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魂髓
    “周……周半仙?”阮秋水听我叫了外婆,浑身一晃,差点没失魂过去,这个名字她何止一次听过。周璇恐怕都不知道说了几次了。

    “呵呵……”

    站在了两军对垒的中央,外婆低沉的笑了起来。

    一身的寿服,全身发出一阵淡绿色的微光,差不多满头的银发,让她在雨夜里格外的渗人。

    大雨斜斜的飘着,雨点打在人身上,冷得刺骨,红色的雨雾透着惨烈的气氛,这种氛围。就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诡异。

    外婆出来了。从血云棺里出来了!

    官方的手段奏效了么?难道那两个银色的手提箱里,真是官方这段时间隐忍不出而研究出来的恐怖杀手锏?

    可现在外婆的形象太过恐怖了。那冷然的表情,浑身散发的妖光,如果叫她周老魔,恐怕都是小看了她。

    我脸色发白,浑身发着抖,阮秋水也是这般,但很快她就下了个或许一辈子都觉得正确无比的命令:“鸣金收兵!快!快呀!”

    铛铛铛u铛铛!

    极速的鸣金声彻响扛龙村,阴兵鬼将都莫名其妙,而外婆,却不可能站着动都不动!

    她默念几句。一挥手,嗡的一声,诡异的黑色阵法出现在了地上,气息猛然就蒸腾了起来,漆红色的鬼从阵中爬了出来。

    这鬼看不出修为,浑身都发着灰蒙蒙的红光。披头散发,都有锋利无比的爪牙,在站定了以后,咯咯的笑了起来,随后忽然出现在了海王那边的军队前方,抬手间,震耳欲聋的破空声呼啸而来,前面一排的鬼全灰飞烟灭了。

    外婆手指一点另一个地方,一个我之前弄出来的空间裂缝似的黑圈出现了,紧随其后的,是庞大无匹的青面獠牙鬼从里面钻出来,这大鬼和我之前召唤的吞天鬼无二,但这只看起来更大,更为疯狂,巨大的肚子,足够装下任何东西!

    咚咚咚!脚步声传来,那吞天鬼迅猛无比的朝着我们跑来!

    “快走!再不走逃不掉了!”单龙大声说道,紧接着立马拉着我就逃。

    我回头时,外婆莫名笑起来,紧接着,浑身都漂浮了起来,飘向了这里修为最高的海王。

    外婆的威压很摄人,她动的时候,我能看到海王恐惧得差点都吓尿了吧,而一路上,无数的鬼王从外婆周边闪现而出,纷纷去追杀其他逃走的鬼。

    这些鬼王都是红衣红裙,跟送葬抬棺的没多大的区别!

    “你……你要干什么?前辈,你要干什么?”海王脸上惨白,慌张的退了一步,但转瞬他就无法动弹了。

    外婆绿色的脸上,有一双杀气凌厉的双眼,里面却仿佛带着戏谑,那是面对蝼蚁才会有的表情!

    我彻底呆住了,这就是我要救的外婆?她已经给血云棺转化了么?只有这样,血云棺才会控制住她,那我所做的一切,都要白费了?

    千辛万苦找的三本古籍,千辛万苦要制作的小血云棺,都荒废了,根本抵不过时间的推进。冬围夹血。

    忽然的,我感到浑身一片无力,任由单龙拉着我转移,而后面的吞天鬼不断的横扫,吃掉眼前的所以阴兵鬼将!

    那些阴兵鬼将都跟空气一样,给吞天鬼吸收进了肚中,速度快得惊人。

    虽然颤抖,虽然害怕,但石承仍旧举剑朝着外婆劈去,我本能的想要提醒她,然而一切的担心都是不必要的,外婆双眼瞪大,瞬间就震得对方连退几步,随后居然持剑朝着海王劈来!

    “石承!你找死呢!”海王惊道,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兄弟给控制住了,双手一接,就想要接住这次攻击!

    结果他却发现他动不了了,恐怖的招鬼术下,低于自己实力的鬼,根本没法子挣扎!

    海王伸着双手,一副很欢迎石承的剑劈来的样子!

    外婆却笑了笑,瞬间到了海王的身后,手指一碰到海王后心,海王立即表情木纳起来,随后宝剑劈下,嘭的一声,海王消失不见了!

    我听过媳妇姐姐说过,最霸道的莫过抽其魂髓,灭其道统。眼前外婆的行为,无异于此,抽走了魂髓,那也只有灵魂剩下的重量,长剑一劈,指定化成了魂灰了。

    大雨下,地面冲刷得干净,一个鬼帝,一个来至十方大海的王,竟简简单单的给秒杀了!

    周半仙,或者说周老魔,实在是恐怖到极点!

    我从来不知道外婆会有如此可怕的一面,我只知道她是我外婆罢了!

