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9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酣战
    漆黑的雨夜里,阴风阵阵,越来越大的雨点打落到我的脸上。

    单肩包挂在脖子上,我一手扶着外婆。一手拿出蓝符默念借法。外婆的体格已经瘦了下来,但我背着她仍感到重量不小,又是一个飞步,我顿然到了扛龙村的街口。

    血云棺给外婆不知道念了什么咒语,给黑光炸中后动作竟慢了下来,棺椁的盖子还给我的开棺符掀飞了,血水泼了满地,应该是有阻碍的作用,要不然就算阴阳家的飞步再逆天,它也早就到了我面前了。

    外婆还在我的身后默念什么咒语。我只听到窸窸窣窣的说着一些话,虽然觉得恐怖,但真身是假不了的,后面那个绿色的才是假的。

    “天一借法。飞步!”我又念动了一次咒语,一张湿漉漉的蓝符再次诡异燃烧,之前庞如君老太和素玄门师太躲藏的大门还紧闭着,看来是没事,我也不准备继续进去了,现在十万火急。

    而到了接近村口位置,海师兄那边的门已经打开了,门口没被雨水淋湿的地方有好些血迹。看来李大腿没死。已经找到了自己弟子的位置,海师兄救了他弟子一命,他们也不至于闹矛盾。

    “师兄!我没蓝符了!”我在门口那叫了起来,看向了背后的街道,血云棺没追过来,这让我起了一丝侥幸之心。

    海师兄快速的跑出来,看我狼狈的背着外婆,脸刷得就白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周仙前辈?!”

    “师兄!蓝符!快!血云棺在追我!”我着急得差点要跺脚了。

    “快跑……”外婆也没时间去理会海师兄,而这个时候,媳妇姐姐扯了我的衣角,我怔住了瞬间,就摸出了一张蓝符,怎么的都不能连累师兄。

    师兄反映过来,手一扯。脱下了登山包直接丢给了我。

    我接过来后,就在原地消失不见,出现时就在前面很远的小凉亭那里,现在两个选择,一个是离开扛龙村,那里是最安全的,有备用大阵在,血云棺追不了我,另一条路是去小义屯,山路陡峭,大雨倾盆,进不进得去,还真的很难说,一个路滑,自己就下山玩命去了,简直就是送死的路。

    “想要去哪儿呀……”身后,‘血云棺’外婆恍如就在耳边说话,我心脏噗通一下剧烈的跳了起来,手一抖就把湿漉漉的蓝符撕裂了。

    我和师兄并肩作战好几回,深悉他登山包的每个口袋,但现在这么紧张的状况,我可怎么办好。

    “呵呵,没去哪,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

    正当我要再借符的时候,外婆挣扎了下就从我后面下来,我脸色发白的看着两个外婆,这简直就是让人毕生难忘的景象。

    我看着两腿发抖的外婆,心中都颇为担忧,她居然还有心思和血云棺开玩笑:“外婆,你,你没事吧?”

    “没事……就有点饿。”外婆说。

    我好一会才反映过来,脚抖是没吃好,可眼前敌人太强大,吃的还是缓缓再说:“外婆,那现在可怎么办?”

    “打吧,出来了,其他就再想办法。”外婆说着,嘴里又念了一些什么咒语。

    我能看到血云棺有些凝神起来,似乎也害怕外婆的手段,嗖一下飞退了很远。

    能让血云棺都感到害怕的,恐怕也只有外婆这样的半仙了!

    血云棺的退后让外婆冷笑一声,我以为会发生点什么事,结果外婆转过头,小声的说道:“水,食物,快。”

    我吓得愣了下,立马摸了师兄袋子里的矿泉水扭开,再慌忙撕开面包包装袋,要递给外婆。

    “你敢骗我!找死!”血云棺暴跳如雷,自己给逼退,还给戏谑了,凶焰鼎盛起来,她快速念咒,浑身气压骤然的汇集起来!

    外婆拿到了水和食物,表情就深沉了下来,但即便对方已经在准备什么恐怖招数,她也十分气定神闲咬了口面包,再喝了口水:“孩子……快退后点。”

    我省悟后,摸了师兄的一张蓝符,嗖一下就跳出了二三十米远。

    不愧是外婆,简直狡猾外加实力恐怖,如此关键时刻,常人早就想着怎么认真之极的应对了。毕竟孟婆婆和李牧凡那一战就是这样,两位大神都没有半点的放水,怎会如同外婆那样。

    轰!

    血云棺绿色的手往外婆那一推,一圈诡异的波纹顿时轰了出来!外婆却宛如不懂,前方的影子还没消失,人就拿着面包和水到了后面!

