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9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立碑
    夜色下,全婵妤的衣服给雨水打得紧贴着身体,和她激斗的灰袍人同样也是这样,但两人对雨水全然不顾。以法术互相激斗。

    全婵妤表情冷酷,依然入魔状态,所以阴阳眼里,实力和灰袍者相仿,不过之前和穆锋白前辈打斗时或多或少实力受损,现在打起来竟是退多进少。

    “还是把宝物交出来吧,再打下去,吃亏的是你,这东西本来就属于我们空玄门,为何非要虎口夺食?”灰袍者青灰的脸上透着寒霜。动手时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

    外婆和我对望了一眼,我说道:“她是全婵妤,拿到了引凤镇的一件宝物,可能和引凤棺有关,这空玄门是破了外婆的石头大阵的门派,目标也是打着引凤棺的主意。”冬丰讨血。

    空玄门恨全婵妤就怪不得了。两人速度都很快,应该是从引凤镇追逐到了小义屯。

    “鹿死谁手还未知!”全婵妤说了一句,背后那八爪鱼一样的一条条触手就飞扑过去,不管和那空玄门的人乱打一起。

    那空玄门的人很厉害,手里拿着一把拂尘,那拂尘的尘尾在灰袍人手里发着微光,打到触手,触手就跟受惊一样缩回去,颇为了得。

    外婆凝神想了想,随后伸出了手来,随意的捏了几下,说道:“这小姑娘倒是古怪。道心、佛心、魔心相聚,是罕有的三神归一之体,你若能将她纳妾了,对往后的修为进境将起到极大的收益。”

    “外婆!”我差点气笑了,背后的媳妇姐姐忽然阴风都刮了起来,吓得外婆都不禁谄笑。

    孟婆婆忽然的出现在了我身后,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有些佝偻的身形却飘得很高:“一天呀,年纪不小啰,趁着现在要早点生个小宝宝才好,婆婆我还可以帮你接生哩。”

    轰!

    孟婆婆直接就给震飞了出去,我身后的阴风一瞬间就引发到了最高的层次,吓得孟婆婆在后面嘎嘎的干笑。

    “九公主,请您千万见谅,周瑛只是试问而已,如果您不喜欢。那我孙儿就不纳了。”外婆赶紧的对着我的背后作揖,孟婆婆也是如此这般,好一会阴风才消散了。

    看来九公主是消气了些,毕竟都是老熟人了。

    “好了,孟大姐,我们出去看看。”看九公主在我身体里一如既往,外婆笑得很开心,就走出了外面,准备看这下面的斗法怎么解决。

    “小辈,你可是空玄门的鲁婴?”外婆走出了外面,立即就喝出声问道。

    空玄门拿拂尘的五十岁灰袍人给喊成小辈,还指名道姓一番,立刻吓了一跳。连退了十几步拉开距离。

    再看向了外婆那,这一看,脸整个都绿成了菜叶:“周老前辈!”

    “你还记得我?鲁婴,你前些年来了一次,这次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死了,心思又活泛了?”外婆责问起来。

    “鲁婴不敢呀!周老前辈!这完全是误会,都是这小妮子偷了我们空玄门的宝物,方才让我追来了这里!”鲁婴似乎很怕外婆,以前还和外婆见过面。

    我脑补了起来,这鲁婴应该是近些年来探过引凤镇的引凤棺,结果外婆却给外婆逮个正着,警告之后离开了,现在看外婆给血云棺关起来了,才再打主意的。结果引凤棺的宝物给自己门中的弟子方月婉偷走了,这才亲自跑来过问,以至现在遇到了全婵妤,可说是冤家路窄了。

    全婵妤手中的宝物空玄门肯定是志在必得,难免拼命。

    “这个孩子我要救下,你管束自己的门人弟子,再踏入引凤镇半步,我的家鬼定杀无赦。”外婆冷冷的说道。

    全婵妤本来冷凝的脸,看到外婆的一刹那就恢复了原来的全画师,背后的黑色八条气息似乎给吓退了,消失不见。

    鲁婴吓得准备逃亡,但孟婆婆却嗖一下到了他面前:“逃可以,东西留下。”

    咬咬牙,鲁婴并没有犹豫的把东西全丢在了地上,包括那把拂尘也没敢带走。

    孟婆婆拎着一个防水布袋和拂尘拿到了我这里,直接就给了我,也不需要问过外婆,看来是故意帮我打劫的。

    “多谢婆婆。”我接收了东西,把背包里的空白符纸,和一堆法盐和重要东西塞到了师兄的袋子里,就打量起那把能够扫开魔气的拂尘,发现尘尾部分颇为奇妙,也没多想就把尘尾给扭了下来,随后拿出了四小仙的烧火棍拂尘,将两样合并起来。