    “外婆!”我喊了一声,心中不禁悲切,可她听不见吧?甚至可以说她已经失去了狼了!

    可让我愕然的是,因为我这一叫,外婆居然真的回过了头,寻找着我声音发出的方向。

    我高兴的同时,却在对方不同往常的表情面前,吓得脸都变色了,而带着我一起跑的单龙也愣住了。

    “大哥!你喊什么呀!你喊什么呀!”阮秋水都快吓哭了,责怪我吸引住了周半仙的注意!

    “我……”我其实也是本能的叫而已,没想过外婆会搭理我呀!

    可现在恰恰相反,外婆不但看过来,还露出一丝诡异无比的笑容,她伸出手,一瞬间就抓住了石承,霎那就把他魂髓吸没了!

    大雨下,外婆的握着的拳头朝下,轻轻的放了手……

    一阵的灵魂粉尘飘在雨里,接触了水滴后,终于成了毫不起眼的粉尘。

    我愣了一下,彻底不知道怎么说什么了,看向了单龙,单龙点点头,一副就是这样的模样。

    “我说单龙!到底什么样呀!怎么回事呀!你点头什么呀老大!”我吓坏了,拉着他黑漆漆的手,惊慌失措的问道。

    “小主人,先跑出去吧,回头咱们再细细研究怎样,其实你问我我咋懂呢?咱们去问孟婶呀!”单龙看装不过去,立马坦白了。

    我一阵的失望,回过头想要再看外婆一眼,可这一次对视,外婆依旧朝着这里看着,绿莹莹的脸上,微笑中不知道藏着的是慈爱,还是残酷。

    “集合我身边!都快!本城隍要借道阴间!”我当机立断,外婆出来就大开杀戒,不分敌友,那还是先逃走要紧!

    一群的鬼大将一听要回阴间,顿时都是嘤嘤鬼哭,我这句话他们可是等太久了!再呆一会,大家都给吸进吞天鬼的腹中了。

    海王那边的上千兵马早就给个女鬼杀得差不多了,虽说还有几波鬼逃了,不能全都杀干净,但那仅是寥寥无几罢了。

    石承和海王都给灭了,何况其他鬼?

    一群鬼发疯的挤向了我,我拿出了最后那枚传送阴间的黑色令牌,迅速的念起了咒语!

    然而,外婆也在这个时间,忽然的消失在原地,不知了去向!

    我咒语念完,怔了一下,一阵青烟闪过,大家一起下了阴间。

    松了口气,看来这一劫是躲过了!

    “呵呵……孩子,你去哪儿呀……”外婆低沉的声音响起了。

    就在这一瞬间,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我瞬间体验到了魂飞魄散的感觉!

    可偏偏我却还在阮秋水的怀抱里!连单龙都死死抱着我不放。无法动弹之下,我抬起头,眼睁睁的看着枯槁的手就朝脑袋上抓来,将我生生从阮秋水和单龙的怀中拖走了!

    一阵的头昏目眩,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咚。

    咚。

    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阵的棺木和抬棺杠子敲击的声,把我敲醒了。

    感觉脑袋剧痛的同时,脸上也是冰凉无比,我彻底的醒了过来,本能的要坐起身!

    然而咚的一声!我额头撞到了什么东西,瞬间把我弹了回去,我吓坏了,躺在黑暗的地方,全身都冷得够呛。

    我这到底在哪?

    极力的回想之前给外婆抓到后脖子后发生的事情,然而我却没有半点的印象,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候昏过去的!

    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我感觉的身边有软绵绵的东西,我往右边移了点,这感觉忽然让我想起了躺在什么地方了。

    血云棺!

    “长路迢迢兮,吾魂无所依;藤萝漫卷兮,吾魂无凭;江水澹澹,荒草依依……吾魂归来兮,何为四方……”

    听到这歌声,我顿时泪流满面,娘呀,怎么想到什么来什么呀,我这是到了哪里呀!外婆,你可害苦我了!怎么舍得让我来填血云棺呀!

    我忽然想起了开阴阳眼,运起目力,我立即朝着身边挨着我的东西看去,这一看,咚一下又吓得我撞到了木板上!

    外婆静静的躺在了我身边,身上穿着深色的寿服,脸上苍白至极,合着的双目极为安详,就跟刚刚睡过去一般。

    我哆哆嗦嗦起来,抖着手去探她的鼻息,毕竟刚才在外面的外婆太过让我震撼了,厉害得能让人发抖,现在这副看起来睡过去的身体呢?

    “呵呵……孩子,刚来就想要走了……出不去了。”淡淡的声音忽然送我身边响起,我如置身九幽,不自觉就牙齿打颤了。

    “外……婆……我是一天呀……”咯咯的牙齿撞击声差点掩盖了我自己的声音。

    而话音刚落,我的右手瞬间就给抓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