    血云棺只能翻身又是一推,一阵诡异震荡再次爆发,这次炸得地面也凹陷了一个大坑,外婆却出现在了更远的地方!

    鬼魅一样的退后了两步,外婆把手中的水和剩下的面包放在了一个平台上,我看到她中指位置已有斑斑血迹,这应该是吃面包时候顺口咬开的,刚才那招应该是鬼道里厉害的闪身法术了。

    “挣扎没有任何用处,你知道你还会回来的。”血云棺笔直站在那里,嘴里低声的念叨着,看了外婆一眼,再看向了我。

    血云棺复制了外婆的能力,也不断的吸收她的能量,但却因只勾去了她的一丝魂识,并没有主魂在里面,所以双方的思考方式并不一样,可能力却没什么不同,法力的来源,则是血云棺吸收掉的万千鬼魂和人类修士。

    外婆虽然给复制了一些能力,但实力等级没有变化,可长时间的被吸收能量,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她不是神仙,躺着时,还能辟谷不吃东西,可出来运动了,还是要先找吃的。

    只是不知道外婆怎么突然同意了我带她走的想法,居然不顾自己一丝魂识还在血云棺里,和血云棺大打出手,想来想去,我觉得多半原因还是在我,她是想让我安全了,再回去填棺。

    要知道无论离开血云棺多远,只要魂识还在,主动回到血云棺里填棺的命运都不会改变。

    至于外婆不再是当时新县那时候左臣说的迷迷糊糊的状态,应该从周善激活血云棺的时候,她就已经恢复自我意识了,原因暂时不明。

    血云棺的能力都是一击必杀级别的,刚才对付海王他们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而召唤的鬼都非常的厉害,全是凶猛擅杀的类型,辅助性的法术却没有半个,看来和魔的想法很相契合,或许她就是外婆的魔。

    果然,血云棺再次凝聚起了强大的力量,而外婆这次也没有耍滑头,似乎觉得是时候要用绝招彻底打消掉血云棺的念头了。

    我站在街口一间房子的屋檐底下,整理师兄的东西,师兄的背包里,同命龟还在那,我摸了摸它的脑袋,继续拉起拉链。

    招出了好些我常用得到的,已经画过咒的蓝符和红符,放置在了自己容易拿到的地方。

    刚放好符文,看向外婆那边的时候,媳妇姐姐忽然扯了我的衣角,我顿时往地上一滚,随后感到身后阴气沸腾起来,本能念咒后,拿出了一张符纸往后面打去!

    轰隆!

    后面忽然追来的女鬼给我的这一阵天火逼退了好几步,随后源源不断的,好些红衣服的女鬼包围了我,而我的身边不远处,抬棺的队伍和棺椁都回来了!

    棺盖再次合上,紧密无缝,周围全是红云,它们是准备要牵制外婆的同时,找我填棺的!

    只要将我填了棺,外婆也会进入棺椁给它吸收,也是血云棺双赢双收的好事。

    “天一借法,天圆!”蓝符一丢,我浑身冒出防御的金光,以五重的道统,抗拒一两下攻击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女鬼都能瞬移,太过凶残。

    “天一借法!飞步!”我闪现到了五十米开外,处在正好看到外婆和血云棺斗法的地方。

    一群女鬼寻找我的方位后,再次瞬移到了我身边,而闪现出来那一刻,我就开始了念咒:“天一借法!招鬼!”

    飞过来的二十多个女鬼瞬间怔在了当场,我浑身法力也开始疯狂的流逝,毕竟一次性控制这么多鬼王,消耗非常巨大。

    后面过来的一群鬼王很快就跟我控制的鬼王自相残杀起来,分身乏术的我拂尘咬在嘴里,快速用手指捏出了鬼道的法术,最后点了红符,黑色的传送空间立马就出现了!

    “天一道法!吞天鬼!”

    吞天鬼从空间中钻了出来,我顺手给加了血衣后,这家伙就开始拿着狼牙棒乱砸乱轰起来,横扫周围的男女送殡鬼王!

    正打得激烈,忽然我所在的地面就一边金光,而棺椁那边情况也是这样,无数的光柱就这么攀升了上来!冬爪台才。

    我不知道什么情况,而这个时候,一男一女从黑暗处跑来,手中正拿着铝制的箱子,是官方的人!

    这两人居然没死!

    到了外婆的那个位置,两人对望了一眼,说了两句话后,用身法直接绕道了,出现在了我附近。

    “我们是省玄警特别行动组的,这里交给我们,你快点离开吧。”女警简单的说道,随后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堆见所未见的宝物!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