    这东西看来还有规格,契合度还挺不错的,但我挥了两下,发现竟没有多大作用,顿时就有些可惜起来,看来两样东西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

    我失望之余,就想要把拂尘再摆弄回去,结果孟婆婆敲了我的脑袋:“熊孩子,你这一掰,鲁婴的宝物都给你弄坏了。”

    外婆看出我的心思,拿来了我创造玩意,看来好一会还回给我:“咒符没连接好,要专门的师父弄一下。”

    现在鲁婴的拂尘也不能用了,四小仙那个也就好看了点,没有多出半点涌出,虽说觉得外婆说的是理,然而四小仙的祖师早就仙去了,谁给我弄这个?还得是自己再琢磨了。

    外婆走向了全婵妤,全婵妤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毕竟阴阳眼里,外婆的修为实在太过恐怖了。

    “孩子,你不要害怕,婆婆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要救你,你本质很好,只是身体里的魔太歹毒了,婆婆不想你走了邪路,给人利用了,天尊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重的应该是你的体质,居然将魔引入了你的体内,创出了三神归一的体质,势必想要将天尊道重新定位回三大教之内,在这样的大环境里,你不过是海中的扁舟,真的愿意为了他们,而放弃自己本应该享受到的快乐,和人生的乐趣么?”外婆走过去慈祥的问道。

    全婵妤看了看外婆,又看了眼我:“婆婆,我是家里人放弃的孩子,天尊道既然给了我人生,我是知恩图报之人,会为了他们奉献自己的性命,我能享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快乐,为他们谋取一些利益,好像并无不妥……”

    “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然不就是畜生了?报恩是好,但为虎作伥就不好了,好比婆婆刚才就救了你一命,你也应该为了婆婆而牺牲吧?毕竟婆婆不救你,你已为天尊道殉道了,而现在的你,就不是天尊道的你了。”外婆笑了笑,好像很喜欢全婵妤的样子。

    我一听,外婆比我还能瞎掰,让全婵妤整个人都愣住了。

    “可这……”全婵妤给这么一说,似乎想想还真那么回事,自己刚才如果都死了,那就是殉道了,命都是人家的了。

    不过全婵妤还是有些执拗的,幽怨的看了外婆,还想说什么,可外婆伸手打住了她的话,说道:“孩子,婆婆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人嘛,谁没有个坚持,谁没有性情,不过天尊道的事,真的是你想要去做的么?应该不是,你只是迷失了目标,盲从了吧。”

    全婵妤直接给外婆忽悠得一愣一愣的,看对方修为,都逆天了,这哪还有反驳的,当即忙道:“求婆婆指点婵妤。”

    “嗯,孺子可教。”外婆摸摸全婵妤湿漉漉的秀发,一副溺爱的样子。

    外婆才是高人呀,随便掐指就能算出什么三神归一的体质,忽悠起来还不带眨眼的,三言两语就把小全姑娘收服了,跟了她这么多年,我就学到了皮毛,眼前这才是让人五体投地的大神。

    “走吧,我们去恢复引凤镇的大阵,把血云棺关起来,再说其他。”外婆说道,就招来了疾行鬼,外婆盘膝上了棺椁,拍了拍对面,示意全婵妤随她来。

    全婵妤也跟我一样,对这长脚的棺材吓了一跳,但还是乖乖的坐在了上面,我自己找了个位置,坐到了全婵妤的后面。

    和我打了招呼,全婵妤就和外婆闲聊起来,外婆谈天说地如数家珍,对地域风情和各地的门派都了若指掌,全婵妤更是信服起来,对外婆估计是佩服之极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界石那边,外婆看着界石已经给倒在了地上,连地下的土都给翻了出来。

    外婆下了鬼棺,摇摇头一副遗憾的样子,跟我拿了一张红符,嘴里念念有词的召唤出了吞天鬼。

    那吞天鬼在雨夜下大吼一阵,就把界石再次搬了起来,竖立在了原来的位置,随后把土拨回了原位。

    而封印一类的精细符咒也没难倒招鬼术大成的外婆,控制吞天鬼时跟自己的手指一般,用狼牙棒横劈竖砍起来,还能快就把原来给画得乱七八糟的咒符又雕刻了上去。

    我想着要不要提醒下外婆再做得隐秘点,比如干脆招来几个吞天鬼合力把界石埋在土里,但外婆很快就用一招堵住了我的嘴。

    在空白一面,外婆让吞天鬼刻下了‘天下苍生之所系,破阵者,远必诛之,周瑛’几字,霸气测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