吟的看着我,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杨锁月!

    我脸色凝固了起来,瞬间明白了周善和周峰的一部分计划,阴间的大军,还有全歼会场的阴谋。

    “杨氏,不需要你来交代本王,夏一天!拿命来!”牧王大喝一声,手持利剑朝着我扑来!

    他已经是鬼王后期,想不到竟然是投靠了海王,这让我十分的意外,而杨锁月也是其中一份子,那周善和周峰肯定是海底大军其中一环,阴阳之间互相的联系,对血云棺的渴求,以及出现在这里,也就能够理解了。冬叼边血。

    趁火打劫,这个时候无疑是最佳的,周善恐怕已经做好了各种的算计,我们全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夏小子,你犯浑呢?有夺他妻子么?”庞如君气呼呼的拽着我问道。

    “这怎么可能?庞前辈,腹背受敌,这些事情不好解释,我们还是先逃离再说!”我摸了摸口袋里的黑色令牌,却看到穆锋白腹背受敌,郑翰也持剑飞来,又将牌子放了回去。

    这种感觉着实很糟糕,孟婆婆和单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关键时刻不在了。

    “好!回头听你解释,前面那鬼老婆子我先替你小子顶着!”庞如君拿出了法器,和牧王郑翰斗法起来。

    海王和汉服鬼帝联手后,穆锋白状况越来越差,傍晚的时候他就有点反风了,这次给围攻,怕撑不了一分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