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9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凤棺
    我吓得面无人色,想要缓缓的抽出手来,但那冰冷而枯瘦的手却紧紧的捏着我不放。

    “外婆……我是一天,你能不吓我么?我从小胆子就不大。经不起吓呀。”我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我给填棺了,这棺椁里的到底是外婆还是什么鬼东西?

    我真闹不明白了,这是坑,很大的坑!是不是周善?一定是他弄了乱七八糟的假冒伪劣产品来坑我!

    “外婆,你倒是说话呀,我真是你外孙呀……”我眼泪都冒出来了,你说你有力气抓我的手,好歹说句话呀。

    “是外婆……”

    咚!

    血云棺瞬间停了下来。巨大的棺椁。睡上两个人都不足为奇,空间的大。让我

    我一个坐不稳撞得棺椁摇了一下。

    但这一刻,我顾不得摇晃,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外婆……真的是您么?”我摸着眼泪,坐在棺椁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也折腾了很久,回过头,我没有死于非命简直已经算是奇迹,可现在的相遇,却是在血云棺里!

    我心中的悲切让自己止不住泪水涌出。冬围扑划。

    “孩子。不要哭,外婆在这里呢……”外婆紧抓着的手松开,轻轻的拍了我的手背两下,那冰冷之下,却暗藏这汹涌的暖流,是我能够感受到的人体温度。

    顷刻间。我再次泪崩而下。

    曾几何时,我未曾尝过这般的亲情,出道至今,所遇之事皆多是勾心斗角与人情冷淡,能够聊得过来的,不过几人而已。

    但这些人都不能给与我在外婆的身边,才感到的那一丝慰藉。

    “为何你要如此的莽撞,堕入了血云棺中,要出去可不容易了……”外婆叹了口气,安详的躺在了我身边。

    “外婆,我能不来么?他们都算计着你,周善也到处活动,想要打你的主意,如果不来,我恐怕都难见到你了。”我抹掉了眼泪说道。

    “傻孩子,外婆没事的,好得很呢……只是暂时出不去而已。”外婆叹了口气,似乎也有她的难言之隐。

    那到底外婆是为什么不出去,或者是受到了什么限制?

    “外婆,外面的那个,是不是你呀?为什么你又能出去,又要进来?”我赶紧问了起来,虽说看起来绝不是外婆,但至少也得问清楚吧?

    “那个不是……”

    “不是什么?周瑛……不要太得寸进尺!”

    兀然间,绿色的人出现在血云棺里,正好面对着我!

    我本能想要拿出蓝符来攻击,不过外婆比我更快,叱喝一声‘滚’,那‘外婆’顿时给喝退出了血云棺!

    这一下,我算是明白了外面的‘外婆’并非是本人,而是一种介于魂体、化僧类的东西。

    “它就是血云棺……得到了你外婆我的一部分的能力,呵呵……本来还能压制住它,可接连一段时间,它吃了太多的鬼和人,已经变得连外婆都抗拒不了她了,它刚才的暴动就是……是想要把你……做成它的主魂,取代我的位置的,因为它已经不需要外婆了。”外婆缓缓的述说起来。

    “那会有什么好处?那血云棺能怎样?外婆,我们一起出去吧,我这里有一张开棺符,我们一定能离开的!”我焦急的说道。

    “呵呵,好,不愧是我的孙儿,又进步了很多……不过不行……开棺符只能你一个人用,其实血云棺也在害怕我,觉得我已经是累赘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拉下来,然后炼化了我,所以你有办法就快点出去吧,因为很多人都在等着呢,血云棺由外婆镇压着,只要没人进入引凤镇,它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外婆断续的说道。

    “引凤镇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婆?周璇集结兵力,在阴间总是和我过不去,这又是为什么?”我赶忙问了起来,这件事情总要问个水落石出,已经撕破脸了,就差红白相见了,到时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很有违外婆的想法。

    “外婆在血云棺里,会有人去为外婆做事的……他们弄出血云棺镇压在引凤镇,就是为了要解下面引凤棺的秘密,而我坐镇上面,就没人能够去摆弄引凤镇底下,藏着的那座巨大无比的活阵了……外婆将计就计,就是因为这个,才主动进入了血云棺里……”外婆不在隐瞒,仿佛要将一切所能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

    我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惊骇,因为隐隐的我已经联系到了活阵和血云棺的秘密,但血云棺都解决不了,谈什么活阵?

    惜君母亲在活阵里的秘密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大家都是冲着引凤镇去的,却很多人不知道引凤镇的底下就藏着巨大的秘密。

    当然,也并非是仅限于一些强大的门派,比如空玄门,恐怕也知道了些什么,所以去寻找引凤棺遗落的宝物,而这件宝物,已经给全婵妤拿到了。

    全婵妤不负众望的进入了引凤镇,应该还带着那件神秘的引凤棺宝物,所以她敢信誓旦旦的和穆锋白说自己不是为了血云棺去的。

    因为他们天尊道根本不屑去摆弄血云棺。

    然而血云棺是某些强大道门,或者是儒门守在人间的一道屏障,他们岂会轻易让人绕过这个坎去摆弄活阵?

    血云棺一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外婆主动的选择自己去填棺,或者是间接的接受自己去填棺的事,籍此来弄明白其中的关联,引出知道这件事的关键人物来。

    “把外婆关进血云棺的人是谁?周璇和我之间,是敌是友?”我抓紧时间问道,因为外婆已经紧紧的再次握着我的手,似乎在憋着一口气要爆发出点什么来!

    “璇是明棋,你是王,将我填棺的人,我不知道是谁,但实力绝不亚于外婆,所以外婆的鬼都死了……更不是你能对付的,你需要按照你的思路去走,就算兜转原地,也会有人引你走向要走得路……外婆没有时间了,它要来了。”外婆双目忽然的睁开,看向了棺材的盖子!

    我脑子里急剧消化这里面的信息,心中如同云海翻腾起来,但这个时候,一阵阵的血在棺椁里涌现了出来,很快淹没了外婆和我,我如同溺水了一样伸手要去推棺椁,推了几下,竟纹丝不动!

    我吓得脸都白了,看向了外婆,她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忽然意识到血云棺是要将我们炼化,刚想要摇醒她,却看到她嘴角微动,似乎正在默念什么,她也正在凝神抵御呢!

    毫不犹豫的摸向了单肩包,一扯拉链没拉开,我顿时急得吞下了一口血水吐了出来,看到了之前给海王劈开的裂痕,顿时撕开了里面,也不管其他符纸全都浸水了,拿出了开棺符,手中连打几个法诀,立即往棺椁上贴去!

    轰隆!

    棺材盖子飞了起来,我想都不想就抱起了外婆,拿着一张湿漉漉的蓝符念了飞步,结果蓝符给水浸湿裂开了,根本没有作用,我抱着外婆的身体跳到了地上!

    “外婆!”我叫了几次,外婆却还在那里念咒,我面无人色,因为一个绿色的‘外婆’已经站在了我前方,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呵呵……”那血云棺阴恻恻的笑起来,嗖一下就到了我的眼前,一把要抓向了我!

    “滚!”外婆大喝一声,忽然一阵猛烈的黑气从她身前爆闪,凶猛无比的冲着血云棺撞去!

    那血云棺也是愕然,想不到外婆竟然脱棺而出,还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我背起了外婆,再摸了一张没裂开的蓝符,借了飞步闪现出了五十米开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