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289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囚牢
    立了最进的界碑,外婆又指挥疾行鬼往其他界碑行进,引凤镇的路段已经不同以往,给破坏的地方很多。可想而知有没有外婆,情况都不一样。

    延续着到了另外两块界碑的位置,这些界碑毫无疑问都给推倒,有的甚至直接给炸断了,外婆就让吞天大鬼去找了稍微次点的大石,重新进行制作,这些大阵底下应该还有很多秘密,阵石只是启动的钥匙,竖起来后,整个引凤镇似乎阴气也渐渐没那么浓烈了。

    到了第四个界碑。没有发现有异常的我松了口气,但外婆此时就没有立刻的启动阵石,而是选择了在这里等待。

    吞天鬼已经刻画好了界碑,但现在却没有竖起来,坐在一旁等待命令。

    “外婆,这是?”我有些疑惑。这个位置是上次我见她最后一面的地方,是片远离树林进入南越的一块小型盆地。

    “等血云棺来。”外婆果决的说道,随后掐指开始计算时间。

    我心中一惊,知道又要有一场大战,当即开始准备检查行囊。

    雨停了下来,天空没那么的晦暗了,渐渐还有了零星的星光,但阴气仿佛从引凤镇里往这个口宣泄而出,周遭还是冷得出奇,不少的怨鬼从南越的方向涌向引凤镇。

    看来引凤镇四个界碑已经奏效,阴气全部汇聚引凤镇,而这个没有启动的界碑。就恍如葫芦口,一旦给封住,就相当于葫芦给封死,血云棺可不愿意呆在没有阴气的地方。

    等待是漫长的,我很担心,看着外婆和全婵妤聊得呵呵笑,十分的羡慕,这小妮子在外婆的指点下,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戒心,和外婆聊得很开心。

    然后好像还说起了我,脸上洋溢着笑容,看来是和外婆讲起了自己平时从道听途说里知道的事,内容无非是我干了什么什么之类的。

    我没敢过去,怕外婆会说我,就认真的拿出了手机,开始研究事先拍进手机的四小仙古籍。

    正本已经给张小飞带去太极门了。不知道现在张小飞情况如何,希望一切安好吧,其实我更想念李庆和,都好久过去,清微门和我不和,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给牵连到,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他才好,毕竟他爹李瑞中还在我洞府里帮忙呢。

    研究了下道具符文的契合和相关的法门,我拿出了刻刀,仔细的开始雕琢起来,这东西是精细活,不能随便,弄好了以后。我找了颗树,把湿漉漉的四小仙祖师画像拿了出来,挂在了树上,然后用师兄包裹里的香烛等物点燃,把拂尘供奉好,开始做法给这宝物开光。

    中途我一路照着手机里的古籍念叨,一路摇晃法器做法,花了好长时间总算把这新拂尘摆弄好。

    在最后的磕拜后,阴阳眼中,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入了拂尘之中,整个拂尘都放射出阵阵的光华,我双手捧起来,心情舒泰。

    收起了画像,拿着拂尘往外婆那边走去,两位看到我竟然真的开光成功了,都各有表情,外婆很开心,一副感到欣慰的样子,而全婵妤似乎对我激活高级法器感到一丝惊异。

    我倒也没觉得不妥,四小仙本来就擅长摆弄大阵和制作法器,只要是认真点,本来就已经有了两种力量的东西衔接一起,并没多大难度。

    现在我好奇的是拂尘能有多大的用处罢了。

    我回顾左右,发现孟婆婆又不见了,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拿出了单肩包里的大阵旗,我开始布下了几个控制类的阵法,随后就过去和外婆她们等待血云棺的到来。

    血云棺应该还在跟官方激斗,或者已经把官方打死了,正在破石化的法器吧,要不然早就来了。

    “佛心和道心,还有魔心,并非要克制其中一样,况且道佛皆有怒火,谁能保证大家都相安无事?遇到恶人,终归不能靠理来服人,然而三者归一,却是考量你自身修行的一环,切忌不可任性妄为。”外婆指导全婵妤。

    全婵妤认真的点点头,说道:“多谢婆婆指导,婵妤一定会好好的参透的。”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和一天走吧,我的话你时常想起便了,无需凡事按部就班,还是要圆滑处事的。”外婆说着,问我要了好几张蓝符,随后自己咬破了手指,开始快速的画了有她自己特色的咒文。

    我看着不敢说话,最后她站了起来,往前面走了几步,背手而立。

    “一天,带着婵妤先离开吧,”外婆说着,慈祥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情顿时复杂起来,外婆要死战血云棺么?还是觉得这里危险,让我们先走一步,后面再跟来?

