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8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对垒
    噔噔噔!弓弦响声在黑夜中让人惊心动魄,一排排的箭雨从天上落下来,阴兵鬼将一片片的倒下!

    毕竟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上阳间来为恶,海王的军卒全都是挑选出来的将领。给一波的箭雨打中,也并未损伤太大,不过周璇的大军数量却多得很,所以给当场打灭的着实不少。

    而且虽然控制了整个落点,但还有许多落在了单龙和石承的身边。

    两鬼就跟在箭雨和大雨里跳舞一般,武器交锋时发出砰砰砰的乱响,雨水和箭给打得满地都是!

    单龙平时虽然脑袋一条筋,但战斗的时候委实聪明,进退有度。数次退后还绞进了好几个敌方大将。瞬间就杀灭当场,简直就是专门为了战斗而活的大将。

    “都给我冷静!变阵!前军当后部。持枪上前突进!紧贴盾兵防御!弓弩手分两翼退开,百步后抛射!”杨锁月表面娇喝,自己却慌张拔出了长剑指挥起了大军。

    郑翰一看天空的箭雨和大军的情况,立马大吼起来:“步兵冲锋!弓弩手抛射!”

    “郑翰!你越权了!瞎指挥什么!”杨锁月一听,马上娇叱起来,继续命令变阵。

    杨锁月不知道在海王的军中什么身份,她这一说完,旁边的鬼将立即就传出了号令,然而这里大雨倾盆,复杂的变阵。导致令旗乱摆无济于事,加上夜色弥漫,大军受到攻击,不但骚动不堪,还兵不听将,将控制不住大军。只有零星的弓弩手放箭还击,完全对对方造不成伤害。

    轰隆!

    一道雷霆打落了下来,更惊得兵卒躁动,乱得团团转,周璇大军的箭矢一波接着一波,海王大军寸步难行,给打成了筛子。

    “郑翰!你看!都是你!要不是你乱指挥,军队会这样么?一军不容二将,你一边去!”杨锁月气呼呼的,在那里乱发脾气起来。

    “不听吾言,此必生败局!”郑翰咬咬牙,瞪了杨锁月一眼,抬起的手缓缓放下,看向了海王那边!

    我听那杨锁月出声指挥,就知道是蠢货,这牧王寥寥两句,却展现出了其百战用兵的手段。

    雨天、黑夜、加上受击,士兵早就混乱了,太过复杂的指令和变阵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还不如简单的命令,激发士兵已深入骨髓的进攻和后退本能。

    如果士兵听他的,这一战损失的只是部分兵力,但现在,怕要给这杨锁月指挥死了。

    “郑翰!你这蠢物!一个前锋参将也想要指挥大军么!若非本王用人之际,你再放肆便将你灭了!”海王大怒,自己和强者对峙,后面却乱成一团。

    这下郑翰再不吭声了,但眼神很是阴毒的看了一眼海王的背影。

    擂鼓前行后,海王混乱的大军总算也变阵好集结了起来,进入了冲杀的阶段。

    然而这个时候,周璇大军的弓箭落点却开始往后移动了,显然大军也在步步后退,周璇指挥大军的手段可算是犀利,无论时机还有对士兵的控制都颇为老道,我想了想,如果是周璇,此刻必然是痛打落水狗,能这么稳扎稳打的,也只有阮秋水了。

    鼓声有节奏的敲击着,箭雨也呈现了整齐的波数,每一波都非常化一,导致海王大军冲杀的军卒很愉快的给杀灭了,再往前,情况就不明朗了,大雨和红色的迷雾遮住了视线,但可以想象,阮秋水的控制下,周璇大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又过了几个眨眼功夫,阮秋水那边的鼓点忽然密集了起来,喊杀声遍布了整个扛龙村,看来是觉得到了收割的时候了,果然,不一会,海王大军已经溃散而逃,原本的乱军,现在不但形成不了兵力,连逃都不知道逃往哪儿。

    “好!今天就先放过你!杀我几个心腹的仇,择日再寻你!”海王恨恨的和前面正蓄势待发的李牧凡说道,言罢,整个身体就悄然消失,出现在了单龙那边,一剑劈向了正在攻击的单龙。

    单龙冷笑躲过,整个身体化作黑烟,出现在了街道旁的屋顶上。

    “先收兵!”海王命令完石承,率先去救正带着步卒往回逃的杨锁月。

    而石承看了眼屋顶上的单龙,就往另一边收拢残兵去了。

    我飞步就逃回了旅馆那边,庞如君和素玄门的师太都没事,正这时,庞如君却指着一个角落那说道:“快,快去把他们救下来,不能让这几位长老给带走……”

    回头一看,竟是刚才那几个被捆缚的长老鬼魂,有太青门的,也有其他门派的,在几个鬼王的羁押下,慌张的想要逃窜。

    李牧凡看了我这边一眼,同时回头也看到这几个鬼王,表情颇怒的闪到了那几个逃亡的鬼面前,手起剑落就劈灭了,救下了几个长老,然后竟立马飘然远去。

    他牵挂弟子,别说已经死了的九大派长老,现在他自己的伤势也早就全然不顾了。

    我飞步过去,拿出了几个碧玉命牌,说道:“这里危险无比,血云棺到处收魂,你们先进我命牌来,出了扛龙村我再放你们!”