    “外婆,要走当然是一起走,难道你还留在这里?有穆老前辈的备用大阵,血云棺早晚会回去的,和我一起去阴间的洞府吧,我真的已经有好办法了。”我着急的说道。

    “呵呵,我早晚要回去的,不回去,总会有人会要让我进去,你现在实力还太弱,不能逞强,外婆知道你尽心尽力了。”外婆淡淡的笑了笑。

    我还要说点什么,孟婆婆站在了我身畔,笑道:“一天,你外婆还有大事要做,你还是忍一忍吧,她在血云棺里并非虚度光阴。”

    “不行,我一定能够想到制止的办法,就算是骗也能骗过那把外婆关进血云棺里的人。”我立马说道。

    外婆叹了口气,嘴里就开始念念有词了。

    熟悉的咒语声一想起,周围的阴气就跟给引爆了一样,疯狂的席卷起来,地面一跟着隆隆的震动了起来。

    不出一瞬间,外婆的前方就多了一个绿色的‘外婆’,她的脸依然阴沉而邪恶,那莹莹发绿的肤色,嘴角蔑视的笑容,都展示了她死战的决心!而且在外面这么长时间,恐怕真让她准备好了。

    血云棺的棺椁则没有来,毕竟鬼身都会给外婆控制,真正的决战,势必是一对一的赢面大一些。

    “周瑛,何必苦苦挣扎,出来散心够了,就和我回去吧,免得大家大动干戈。”血云棺沉声说道,随后看向了我,暂时没有准备拿下我。

    它也知道外婆不好对付,不消灭最强的对手,自己就没有任何机会拿下我。

    “散心够了,也要活动下筋骨吧?来来,让我把你打回原型!”外婆两张红符丢出,瞬间地面黑成了一团,两只吞天鬼从地上爬了出来。

    血云棺冷哼一声,手往身前一点,吞天鬼和一凶猛的女鬼也跟着出来了,飞快的冲向了对面两只吞天鬼。

    “血衣!”外婆丢符完,就释放了血衣,两只吞天鬼齐齐受益,暴喝着扑向了对手,双方碰撞、轰击、撕咬,无所不用其极,打得激烈无比。

    孟婆婆拉起了全婵妤,一手抓住了我,瞬间就飞到了离战场好几十米的地方。

    两相的对碰,把周围的地面撞得到处坑坑洼洼,几个大鬼的对决,真有惊天动地之威,而外婆和血云棺依旧蓄力,似乎要凭借绝招决一死战。

    一张符纸丢出,外婆伸出了手,念了咒语嗖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手指往血云棺的背后一点,嗤的一声闷响,红符就射了出去!

    血云棺也忽然的消失,到了外婆的身边,一掌就拍向了她,看似普通的对攻,实则威力很是惊人,一阵诡异的黑光就炸了起来!

    外婆躲过了大部分的攻击,但却直接中招,给击飞了出去,嘴角溢出一抹血来。可之前她的红符也跟落地了,一座诡异的黑色囚牢就从地面飞了出来,只只猩红色的手忽然抓向了血云棺!冬丰边亡。

    血云棺给缠住,手掌一下就印到了地面,轰隆的巨响就炸得周围都抖了起来,红色的手消失了,而她疾飞逃离!

    但牢笼却没有半点损伤,噌一下就把血云棺封了起来,显然这一局外婆的请君入瓮成功了。

    血云棺疯狂摆脱囚笼,但外婆擦掉了嘴角的血后,拿出了剩下的红符,开始念咒封印。

    情况很微妙,外婆的红符贴上一张,往前踏了一步,轰的一下就震得血云棺倒退十几步,外婆冷笑出声:“把你打回原型好像也没什么难的。”

    “周瑛,别忘了,你那点法力,根本达不到封印我的程度!”血云棺狂暴的力量在聚集,仿佛要冲破这一禁锢,而且力量之强,恐怕并非太难。

    外婆想要将其打成飞烟,让血云棺重头再来,毕竟这是血云棺衍生出来的另一个外婆,能力太过逆天了。

    “破!”血云棺双手往外婆的阵符一顶,无数的鬼气轰击而出,震得外婆倒飞出去,而血云棺因为得逞,狞笑起来!

    “阴阳逆转!”我感到了危机,符纸丢出,念了几句咒语,方才弄好的阵旗启动,阴气瞬间逆转成了阳气!这是最直接削弱她的办法!

    血云棺微微蹙眉,但并没有感到半点压力:“小道而已!”

    “呵呵,你就这么看不起我的弟子呀?”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白发场场的高瘦老者兀然的出现在了牢笼的旁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