    说罢,我用鬼道招魂术将他们强行收入了命牌中,毕竟他们已经给海王吸收掉了力量,现在不过鬼将的实力而已。

    回头看向单龙,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我现在只能打算先逃走再说,因此在几片命牌上包上了定魂的符纸,揣进了包裹里,然后就飞步回到了旅馆。

    庞如君已经恢复了行动能量,看素玄门的师太还不能动,我准备将她扶起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海王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了,他的声音极大,根本不需要旗令就能传遍全军,阴兵们快速列阵,压向了阮秋水的大军。

    庞如君和素玄门师太情况都比较差,我帮扶着她们前往旁边的小卖部,到了那里,拿出了白日匿迹的符文,合水给她们吞服后,将她们暂时安置在房子里,把门掩起来,自己则出门打探对面阮秋水的情况。冬围华血。

    穆老前辈的备用大阵按理应该启动了,只是血云棺给官方困住,只要血云棺失控给大阵逼回去引凤镇,那庞如君她们在房间里还是很安全的。

    血云棺那边的情况很微妙,官方不知是敌是友,我还不至于去应付他们和血云棺,只能借飞步跑去看阮秋水那边看看,毕竟人家帮我,我也不能不回报点什么。

    靠近海王他们后,我拿出了雨衣,开始徒步绕过了他们,结果刚到了路边,海王就猛然的看向了我!

    我知道给发现了,雨衣一甩,就抱在了手中,蓝符一捏就是五十米开外!

    海王冷笑着,身影一闪就追了过来,我吓坏了,五十米的距离,这鬼跟飞了似的过来,我再次捏了蓝符,又飞出去五十米,回头一看,单肩包给剑划漏了一个口子,一些符纸掉的满地都是。

    其中大部分还是借道阴阳的,雨水的瓢泼下,符纸直接给打坏了。

    我吓得面色铁青,这么说,我借道阴阳怕是用不了几次了!

    再次飞步闪现之后,已经脱离了海王大军百米以外,海王不敢离开队伍太远,就地站在那里神色阴沉的看着我。

    一个鬼帝级别的,居然给个入道的逃了,面子上难免有点不太光彩。

    看他没追来,我躲进了一间小屋里,看着破了个大口子,我赶紧的用油纸和透明胶收拾起口子,一面瞅着门口看看海王有没有追来。

    刚才那一剑太险恶了,而且好像还不是为了杀我,杨锁月执着要抓我,是周善想要活着的我填棺吧?

    要说两位没联系也不可能了。

    弄好了背包,发现没有漏水后我闪现到了阮秋水那边的阵营,快到那边的时候,数不清的箭雨就朝我招呼,我伸出了手,丢了张蓝符直接控制了想要朝我射箭的阴兵,拿出了城隍的令牌求见这里的主帅。

    阮秋水在军师车上看着我,摆手让阴兵放行。

    “哟,你还没死呀!”阮秋水笑呵呵的说道。

    还没等我回答讽刺几句,忽然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阮秋水的后面:“怎么和小主人说话的?”

    “单前辈,我和大哥开玩笑呢。”阮秋水聪明的回答。

    我摊摊手,对这女鬼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单龙来这里也算正常,毕竟之前就说过了,他们在小义屯是照过面的。

    “缓退!抛射!”阮秋水继续的控制弓兵的攻击,但海王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好些已经冲到了短兵相接的程度,而阮秋水的枪盾军跟着上前,杀光冲来的军队。

    正退步间,海王和石承都先后到了阵前,而后面的阴兵也密密麻麻的跟来了。

    虽说一千不到对满员三千,但我对阮秋水的阴兵不报任何的希望,海王那都是精兵,一打三都不是问题。

    “哈哈哈!我看你们玩奸猾到哪里去!”海王大笑起来,在阵前,狂妄的叫嚣着。

    阮秋水眉心都凝了起来,伸手准备进行总攻击!后面的传令兵接到讯号,回了几下大旗,大军立马踏着鼓点前进了!

    “杀呀!”海王也大叫起来,长剑一指,兵将争先恐后的就冲杀了起来!

    轰隆!

    正是两军冲杀之时,一阵恍如空间爆裂的声音震得所有正在前进的阴兵全都退了几步,失去了战机的掌握。

    海王大怒,阮秋水却惊得面色苍白,因为爆炸的位置,一个老婆婆的身影忽然就站在了那里!

    “外婆……”我双目圆瞪,浑身如同冰水浇过一般,动弹不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